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71 巨变!她的出现!

这一天夜里,顾七正打算跟无痕一起去她爹爹那里,刚出院子,就见轩辕睿泽从不远处走来,站在她身后的无痕一见,看了顾七一眼后,便站至一旁。

“你怎么来了?”顾七看着那走近的身影,风华绝代的男子,浑身散发尊贵气息,衣袂飘飘,如若谪仙。

轩辕睿泽走近,看着她那没有易容的脸,平凡而普通,但在他眼里却觉得甚是赏心悦目,又见她自两人把话说开后,衣着上又恢复了她一惯喜欢的白色,她的白色衣裙,他的白色衣袍,就好似特意穿一样的一般。

唇边温柔笑意溢出,来到她的面前停下脚步,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从他口中而出:“要出去怎么也不穿多一件?夜风微凉,寒露甚重,着凉了如何是好?”

说话间,他转身过,从身后跟着的白羽手中拿起那件黑色披风,上前一步,为她披上,仔细的系好带子,幽深的黑瞳看着微愣的她,眼底笑意涌现:“今晚我与你一道去吧!也好让你父亲认识一下我。”

身上披了披风,厚实而温暖,她低头看了一眼,又半侧过头往后一看:“外黑内红,还带帽子?特意给我做的?”没回答他的话,反而将注意力放在身上的披风上,摸了摸,手感极好。

“嗯,以后夜里要出门都披上。”他伸手,抚着她柔顺的墨发,看着她发上半点饰品也没有,心下在想着,这墨发间,配上什么最好?

顾七看着刚毅俊美的面容带着的温柔淡笑,清眸中狡黠的光芒掠过:“你是怕我一身白色衣裙,夜间太过显眼,什么时候被人当成靶子?”拢了拢身上的披风,脸上露出了盈盈笑意:“不过,这披风款式不错,料子也舒服,我喜欢。”

闻言,轩辕睿泽唇角微扬:“喜欢就好。”来到她身边,牵起了她的手:“走吧!”

“当真要陪我去?我爹爹看见你,如何介绍?”她挑了下眉,看着身边俊美的男子。

“当然是女婿的身份。”他说着,却又一顿,黑瞳转而看向她,目光灼灼如炬,深情暗藏:“如果你不反对,我倒是想今晚跟他谈谈我们何时成亲之事,这聘礼要不要先找个时间送上?”

“我有谁接受了你吗?”顾七瞟了他一眼:“你现在只是交往期,还没真正录用的,说亲事,还早了。”

“可我们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他凑近她的身边,低笑着说了一句,看着她瞬间蔫下来的表情,觉得有趣得紧。伸手搂住她的腰,心中的愉悦从胸膛传出:“呵呵……放心,我会负责的。”未了,他又加了一句,换来了她的一记白眼。

“谁要你负责了?那叫凤凌天的妖孽,你没见过吧?追了我好几个城,我的行情,可不比你差。”她轻哼一声:“只可惜,那妖孽美是美哉,我却看着反感罢了。”

“嗯?这么说,阿七对我情有独钟?”自看到她,他脸上的笑意就没断过,如今听她这么说,心中更是愉悦。

顾七一笑,清眸朝他扫去,上下的打量他一眼,边走边道:“容貌少有人能及,身材嘛……”唇角微勾,却没再说下去。

“容貌能入阿七的眼,我心甚欢,身材如何?阿七可也满意?”他挑着眉,黑瞳落在她身上,唇边带着几分坏笑。

后面,跟无痕并肩走着的白羽已经尽量的让自己不去听他家主子跟顾七之间的话语,可仍忍不住竖起耳朵,目光也忍不住的往前面两人那里瞄去,听到他家主子那让他险些惊掉下巴的话,以及那从看到顾七后脸上就没断过的笑与温柔,更是看直了眼。

原来他家主子也会有坠入爱河的一天,而且,爱上了,还真跟普通男人没什么两样……

跟白羽并肩走着的无痕瞥了他那变幻莫测的表情一眼,又面无表情的移开了视线,目光平静而冷漠的落在前面,相比之下,比起白羽,他就显得淡定多了。

前面,顾七看着那笑得像只偷腥的猫一样的男人,眸光中狡黠光芒泛过,轻声道:“嗯,身材也不错,只不过……”

“只不过?”

