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70 天塌下来我扛着

前面,负手而行的轩辕睿泽步伐缓慢而悠哉,虽没回头,也知身后的她此时脸上是何种表情,唇角微不可察的勾起一抺愉悦的弧度,迈着步伐往东院走去。

后面,顾七微垂着头,跟在他身后三步之外的地方,也是不紧不慢,他脚步放慢,她的脚步也放慢,心下疑惑万分,暗自猜测着,无端端的,叫她去做什么?他不会不明白,此时的她所顶着的身份可是他老爹派过来的人。

那皇帝从众名女子中挑选出四人来,除了都是容貌出色之外,还极精媚术,本就打着迷惑他的主意而来,从他将她们四人安置在偏远的西院便可看出,他对女色并不贪恋,可如今,又为何叫她跟在他身后?

一边走着,一边思忖着,一不留神,竟撞上那前方不知为何停下的男人。

“嘶!”摸着被撞疼的鼻子,她微退了一步,却不料,那人竟顺势握住她的手,她惊诧的一抬头,望入了那双幽深的眼眸。

“进来,陪本王用膳。”轩辕睿泽一副自然而然的模样牵着她的手往里面走去,无视她的怔愕,在桌边坐下,见她仍站着,便示意道:“坐吧!”

顾七看着他,心下有些发毛,陪他用膳?他脑袋被门板夹过了?

“传膳。”轩辕睿泽对那候在门外的下人吩咐着,见他还站在,不由挑了挑眉:“怎么?本王的话你没听见?”话才落,就见她移着步伐,走到离他最远的桌边坐下,见此,他忍着想笑的冲动,沉着脸,拍着身边的位置:“坐本王身边。”

顾七身体一僵,抬眸看了他一眼,又起身,往他身边坐过去,而后,静垂着头,也不言语,虽没抬头,却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那目光,看得她心里一阵紧张。

以至于让她不禁怀疑,她是不是太自信了?进入这洛王府藏身,真的是对的?她怎么突然有种掉进坑里的感觉呢?

轩辕睿泽目光带笑的看着她,那眼中,是掩不住的愉悦之色,看着她一直半敛着眼眸,静坐着,甚至连头也没抬起,他察觉觉得有些无趣,这样的她太拘束了,顶着这样的一个身份,想来也不自在吧!

他想告诉她,可以做回她自己,无论她在外面做了什么,惹了什么样的麻烦,都有他扛着,只是,却又担心他一揭穿她的身份,她又会偷偷溜走。

下人无声的端上膳食,而最后端着东西进来的,却是白羽。将一锅用加了药材的粥放在桌上后,他便候在一旁,看了看他家主子,又看了看那静坐垂首的女子,脸上露出笑容,正想问要不要他来侍候?谁知他家主子就先发话了。

“都退下吧!”轩辕睿泽说着,自己动手添了一碗粥,却不是给自己的,而是放到顾七的面前:“这是加了药材用鸡烫熬成的粥,尝尝吧!”

这让刚退到门边的白羽瞪了瞪眼睛,看了看他家主子,又看了看那女子,虽说那女子长得是不错,可他家主子向来不是贪恋美色之人,怎么这回,居然还亲自给那女子舀了一碗粥?

桌上膳食甚是丰富,每一样都精致而美味,顾七看了那轩辕睿泽一眼后,便放开着吃,她从昨晚泡温泉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呢!虽不知这轩辕睿泽到底搞什么鬼,但眼下美味在前,她还是将那些疑惑抛到一边。

入口那浓郁的鸡汤味便在口中漫延而开,她尝出,这粥中加了补血益气的药材,药材在鸡汤的调味中变得中和,粥中不见肉,却口口尽是精华,她喜欢美食,不过这段时间真正能算得上觉得好吃的东西并不多,此时吃着这粥,胃口大开,一碗,没一会就被她吃完了。

轩辕睿泽看着脸上露出笑容,再度为她舀了一碗,一边道:“别光喝粥,吃点菜,尝尝有没喜欢的。”

