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64 以吾之名,命汝现身!高潮!

看到那抺诡异至极的笑,看到那女子清冷却蕴含杀气的清眸,看到那女子眼中迸射而出的狠绝之色,老者心头一窒,一颗心提到喉咙之处,只感觉心头刹那间因女子的举动而紧张得无法呼吸,脑海中只浮现一个念头。

她想做什么?

这个念头才一浮现,就见那女子手中匕首一转,身形一变,她一脚踩在一名丹师背上,半弯着身体揪起另一名丹师,锋利的匕首就抵在那丹师的脖子处,刹那间,只听周围传来一声声倒抽冷气的声音。

“嘶!”

“她、她想做什么?她难道还想杀了那两名丹师!”

“她、她好大的胆子!”

顾七半弯着身体,一脚踩着一名丹师的背,让他已经奄奄一息的他无法动弹,一手则揪住另一名丹师的头发,将他的头拉高,露出了致命脆弱的脖子,锋利的匕首就抵在那脖子之处,握着匕首的手微微用力一压,那丹师的脖子处便渗出一道血迹,惊得那名丹师脸色惨白,大气不敢喘一声,唯恐一动,锋利的刀锋便会抹过他的脖子,到那时,他必死无疑!

“别、别杀我,别杀我……”那丹师惨白着脸求饶着,提着猛跳不停惊慌恐惧的心脏,再度道:“只要、只要你不杀我,我、我会既往不咎,绝对不会让人为难你,要是、要是你杀了我,你、你也定难活命的。”

顾七勾了勾唇,露出一抺凉薄淡漠的笑,清冷的声音淡淡的,透着几分渗人的寒意,她睨了那脸色惨白身体在颤抖的丹师一眼:“现在说这些,你不觉得晚了吗?”

“不、不……我不想死……我不想死……”那人见她要杀他们的决心不移半分,僵硬着头看向那前方,向着那老者求救着:“朱会长,朱会长救我!”

那老者稳了稳心神,看着那两名凄惨的丹师一眼,继而将凌厉的目光扫向顾七,厉声喝道:“快放了他们!否则,你走不出这襄城地界!”

顾七冷哼一声:“老头,这是我跟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你确定要插上一手?”她清眸一转,眼底寒光闪烁,声音越发的冰冷:“还是说,只因他们是你们医药公会的丹师,受你们医药公会的保护,就可以恃强凌弱?以一副高姿态的模样轻视他人生命?他们杀人就是理所当然,我杀他们就是罪该万死?”

她的话,几乎说出了周围百姓的心声,强者越强,弱者越弱,恃强凌弱从没人敢说什么,就算是当街杀人也没人理会,因为他们弱者的生命尤如蝼蚁,在那些所谓强者的眼中,要他们生,他们就生,要他们死,他们就得死,不得有怨言,而今,这女子说出了他们一直不敢说出的话,一时间,一个个心头心酸不已,热血在胸膛上涌动着,虽不敢为那女子仗言,但一个个看向公会的目光,看向那两名丹师的目光,都带着前所未有的愤怒。

见周围众名百姓的目光带着愤怒的看向他们,公会的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皱起眉头,为首的那名老者更是在听到顾七那放肆而大胆的话语后怒目瞪起,只感觉一股血气直冲脑门,气得眼前直冒金星,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你、你大胆!”他身为医药公会在这天璃国边境之地的分会会长,居于高位,何时有人敢这般跟他说话了?这女子,真是好生狂妄!

“大胆?”

顾七挑了挑眉,唇角笑意加深了几分,而那眼中却依旧清冷一片,杀气四溢:“我就大胆给你看看,又如何?”语落,只见她手一动,那抵在丹师脖子处的匕首一划,狠狠的划破了那名丹师的喉咙,鲜血顿时如泉水般涌出,剌红了众人的眼,也惊呆了周围的众人。

剌目的鲜血染红了地面,那名丹师连惨叫的声音也没有便挺了挺身子僵硬的倒在地面,至死,又目都惊恐的暴睁着,也许,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就因他轻视他人性命,高傲自大,自己有朝一日,竟就死在一个被他所轻视的人手上。

“啊……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另一声惊恐的尖叫划破众人的耳膜,震醒了被惊呆的众人,当看到那女子竟抓起先前那名被她踩在地下的丹师时,看着那名丹师惨白惊恐的脸,看着那女子抵在丹师脖子处的匕首,众人的脸色一变再变,从最初的震惊,到不可思议,到深入骨血的震撼!

