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73 修仙者的到来!

“呵呵……好,阿七说没有,就没有。”他低笑着,声音愉悦的回荡在夜色中。

“你怎么过来了?还在这上面偷听?这可不像你堂堂洛王做的事啊!”顾七睨了他一眼,她是没想到在东院的他,竟会知道凤凌天来了她这里。

而且,偷听?这样的事怎么都不像是他会做的,但他却做了。

“我总得盯着点,免得你被他带走了。”

一听这话,顾七一愕,在看到他认真得不像说笑的神色后,继而轻笑出声:“哎,刚才还真有那么个念头,也许跟着凤凌天走也不错。”

“你想不认帐?”

“嗯?”对他这没头没尾的话有些没反应过来,待看到他脸上的神情后,噗嗤的一声笑了:“我若不认帐,又如何?像这种事,吃亏的不都是女人吗?”

他伸手将她环抱住,搂入怀中:“阿七,那可是你主动的,就算你不想我负责,我也要你负责,吃干抹净不认帐这样的事情,我可不允许。”他说着,忽的,又问:“那凤凌天身上出了毛病?你下的手?怎么没看出来?”那人实力不弱,竟也栽她手里了?

不过想想也莞尔,当初,他不也栽她手里了么?

一听这话,顾七从他怀中抬眸看向他,眼中透着几分诡异的笑意:“你想知道是什么毛病?”

“嗯?”他挑着眉,见她脸上笑意透着诡异,更是好奇,却隐隐知道,绝不是什么好事。

“呵呵,我一针下去,他最少得半年不能人事了。”看着他愕然的神色,她不由愉悦的轻笑出声,笑声回荡在夜色中,似冲淡了这几天来,她心中的担忧低沉。

看着她愉悦笑开的笑脸,轩辕睿泽摇了摇头,宠溺的抚着她的墨发,也是低低一笑。这一夜,两人在屋顶饮酒畅聊直至天明……

清晨,天色刚亮,同住院中的碧儿就起床了,梳洗好便打开房门,拿着扫把扫着院中的落叶,同时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哈欠,那眼睛似还没睁开一样,婴儿肥的脸上尽是睡意。

扫好院子,她又拿着她家小姐的衣服去洗,自她跟在她身边开始,顾七的衣服都是她在洗的,洗好后又晾在院后面,这才又去厨房看看昨晚就交待好的早膳准备好了没,不过知道她家小姐今早才睡的,估计没到中午也没起床,便自个儿端着吃的,回院子里吃。

在王府的一处亭子里,白羽看着那自坐下后就哈欠连天的小丫头,挑了挑眉,问:“碧儿,你昨晚没睡好?怎么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我都看见你的眼睛眯成一条线了,这样还看得清字?”

碧儿一听,连忙揉了揉眼睛,粉嫩嫩着婴儿肥脸蛋上尽是憨态,她睁大着眼看着站在前面手里拿着书的白羽,只才睁开没多久的眼皮又渐渐的合上,嘟喃着:“昨天夜里我睡得正香,院子里就先是来个不知什么人,然后走了还大笑一声,把我吓醒了。”

“嗯?你知道夜里有人去你们院子里了?”

“知道啊!不过我家小姐更神,让我晚上听到什么声音也不要出来,继续睡就好了。”她说着,又揉了揉眼睛:“那人走了后我本来想着继续睡的,不过你家王爷不知怎么也跑屋顶去了,还把我家小姐带上去了,然后两人在屋顶上坐了一夜,叽叽喳喳的也不知在聊什么,我就这么听了一夜,想睡也睡不着了,这眼睛到现在还睁不开呢!”说着,又打了个哈欠。

白羽听到她的话,怔愕过后不由摇头笑出声:“你这丫头,什么叫叽叽喳喳的聊一夜?你这两天学的东西呢?他们那是月下谈情,浓情蜜语呢!”