听着这话,她又抬头看了他一眼,对上他带笑的黑瞳,只觉诡异,但在他的目光之下,也只能应了声好,继续吃着,看着面前另一个碗中堆如小山的菜,她嘴角抽了抽,抬头看着他,道:“王爷,我吃不下这么多,你自己吃吧!”她停下筷子,不再动。

却不料,他竟无声的端过她面前还有半碗粥的碗,用勺子舀着粥就吃,看得她顿时有些傻眼:“那、那是我吃过的……”

谁知,他却是半点嫌弃也没有,反而优雅的用着餐,一举一动都散发着尊贵的气息,一勺子一勺子的将那半碗粥都吃下了。看着这一幕,她莫名的心一动,似有什么不受控制的跳动了一般,尤其是在看到他意犹未尽的神情时,更是只觉脸上火辣一片。

这人、这人怎么这样……

门外傻眼的白羽,已经不知用什么话来形容他心中的震惊与愕然,整个人如同木头般呆站着,直到,那里面的主子牵着那女子迈出门往书房走去时,他也没能回过神来。

被轩辕睿泽带去书房的顾七根本不知他想做什么,几次想问,却又见他没有多说,到了书房只是让他给他研墨,而他在一旁处理着事务,直到天色渐暗之时,她才回到院中。

回到小院的她坐在院中的石桌边细想着今天的事情,越想越不对劲,在此之前,她跟他也相处过一段时间了,清楚的明白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更何况,她知道他是有洁僻的,可今天他竟然将她吃剩下的半碗粥给吃了,还吃得那样的理所当然津津有味,明显的就不对劲。

“难道……”

突然间,被从脑海中闪过的念头吓了一跳,难道他知道她就是顾七?可就算知道她就是她,可他不是无时无刻想着抽她的筋,剥她的皮吗?

莫名的,又想到当日两人受重伤的那几天,他那重重怪异的行为,以及,那泛红的耳垂……

心一怔,后知后觉的似乎猜想到一些什么,可,怎么可能?如今的她顶着一张平凡而普通的相貌,在世人的眼中,她如同废物,无法修炼,连药材也分辨不出,虽说他知道一些她的底细,可,他那样的天之骄子,怎么可能会对她动心?

是的,除了他对她动心,她找不到别的理由来解释他的重重怪异,可这个理由,更是让她觉得诡异,如果真的对她动了心,他又是看上了她的什么?男人,不都是在极在乎女子的美貌的吗?对着如此平凡的她,他那样的一个人,怎么就动心了?

一个个的疑问在心中冒起,越想越觉得这里不能留。

“还是离开的好,再呆下去,谁知会出什么事?”她轻喃着,起身就准备悄悄离开,却不想,才站起来就见流影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主子有请。”流影半侧过身,做出请的动作。

“有事?”她轻皱了下眉头,她可是才回来不久。

“嗯。”

听到这应声,顾七嘴角一抽,瞥了那流影一眼,这问跟没问有什么区别?当下,也不再开口,跟着他往前面东院而去。

几乎绕了大半个王府才走到东院,只是,进了东院主院处,流影却没再往前走,而是道:“主子在里面等你。”便站在院门口处,如同门神一般一动也不动。

她顿了一下,迈着脚步往前走去,推开房门才迈进去一只脚,却又顿下了,因为,她看到里面水雾弥漫,这里明显不是厢房,而是一处浴房,抬眸看去,可见那面屏风后面隐约的人影……

“进来。”靠着浴池的轩辕睿泽看着那站在门口处不动的身影,性感的薄唇微微勾起,黑瞳中闪烁着一抺暗光。

他可以说是为了留住她,无所不尽其用了,只是,既然不能明着将话说开将她留下,那如果是她自己愿意留下来呢?为此,他苦思着,如何能让她心甘情愿的留下来?唯一的一个答案,就是让她爱上他了,只是,做着这样的事,一向自信的他,竟也有些没底。

因为她不是一般的女人,别的女人喜欢的东西,她不一定喜欢,她是第一个让他无从下手的女人,而在遇到她之前,他从不懂女人心思,更不懂女人,想着色诱将人留下,这一方法还是白羽教的,也不知到底有用没用。