公会对面的酒楼二楼处,红衣妖孽男子转动着酒杯的手一顿,魅惑妖媚的深瞳看着那小小女子将那两名丹师击杀,唇边的笑意更大了,自顾着喃喃低语:“好个阿七,当真是有趣啊!”

站在红衣妖孽身后的两名黑衣男子不知他家主子何意,但他们知道,那女子死定了,就算她的身手诡异非常,但一看就是没有内息之人,她对付那两人名半吊子的丹师还可以,若是对付公会养着的那些强劲守卫,只怕必死无疑。

而那公会的人,此时则脸色难看,蕴含杀意与怒火的目光一一落在顾七的身上,她这样当着他们的面秒杀了两名杀丹师,不是挑衅他们公会的威严又是什么?既然不惧他们,他们就势必让她看看,医药公会的威严不容触犯!

“来人!把这个、把这个目中无人的狂傲女子给我砍杀当场!”那名姓朱的老者气得直颤抖,厉声怒吼着,手指直指那缓缓站起的顾七,也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四名身着灰衣的中年男子从公会中掠出。

那几人,目光凌厉如剑,浑身气息雄厚,单单一个眼神,就让人感到心头一紧,浑身如置冰霜,一股死亡的气息充斥在空气之中,在那四人凌厉嗜血的目光之下,似乎逃无可逃,遁无可遁!

提气掠出的那四名中年男子,当见到他们要杀的人竟只是一个弱小的女子时,目光一闪,四人并没有一起出手,而是三人旋身站立在一旁,只有一名中年男子手掌顿变成爪状,涌动体内玄气气息,朝那女子的脖子擒去,速度之快,有如飞鹰捕食,凌厉不容避开!

看着那名灰衣中年男子对顾七出手,招式凌厉杀机四溢,汇聚内劲的一爪有着绝对将顾七扼杀的可能,但他也只是眯了眯魅惑妖媚的深瞳,好整以暇的看着那接下来的一幕。

一个能将两名丹师吓得心神失守的女子,一个狠绝起来连男子都比不上的女子,一个敢当着公会众人的面击杀丹师的女子,纵然她身无玄力之气,看似弱小,但,他相信她若反击,势必精彩绝纶!

身着灰衣的中年男子一出手,周围的百姓一个个提起了心,屏起了呼吸,紧张得手心渗汗,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个的看着那一幕,她是不是会死?她能躲开吗?

另外的三名灰衣中年男子,目光凌厉如剑,眼中有的只是冷漠与木然,他们静看着前面那一幕,毫无意外,那女子一招之内必亡!区区一介平凡女子,竟也敢与公会为敌,他们也不得不赞一声,好胆量!

所有的人,除了红衣妖孽之外,都觉得顾七必死无疑,然而,当看到接下来的那一幕后,一个个脸色顿变,就连那一旁的三名灰衣男子也是目光微缩,眼底暗光涌动。

只见,顾七站直着身体,清冷的眸子毫无惧意的直视那朝她而来的凌厉手爪子,呼呼风声似乎就在耳边掠过,那一爪所带动的风劲让她清楚,这一招的杀伤力有多大,但,她也只眸光微动了一下,她不避不闪等着那一爪子的到来,直到,那爪子接近她的脖子只有一个拳头的位置,感觉到爪子上涌动的杀气直奔脖子,她清眸半眯,眼中寒光掠过,同一瞬间,脚下步伐诡异的移动,一手扣上那灰衣男子的手腕,脚下步伐微移半步,不过半步的距离,就让她的身体侧靠对方身侧,握着匕首的那只手转动着匕首,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反剌向对方的肋骨之处。

那灰衣男子眼瞳一缩,刹那间眼中掠过震惊之色,他反应极快,再加上身体有内息存在,速度上以及应变能力上都远比先前那两名丹师可比,只见他空出的另一只迅速扣住那顾七握着匕首的手腕,手中用力想将她的手反转过去,却不料对方的反应也极快,瞬间便有破解之法。

她借着他的力道身体腾空一转,这一转,扣住她手腕的手被逼松开,但她扣住他手腕的手,却依旧扣得死死的,也不知她用的是什么手法,只感觉那只手使不上力,无法抽离。

因手被顾七扣住,那灰衣男子无法挣脱开,只能近身攻击,却不想,对方极精近身攻击之术,招招凌厉,刀锋每每险擦过他的命门,若非他实战经验丰富,此时在她手中也走不过十招。

