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72 口水流出来了

听着并不陌生的声音,顾七转身看去,入眼,就是凤凌天那一身显眼而张扬的红色衣袍,依旧一副骚包模样,衣襟半敝而开,半露出结实性感的胸膛,妖媚的深瞳泛着暗光,嘴角噙着邪肆笑意的看着她。

他会找来这里,她并不意外,以他的能力,迟早会找到她,尤其是她与他的第一次相遇就是在云天国里,天璃国的人也许不知她来自哪里,但他一定会知道。

只是没想到,他会来得这么快。

那原本打算离开的轩辕鸿烈在看到花千色后,皱起了眉头,又朝顾七看了一眼,探究而又带着深思。她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那男人看着绝非普通人,气场之强大,就是他也不禁心头一凛,就是不用交手,他也清楚的明白,这人极其危险!

一个顾七,普通而不起眼的顾七,如何让轩辕睿泽舍身相护?又让这样气场强大的男子寻她而来?她,到底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轩辕睿泽自凤凌天出现,便不动声色的扫了他一眼,深邃的黑瞳如大海般神秘,俊美如谪仙的容颜神色依旧,对外,依旧是那看似温和实则冷漠无情的面容,他的温柔与柔情,也只有在顾七面前展现而已。

初次见到这个红衣男子,他便知此人便是凤凌天,天璃国里发生的事他虽没掺与,但却一清二楚。此人能从天璃国寻到这里来,足可见,他对顾七的执着程度不低。

想到这,幽深的黑瞳半眯起,眼底深处掠过一抺暗光。

顾家的人更是惊疑不定,看了那有洛王护着的顾七,又看如今又来了一个气场强大的红衣男子,不禁,目光再度朝顾七看去,心下暗忖,她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招惹了这样的人?这红衣男子,怎么看都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

似没看到众人那神色各异的表情一般,凤凌天走上前去,来到顾七的面前停下脚步,妖媚的面容带着魅惑而勾人笑意看着神色淡然的顾七,低笑出声:“呵呵,阿七,是看到本座太惊喜了?怎么连招呼也不打一个?上回你的不辞而别,可真叫本座好找啊!”

也不管她有应没应,也不管旁人神色如何,他看着她,深瞳中笑意点点,却是轻叹道:“本座可谓是尝到何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些日子,寻不到阿七,本座夜不能寐,食不下咽,似已患了相思之症,阿七,你可知这个中滋味?”

顾七看着他,没有开口,神色淡淡,也不知在想什么。

倒是一旁的轩辕睿泽眯了眯眼,扫了那凤凌天一眼后伸手搂住身边顾七的腰:“阿七,我们先回去,我已经让人去找了,一有你爹爹的下落,便会马上回来报。”

“嗯。”顾七应了一声,目光从凤凌天的身上收回,迈步就要往外走去,然,原本站在她面前的人却半点想要移步让开也没有,甚至,在她迈出步伐的同时,便伸出手来,想要将她拉到他的身边去。

不等她有所动作,搂着她的轩辕睿泽便出手拦下了凤凌天伸向她的手,同时她只感觉腰间一紧,被他搂着带开了一步,离那凤凌天稍远了几步的距离,看到凤凌天妖媚的眼眸危险的眯起,再看搂着她的轩辕睿泽俊美如谪仙的脸上那淡漠而冷冽的表情,她清眸微动,原本打算有所动作的手,也收了起来。

这是凤凌天第一次打量着这个搂着顾七的男人,极为出色的容颜仿如上天精雕细琢而成,饶是同为男人的他看来,也不得不说,这男人生得极好。

他的出色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容颜,更是因他身上的那一股华贵而圣洁如谪仙的气质,似温文如玉,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却又似暗藏锋利的宝剑,将一身摄人气势与雄厚气息内敛其中,令人窥不透他的深浅,却不容忽视。

一身简单却不失华贵的白色衣袍,与同样一身白色衣裙的顾七站在一起,两人身上的气质显得是那样的和谐与相同,只是,这样的一幕,看在他眼里却格外剌眼,尤其是那搂在她腰间的手,看在他眼里就显得甚是碍眼,甚至,有种将要冲那双手砍下来的冲动。

他凤凌天看中的女人,是别的男人可以碰的吗?这男人,敢当着他的面跟他抢女人,就这气魄与胆量就已经足够让他亲自出手会会他!