迈出去的脚步正想收回,就听到里面传来他的声音,顾七一顿,眸光微闪,还是走了进去,也许是因为已经猜测到他可能知道她的身份,因此,原本有些紧张的心倒是放平静了下来,步伐也轻了几许。

听着里面的水声,她唇角勾了勾,既然他不介意被她看光,她又怎么能让他一番心机白费?有养眼的美男供她欣赏,不看白不看,更何况,这男人的身材还真不是盖的。

脚步轻盈的越过屏风,轻身向那靠在水池中的男人行了一礼:“王爷。”眸光往水中一瞟,只瞧见那一池浮在水面上的花瓣,以及那赤着上身结实性感的男性胸膛,水滴从那胸膛上滑落,没入水中,再加上他那披散着的墨发和刚毅俊美如谪仙的面容,真心是诱惑力度十足。

就是她,在看到这样性感十足浑身散发着男人气息的他时,心跳也快了几拍,这样的事情,就是凤凌天那妖孽百般引诱也不曾出现过的。

“过来为本王擦身。”他靠着没动,只是黑瞳越过那烟雾灼灼的看着她。

原本正想拒绝的顾七,在眼角瞥到那放在他所靠着的水池边那枚珠子后,眼睛一亮,当下轻声应道:“是。”绕过水池,来到他的身边,看着那放在池边的珠子,悄悄的将那珠子拿起,可就在手将缩回来之时,却被突然伸出来的手握了个正着。

“女人,这回还不让我逮着你。”轩辕睿泽握着她手腕的手加了点力道,将怔愕住的她一扯,半蹲在水池边的她整个人就往浴池中扑下,被他抱了个满怀。

“啊!咳咳!”

顾七惊呼一声,被水淹了一下,轻咳了几声,双手攀上男人的脖子,对上他戏谑带笑的黑瞳,顿时怒目以对:“轩辕睿泽!你干什么!”想要退开,却被那放置在她腰间的手紧紧搂住,半分退不得。

隔着那已经湿透的衣裙搂着她,轩辕睿泽仍觉得她的身体十分的软柔,尤其是将她往怀里搂来,哪怕她的手已经半抵着想将两人之间的距离隔开,但他赤坦着的结实胸膛仍与她胸前的柔软紧紧的贴在一起,纵是她美眸含怒,可看在他眼里却是含羞带嗔,别有一番迷人风情在其中,甚是诱人。

“我突然觉得你上回提的那个建议不错。”

他冷不防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没头没尾,但顾七却知道这句话的意思,瞬间脸一红,有了那么一刹那的怔愕,可他竟就趁着她那一刹那的怔愕,俯身吻上了她的唇……

他的霸道与强势在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一手搂住她的手,一手托在她的脑后不让她有一丝的退缩,强行撬开她紧闭的唇,火热而缠绵的吻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毫无反抗能力的迷失在他霸道强势却又透着温柔的热吻中……

那一瞬间,她环在他脖子上的手是可以有所动作的,但她没有,而是接受了这个热吻,道不清也说不明是什么缘由让她没有下手,反而接受了这个吻,但她可以知道的是,她对他的吻,并不反感。

直至,她整个人无力的靠在他的身上,直到她险些无法喘过气来,他才放开了她。

看着娇喘不停美眸透着迷离水色的她趴在他的胸前,他心中涌上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双手紧紧的搂住她的腰,深幽的黑瞳中透着认真与柔情,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透着一丝线的沙哑:“阿七,留下来,留在我的身边不要走。”

好半响,顾七才缓过气来,瞪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知道是我的?”她都易了容了,他还认得出?眼光要不要那么毒?

“呵呵……”他搂着她,柔软的女子身体让他舍不得放手:“从你来时就知道了,你身上的味道,我闻得出来。”

“狗鼻子。”她推了推他:“放开,抱这么紧,像什么话呢!”

“不抱这么紧,你又跑了我上哪去找?”他仍抱着不放,黑瞳带笑的看着她,见她并不是那么排斥他的碰触,心中暗暗欢喜。

原来,爱上一个人,真的会因她的一颦一笑而牵动心情。

闻言,顾七抬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是谁说,我相貌平平,身材平平,难以下咽的?”