两人的过招引得周围众人唏嘘不已,在众人眼中,那女子不过一普通女子,却能在那灰衣男子手中久战不败,他们看不懂当中的门路,只知道,那女子的身手似乎很好。

但在那些懂得行道的人眼中,起初的不经意的目光却变得幽深而晦暗,尤其是在看到她借力拉起那灰衣人的手往他腋下重重一击,那灰衣人闷哼一声倒退了几步,身形摇晃脸色剧变之时,原本站着的三人身形一闪,只见灰色衣袍掠过,三抺人影从三个方向掠向顾七,来自三方的攻击,凌厉而骇人,三人将她包围得死死得,让她无法逃离,似乎,想给她致命的一击!

原本还带着欣赏神色看着那下方一幕的妖孽男子,在见到那三名灰衣人发狠的攻击后,眸光一眯,唇边的那抺魅惑的笑意一点点的消失,盯着那三抺灰色身影的目光透危险与冰冷。

来自三方的攻击夹带着强大的气压,刹那间,让她体内的气血涌动,喉咙一咸,一丝鲜血从口中渗出,步伐也微微晃了一下,可不容她有闪避的机会,来自三人击来的气刃就将她整个人击飞了出去。

“砰!”

气刃击中她的胸口,发出砰的一声重响,整个人呈一个弧度的在半空掠过,一团乌黑也从她的衣袖中滚了出来,摔向远处,与她一同重重的摔向地面。

“噗!”

一口鲜血从顾七的口中喷了出来,整个人的脸色也显得苍白,她想起身,却感觉胸口处疼得厉害,就像五脏移了位一般,牵一动,全身痛。

“呀!摔死老娘了!”

不远处同样摔向地面的乌鸦扑腾着短小的翅膀大叫着,早忘了顾七让它不要出声,一摔向地面,小小的身子痛得厉害,一爬起来便扑腾着短小的翅膀指着那三名灰衣人怒骂出声:“该死的不长眼东西,连老娘也敢摔!看老娘不烧死你!”它愤怒的骂叨着,正要奔过去,却见不远处同样摔在地面脸色惨白嘴角带血站不起来的顾七,当下连忙扑腾着奔了过去,沙哑难听的声音凄厉而悲惨的叫着:“呀!呀!七七!七七你可不能死!你死了老娘也得跟着你一起死!七七啊!七七!你不要死!老娘来救你了!”

突然出现的乌鸦,还是一只会说人话的乌鸦,一瞬间,所有人的表情都变了,有震惊,有愕然,有厌恶,有不可思议,有难掩的惊喜,也有掩不住的贪婪之色……

灵兽有,但,说人话的灵兽,则不常见,虽然是只乌鸦,可就冲着它通灵性说人话这一点,就注定了它的不凡,若是据为己有,契约了这只灵乌鸦,他们的实力是否会随着提升?

想到这可能,那三名灰衣中年男子眼中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光芒,盯着那只浑身长满剌毛的乌鸦,如同在盯着即将到手的猎物,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从公会里面突然走出了两名三十来岁的青袍男子,两人的目光也是灼灼的盯着那只扑到顾七身上去的乌鸦,眼中闪烁着与那灰衣人同样的光芒,贪婪!

原本注意力都在乌鸦身上的三名灰衣人,突然看到那两名青袍男子出来,顿时一惊,连忙低头恭敬的行了一礼:“见过两位仙长。”看到两位仙长出来,他们只知道那只乌鸦于他们已经无望了,不禁眼中划过一抺暗色,虽心下不甘,但他们修习玄气武道之人,实力远比不上这两位修仙之人。

正想着,忽听身后砰的一声,猛然回头一看,才见那自被那女子击退的灰衣男子突然间昏倒在地,脸色发白,身体微微抽搐着,他们迅速走过去一看,见他浑身完好无伤,却不知为何这般,当下连忙叫公会的人将他抬到一旁查看。

此时的众人,包括那公会的朱会长的注意力都放在乌鸦身上,对那突然倒下的灰衣男子,也只投去疑惑的一瞥。那女子,怎么会有一只说人话的灵鸟?虽是乌鸦,但能引得两位修士出来,可见这只乌鸦必有不凡之处。