唇角勾起一抺邪肆而狠戾的弧度,红色的身影瞬间一闪,如同鬼魅般的掠出,一手攻向轩辕睿泽的同时,一手想要将顾七拉向自己身边。

只是,轩辕睿泽岂会让他如愿?一手搂着顾七的腰,一手暗暗涌动玄力所息迎向凤凌天袭来的攻击,两人一来一往的交手着,因实力的涌动,身体里威压的弥漫而出,空气中的气息也变得凝重起来,像顾成刚他们这些在轩辕睿泽和凤凌天他们眼中如同蝼蚁的人物,根本无法承受住空气中涌动的威压,一个个脸色惨白,在威压之下胸口血气涌动,隐隐有冲出喉咙的迹象,惊得他们迅速相扶着退离。

顾七被轩辕睿泽护着,看着他们两人的交手,清眸中闪过一抺讶异,有些惊讶于轩辕睿泽的实力,竟然能与凤凌天交手而不落败,眼下看来,凤凌天动用的是灵力修为,而轩辕睿泽则为玄力修为。

但,她怎么隐隐觉得轩辕睿泽的玄力修为有些奇怪?哪里奇怪,又说不上来,总感觉,有什么不太一样。

其实,不仅是她觉得奇怪,就是与轩辕睿泽交手的凤凌天也觉得奇怪,他原本自认轻易便能将他打败,将顾七拉到他的身边,却不料,这人的身手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而且章法古怪,就是他也看不穿那到底是什么门路。

但,难得碰上一个较得上劲的对手,尤其还为了同一个女人,心中的嗜战因子也被激了起来,越打越是激烈,掌风袭出之时利如刀剑,呼呼而响,似刮开了空气,直奔他而去。

这边打得激烈,那一边,退至院外的轩辕鸿烈盯着那两抺身影,目光暗沉,薄唇紧抿,负在身后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却是只字不言。

好个深藏不露的轩辕睿泽!竟有如此深厚的实力修为,他的实力想来,在他之上吧!

这一刻,看到他与那红衣男子的交手,不得不承认,他的身手确实比他有之之而无不及,在怀中还带着一个毫无战斗力的顾七的情况下,仍能不让那红衣男子占半分上风,可见,他的实力到底藏得有多深。

也就在这时,轩辕睿泽的一记夹带暗劲的掌风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拍向了凤凌天,凤凌天见状迅速以手掌相挡,两记掌风相击,两人的手掌之处都涌动着一股暗劲,无须碰撞到对方的手掌,就被涌动在两人手掌之间的暗劲击了开去。

“砰!”

力量与力量的碰撞,发出一声震动空气威压的重响声,凤凌天整个人往后弹了开去,那股力量之大,让他稳不住后退的身体,只能随着气流的而步伐踉跄的后退了近十步,才稳住了身体,但在同时,胸口中血气往上涌,直奔喉咙之处,只感觉一阵震痛,压不住的血气冲上喉咙,嘴里顿时感觉到血腥的咸味。

他抬眸朝前方搂着顾七退开的轩辕睿泽看去,妖媚的深瞳透着暗沉,见他收放自如的稳住脚步,脸色如常,不禁低笑出声:“呵呵……没想到,这小小云天国竟还是藏龙卧虎之地,今日,本座算是领教了!”

看着面色如常,气息不乱的轩辕睿泽,顾七心中也有些惊讶,清眸打量着他,似才第一回认识他一般,感觉,他是那样的深不可测。

能在搂着她的情况下,以一只手与那凤凌天交手而胜出,他的实力,到底到了什么样的修为?