“嗯,我知道,就是两只小鸟夜里不睡觉在培养感情嘛!”她嘟喃着,撑着厚重的眼皮看着白羽:“白大哥,我能回去睡会不?我现在看你你都变两个人了。”

“去吧去吧!反正你这样也学不了的。”白羽挥着手示意着,未了,似想到什么一样,又道:“不过,你不是也在修炼玄气的吗?是不是没按我教你的那套心法修炼?要知道,修炼之人,就是几天不睡也不会困成你这模样。”

“有啊!只是闭着眼睛打坐默念心法时,一不小心就睡过去了。”

“睡过去?”白羽声音微提:“怎么会睡过去?”

“闭着眼睛就睡过去啊!”她打了个哈欠,怪异的看了他一眼:“你不是让我闭着眼睛什么也不要想,摒什么杂念么?我摒着摒着就睡着了。”

闻言,白羽顿时有些无语的感觉,看着那一脸睡意的小丫头此时还用那怪异的眼光看着他,他就有种想暴走的冲动。是他没教好?还是他跟的理解意思不在一条线上?

果然,主子不一般,就是丫头也不一般呐!

让她回去后,白羽也正准备去他主子那里,就见下人来报,说君公子来了,听到这话,他有些讶然,却还是迅速前往前面去接待。

前厅中,君千殇正喝着茶,敛着眼眸,动作优雅,静静的等待着。而站在他身边的木蓝则不时的往外看去,一边问:“公子,外面都说那顾七小姐在洛王府里,你觉得这事是不是真的啊?洛王爷怎么会认识她?还留她在府里?他一向身边不是没女人近身的吗?那顾七小姐长得也不怎么样美貌,要留也不应该留她啊!”

君千殇抬头朝他扫了一眼,原本还想开口的木蓝,顿时闭上了嘴,而这时,就听外面传来白羽的笑声。

“呵呵……一听君公子来了,还不及禀报主子,我便先过来了,君公子,好些日子不见,近来可好?”白羽笑着走进来,拱朝他行了一礼。

“嗯,一切都好。”君千殇露出一抺笑,问:“你家主子呢?可在府中?”

“主子今早才歇下,这时估计还没醒,君公子不知先到院中休息,待我主子醒来我再带你们过去。”

“嗯,不急。”他点了下头站了起来,顿了一下又问:“外面都说顾七小姐在洛王府中,可是真的?”

听到这话,白羽有些诧异:“君公子对这事也感兴趣?”声音一顿,又笑着:“没错,顾七小姐是在王府中,而且……”他压低着声音,凑上前:“而且我家主子还视若珍宝,如今正住在西院呢!”

“原来如此。”他点了点头,脸上带着温和的笑:“等有机会,一定要亲自见见她。”

“呵呵,在这府中,迟早会见面的。”白羽笑着,先带着他们去南院客房中休息。

近中午时分,顾七才起床,而睡了一会的碧儿一听到她房中的动静便在门外问着:“小姐,你醒了?”

“嗯。”房里,传来顾七慵懒的声音。

“那我进来了。”说着,端着洗漱的水便用侧身把开门推开走进去,见她已经起身,便快步上前将洗漱的水放在一旁,小跑上前打开衣柜,婴儿肥的脸上露出盈盈笑意:“小姐,今天要穿哪一套衣裙?昨天王爷又送了好几套过来,款式都是不一样的,不过都极好看。”

“随便拿一套便可。”她说着,先到一旁洗漱,而后才走到梳妆台前坐下。

碧儿从衣柜里取出一套衣裙,先放在一旁,又快步来到她的身后,拿起妆台上的梳子帮她梳着头发,一边说:“小姐,我昨天学了好几个很好看的发式,我帮你梳可好?”

“不要太复杂的,简单的就好。”

“好。”她一听,顿时笑眯了眼,拿着梳子踮起脚尖熟练的帮她将丝绸般的墨发梳起,又将上面的一层挽起,余下留着披散在身后,从一侧挑出两缕垂落胸前,又为她别上一根素雅的发钗,一个发式简单而大方的便呈现在顾七的眼中。

顾七看着镜子,视线落在发上时微微一笑:“这发式不错,看来你下了不少功夫。”

听到她的夸赞,碧儿笑眯了眼,粉嫩的婴儿肥脸蛋上尽是欣喜的笑容:“我是小姐的丫头啊!丫头就得学会帮小姐梳头发,这还是白大哥找人教我的,我学了一下午就学会了,以后都帮小姐梳。”