酒楼二楼的妖孽男子,在看到顾七被撞飞出去的那一幕时,手中酒杯被他掐碎化为灰烬,可就在他打算起身之时,却也看到了那只冲着顾七凄厉惨叫着的乌鸦,目光眯了眯,盯着那只乌鸦,若有所思……

而此时的顾七,面朝天,仰躺在地上,身上趴着一只哭天喊地的乌鸦,她尽量的让自己去忽视乌鸦嘴里说出来的那些话,微闭着眼睛,轻轻的呼吸着,感觉到,身体里流窜着的那一丝暖暖的灵力气息,心下,暗暗的运用着灵诀,她突然发现,原本只有一丝灵力气息涌动的身体,不知因何故,那股灵力气息渐渐的变强,体内的灵力气息变得越发的浓郁,丝丝滋润着她的身体筋脉,强行的撑开着每一条筋络,而那种感觉,撕心裂肺,痛得骨血,让她整个脸色都变得苍白,冷汗直渗而出。

“呀!呀!呀!七七……七七你不要死,大不了老娘以后都乖乖听你的话,再也不对着美男流口水,七七,你要是死了老娘也得跟着你一起死,七七啊,七七……老娘才出生没多久,老娘还不想死,七七啊……”

趴在顾七胸前的乌鸦,嚎得那个黑天暗地,叫得那个凄厉悲惨,好似顾七就要死了一般,也没察觉眼下情况好似不太对,更没察觉那一道道落在它身上的贪婪目光,依旧缺根筋一样的在嚎叫着,直到,那蕴含杀意的声音传入它的耳里。

“送那女人一程。”

话,从那两名修士的口中传出,那一旁的三名灰衣男子听了,当即应了一声:“是。”对付一个已经连站起来都没力气的人,根本无须三人一起出手,于是,其中一人迈步上前,一手微收,食指与大姆指形成扣环状,夹带一股暗劲猛的朝那躺在地上顾七的喉咙掐去。

“不想我死,在我站起来之前就不要让人靠近我。”

也在那一瞬间,顾七的声音传入乌鸦的脑海中,也让它猛然一震,瞪圆了一双乌黑的小眼睛,但它没有多问,而是察觉到危险的来临,猛然扑腾着短小的翅膀转身,乌鸦嘴一张,脖子处似乎动了动,呀的一声一团火焰也随侍着从它的口中喷出烧向了那只朝顾七喉咙扣去的手。

“嘶!啊!”

那灰衣男子没料到那只乌鸦会突然喷火,击出的手来不及收回被烧了个正着,赤红的火焰瞬间将它的手包住,火烫的剧痛让他倒抽了一口冷气,同时也惨叫了一声,猛然回手手使劲的甩着,用身上的衣袍去压灭那火焰,却发现,那火焰一经沾身,不易灭。

“啊……快!快帮我灭火!嘶!烧死我了!快!快灭火!”那灰衣人惨叫着,越急越甩那火焰就着衣袍顺势而烧,很快的窜到他的身上去,咋看之下,他整个人就如同一个火人一般,身体各处都布满了赤红的火焰。

然而,看着那不易扑灭的赤红火焰,两名修士眼中却是跃上惊喜的光芒,其中一人当下伸手凝聚一个灵决,只见刹那间一道水蛇窜向那灰衣男子身上,水蛇形成水流包围住火焰,直至火焰熄灭。

城中百姓极少在这天璃国边境之地见到修仙者,此时见那修士一个凝水决就能唤出水蛇,不由羡慕惊叹的看着那两人。

那两名修士相视了一眼,又看了一眼乌鸦,对那几人拂了拂手,示意他们退一旁,继而,一步步的走近。

“老娘警告你们,不要过来,要不然老娘喷火烧死你们!”它尖着声音大叫着,小小的身子张开了短小的翅膀挡在顾七的身前,黑溜溜的眼珠子怒瞪着那朝它走来的两人。

在它脑海的传承中有着这样一种人,修仙者,而眼前的这个混蛋就是修仙者,因为他们会更仙法,也是灵决。可是,它记得它的火焰是不灭的,怎么会被那小小水蛇浇灭了?