轩辕睿泽幽深的黑瞳蕴含着凌厉与摄人的威仪直视着前方的凤凌天,低沉而冷冽的声音带着威压平静的说着一个事实。

“她,你带不走。”

那是一股浑天而成的霸气,是来自骨血之中与生俱来的自信与尊贵,是实力的强大而散发出来的从容,不惊不喜,平静而冷漠,却暗藏凌厉与摄人气势。

那强势而霸气,自信而摄人的气势,让被他搂在怀中的顾七心头怔了怔,抬眸看着他,清眸中流动闪烁。

他的温和无害只是表面,他的清逸绝尘似谪仙也只是一种错觉,就好似是他身上的一层遮掩光芒的表皮,事实上的他,霸气而强势,冷冽而腹黑。

在这样一个地点,这样一个关头,她被他护在怀里,脑海中回放的却是与他相处时的种种,初遇时他的冷冽无情,再遇时他的清逸绝尘,峽谷中他的腹黑睿智,以及相处时他的温柔浓情。

身边倚着的怀抱,温暖而安全,让她因她爹爹生死不明而焦虑担忧的心,渐渐的平复下来,让她因看到老头惨死而揪紧的心,也渐渐的松开。

这一刻,在他怀里,她的情绪得到舒缓,紧绷着的心也得到放松,就好似正如他那天所说:万事,有他在。

看着那样强势而霸气的男子,花千色妖媚的深瞳眯了眯,盯了他半会,忽的看向被他搂在怀中的顾七,心下莫名的想起那一次她离开时所说的话。

霸王强上弓的强上了一个男人?她所说的难道是真的?而这个男人,会是她此时身边的这个人吗?

想到这,脸色的表情莫名的有些怪异,又朝轩辕睿泽扫去,实在很难想象,像这样连他都不是他对手的男人,被顾七强上会是怎样的一幕……

“我们走。”

轩辕睿泽对怀中的顾七说着,也不再看那花千色一眼,便牵着她的手,往外面走去。白羽跟在他们两人身后,流影则留下处理后面的事情。

院中,没有一人敢阻拦,就是那花千色和站在院外的轩辕鸿烈,也只能看着轩辕睿泽牵着顾七的手,缓步往外面走去。

皇城大街,什么时候都是热闹而繁华,因轩辕睿泽和顾七两人来时急步匆匆,也没坐马车,当白羽打算安排马车时,听前面的顾七说想随便走走,见此,轩辕睿泽便也陪着她缓步在大街上走着。

屏退身后的护卫,也就只有白羽跟在后面,当城中大街上的百姓看到洛王竟然跟那皇城废物顾七牵着手走着时,纷纷都好奇的侧目注视着,却又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因为,得罪顾七不可怕,怕的是因此而惹洛王生怒。

而在大街前面边上的药店,正发生着下面的一幕……

一年约十一二岁,身材娇小的小丫头,上身穿着一件碧绿色短卦,里穿淡绿色衣襟,下穿碧绿长裤,梳着包子头,身上背着一个包袱,踮起脚尖将上半身趴在那药店的柜台上瞪大着眼睛怒视着那药店的掌柜。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我身上是真的没银子了,要是有我也不会差你最后那点碎银子啊!你都已经肥得流油很富态了,还这么一根毛也不拔,你要真不放心就把药先给我,等我以后有钱还你就是了。”

那药店的掌柜被说得脸色涨红,同样也是满脸怒气,脸上肥肉乱颤,伸着肥大的手指指着趴在药柜上的小丫头:“你、你个小丫头!说的什么歪理?快把人领走,没钱就不要在这里挡着我做生意!要都像你这样,我这药店还要不要开了?”

小丫头一听,圆溜溜的眼睛朝那掌柜瞪了一眼,带着婴儿肥肉肉的脸蛋朝那一旁角落处瞧去,那里,躺着一个一动不动破了头的三十几岁汉子,看到那汉子,她撇了撇嘴,低头瞧了瞧自己身上,忽的拉着自己身上的碧绿色小短褂,笑眯着眼,露出一副讨好的表情。

“那要不我把我身上这件短褂当给你?这短褂可是我娘亲做给我的,我平时可宝贝着了,你瞧,穿了好几年还跟新的一样。”

那肥肥的掌柜听了脸皮直抖,有些受不了的喝道:“我要你那短褂做什么!”

“你可以留给你女儿穿啊!”

一听那理所当然的语气,似无毫心机的纯真,那掌柜的几乎欲上前掐死她,怒目瞪着,几乎用吼的:“我没有女儿!”