“嗯。”她淡笑着,起身穿衣,束好衣裙腰带后,将自己纺编织的那个流苏挂在腰间,抚着腰间的那两颗球状的挂饰,她眸光微闪,没有人知道,这两颗看着是装饰的小球里面,装着的是极为珍贵的九转金丹。

“小姐,白大哥昨天教我一套心法口诀,只是我总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他让我自己闭着眼睛什么也不要想的修炼那心法,可我一像他说的那样闭着眼睛什么不想,一下就睡着了。”

她有些懊恼的说着,因听白大哥说她家小姐只懂医药而无法修炼的,她就想着,自己努力修炼强点,以后可以保护小姐,只是她感觉还是有点太笨了。

顾七听了她的话,眉头轻挑:“一打座就睡着?”唇角轻扬的笑着:“是没领悟好心法的窍门吧!在修炼打坐时,并非只是坐着就好,而是心要静,气要平,摒弃杂念将精神力放在心法上,气运丹田用心法引导着玄气在体内行走,积少成多,久而久之,体内玄力气息也会变得雄厚。”

说着,又看了身边的小丫头一眼,道:“你如今才满十二,再加上原本也有一点根基,筋骨还可以再煅炼,一天学一点就好,也不要学得太杂,打好根基最重要。”

“嗯,碧儿知道了。”她扬起笑脸,点了点头,又问:“小姐,那你要在咱院里吃饭,还是去王爷那里?”

“院中就好。”

“好,那我去把吃的端来。”她说着,如同蝴蝶一般转身就朝外面飞跑而去。

看着那一溜烟就跑开的小丫头,她笑着摇了摇头,走出院子,看着那阳光透过树叶洒落在院中……

天空是如此美好,阳光是这样灿烂,可如果,她爹爹也在她身边,那就好了。

想到她爹爹,心下轻轻一叹,也不知他如今在何处?无痕可是跟他在一起?

“顾七小姐。”

一道声音从院外传来,温和而谦礼,让顾七收回思绪,朝那声音之处看去:“君千殇。”语落,微微一笑,莫名的想到了某些画面。

君千殇看到她唇边的那抺笑,不由的,脸上竟有几分不自在,但也只是一瞬间便恢复如翩翩优雅的贵公子模样,面带笑容的迈步走了进来。

“正是在下。”他说着,进了院子,来到她的面前先是拱手向她行了一礼:“在此,先谢过顾七小姐上次救命之恩,日后,若有需要君某的地方,顾七小姐只需说一声,君某不会推辞。”

“言重了。”她淡笑着,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请他在院中桌边坐下:“我也是还你当日素不相识时,赠药之情,会在那里遇到你,也是意想不到之事。”

“呵呵,没想到,倒是我当日随心一举,救了我一命。”

他面带笑容,看着面前这个优雅而淡然的女子,这是他第一次这般近距离的看着她,这个奇特而散发着清冷气息的女子,一举一动都散发着优雅与自信,也难怪连不近女色的洛王轩辕睿泽也会为她所倾心,想到她在天璃国所做的事,一件件胆大包天,在天璃国掀起惊天巨浪,而如今,那边的人还在寻找她的踪影,只是,任谁也不会想到,那搅乱天璃国数个城镇的奇女子,竟会是眼前这个在云天国皇城中被称为废物的顾七罢了。

院外,身后跟着几名端着饭菜的厨房下人的碧儿,看着那趴在院外偷往里面瞧着的那黑衣男子,眨了眨眼睛,示意身后几人站着先别动,自己放轻了脚步上前,也往那里面瞧了瞧,见里面坐着一名没见过的男子,便一手拍向那黑衣人:“你鬼鬼祟祟在这里做什么?”

“哇!你做什么?冷不防的吓我一跳。”木蓝一回头,就朝一身丫环打扮的碧儿瞪了一眼。

碧儿见他一张娃娃脸,虽瞪着她,却不吓人,便一手抓住他就往院中拽去,一边喊着:“小姐,这个人在外面鬼鬼祟祟的偷瞧半天了。”

“喂喂喂!你个小丫头!”木蓝伸着手一转,想要挣脱开,谁知那被她抓住的手竟怎么也挣不开,不由看怪物一般的看着她:“你这人哪来的?什么怪力气!”