看着挑起眉头唇角带着一抺坏笑的男人,她面上带着笑,伸出手指,朝他勾了勾,示意他靠过来。

轩辕睿泽见她脸上笑意点点,眼中掠过狡诈而诡异的光芒,心微动,有一丝好奇,便凑上前去,当她俯向他耳边,温热的气息随着那轻声细语而传入耳中之时,只感觉耳朵一阵酥麻,心头似只小猫在挠着,浑身的毛孔都舒服得张开,可,当听到她说出来的话后,嘴角的笑意却是一僵,整个人瞬间愕在当场。

“呵呵呵……”顾七小跑的往前而去,轻快而愉悦的笑意在夜间传开,如山间泉水,叮咚悦耳。

然,那僵住在原地的轩辕睿泽,耳边却只回荡着她刚凑过来说过那句话:可惜,某处却好像不太行……

好半响,他回过神来,看着那已经走远的好顾七,他也只有无奈的摇头一叹:“这女人,还真是什么话也敢说。”想到那一回在郊外被她霸王硬上弓的那一幕,虽当时被蒙住了双眼,但脑海中的房屋却更为的清晰,尤其此时她再度提起,只叫他某处骤然有了反应。

一个男人,被所爱的女人质疑那里的能力,想必会很怄火吧!

一个闪身,身影飞掠上前,搂住了她纤细柔软的腰肢,带着她提气便跃出王府,一边将唇贴在她的耳边,低沉的声音带着磁性与暗哑的道:“行不行,不如我们再找个机会试试?”搂着她的手将她往怀里一按,让她清楚的感觉到他某一处因她而起的变化。

两人身体在披风下贴得紧紧的,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的肌肤都是滚烫的,被他强势的搂在怀里,感受到他身体某一处的异样,顿时脸一红,抬眸瞪了他一眼,伸手环住他的腰,就往他腰间的肉用力的一掐,同时低骂一声:“流氓!”

“嘶!阿七,下手轻点,疼。”他倒抽了一口气,另一手却是握上了她环在他腰间的手,将之按住,低头看着她脸上的红霞与眼中闪过少见的娇羞,不由的低笑出声:“阿七娇羞的风情别样动人,真令人想要一口把你吃了。”

“闭嘴!再说我给你扎一针。”

“好,阿七不让说,那我就不说。”他黑瞳带笑的看着她,带着她提气飞跃,往她爹爹的宅子而去。

此去顾家小宅,就是飞掠而行也要半个时辰,洛王府的地段不比其他,附近所住的人都非富即贵,而顾浩天所选的宅子则离得较远,偏靠近平民地段。

轩辕睿泽搂着顾七先一步到了顾家小宅,白羽和无痕则因跟不上他的速度而落后好一段距离,当进了顾家小宅,主院处,灯火通明,似乎知道他们今晚会来一般。

到了房门处,轩辕睿泽放开了顾七,两人一同走了进去,里面,顾老爷子正和顾浩天在下棋,顾老爷子手里拿着棋子好半响也没放下,似乎犹豫着放在哪个地方一般,听着脚步声,也没抬头,只是道:“不是说不用过来了吗?大晚上的,不要老往这边跑。”

而顾浩天则面带笑容的抬头看去:“小七来了?我让人在厨房给你留了参汤。”正说着,看到那站在顾七身边的人时,微怔了一下。

“轩辕睿泽见过顾老太爷和顾伯父。”轩辕睿泽上前,也没端着王爷的架势,反而是先以晚辈之礼抱拳行了一礼。

“洛、洛王爷!”原本拿着棋子正准备落下的顾老爷子一听,惊得手中的棋子都掉了下去,整个人本能嗖的一声站了起来,睁大了眼睛看着这深夜到访的尊贵男子。

“洛王爷不必多礼。”顾浩天倒是没多吃惊,只是在怔讶过后便站了起来,朝他女儿看了一眼:“小七,怎么洛王爷过来也没先说一声?”

“他自己要跟着过来的,我本没打算带他一起来。”顾七说得那个无辜,走上前,拍了拍因轩辕睿泽的出现而惊吓住的顾老爷子的肩膀:“老头,回神了,胆子这么小怎么了得?”