乌鸦心下疑惑着,脑瓜子太小,想不明白这么复杂的事情,脑海的传承记忆又有一些似乎封印着,一些模糊着,它根本就不知是怎么一回事,但它紧记着七七的话,若不想她死,就不要让人靠近她。

见那两人还走过来,它当即再度张开嘴:“呀!呀!老娘烧死你们!”只是,这一回不知怎么的,张开的嘴却喷不出火来,顿时让它自己都有些傻眼,呆愣愣又不死心的张着嘴喷了喷:“老娘喷!喷!喷火!呀!没火了?怎么没火了?呀!呀!呀!”它有些紧张,又有些惊慌的扑腾着翅膀呀呀叫着。

“呵,是只灵鸟不错,不过还太小了。”

那两人瞧着乌鸦那模样,低笑出声,原本有些防备的神情也放松了下来,两人顿下了脚步,看着乌鸦道:“跟着一个没用的女人有何用?倒不如跟了我们其中一人。”

“呀!呀!呀!不要脸的东西!不要脸的东西!长得又丑又老,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老娘才看不上你们两个不要脸的老东西!”乌鸦扑腾着翅膀尖着声音咒骂着,口沫横飞,愤怒不已:“你们两个不要脸的老东西才没用,敢说我家七七没用,老娘咒诅你们俩的*永远硬不起来,老娘咒诅你们俩的*永远没用!”

听到这话,两名修士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双眼染上了怒火,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竟在听到那只乌鸦喋喋不休的咒骂后,身体的某一处竟有种诡异的感觉,一种让他们寒毛直竖的惊悚之感,顿时不自由主的夹紧了双腿,怒瞪着那只乌鸦,厉喝出声的同时,一记掌风也随着拍了出去。

“找死!”

“呀!”乌鸦小小的身子被一记掌风拍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几圈,落到顾七的身边,又再度拍着翅膀跳了起来往前冲着,一边咒骂着:“呀!呀!不要脸的东西,敢拍老娘!老娘诅咒你们生儿子没屁眼,不对不对,*都没用了,生不了儿子,老娘咒诅你们天天戴绿帽子!对,就天天戴绿帽子!”

周围的众人听到那乌鸦喋喋不休的咒骂,嘴角都忍不住的抽搐着,又觉得好笑,又觉得诡异,一只乌鸦,怎么懂得那么多人类的事物?

听到乌鸦的话,强忍着让那股浓郁的灵力所息撑开筋脉的顾七又觉得好笑又觉得好气,笑的是它这般的毒舌,比起某个男人来说还更上一筹,气的是它这是找死的节奏,明明打不过却还激怒那两人,这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她敢在公会前对杀那两名丹师,一是因为她相信自己可以轻易的取那两人性命,至于公会的怒火与杀意,她本想借机激发出乌鸦身体中的一记神识封印,那里有一股强大的灵力,应该是乌鸦的母亲留下来的,只是那只呆愣的乌鸦似乎还没弄明白,而她此时体内的变化,她猜得不错的话,也是因为乌鸦而发生的转变,应该就是那与乌鸦契约而迟来的灵力进阶。

灵神合一,心神一致,她才感应到乌鸦那还没解封的能力,但哪怕只有细微的一丝,对此时的她来说,也是有如泉涌,如同甘露。

她闭着眼睛,可以感受到身体筋脉在那股灵力的撑涨之下发出咔咔的声音,撕心裂肺的剧痛在她试着将那股浓郁的灵力转化为入丹田之处时,渐渐的化为能量,她体内的灵力气息从最初的引气入体一级级的往上跳动着,炼气一层、炼气三层,炼气五层,在炼气五层的级别中停了下来,刹那间,只感觉身体一股温暖的灵力气息在流动,就连先前受伤的五脏也似乎被那股灵力气息所修复。

而在那时,脑海中莫名的闪出一些幻影,一些与乌鸦相关的幻影,她凝着神,仔细的听着那幻影传入她脑海的声音……

酒楼二楼的妖孽男子注意力从乌鸦身上移到顾七身上,见她从刚才就一直躺着不起,一动也不动,如果不是那微微起伏的胸口以及那时不紧紧拧着的眉头,还真会让人以为她已经重伤不治死去,只是,很快的他就察觉到不对劲,也许别人没有感觉到,但他感觉到了,那股似有若无的灵力气息在她的身上涌动着,时弱时强,包围着她的身体,看到这一幕,他妖媚的深瞳划过一抺异色。

还真是令人意外啊!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居然在进阶?