“木蓝,不得无礼。”君千殇轻斥着。

顾七看了那娃娃脸一眼,笑了笑:“碧儿,放开他。”

“哦。”碧儿应了一声,放开木蓝,快步走到顾七身后,道:“小姐,饭菜都端来了,现在摆上吗?”说着,朝那君千殇看了一眼。

不待顾七说话,就见院外轩辕睿泽走了进来,依旧是一身随性而华贵的白色衣袍,一举一动都散发着优雅与威仪:“嗯?阿七也认识他?”幽深的黑瞳往那一旁君千殇扫去。

“嗯,有过几面之缘。”顾七笑着点头。

君千殇看着他走进来的轩辕睿泽,也低笑出声:“我这才刚坐下没一会,你就来了。”

“听白羽说你来了,本王又岂能不来见见。”轩辕睿泽唇角微勾,迈着步伐朝顾七走去,牵起她的手将她带至身边,缓声道:“阿七,你怎么会认识他的?不曾听你提起过。”

“你没问。”

“那正好,我命人在前院摆了酒菜招待他,阿七一起去,正好可以边吃边聊。”

君千殇看着自进院就问了他一句话后,就将注意力落在顾七身上的轩辕睿泽,暗自摇了摇头,没想到外界传闻倒是真的,轩辕睿泽对她还真的是视若手心宝,就他脸上这温柔神情,以往就不曾在他脸上见过。

想着,目光又看向顾七,眼中暗光划过。

“嗯。”她淡笑着,应了一声,便对身后的碧儿道:“碧儿,你就不用跟去了,那饭菜都端来了,你就吃了吧!”

“好。”小丫头一听,顿时笑眯了眼,婴儿肥的脸上尽是馋意。

几人去了前院,碧儿留下,让厨房的那几人把饭菜都端了进来放在院中桌上,看着那桌上的四菜一汤,她乐得呵呵笑,只是,原本是准备给她家小姐的,只添了一碗饭,她吃可不够,便对那要离去的人道:“再帮我送两碗白米饭过来吧!”

她这边自个儿吃得开心,吃饱后摸了摸圆鼓鼓的肚子乐呵呵的笑了笑,便收拾了碗筷,休息一会后便在院中练着那几招拳法,等了好久也不见好家小姐回来,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阳光,便跑去房里拿了垫子放在院中树下,盘膝坐下,按着她家小姐说的打坐,修炼着心法口诀。

当顾七回来时,见盘膝坐在院中的小丫头闭目打坐,身上隐隐有一股玄气气息在涌动着,虽很弱,却看得到,见此,她微微一笑,放轻着脚步进了房,关上房门,也在房中修炼着。

顾七在洛王府中一事,市井中就流传着不下十种说法,有的羡慕她能得洛王青睐,有的妒忌她能入住洛王府,也有人等着看她被赶出来,而最让人好奇的则是,她到底有什么能让洛王倾心?捧在手心?

不过就是一个废物,还是一个连美貌也没有的废物,就是连皇城第一美人的顾风清,洛王都不曾入眼,竟会看上她?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而顾家那边,也因洛王对顾七的态度而大感不惑,办好老爷子的后事后,顾家中的人不止一次开着家族会议,对于老爷子的死,他们也许都没太多的悲伤与哀痛,在顾们心中,认为顾家大权已在握,如今顾家已是顾成刚当家做主,老爷子迟早都会死,先死慢死罢了。

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的是,顾老爷子早就暗中将顾家势力转交顾七。至于顾七那边,老爷子死后轩辕睿泽有跟她说起过那顾家势力的事情,顾七在知道后,心下有些诧异,诧异于那老头竟会将顾家势力暗中移交给她。

只是,她对顾家无感,对顾家暗中的势力更不感兴趣,一直未见顾家那暗中的势力领头人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也懒得去过问。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外人以为顾七在洛王府中享福作乐之时,却不知,她在暗中修炼着灵力气息,更勤练着必杀之技……

这样的日子,平静的过了三个月,三个月后的某一天,流影面无表情的来到西院,顾七的院子中,见院中只有那小丫头坐在房门口,便冷冷的问:“你家小姐呢?”