轩辕睿泽面上带着淡笑,他就算是站在那里,不说话,也掩不住他一身的尊贵气息与谪仙的气质。

看着他们父女俩对轩辕睿泽的态度,以及轩辕睿泽对他们的态度,顾老太爷子按了按狂跳不已的心脏,小心翼翼的问:“洛王爷怎么、怎么有空来这里?”

无论是他的三儿还是那臭丫头,都没告诉他,她藏在哪里,难道,会是在洛王府?可,他们是怎么跟洛王认识的?外界传闻,洛王不近女色,而且难以亲近,可、看眼前这一幕,怎么看都觉得传闻有误啊!

“老太爷唤我睿泽便可,今夜,我是陪阿七过来的,顺便来见见两位。”他露出一抺淡笑,见顾老太爷面有惊讶之色,而顾浩天则面色平静而内敛,便知,他们两人的事,她爹爹应该多少知道一点的。

“这、这怎么能行。”顾老太爷说着,连忙道:“洛王爷,快请坐,请坐。”

顾七见了,笑了笑:“老头,今晚再给你扎几针?”

一听这话,顾老太爷只感觉头皮一麻,朝她看了一眼,道:“我的身体已经好了,你留着扎别人,别老往我身上扎,就算是银针,可那东西没事能扎着玩吗?”

“小七,你再给你爷爷针灸一下,免得以后落下病尾,我跟洛王爷聊聊。”顾浩天对着那一旁的女儿说着。

见状,顾七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点了下头,笑道:“好。”便面带笑意的看向眼皮直跳的顾老太爷:“老头,来,这回可是我爹发话的,你不让我扎也得让我扎。”

“其实我已经好了……不用扎……”顾老太爷的话不没说完,就被顾七带着往另一间房而去。

“王爷,请坐。”顾浩天做出请的手势。

轩辕睿泽走上前,在位子坐下,静待他开口。

“这段时间我家小七给王爷添麻烦了,在此,我也多谢王爷对我家小七的相护之情。”顾浩天并未落坐,而是朝他拱手一礼,只是这一礼还没行下,就被一股力道暗暗的托了起来。

“顾伯父不必如此,我与阿七之间,不存在谢字,保护她,是我应该做的。”他温和的笑着,面上带着如沐春风般的亲和笑意,一手伸出微借用暗劲将他托起:“顾世伯请坐。”

顾浩天心下暗自惊讶,为他深藏不露的实力,带的探究的目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只可惜,饶是他也看不透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其实今晚来,我是想跟顾伯父谈谈我跟阿七之间的事情的,不瞒顾伯父,我与阿七早就相识,后又一起经历过患难,在相处中,我对她动了心,我知道她也并不排斥我,因此,我想找个时间,先将两人的亲事订下来。”

一听这话,顾浩天微皱了下眉,看着不似说笑的他,道:“你贵为王爷,亲事可不是说笑的,你的亲事你自己做得了主吗?身为皇室之人,只怕,你的亲事也是做不了主的,而且,小七曾被端王退亲,这事,你应该也知道吧!尤其是,以小七现在的处境,公开身份与下落,对她只有危险。”

轩辕睿泽黑瞳微动,面色依旧如常,温声道:“顾世伯不必担心,我的亲事也只有我自己能做主,就算身在皇室,我的决定,也没人能改变,至于端王……”

他的声音一顿,唇角勾了勾,黑瞳中闪动着莫名的神采:“终有一天,我相信他会对退亲一事感到后悔,而他,更是从来都不是我与阿七在意的人,阿七现在虽在我府中,但我也不会让她一直这样无名无份的住着,今夜来,我也是想跟你说一下这事,接下来的事情,我都会安排,有我在,自会护她周全。”

顾浩天看着他,好半响才道:“只要小七同意,我是不会反对的,我只担心她的安全,但如今听你这么一说,想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只要等再过一段时间,风声过了,小七也就会安全了,到时,你们想怎样都随你们。”

“多谢顾伯父成全。”他起身,再度拱手一礼,俊美如谪仙的脸上也柔和了几分。

两人又不知说了些什么,又过了约半柱香的时间,才出了房门,一出房门,顾浩天就见他父亲陪着他女儿正在院中用着参汤,他本能的朝周围高墙处看去,因为他知道,有人盯着他这里的,他们这样出现,那暗处的人呢?