而就在顾七稳定着体内灵力之时,在她身前守着的乌鸦又再一次的被拍回,短小的翅膀擦过地面被摩擦出伤口来,鲜血从翅膀渗出,湿了它那剌剌的羽毛,沾滴到地面,一点点触目惊心。

那两名修士看着那只翅膀擦伤血迹斑斑的乌鸦,眼中划过一抺光芒,明明是一只稚鸟,却偏偏犟得很,被他们打得伤痕累累仍不愿降服,不得不说,确实让他们有些意外,若换成别的灵兽,只怕早就降了。

“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真的不愿跟我们契约?”若它执迷不悟,他们也只好杀了它了!

“呸!就你们俩东西这货色,老娘就是瞎了眼也瞧不上,老娘告诉你们,我家七七一定会给老娘报仇的!”乌鸦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嘴角也撑损了,滴着血珠,翅膀也垂了下去,扑腾不了了,但嘴里仍不甘示弱的咒骂着。

见状,那两人脸色阴沉,低低一笑:“既然如此,我们就让你看看,你那没用的主人是怎么被我们杀死的!”声音一落,两人走向顾七,手掌暗暗运起灵力气息,那盯着她的目光,也变得阴寒而充满杀气。

乌鸦一见,顿时一惊,连忙冲上前去,口中叫骂着:“呀!呀!混蛋!你们想对七七做什么!”摇晃的身体还没靠近,又被其中一名修士踢了出去,身子在地面上擦过,稚鸟的羽毛被摩擦掉,擦破了皮,在地面上留下一道血迹。

“混、蛋!”它想再站起来,只是这一回,站起来后却又再次扑倒,小小的身体挣扎了几下,终是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七七……”

其中一人走上前,来到顾七的面前,汇聚了灵力的手掌狠狠的朝地上顾七的天灵盖拍去。这一举动,让周围的众名百姓都捂住了嘴唯恐叫出了声,不忍直视的别开了眼,更让公会的人眼中都涌上笑意,盯着那一幕,也让那酒楼二楼处的红衣妖孽眯起了深瞳……

只是,出乎众人意料的是,下一刻,传来的不是那女子死亡惨叫的声音,而是那修士杀猪般凄厉尖锐的叫声,以及骨头被折断的咔嚓声。

“啊!”

“咔嚓!”

躺在地上的顾七猛然睁开了双眼同,清冷中泛着冰冷骇人的杀意,她瞬间擒住了那修士拍向天灵盖的手掌,反手用力一折,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将他的手掌折断,同时借着力道跃起身,手中匕首一转,锋利的刀刃在太阳光芒之下折射出一道凛冽的寒光,只听嗖的一声。

“嘶!啊……”

还没落下的惨叫声再度响起,而这一回,是死亡之前的惨叫,声音划破空气,直达众人心头,震得众人的耳膜微微生疼着,所有的人都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那一幕,那一名修士,修仙者,就那样被那女子一记匕首狠狠的剌向了心脏之处……

他们只看到,那修士整个人僵硬着身体,双目不甘的暴睁着,随着顾七匕首的拔出,鲜血如同水柱般喷了出来,而那修士的身体也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这一切,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快得让人震惊,一名修仙者,就这样死了,那嗜杀的场面,那女子狠绝清冷的面容与干脆果断的手法,深深震撼了众人的心灵……

红衣妖孽眯起了妖媚的深瞳,眼中划过一抺亮光,看着顾七的目光越发的幽深,越发的满意,越发的欣赏,那眼中,闪烁着一种势在必得的光芒。

这个女人,他要了!

另一名修士震惊的看着她,当触到她冰冷凌厉的目光时,心头一震,猛然回过神来,步伐却是止不住的往后踉跄了一步!

惊!极致的震惊与骇然充斥在心头,心防一失守,冷汗直渗而出,看着她,一时间不知如何反应,竟不知如何下手。

公会的人看了,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他们惊慌而震惊的喊着:“快!快来人!把那女子给杀了!马上杀了!”如此危险的女子,杀了两名丹师,击败了一名灰衣男子,如今又击杀了一名修士,她、她简直不是人!她是妖孽!

那公会的人一喊,从公会里面迅速的涌出数十名护卫来,大多都是玄力的修炼者,而且每一个人的实力修为都不低,如今换成别人,看到那数十名杀气腾腾的护卫,只怕也会吓昏过去,毕竟,那一股股浑厚的气息在空气中形成了一张大网,浑厚的威压覆盖而下,让人逃无可逃!