“上了心,入了眼,就算世人都觉得你平凡不起眼,在我眼里,你也是无人能及的。”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说着动听却又发自内心的话。

听到这话,顾七心微动,看着他灼灼如炬的目光蕴含柔情与真挚,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好。

“留下来,不要走,天大的事情也有我护着你,只要有我在一天,我定不会让人伤你一分。”

这话郑重而有力,像是蕴含是千斤力道,份量之重,也许此时的顾七没有想到,但,在不久的将来,当轩辕睿泽用行动告诉她时,那时的她方知道,原来他将她看得比他自己的命还要重……

“我在天璃国的事,你应该也知道一些吧?留下我,可是留下个麻烦。”推不开,她倒也没再挣扎,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嗯,知道,不过我不惧。”他露出抺笑容,低沉而磁性的声音低低而出:“你只消在这里住下就好,也只有这里,于你才是最安全的。”

闻言,顾七想了想,这才道:“既然这样,你先放开我,我们好好谈谈。”

轩辕睿泽看着浑身湿透的她,衣裳紧紧的贴着她的肌肤,呈现着半透明状,看得他心头一片火热,移开目光,视线落在她的脸上:“阿七,不要戴着面具,做回你自己便好。”说着,放开了她,视线又往她那紧贴着肌肤的衣服瞄了一眼,勾唇一笑:“后面有衣服,你可去换上。”

顾七看了他一眼,便穿着湿渌渌的衣裙起身往边上走去……

这一夜,两人谈了很久,至于说了什么,除了他们两人之外,估计也没人会知道了,但,轩辕睿泽却很开心,因为,她终于愿意留下来了。

回到西院中的顾七直接往床上躺去,今天折腾了一天,可算累了,如今,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心一放松,困意袭来,便沉沉睡去,一觉睡到天明……

接下来的日子,轩辕睿泽没有来打扰她,但却吩咐了东院中的护卫,但凡顾七来找他,不用通传便可放行,只是,顾七并没有闲时间去找他,而是整天都将自己关在房里修炼,因她有交待过,但凡她房门关着时,就不准人来打扰,就算是轩辕睿泽来了几回见那房门紧闭着,也并没有推门而入,而是在院中坐了一会,再离开。

但每日用膳之时,他不是来西院与她一同用膳,就是让人请她过去东院,所给她准备的,都是吩咐厨子精心制作出来的餐食,就像这一日,轩辕睿泽留在了西院用膳,不时的给她夹着东西。

“尝尝这道菜,还有这酸甜肉也不错。”

“我自己来就行了。”看着碗里的菜,她有些无奈的说着,看着他刚毅俊美的面容带着笑容,黑瞳难掩柔情光芒,她不禁有些鬼使神差的问:“轩辕睿泽,你到底看上我什么了?”

听到这话,轩辕睿泽挑了下眉头:“什么看上你什么了?当初你不顾我意愿将我霸王硬上弓时,怎么就没想那么多?”

每每他说起这个,顾七脸上都感觉有些燥热,这个话题不能继续,继续下去,她这饭也不用吃了。轻咳一声,别开了眼:“你吃完赶紧走,我还要修炼呢!”

“欲速则不达,不要太急切了,若不然只会适得其反。”他语气悠哉的说着,看了她一眼,道:“你父亲不是在外置了宅子吗?可要回去看看?我正好可以陪你回去。”

听到他的话,她便想到她的疯子爹爹把顾老太爷,她那所谓的爷爷接到宅子里去照顾,她是他的女儿,可以理解他的所作所为,只是,仍为他感到不平,当日顾家人那样对他们,无情无义,可偏偏她的疯子爹爹还既往不咎,那是他们父子之间的血肉亲情,她无权阻隔,也不会去阻隔。

她的疯子爹爹本就是至情至性之人,若不然,当年也不会因她娘亲而疯颠,只是,无论她怎么问,他就是不透露半点有关她娘亲的事,只说等到将来再告诉她。

到底当年她的疯子爹爹为何会疯?而她的娘亲又去了哪里?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当时是顾家家主的他变成疯疯颠颠的模样?也许这一切,只有等到将来才会明白吧!