“那留你孙女也可以啊!”

“你!一件破旧衣,你、还当宝了!快滚!再不滚,我让人把你丢出去!”

“我都跟你说了,是我娘做给我的,可不是破旧衣,还很新的。”那小丫头说着,看着被她气得不轻的掌柜,很是不明白,她也没做什么啊!想了想,又讨好的道:“掌柜,你上辈子一定是个大好人,这辈子才长了这么一身福气,你就行行好,把那药给我得了吧!”

这话,任谁怎么听都觉得怪异,就是那掌柜听了,那脸色也没有上分的好转,瞪着趴在他柜前的小丫头,哼了一声:“你还是死心吧!就是你跪下来求我也没用,我们是开药店的,不是开行善堂的,没钱,说什么也没用。”

“跪下求你?”小丫头撇了撇嘴:“你倒想得美,我爹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我虽是女儿,但我膝盖也有白银,不能随便跪的。”说着,见他怎么也不肯退让,便一副小大人般的叹了口气:“真是一根毛也不拔的铁公鸡,那要不这样好了,你把那药里贵的药拿掉,剩下那便宜的就行了。”她指着那被掌柜按着的那包药说着。

一整天生意没半桩,来了这么个难缠的小丫头,那掌柜的脸色从她拖着那人进来开始就没好过,此时听她说把药材中贵的药拿起来,更是瞪直了双眼。

“你个乱来的小丫头!不懂药就别叫,这每味药都各有用处的,拿掉一些,那这贴药还是药吗?”

一听这话,那小丫头顿时也怒了,原本撑着趴在柜台的双手用力的就往他柜台上拍去,只听发出了一声巨响,那看着结实的柜台被她那么用力的一拍,竟就裂了开去,轰的一声,整个柜台碎了个满地。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这也不行那也不干,差那么点碎银子也好一斤一斤的跟我计较,既然不给我药,那那人就放你这里好了,我还懒得把人拖走。”她大咧咧的骂着,拍了拍手叉着腰就要走,却突然后知后觉的发现,她把人家的柜台给砸碎了,看着那掌柜气得颤抖的脸,她扯了扯嘴角,婴儿肥的脸蛋上使劲的想露出个微笑来。

“那个、这真的不关我的事,我也不知你这柜子这么不经拍……”

“来、来人!给、给我把这捣乱的臭丫头抓起来!”

看到那从后面窜出来的护卫,小丫头惊呼一声:“哇!不要抓我!”迅速往外面跑去,一回身在奔跑的同时却被那门槛拌了一下,整个人就着那冲上前的惯势往前面大街道上扑去。

“嘶!疼死我了……”

整个人五体投地的扑倒在地,感觉自己好像抱着什么,一抬头,跟着小花猫似的婴儿肥脸蛋扑得满脸的灰,愣愣的看着被她抱着大腿的人,圆溜溜的眼睛撞进了那双清冷而平静的眼眸,忽的,她冲着她咧嘴一笑,甜甜的叫唤了一声。

“姐姐。”

顾七眸光微闪,看着扑倒在地抱着她小腿的小丫头,那张带着婴儿肥的脸蛋弄得满脸的灰,跟着小花猫似的,极具喜感,听她叫她姐姐,她只是静静的看着,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旁边,轩辕睿泽也朝地上的小丫头扫了一眼,见顾七没说话,他也没开口,而这时,那药店的人追了出来,几个大汉看着像是药店雇的打手,饶是那小丫头已经很机灵的跳起来躲开,仍被那几人三两下便抓住,但出乎意料的是,她又极快的挣脱开了,双手将其中一大汉一推,那少说也有一百五十来斤的大汉竟被硬生生的推退了好几步。

“抓住她!别让她跑了!”那药店的掌柜追了出来,气愤的大喝着。几名汉子这回警惕了些,几人一起上,将她抓住后,两人将她的手反扣在身后,按得死死的不让她动弹一分。

“啊!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小丫头被几人抓住,反手扣在身后无法动弹。

那掌柜来到她的面前,指着她的头怒骂着:“你砸碎了我的药柜台,拿钱来赔,要不然我把你送牢里去!”