空气中的气息变得低沉而压抑,杀气四溢而出,凛冽风刃呼呼而响,吹刮拂过顾七衣袍,她笔直的站直了身体,目光凌厉而蕴含摄人气息的掠过那数十名气息浑厚的护卫,眼中光芒不避不闪,不惊不惧,仿佛睥睨天下万物的至尊强者,眉宇间,傲气天然!

此时的她,身上灵力气息涌动,淡淡的灵力气息涌动在她的周身之边,纵然她面容平凡,但那气质却是独一无二,混合着这股灵气,飘逸如同仙人,尊贵不可侵犯!

她收回掠过那众人的视线,迈着步伐,一步步的来到重伤昏迷着的乌鸦旁边,双手将它捧了起来,微低着头看着手心中稚小的乌鸦,刹那间,清眸中划过一抺温柔,她一手轻轻的抚了抚它的头,小心翼翼的将它放进自己的怀中,再抬眸,温柔不见,取而出现的是凌厉的杀意与摄人的寒光。

“今日,纵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我顾七,也势必要你医药公会大门倒塌!要你百年根基毁于一旦!要你为今日作为付出代价!与我为敌!势必诛杀!”

清冷而狂傲的声音蕴含着一股灵力气息从她口中而出,在空气中一声声的回荡着,也清晰的传入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那话语中的冷然,那话语中的狂傲在这一刻,从那个女子的口中传出之时,在场的每一个人只感觉心头一震,没有人在这一刻去质疑她有没那个本事?因为这女子已经一而再的颠覆了他们的认知,颠覆了他们所认为的不可能,此时她那狂傲的话语一出,公会的所有人,连同那名修士的心头都是一沉,隐隐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快动手!杀了她!”

因惊慌,因心头那莫名的恐惧与不安,公会的人连忙大声的喝着,喝醒了那被她的话语震到的众人。

那众名护卫连同那名修士猛然惊醒,稳定了心神,皆不约而同的提气运息,数十人,不约而同的朝她发起攻击,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狠厉而带着肃杀之气,杀气铺天盖地,厉喝声声声震耳,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此女太过诡异,必诛之!

看着那数十人朝她而来,她诡异的勾起了唇角,扯出一抺冷然诡异的笑意,眼中流光暗动,扬起手中的匕首,却是剌入自己的心头,心头之血滴出,滴落那被她收在怀里乌鸦的身上,也滴落她的手心之中,只见她收起匕首,双手相合结出一个复杂而诡异的手法,清冷的声音尤如从远古传来,一字一字,传入众人耳中。

“以吾之血,解汝之封!以吾之名,命汝现身!”

随着顾七的声音一字一落,她的身上出现一股浓郁而强大的灵力气息,而在这股浓郁的灵力气息当中,还涌动着一股骇人的威压,一股让那些护卫修士寸步难行的强大威压!

那些护卫只感觉全身被一股恐怖的威压笼罩着,那呼呼而过的风刃夹划过他们的脸颊,带来丝丝寒入骨血的剌痛,一种灭顶的恐惧之感占据整个心头,笼罩住他们整个身体,想逃,身体却像僵硬住一样迈不开步伐,在那威压一再加重压下之际,他们那僵硬着的双脚更是开始颤抖着,直至,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压不住体内涌动冲上喉咙的鲜血,一个个噗的一声喷出腥红剌目的鲜血,体内真气乱窜,怎么也压不住,大有冲头爆脑的前兆,让他们一个个都陷入了极致的恐惧!

酒楼二楼红衣妖孽深瞳一缩,整个人猛然站起,深瞳落在顾七的身上,震惊的看着那下方那一幕……

只见,就在顾七那悠远的声音落下之际,她身上突然迸射出一股强烈尤如太阳的光芒,在那太阳光芒之中,隐隐有只浑身带着赤红火焰的金色巨鸟展开翅膀腾飞而起,铺天盖地的远古威压在那刹间弥漫狂涌而出,暗哑而带着怒火的声音随着那金色巨鸟尖长的嘴一张一合而传开,那声音,蕴含威压太过强大,似乎要划破众人的耳膜方肯罢休一般……

------题外话------

新文首订,活动福利,但凡订阅了的亲可以到留言区留言,凡是楼层为八的都有币币送哟,当然,就不要重复留了,我会数楼数晕的,另外,凡是正版读者,是否订阅,我在后台都看得到,读者粉丝值是透明滴,我会尽量万更,也请亲们都订阅支持,养文神马滴,就不要了啦,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