“不用担心,暗处的人早解决了。”顾七将参汤喝完,抬起头来说:“我让无痕把人处理了,整天盯着嫌麻烦,若是再派人来,再解决了,看有没那么多人可以盯着。”

听到这话,顾浩天示意道:“小七,你跟我来一下,爹爹有话对你说。”

“好。”她应着,起身跟着他走去。

院中也就剩下顾老太爷和轩辕睿泽,两人对视了一眼,轩辕睿泽便走到桌边坐下:“老爷子,您把顾家暗中的势力交给阿七,就不怕顾成刚知道后跟您闹翻脸?”

顾老太爷眼中闪过一抺怔愕,继而又了然的笑了:“洛王爷真是深不可测,竟连这事也知道,呵呵,不瞒你说,这七丫头我也是跟她相处的这段日子才知道她以前都是藏拙的,如今的她,就是我那大儿子翻脸,也对她不会构成什么威胁,我相信,这样的小事她是能处理好的,别看她一副淡然随和的样子,狠起来,谁也比不上她。”

“哎,岁数大了,人也没用了,老眼昏花,活了大半辈子到临头才知哪个是对你真心的,现在我也不想管太多闲事了,儿孙自有儿孙福,顾家也就这样了,谁让当初,把七丫头给逐出了顾家,还从顾家族谱中划掉她的名字呢?整个顾家里头,想来将有有出息的,也就只有这丫头了。”

轩辕睿泽听了,淡淡笑着,幽深的黑瞳却是看着那关着的房门,也不知里面父女俩在说什么,约过半个时辰后,房门才打开。

“夜也深了,看这夜风吹得,似乎天要下雨了,你们快些回去吧!”顾浩天开口说着,示意着他们早点回去。

“嗯,那我过几天再来看你们。”她将披风披上,挡去那吹来带着冷意的夜风,又对她爹爹道:“有什么事就让无痕来找我。”

“好了,去吧!也不必经常回来,等过段日子风头没那么紧,你要回来再回来,现在正好趁着这个时间好好修炼。”

顾浩天慈爱的看着她,看着她走到轩辕睿泽的身边,两人站在一起,一容貌俊美,一面容平凡,看这容貌并不般配,但两人身上却有一样的共同点,那就是,一种打骨子里散发出来仿佛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

两人离开,身后跟着白羽,无痕则留了下来,回到王府中,轩辕睿泽将顾七送回院中,又见风越大,渐渐的下起了雨,便让她早点休息,自己也回院中休息,此时的两人,并不知道,就在他们离开后约两个时辰,也就是在后半夜的夜里,顾家小宅正发生的让他们意想不到的一幕……

“走!快走!快走!”

雨夜中,寒风呼呼,雨越下越大,雨水哗啦啦的响着,几乎遮盖住了所有的声音。

浑身是伤的顾老爷子扑倒在雨水中,双手死死的抱住一名灰衣人的脚,冲着那同样受了重伤被无痕扶着的顾浩天喊着:“快走!三儿!快走,快走啊!”

雨夜中,灰衣人的身上弥漫着一层淡淡的光芒,这股光芒在他的周身之边形成了保护,让那雨水在滴落他身上时就被那层气息挡了出去,滴水不沾身,哪怕是在这暴风雨夜中,身上灰衣也依旧干爽。

灰衣人回头扫向那紧紧抱住他的腿的老头,眼中闪过狠辣的杀气,一回身便用另一只脚狠狠的往他胸腹踢去,那一脚,隐隐有一股气息涌动着,极重的一脚,声音却被雨声与风声掩盖,只能从顾老爷子那被踢动的身体,以及那毫无血色的脸和口中喷出的鲜血来看出,那一脚,真的极重。

“父亲!”顾浩天悲痛欲绝的呼喊着,想要冲上前去,却被嘴角溢着血的无痕死命按住。

“留下只有死路一条!走!”