碧儿正打坐着,听到声音,睁开眼睛一看,见了流影,便撇了撇嘴:“我家小姐房里。”说着,见他迈步上前,便又说了一句:“她说不让人打扰。”

流影皱眉,扫了她一眼:“急事。”

一听是急事,碧儿便迅速站了起来,问:“很急?”

“嗯。”

“那你站这等会。”她说着,轻轻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不忘顺手关上房门,把那流影关在房门外。

进了房,她却并没有往里面走去,而是就站在外间小声的唤着:“小姐?小姐?那冰块说有急事找你。”

而此时盘膝坐在床上的顾七,身上弥漫着一股浓郁的灵力气息,在听到碧儿的声音后,她将灵力气息收起,睁开眼睛看去,见那小丫头正在外间探着头,便起身走出去。

“小姐,那冰块在外面,说有急事。”一见到她,小丫头便快步凑上前去,来到她的身边。

顾七往外走去,房门打开时,看到那站在外面抿着唇一天到晚冷着一张脸的流影,便问:“什么事?”

流影看着她,开口道:“无痕找到了。”

听到这话,顾七眸光一动,大步上前:“在哪?”

“前院。”语落,就见顾七已经大步往外走去,他当即便也跟上。而后面的小丫头一瞧,婴儿肥的脸上带着几分好奇,便也快步的跟着他们去。

当顾七来到前院时,轩辕睿泽和白羽已经在那里了,她没有去注意他们两人脸上的神情,因为她的目光全落在那躺在地上担架上瘦如枯骨几乎认不出人形来的无痕身上,看到那样的无痕,她心一揪,快步上前在旁边蹲下,轻声唤着:“无痕,是我,顾七。”

“主……子。”虚弱的声音奄奄一息,似随时都有可能断气一般。

“嗯,我在,你先不要说话,有什么以后再说,先留着力气。”她握着他的手,只感觉握着一把骨头,当手指搭上他的脉博时,只知道一颗心沉了下去。

“白羽,把他送到我院中去,碧儿,你随侍旁边照顾着。”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吩咐着。

“是。”白羽和碧儿皆应了一声,唤来两名护卫,抬起担架将人送往西院。

“怎么找到他的?”她看向轩辕睿泽问着,声音微沉,只因,无痕的身体……

“一采药的老汉说三个多月前他在悬崖下救了他,昏迷的三个月,直到前几天才醒过来,因无痕说他是洛王府的护卫,那老汉才找到这里来。”轩辕睿泽沉声说着,顿了一下,看着脸色凝重而清冷的她,又道:“白羽刚给他看过,他的身体状况,你应该也知道了,他以后……”

“我去看看他。”她说着,转身往西院而去。

西院

在床边照顾着的碧儿看着瘦得跟皮包骨似的男人,心情也紧绷着,有些难受,尤其是知道他就是原本跟在小姐身边的无痕时,更是忧心,他不会死掉吧?瘦成这样,说连说话也有气无力的,那嘴唇干裂得那样,真令人揪心。

“那个,无痕大哥,我倒杯水喂你喝好不好?还是要吃粥?我可以去熬的。”她站在床边小声的问着。

无痕没说话,倒是一旁的白羽开口道:“他昏迷了很久,还不能乱吃东西。”

“哦。”碧儿站在一旁,看了看床上的他,又看了看外面,想着,她家小姐怎么还没来?

过一会,就见顾七走了进来,看了床上无痕一眼,对一旁的小丫头道:“碧儿,去让厨房熬一些白米粥,稠一点,然后只舀那粥汁就好,不要米粒的。”

“好。”碧儿一听,连忙应着,快步往外而去。

“白羽,帮我扶他起来。”她说着,一手从空间中取出一瓶营养液,待白羽将无痕扶起后,便打开营养液的盖子,将瓶子凑近他的嘴边喂着他喝下。

扶着无痕的白羽闻着那营养液的药味,眼中光芒微闪,目光紧紧的看着无痕喝下的液体,闻了闻那味道,想闻出那里面到底加了什么样的药物,只是,闻了半天,也只能闻出一两种。

白羽盯着她手中营养液放眼的眼,顾七自然是瞧见了,也没说什么,只是在无痕喝完营养液后对白羽道:“扶他躺下。”

知道她医术了得的白羽着她的话照做,见她而后取出银针,扎了无痕的睡穴,这才开始为把脉,而后,起身走出外面。

白羽跟了出去,见他家主子在院中坐着,便看向顾七问:“七小姐,他怎么样?”