“不用,你陪我去太招摇了。”她摇了摇头,道:“过两天我自己会回去。”

见此,他也不再多说,用过饭后便将顾七带着去东院后面的竹林走走,散散步,约莫半个时辰,顾七便又回到院子,正打算进房之时,忽听颓后传来一丝动静,停步回头一看,是花千色跃了进来。

“主子。”他压低声音唤了一声,快速来到她的面前。

顾七看了他一眼,推开房门:“进来。”进了里面后,看着他关上门,便问:“怎么白天过来找我?出什么事了?”

今日的花千色,脸上带着凝重之色,他看着顾七,半响,才道:“我收到消息,家中出了事,我得回去看看,只怕不能跟在主子身边了。”

“家中有事就去处理。”

他欲言又止,她看着他,再度开口道:“花千色,其实你并不欠我什么,这阵子你跟在我身边已经帮了我很多了,而治好你的旧伤,你也用一枚珍贵的空间戒指相送,当日要你留在我身边帮忙,并不清楚你身后的复杂,而当你坦诚相告你的来历背景后,我就知道在云天国你是呆不久的,去吧!此处离你的家族甚远,想必就是有消息也传得不太清楚,回去把你的事情办好了,也不必再回来了,如果有缘,他日我们还会再见的。”

“主子……”看着她,他心里有些发酸,竟不知说些什么好。

这段日子,虽说尊她为主,但他依旧是他,她不曾约束他什么,更不曾强加什么在他身上,越是相处,他越觉得跟着她是对的,若不是那边有消息传来,此时他还真不想离开。

顾七轻笑:“他日若得再见,你也不必再唤我主子了,现在我在这里很安全,你也不用担心。”说着,从空间中取出一瓶药来:“你说你的修为目前是炼气大圆满,当年筑期冲不过,又被人所伤实力下降,这里的丹药给你,找个适当的机会把它服下。”

“多谢。”千言万语,他只化为一句多谢,看着她,他露出了一抺笑容,问:“那以后不叫你主子,我们当朋友可好?”

“好。”她笑着点了下头。

“作为朋友,我没什么可送你的,这里有一本我家族的火焰掌法,现在我送给你,如今你修炼灵气有所提升,相信以你的悟性,定能练得很好。”他拿出一本旧黄的书递给她:“这是当年我父留给我的,只是我修炼到第三掌就无法再悟得下面的的掌法,这掌法奇妙无穷,变化多端,若练好了,对你定有帮助。”

“嗯,多谢。”她接过,也道了声谢:“好好保重。”

“那我走了,你也万事小心。”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待他离开,她心中莫名的一叹,看了看手中的书,将之收入空间之中,进房修炼灵力气息。

而在另一边,起程离开的花千色在半路上忽想起还没看看她送他的是什么丹药,便拿出那丹药一看,这一看,手一抖,顿时惊呼出声:“筑基丹!而且、而且还是九道灵息的筑基丹!”

所有的稳重在看到这筑基丹后化为乌有,要知道,就是在海外地域修仙之地,筑基丹在大家族当中也是十分难求,而她竟然……

把丹药倒了出来放在手中,一颗、两颗、三颗……足足有三颗筑基丹!

“这、这……她这是在逆天么?筑基丹是这么好炼的?我怎么一直不知道?”他震惊得难以言表,拿着三颗筑基丹的手抖了抖,左右看了看,又迅速将三枚筑基丹药收了起来,妥妥的放进空间里。