无痕大吼着,趁着那灰衣人被顾老爷子紧紧抱住之时,强行将顾浩天拖走,在急步而走的瞬间,他回过头,看到那无论灰衣人怎么踢打也不放手的顾老爷子看到他们逃离时,脸上露出了一抺笑容,同时口中也再度溢出一口鲜血……

而此时,那灰衣人看到顾浩天两人离开,微一皱眉,停下踢着那老头的脚,而是手中凝聚起一股气息,狠狠的拍向顾老爷子的背部。

“噗!”

早已被踢得奄奄一息的顾老爷子吐出一口心头之血,整个身体僵硬着,身体抽搐了一下,整个人趴了下去,只是,至死,也没松开那抱住灰衣人脚的双手。

灰衣人想要抽出脚,却仍见抽不出,又再踢了一脚出去,看也没看那整个人撞向地面,脸朝天仰躺着却已断气的老头一眼,身形如同鬼魅的在雨夜中穿梭着,追着那顾浩天而去……

雨后的清晨空气格外的清新,枝头树叶上,隐隐还停留着一滴滴水珠,在第一缕阳光洒落大地之时,泛动着动人的晶莹光泽,然,这样的清晨却有一抺黑色身影急步匆匆的往东院轩辕睿泽的房间掠去。

而此同时,西院的顾七也皱着眉头从床上醒来,面上带着倦容,揉了揉眉头,心头莫名的有些不安。昨夜回来后睡下,却一直睡不沉,总感觉有些心绪不宁,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起床洗漱后,换好了衣裙走出房间时,就见轩辕睿泽抿着唇走了进来。

见他脸色不太好看,隐隐透着几分凝重之色,她停下脚步,看着他,有些不解的问:“怎么了?”

“顾家小宅出事了。”轩辕睿泽低沉的声音缓缓传出,看着她骤变的脸色,便道:“现场流影已命人封锁,我带你去看看。”

顾七抿着唇,清眸中看似平静,实则却是骇浪暗涌,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拧成拳头,一言不发的便往外面而去,步伐越走越快,到最后,直接用上了她只有在应敌之时才会运用的诡异步伐。

“阿七!”轩辕睿泽唤了一声,也迅速跟上。

顾家小宅出事,这消息很快的便在皇城中传开了,因为那小宅住的是顾浩天与顾家老爷子,顾家人多少会注意着点,因为有顾老爷子在那里,而端王府的人更是会注意着,因为想要找到顾七的行踪。

消息一经传开,听到消息的众人都迅速的赶往顾家小宅之处,端王轩辕鸿烈在听到消息后带着蒙奇来到那宅子中,只是被流影吩咐着的人挡住了不让他们进去。

顾成刚以及几个族老也气喘喘的来到那顾家小宅大门前,一样被挡在那大门外不得进,就在他们想要强行进入的时候,轩辕睿泽与顾七也赶到了。

“顾七?!”

顾成刚几人看到顾七,顿时惊呼出声,上前就在扣住她质问:“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怎么会出事?”然,手还没碰到顾七,就被一旁的轩辕睿泽拂了开去,整个人往后跌去,险些摔倒。

他愤怒的一瞪眼,想要怒声斥骂,却在看到是洛王轩辕睿泽后把话吞了进去,硬生生的憋下怒火,向他行了一礼:“见过洛王爷。”

一旁,轩辕鸿烈眯着眼,看着那一同出现的两人,目光在轩辕睿泽身上掠过后,落在顾七的身上打量着。

顾七没去理会其他人,自出现,她的目光就在那被杀死的暗卫身上掠过,那些人身上衣裳湿透,血色全无,身上不见刀剑伤口,她看了一眼,便抿着唇,往里面走去。

入眼所见的摆饰全凌乱的倒塌,院中花盆碎裂散开,泥土和着未干的水迹,院中还倒着一具尸体。越过那尸体,她直接往主院而去,当来到主院,还没跨进那院门就看到那面朝天仰躺着的顾老爷子,那个昨晚还与她拌着嘴的老头,如今就静静的躺在那里,面上血色全无,惨白一片。

似乎经过雨水的冲洗,身上衣裳的血色已经变浅,那发白的头发湿渌渌的粘在一起,不比外面那些暗卫身上的无伤口,他身上衣裳似被利刃划开一道道的口子,深入皮肉,尤其是经过一夜雨水浸泡,伤口都已经隐隐发白浮肿。

衣袖中,拳头紧紧的拧了起来,指甲陷入手心而剌出丝丝疼痛,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样的感觉,只知道,十分不好受,就算她再不待见这老头,他也是她爹爹的父亲,可如今,竟这样死在她面前。

“父亲!”