“掌柜,你退后点,你口水喷我脸上了。”小丫头一脸嫌恶的说着,使劲的别开脸,想避开他那口沫横飞的‘毒液’。

“你、你个死丫头!”那掌柜气得脸色涨红,扬起手就要往她脸上掴去,却听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传来,让他的动作不由的一顿。

“住手。”

顾七的声音在这时传出,清冷的声音,淡淡的,如同一道清凉的溪水,让人心头泛着丝丝冰凉。

“你……”那被小丫头气昏头的掌柜这才注意到顾七以及那一旁的洛王,顿时脸色一惊,看着洛王,吓得腿脚发软。

然,他们却没看他。轩辕睿泽的目光只落在顾七的身上,而此时顾七的目光则落在那小丫头的身上。她缓步走上前去,来到那小丫头的面前,目光朝那扣在小丫头身上的几双手扫了一眼:“放开!”

几汉子被她目光一扫,不由相视一眼,倒退一步放开了那小丫头。

“我缺个丫头,你可愿跟着我?”顾七看着这个只到她下巴的小丫头,清眸闪了闪。

小丫头眨了眨眼睛,顿时笑眯了眼:“我吃很多的,能管饱不?”

听到这话,顾开淡淡一笑:“能。”

“那当丫头是不是要跪的?”

“不用。”

“那好,我跟着你了。”婴儿肥的脸上顿时乐开了花:“那以后我是不是要叫你小姐?”

“嗯。”

“小姐,我叫碧儿。”她扬着小花猫一样的脸,笑盈盈的报上自己的名,未了,还加了句:“我爹给取的。”

“那里面的人呢?”顾七的目光,朝那药店扫去。

“他是我爹的远房亲戚,我爹叫我来投靠他的,不过这人太坏,想骗我去卖,我一时下手重了,就把他头打破了,那药店掌柜不让给药,也不知要死了没。”

听她说得没心没肺,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却让顾七目光微沉,朝那一旁颤抖着的掌柜扫了一眼:“人若死了就拖去埋了。”而后,对身边的小丫头道:“走吧!”

碧儿扬起了笑脸,迈着轻快的小步跟着她的身后,又瞧着那一旁长得极为好看的男子,好奇的打量了几眼,再看向那跟她走在一起的白羽,笑眯着眼凑上前去,小声的问:“大叔,我家小姐叫什么名啊?”

白羽被她的一声大叔叫得脚步一个踉跄,险些拌倒。侧目朝那不及他胸口的小丫头瞥去,看着那小花猫一样的脸,嘴角抽了抽,尽量的让自己露出一抺俊朗亲和的笑容:“碧儿是吧?我叫白羽,行年二十有三,不用叫我大叔,叫我白大哥就好,还有,你家小姐姓顾名风华,因排行第七,又叫顾七。”

“我才刚满十二呢!你都大我十一岁了,叫白大哥?这能行吗?”

“呵呵,行,怎么不行?就叫白大哥就好。”白羽讪讪的笑着,又听着她问着前面跟她家小姐走一起的是谁,便一路给她介绍着,说着一些王府的事情。

原本顾七身边就没丫环,此时来了个碧儿,正好可以在她身边供她使唤。回到王府后,她与轩辕睿泽去了会书房,两人也不知说了些什么,出来后便直接回了院子,交待了不让人打扰,整个院子,除了关在房里的她,也只有那在院外打扫着的碧儿。

因回来时白羽跟她说了今天发生的事,她多少也知道了一些,只是看着她那样平静的将自己关在房里不知在做什么,心下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当初她家里出事时,她自己一个人可是哭了好久的。

“小姐不会一个人躲在里面哭吧?”想到有这个可能,她把扫把放到一边,想着要进去看看,可又想起她说不让人打扰,便只有作罢,在院中转来转去,最后走到院门口处坐下。

一整天,顾七都关在房里,除了她自己之外,估计也没人知道她在里面做什么了,直到天色渐暗之时,那紧闭着的房门才打开,她从里面走了出来,就见碧儿在院外打着练着拳脚功夫,往外走去,倚在院门处观看着。

“小姐?”碧儿瞧见她出来,欣喜的迎上前去:“小姐,你饿不饿?要不要吃东西?厨房的人刚来说,王爷让人炖了补品给你吃,我怕凉了不好吃,就没让她们拿过来,你要现在饿了,我就去端来。”

“看你打得很熟练,是有经常练习?”