“呼!有朝一日我得被她吓死。”心头的激动,内心的震惊,以及那难言的震惊,让他硬生生的憋出了一身冷汗,拿着衣袖往额头处一抹,深吸了几口气,试图将心情放平静下来。

在花千色离开的两天后,这一天夜里,无痕来王府接她,两人一并回她爹爹新置下的宅子,因有轩辕睿泽的人引开那轩辕鸿烈的人,倒让她的进入异常方便。

顾宅里,这里并不大,除了正厅和花园亭台水池之外,也就只有两处大院子,院中各有数间小阁,他们几人住,倒也已经很是宽阔。

进入宅里子的顾七来到厅中,看到那在厅中来回走着等着她的爹爹,便快步的走上前去,面带愉悦之色的唤了一声:“爹爹!”见他又弄成这副不修边幅的模样,她笑了笑,拉了拉他的胡子,打趣的道:“爹爹,你又打算弄成疯子爹爹的模样出来吗?怎么胡子也不刮了?在鬼谷看惯你那赏心悦目的模样,这个样子还真叫我不习惯呐。”

原本担忧着她的顾浩天一听这话,再见她扯胡子的举动,不禁摇头笑出声:“你这孩子,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样皮,爹爹的胡子哪里能乱扯?没规距。”话虽说着,但那眼中的宠溺之色却是怎么也掩不住。

“对了,你现在在洛王府可还好?那洛王有没为难你?”说起这事,他还是有些担心。

“呵呵……”她轻笑着:“爹爹放心,我很好,他没为难我什么,今晚我要回来他还说要陪我回来,不过我没允。”

“那洛王可是喜欢你?”顾浩天有些迟疑的问着,看了看面前的女儿,又问:“明明那一回他还想千方百计的想要抓你的,怎么就……”

“爹爹,这事说来复杂,不提也罢,你只要知道,我现在很好,他也不敢对我怎么样就行了。”她笑眯了一双眼睛,亲热的挽着他的手,感受着来自他身上的浓浓父爱与关怀,心下却有些心虚,总不能告诉他,当时是因为他的女儿我,强行将人家给霸王硬上弓了吧!这话,打死她也在他面前说不出来。

“好好好,你说很好那爹爹也就放心了,对了,你来帮你爷爷看看吧!他的身体我帮他调理了几天了,已经有些好转,你再看看,能否怎么治,让他好得快一点。”

闻言,她抬眸看着他,问:“爹爹,他们当时那样对我们,你怎么还一点也不记仇啊?”

“唉!”顾浩天一叹:“父子间哪有什么不可解开的仇?我虽曾也为他们而感到心寒,但看到年迈的老父躺在那床上无人照顾,被病痛折磨,我又于心何忍?为人子女者,理应以孝为先,更何况,在病痛缠身之后,他也看清了谁才是对他好的人,如今他已后悔,我们又岂能再记恨。”

听到这话,顾七笑开了,眼中笑意溢出,以着又似恭维,又似玩笑的话语道:“有一个心胸豁达,又重孝道,至情至性的爹爹,小七何其有幸啊!”

“你这孩子。”顾浩天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道:“随爹爹去看看吧!”

“好。”她应着,与他一同往主院卧房走去。

来到房中,床上的人也睁开了眼睛看来,当看到顾浩天带着顾七进来时,愣了愣:“你是……小七?”

顾七看了床上的老爷子一眼,对身边的顾浩天道:“爹爹,你先出去吧!这里我来就好。”

闻言,顾浩天看了她一眼,又看了床上的父亲一眼,点了点头:“好。”便又对床上的父亲道:“父亲,让小七帮你看看,我先去外面。”说着,这才走了出去。

待她爹爹离开后,一直跟在后面的无痕为顾七搬来了一张椅子放在床边,顾七坐下,看着从床上起来的老人,也不去扶,而是淡淡的道:“顾老太爷,好久不见了呀!”

听到这话,顾老太爷不禁苦笑:“小七,你怨我是对的,我确实不配当你爷爷。”

“我爹爹接受你,既往不咎,那是他心胸豁达,我这人不一样,我比较记恨,别人待我好一分,我还人家十分,反之,也一样。”说话间她的手号上了他的手脉,一边淡淡的道:“今天来给你治病,看的不是你的面子,而是我爹爹的面子,我爹爹重情,今后你若再让他寒透心,不仅是你我不会放过,就是顾家的那些人,我也不会放过。”

顾老爷子看着眼前面色冷淡的她,看着她眼中散发出来的光芒,以及那股狠绝之气,不由的愣了愣,怔怔的看着她,就好像,从来都没认识过她一样。

曾经被人人骂为废物的顾七,胆小懦弱的顾七,无法修炼连最基本的药材也分辨不了的顾七,当真是眼前的她?