尾随进来的顾成刚看到那仰躺着已经死去多时的父亲,顿时悲痛万分的惊呼出声,奔着就要上前去,却在前面顾七的话出口后,而被流影拦住。

“拦着他。”她的声音淡淡的,听着似乎无悲无喜,似乎冷血而无情,似乎,那地上躺着的那个老者,跟她没有丝毫关系。

“顾七!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还是不是人来的?那是你爷爷!你竟然就这样无动于衷的看着,你不是人!”顾成刚指着她怒骂着,此时,压根没去想为何洛王身边的流影会因她的话而拦住了他不他靠近。

“堵上他的嘴!”轩辕睿泽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声音低沉而冷漠。

流影得令,点住他的穴道不让他动弹之后,直接扯下他身上的衣袍往他嘴里塞去,无视着那涨红着脸欲语不能的顾成刚,他也将目光落在那前面顾七的身上。

“可有见我爹爹和无痕?”

“没有,里里外外找遍了,不见他们两人。”流影回答着。

听到这话,顾七仍是面色平静,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没见尸体,那就多了一份活着的希望,没见到尸体,她愿意相信,他们还活着。

“可有什么线索查到是什么人所为?”她再度开口问着,这回,目光直接落在流影身上。

“没有,毫无线索可查,暗卫全部死去,没有一个活口,全被一掌毙命。”

闻言,她收回目光,在已经死去的顾老爷子身边蹲下,伸手解开他的衣服。

人已死,她却还脱掉他的衣服,这一回,不仅是顾成刚在那瞪红了眼睛,就是那一旁的几个族老也忍不住的上前道:“顾七,老太爷已死,你这样对他是不敬!死者为大,你此时应该做的是为他收尸,而不是让老太爷还躺在这里,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老太爷做出这样不敬之事来!”

那一旁的轩辕鸿烈也眯着眼看着顾七,看着今日这样格外不同的顾七,看着这样的她,他忽知有个奇怪的念头,当日在顾家后院所见到那样的她,并不是他的错觉,而是,她本来如此。

那么,有关她懦弱无用之名是从何而来?她被称为废物之名又是从何而来?这样淡定而浑身散发着摄人光芒的女子,他当初怎么就会把她错看成无用之人?她若真如外界传闻那般不堪,试问,那轩辕睿泽又如何会护她如命?

忽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这段时间找不到她的行踪,她就是躲在洛王府中?

这个念头,让他目光一沉,心中隐隐的有些不舒服,盯着顾七的目光,也有些暗沉。

那站在轩辕鸿烈身后的蒙奇也看着蹲着解顾老太爷衣服的顾七,对于这个顾七,他从第一次在顾家后院看到她时就觉得此人危险而狡诈,她若狠起来是无人能比,试想,顾家现在一个瞎,一个还哑,瞎的那一个,他清楚的知道是她下的套,而哑的那一个,他心里就有种直觉,跟她脱不了关系。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顾七的身上,每个人心下所想的,也许各有不同,但无一不是对今日的顾七拿到意外,当然,除了轩辕睿泽和白羽以及流影这三人之外。

解开顾老爷子的上衣,顾七的目光落在他胸骨处呈现着瘀血的地方,手往那胸骨处探去,这一按,清如明月的目光一沉,五脏六腑皆裂开,已经全部移位,胸骨全断,剌入内脏,这样的伤,可不是一般人能造成的。

更何况,有无痕在,还有她爹爹,以及外面的那些暗卫,然,依这院中情形来看,来人不多,但实力很强。她爹爹疯颠这么多年,按理说没道理会有仇家,那么,这人到底是谁?