“呵呵,我就只会这三只猫功夫,还是我爹教的,以前我每天都练的,这几招,我可是练好久了。”她神采奕奕的说着,又道:“路上我还用这三只猫功夫吓跑了拦路打劫的人,不过我力气很大的,我爹说,把我这三只猫功夫练好了,再加上我的大力气,女孩子出门就不怕被人欺负了。”

“你爹呢?怎么就让你一个人到这边来了?”她倚着门,神情淡淡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跟她闲聊着。

“我爹娘全没了,要不然我也不会上这来找亲戚了。”说着,忽的又看着顾七问着:“小姐,当丫头是不是你去哪,我就跟着去哪的?你不会赶我走的吧?”

顾七淡笑着,看着她没说话,好一会才将目光移开,落在那天边的云彩上:“从明天开始,你抽时间学一下字,我再找个人教你武技,做好了,才能一直跟在我身边。”

闻言,碧儿眼睛一亮:“好!多谢小姐,我一定好好学的!”

两日后的夜里,凤凌天旁若无人的来到洛王府的西院,顾七所在的院落,以他的修为,进入这洛王府估计也只有轩辕睿泽能察觉到,然,轩辕睿泽在东院,顾七在西院,他进来的地方,也是西院,因此,估计整个洛王府中,除了床上修炼的顾七之外,没人知道凤凌天悄然而来。

“寻到这里来,凤凌天,够了。”床上的顾七睁开眼,看着那从窗户跃进来的红色身影,声音淡然而清冷,看到他,毫不意外,似乎早就知道他会来一般。

“呵呵,阿七,真是绝情啊!我千里迢迢寻你而来,你就是这样冷淡的对待我的么?”他挑开珠帘走了进去,看着那盘膝坐在床上的身影,明明就是一个长相平凡不起眼的女子,为何他就不愿就此放手?

“你我本身就毫无交集,又何必强拉在一起?更何况,你跟我,不是同一类的人。”她淡淡的说着,看着他的清眸依旧清冷一片。

闻言,他挑着眉,唇角带着不以为然的笑:“那跟那轩辕睿泽就是同一类的人?你可知,他并不是表面你所看到的那般简单?”区区云天小国,竟有一个能将他击败的人,此人,试问又如何会简单?

顾七眸光微闪,想到那轩辕睿泽,她敛下了眼眸:“那是我跟他之间的事,与你无关。”

“呵呵……”

他低笑着:“好个与我无关。”妖媚的眼眸一转,又问:“这么说,你当初所说的话是真的了?你真的将他给强上了?”这话问出时,似带着几分戏谑与笑意,但,他妖媚的深瞳中却掠过一抺森寒狠戾的光芒,只是,这抺光芒极快的逝去,取而浮现的是点点神秘而迷离的紫光。

顾七抬眸朝他看去,正好对上他的眼,看到那妖媚的深瞳中浮现着的点点神秘紫光,如同旋涡一样似要将人吸进去,她极为平静的看着,只是视线的光点所落的地方并非是他的眼睛,而是他两眼之处的中心点。

“你今晚过来就是想说这个的?”

“不,今晚过来,我是想带你走。”他说着,脸上露出了深情而又魅惑的笑:“阿七,跟我走吧!跟我走,你会发现你现在所停留的地方,只是一个小小的地方,这地方留不住你,你是不属于这里的,只有跟我走,你才有更强大,更精彩的未来。”

房中的两人都不知道,就在房顶处,一身白色衣袍的轩辕睿泽手里拿着酒壶,倚在屋顶上喝着酒,看着月光,听着底下房内两人的谈话,当听到那凤凌天诱惑着顾七跟他离开时,他喝酒的动作一顿,深邃的黑瞳一眯,眼底寒光点点。