“能活下来是奇迹。”她轻吐出一口气,心情有些沉重。老爷子死了,无痕成了这模样,那她爹爹呢?

轩辕睿泽走了过来,搂住了她的腰,缓声道:“他能活着就已经是最好的了,其他的都无所谓,而你爹爹,我相信,他一定不会有事的,等无痕身体好一些,再细问一下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嗯。”她点了下头,眼下,也只有这样了。

“白羽,这段时间,你就多过为这边帮忙。”他看向那一旁的白羽,沉声吩咐着。

闻言,白羽当下便应道:“主子放心吧!就是你不说,我也会过来的。”说着一笑,又看向顾七:“七小姐,你给无痕喝的那是不是就是营养液?”

由她炼制的营养液在天璃国那边一瓶可是卖到了天价,听说到后来还被抢得有市无价,那东西据说无论身体多虚弱,喝下后便能迅速修复身体,恢复身体的能量,可是极好的东西。

“这段时间你过来帮忙照顾无痕,等他身体好点,我就送一瓶给你。”顾七淡笑着,自然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果然,白羽听到这话后,脸上尽是掩不住的欣喜:“真的?那真是太好了,我可是想着要这东西好久了,只是一直不敢开口说找你要,呵呵,你放心,我医术虽比不上你,不过也不差,无痕的身体可以放心的交给我调理。”

当天夜里,醒来的无痕感到说话不太吃力,便让碧儿请了顾七过来,说有话对她说。

顾七来到她房间后,便让碧儿在房外守着,看着床上气息已经渐渐平稳下来的无痕,她走到床边坐下,问:“无痕,可好点?”

“主子。”他想起身,却被顾七按着。

“躺着吧!你身体太弱,不要消耗太多体力,有什么,这样说就好。”

“当天夜里,你们走后三爷他们便也回房睡下,可到了后半夜,突然有一灰衣人潜是进来,一出手就将那暗处的暗卫全部解决,我在暗处看到,迅速赶到房里叫三爷他们离开,只是不等我们离开,那人便进了院。”

“以前可有见过那人?”

无痕摇了摇头:“那人应该是名修仙者,而且还是修为极高的修仙者,当晚下着大雨,可他的身上雨水打不湿,似有一层光包围着他的身体,让那雨水无法沾衣,我明明看到那人的脸,可是就是记不住他的脸。”

闻言,顾七眉头皱了起来:“修仙者?难道是我在天璃国得罪的人?”

“不是,那人是奔着三爷来的,他让三爷把一颗叫元天珠的珠子交出来,当时那情形,那人就没想留活口,是老太爷拼死抱住那人的脚,给我们争取了逃生的时间。”想到那雨中的大喊着快走的老者,他敛下了眼眸,到现在,他仍记得当时的那一幕。

是老头拖住了那灰衣人,给了她爹爹逃生的时间。

顾七脑海中回荡着无痕的这一句话,想到那老头,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沉重与她怔然。她一直为她爹爹感到不平与不值,她一直认为老头从没顾过血肉之情,就算是躺在床上病痛缠身,她爹爹也可以不去理会,因为是他们先无情,却不料,到最后,他竟会用自己的命来为他们争取逃生的时间。

“三爷为了不让那修仙者知道你在洛王府,往别的方向逃去,只是,那修仙者的实力太强,就算我们已经先一步逃离,可仍被他追上,雨夜的悬崖边,我被打落悬崖,落入悬崖时看到那修仙者身上有什么爆了,直接就将三爷带着踩上飞剑离去。”

“御剑而行的修仙者,能御剑,实力自然不低,他没当场杀我爹爹,那他应该不会有事。”她缓声说着,心口暗松一口气的同时,从空间中拿出她爹爹交待她收好的珠子,问:“是不是这颗珠子?元天珠?我爹爹可有跟你提起这是颗珠子有何特别之处?”