心下思忖着,她再度仔细检查了顾老太爷的身体,将他的身体翻过去,当看到那背后一个红红的掌印时,眸光一闪,目光再度落在他那似被刀刃划破的衣裳上仔细查看,半响,才为他系上衣襟。

“把人带回去好好安葬。”她站起来,看向顾成刚,声音淡淡的,淡漠得几近无情。

流影解开顾成刚的穴道,顾成刚一能动,便扯掉嘴里被塞着的衣服,怒冲上前扬手就要掌掴她:“我今天就要打死你这个丢人现眼的废物!是你!是你们害死了我父亲!若不是你那个疯爹硬要将我父亲接出来,他就不会死!是你们害死了他,我、我……啊!”

怒骂的声音还没说完,就被轩辕睿泽一脚踢趴在地上,顿时发出一声惨叫,膝盖跪趴在地上,撞得一阵剧痛,痛得他的身体都在颤抖着。

“若再放肆,本王不介意送你下去跟你父亲团聚!”轩辕睿泽低沉的声音透着冷冽,幽深的目光迸射出摄人的寒光,居高临下的睨着那趴跪在地上的顾成刚。

那几个族老原本想要上前,可一听这话,顿时头一垂,僵立在原地也不敢上去说话,更不敢去扶起顾成刚。而顾成刚也被轩辕睿泽的话吓到了,一张脸唰的一声变得惨白,额头上也不知是痛的还是惊的,渗出一层冷汗来,那惊疑不定的目光看了看洛王,又看了看那一脸淡漠的顾七。

“呵呵……”

这时,一声低笑声从轩辕鸿烈的口中传出,他走上前,目光透着一抺看不懂的光芒扫过轩辕睿泽,落在一脸淡漠的顾七身上。

“许久不见,今日的顾七,沉着淡定得着实让人刮目相看。”他走近她,看着她脸上的淡漠,玩味的笑了:“本王很是好奇,你到底是怎么让不近女色的洛王对你这般上心的?”

顾七抬眸,清眸平静而消漠的看着眼前这容貌出色,可惜却让她觉得异常厌恶的男人。看着他唇边带着的那抺玩味,以及那眼中散发出来如同盯着猎物一般的光芒,她无声的笑了,唇角微微勾起,笑得冷然而魅惑。

“想来端王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穿着裤衩被吊在东正城门处的经历,莫非想再回味一下?”

她的话一出,轩辕鸿烈唇边那玩味的笑顿时僵在那里,笑意一敛,脸色也变得难看,盯着她的目光似要喷出火来,只听他低沉而透着狠厉的声音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迸出。

“是你干的!”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原本以为是轩辕睿泽下的手,却不料,竟然是她!胸口怒火如同火焰一样在翻滚着,似要喷发而出,怒火的冲动与愤意,让他几乎想要上前掐死她。

“不,不是我干的。”她缓缓的说着,声音一顿,继续道:“是我让人干的。”她现在,心情十分的不爽,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自然不会让她看得碍眼的人也好受,尤其是,还是自己往她面前凑的。

“你!”被挑衅得怒火冲冠的轩辕鸿烈上前一步,手微动,想要出手,却被身后的蒙奇按住,同时,轩辕睿泽低沉而带着威胁的声音也传出。

“本王奉劝端王莫乱动,否则,一不小心本王断了你的手,也是极有可能的。”

手被蒙奇按住,再听轩辕睿泽那威胁的话,他定定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顾七一眼,忽的仰头一笑:“哈哈哈!好!很好!”正要往外走去,却见,外面走进来一名如同妖孽的红衣男子。

一身红色衣袍显眼而妖娆,浑身气势强大而摄人,面容俊美如妖孽,媚眼妖邪,深瞳暗藏锋利,他一出现,目光便越过众人,落在那一身白色衣袍面容平凡而普通的顾七身上,看到她,那妖媚深瞳中泛过一抺暗光,妖孽般的面容露出邪肆魅惑的笑意,亲热又有些意味深长的唤着。

“阿七,本座可算找到你了。”

------题外话------

美人们,想看咱男主和凤妖孽交手?快把月票砸过来,咱也就只求月票了,多少不拒,增添动力,哈哈~凤妖孽找来了,小七怎么办?不妨猜猜哟,至于疯子爹爹,嘿,这是一伏笔,得往后解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