房中,凤凌天那双妖媚的深瞳的颜色越来越深,魅惑的紫色,迷人而动人心扉,摇动着人的心神意志,只可惜,顾七非常人,她的心神意志远远不是一般人能相比的,看着那双魅惑的深瞳,她笑了,笑得凉薄而淡漠。

“凤凌天,你的那双眼睛对我是没用的,我顾七若如此轻易便能被你的一双眼睛所迷惑,也不用想着走出云天国这块地方了,我知道你的来历不简单,天璃国修仙家族凤家的少主?想必,这也就只是对外所宣称的吧!从哪里来的,赶紧回哪里去,莫要再花心思在我身上。”

她的话一出,凤凌天脸上那魅惑妖媚的笑意顿时一僵,深瞳更是有些怔愕的看着她:“你知道?”

“我知道你不是轩辕睿泽的对手,而我,你也在我手里吃过败战,想必,以你的骄傲不允许你再栽一次,如果我是你,就应该回到你应该去的地方去,就算做不成朋友,我也希望我们不会是敌人。”她起站身,缓步走向外间桌边,同时道:“至于你身上的毛病,也不用解,半年后便会恢复如初。”

听到她最后一句,凤凌天嘴角一抽,妖媚的深瞳紧紧的盯着她,好半响也没再开口,直到,坐在桌边的顾七自己倒了三杯水喝下后,他才哈哈一笑的走了过去。

“阿七,你可知越是如此,我对你越是放不了手,但今日,我不会强迫你跟我离开,因为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一定会重新选择我,这小小云天国是困不住你多久的,我在海外修仙地等你!”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似要将她的面容记在脑海中一般,衣袖一拂,转身往外走去之时,又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

“阿七,我期待我们的再次见面,相信,到时一定会很有趣,哈哈哈……”说完这话,他放声大笑着,只见那张扬而显眼的红色身影一闪,瞬间掠入夜色之中,消失不见。

屋顶,看着那凤凌天独自一人离去,轩辕睿泽勾了勾唇角,露出了一抺似有若无的笑意,而因他的这一抺笑意,在月光之下,俊逸绝尘宛若谪仙的面容更是看起来飘渺而惑人心扉……

在屋顶半倚着,一手托头,一手握着酒壶抬起,白色宽大的衣袖在夜风中轻轻拂动,他微仰着头,将壶中酒倒入口中,举止洒脱而随意,那动作,那姿容,怎么看都是赏心悦目,优雅迷人。

“今夜正逢十五,月色正浓,阿七可愿一同赏月?”

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透着一股慵懒低低的传出,在这夜色中听着这样的声音,有种撩人心扉的酥痒,甚是惑人。

房中的顾七忽听到屋顶传来的声音,一怔,继而一笑,起身,走出房门,看到那倚在屋顶喝酒的男人,轻笑出声,声音似清泉般悦耳动听,似珠落玉盘,点点悦耳:“屋顶不仅月色好,美色也甚是赏心悦目,只是,我如今还未学那飞檐走壁之术,如何上去?”

她声音一落,屋顶男人低低一笑,愉悦的笑声从胸膛发出,声声震入心扉,撩人心弦。只见他白色身影一闪,似从月中走出的谪仙,衣袂在月色中张开,披散而落的墨发随风飞舞,俊美的容颜带着温柔而宠溺的笑意,黑瞳含情张开双臂向她而来……

那画面太美,看得她有些痴了,一怔一愣之间,只感觉整个人被他搂入怀中,紧紧贴在一起,男人身上独有的气息,以及因他饮酒而散发出来的浓香酒味,让她有些微醉,抬眸,看着他,四眼相对之间,她看到的是他眼底毫不掩饰的情意,是那令人沉溺其中的宠溺与温柔。

“阿七,莫看痴了,擦擦嘴边,口水流出来了。”

带着温柔笑意与几分戏谑的声音低低的传入她的耳中,撩得她的心微动,同时,也让她脸一红,恼怒的一抬头:“哪有!莫要胡言。”

------题外话------

哈哈,文中碧儿丫头,由状元小碧梦天,真情客串。

对手戏。卡死我了,尤其到这个点。还一直催我去吃饭。急得我冒汗,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