当她这颗珠子被轩辕睿泽捡去时,她爹爹就交待着一定得找回来,却没说为什么,她能感觉到这颗珠子的不寻常,可看了很多回,却没看出不寻常在什么地方。

无痕点了点头,轻喘着气,待吸息渐渐平复下来,这才继续道:“逃离时,时间紧迫,三爷只说这元天珠让你万万不得示人,得小心收好,他说,月圆之夜当月光洒落珠子上,以血滴之便能让此珠认你为主。”

月圆之夜以血滴之?

顾七心一怔,看着手中的珠子这才释然,难怪,原先她就有些怀疑这珠子是不是什么空间宝物,她划破手指滴上鲜血,只是鲜血却顺着珠子流下而不渗入,看着就跟普通珠子没什么差别,原来,想要滴血认主此珠还要在月圆之夜月光洒落珠子上时方可。

将手中的珠子收起,她看着他,道:“无痕,多谢你还活着。”

“就是活着,我以后也是个废人了。”他有些黯然的说着,自己的身体,他还是知道的,筋骨被震断,一只脚还……就算活着,也只会是个废人。

“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人生的精彩各不同,如果连你自己都没有活下去的勇气,试问,又如何走出一个精彩的明天?”她站了起来,看着他:“我相信,就算你只是一个普通人,你也一定会比别人出色的。”

接下来的日子时,无痕的身体由白羽调养着,碧儿丫头也跟前跟后的忙碌着,照顾着无痕,而无痕的身体也渐渐的好转起来,也不再像原先那么瘦了,看到无痕终于长肉了,笑得最开心的莫过于碧儿丫头了。

而顾七自那日后,更是加紧了修炼的速度,在一个月圆之夜看着自己滴落珠子的鲜血被珠子所吸收,看着那颗珠子在她手中绽放的光芒与色泽,甚至,就连进入空间修炼的乌鸦吉祥也跑了出来,围着那颗珠子呀呀的大叫好东西。

更让顾七没想到的是,那颗元天珠不仅有着顶级空间宝物的功效与用途,更是修炼灵力气息的至宝,每次她修炼以心念控制那元天珠,那元天珠就会释放出浓郁而纯净的灵气,在这元天珠的帮助下,她的灵力修为如有神助,跃过那一直无法跨过的炼气五阶门槛,短短一个月,便已经来到炼气九阶巅峰。

花千色来自海外修仙地的修仙大家族,他修炼那么久,最巅峰时的实力也就在筑期三段的品阶,而她仅用半年不到的时间便有此修为,可见速度之快有多显著。

有了元天珠的相助,眼见离筑期不远,接下来的日子里,她不再急着提升实力,而是一遍又一遍的运用着灵力气息,慢慢的累积着丹田之处的灵力气息,打下雄厚扎实的根基,为不久后的筑期做好准备。

在这段时间里,皇宫中的皇帝据闻三番四次召见于她,不过皆被轩辕睿泽挡回去了,如今轩辕睿泽与轩辕鸿烈还有皇帝之间的暗流,已经明摆到面上,将西院那三个美人打发了回去,他也不再退让,而是让他们知道他背后的实力如何。

纵皇宫中的皇帝与轩辕鸿烈百般想要削弱他的势力,可也无从下手,而顾七一直不曾出洛王府半步,他们纵有心想从顾七下手,也找不到机会。

皇城的暗涌,直到一批白衣飘飘御剑而来的修仙者到来才被打破……

修仙者在云天国中可说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存在,因为那是仙人,比修炼玄气还要厉害的仙人,传闻,他们拥有万寿长生、不老容颜,他们能呼风唤雨,更能腾云驾雾,一个瞬息,便是十万八千里,一个翻手,就能倾覆整片河山……

这是凡人所想追求,却永远也无法做到的事情。

但仙人可以。如今,这传说居住在海外仙域,深山云雾之中的仙人,竟来到了他们云天国,这消息一经传开,整个云天国都处于兴奋沸腾的震撼之中……

------题外话------

有月票的美眉,求投月票啦啦啦,没月票的美眉,嘿,来句鼓励滴话语也不错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