“你……”

他正想问出声,就见她已经放开脉在他手脉处的手,也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一包银针放在床边,从中抽出一条细长的银针来,看到那泛着银光的银针,他张了张嘴,有些不可思议的问:“你、你会用银针?”怎么可能?银针之术高深莫测,就是他也只略懂皮毛,顾家之中,除了他的三儿子顾浩天,其他人更从不动针。

可如今,看她那握针的手法,娴熟的动作,竟让他好半响也没能缓过神来。

“无痕,脱了他的上衣。”顾七手里捏着银针,对着身后无痕淡淡说着。

无痕上前,将愣住的顾老爷子上前脱去,候在一旁,同一时间,顾七瞬间出手,将手中银针剌入他身体的穴道之中,顾老爷子浑身一僵,一动也不动的干坐着。

“都是一把老骨头了,不必紧张,放松点,要不然我这针可不好扎。”睨了眼因紧张而肌肉僵硬的顾老爷子,她淡淡的说着,同时,再度抽出数根银针来。

顾老爷子干瞪着眼,最后,却在她娴熟的动作之下,渐渐的放松了下来,这一放松下来,便感觉她的针法十分的精妙,在她转动着银针之时,银针剌激着身体里面的穴道,似有什么在流动一般,整个身体异常的舒服。

“盯得这么紧,想偷师?”顾七睨了他一眼,凉凉的说着:“可惜你太老了,学也学不会了。”

被这么一气,顾老爷子只感觉胸口火气涌动,似乎随着这火气的涌动,精神头越发的好,说话也比平时有力:“臭丫头,把本事都藏起来,若你早露这么一手,这皇城你还不早就横着走了!那端王也不会把跟你的亲事给退了。”

“打住,别把那令人恶心的人跟我扯一起。”她凉凉的说着,转动着手中的银针:“还有,我在下针,你一把老骨头别太激动,要这这针断在里面,我可没办法取出来。”

被这话一呛,顾老爷子虽火气在冒,却并不愤怒,反而有些像平凡人家的老爷子一样的开心,在顾家,谁敢这样跟他说话?而这个七丫头,却是这样的没大没小,最让他震惊的是,她竟然藏拙!把这么一身本事都给藏起来了!当真是个不得了的丫头。

顾七倒没想那么多,只是她谈不上对这顾老爷子有什么血脉情义,会给他医治,也是看她爹爹的面子,一番针灸之后,便收回银针:“火气这么旺,生命力也强,看来,再活个十来年也不成问题。”说着,便走了出去。

“臭丫头,就不会说句好听的。”顾老爷子在后面低骂着,但那脸上却是跃上了笑花。

自此,顾七每三天过来一次,半个月下来,他的身体也已经渐渐恢复成以往健壮的模样,下得了床,跑得了路,时而还在院中打着拳法,身体虽好了,却已经不再愿回顾家了,他将名下的一些产业,偷偷的转给了顾七,因为转给顾浩天他不要,他也只能给顾七了。

毕竟是一代老狐狸,就算是重病,交权,又岂会真的将全部交出?如今顾家所拥有的也不过就是个空壳,真正的权力已经被他转到了顾七的名下,包括顾家所拥有的药田之类,以及顾家所养的暗卫,全部转给了顾七。

而这些,不仅顾浩天和顾七并不知道,就是顾家主家的顾成刚他们,也全不知道……

这样平凡而安静的日子,谁也没料到会被突然打破。

天有不测风云,风波平地骤起,一切来得措手不及,剧变的到来,更是打乱了顾七的一切计划……

------题外话------

接下来,风云将起,男女主的感情不会写太久,女主的崛起与历炼为主,一旦进入女主历炼崛起过程,男主,嘿嘿,你们懂滴,接下来将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变化?美人们不妨猜猜,剧情的紧奏度将再度提升,往热血发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