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8 别靠我太近

所谓的水源之处,其实也就是石缝之间涌出的小泉眼,水流不大,但对于行走在森林历炼的人而言,这样的一口小泉眼有时却也是救命的水源。

顾七跟着那男子来到那口泉眼处,那男子是先前想套她话的那人,此时逮着机会,坐在一旁笑问着:“阿七,你先前的话还没说完呢!这会又没别人,跟我说道说道?”

“哎,不是我不说,是我家公子交待说祸从口出,让我多做事,少说话。”顾七一边将那染血的衣袍在水中浸泡漂洗着,看着水流顺着往下流去,渗入泥土之中,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那人说着话。

“那你们怎么会就两人来了这里的?”

“你看我们身上的伤就知道是被人追杀着逃进这里的啊!这不,运气好,碰上你们了。”她回头冲他一笑,荡了荡泡在水里的衣袍,再提起拧干水份拿着那衣袍走向他:“我们回去吧!夜凉,我怕我家公子着凉了,这衣服还得拿去烘干呢!”

两人往回走,而顾七则随手摘了一些林中的小野花,那男子见了,便皱了皱眉,半掩着鼻子道:“这是臭花,你摘着做什么?”

“呵呵,这是五色梅,长得挺好看的,我想摘回去给那几位姐姐。”

“她们怎么可能会要这花,你啊,就省点心吧!”

“啊?这花儿长得挺好看的,虽然味道不是太好闻。”她拿着手中的五色梅一脸犹豫:“扔了怪可惜的,他们不要,我就自己留着好了。”说着,将那五色梅塞入怀里。

那男子见了暗自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抺鄙夷之色,不过一种臭花而已,居然也好奇,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下人。

回到那边,肉香已经随着夜风弥漫而开,一走近,便一股浓郁的肉香味,饿了好久的顾七深深的吸了口气,眼睛微亮,叹道:“好香啊!这烤狼肉居然这么香?”

“嘿,你就不知了吧!这可是风狼,是灵兽,虽然只是一星的,但这肉可不比一般的野兽肉,来,到这边坐,我先前就说给你切块大的。”那男子说着,带着顾七来到一个火堆处,取出小刀,从那整只烤狼上切下一大块狼腿递给顾七:“给,尝尝,不够再切。”

“多谢。”

她笑着接过,回头看了那前方的轩辕睿泽一眼,便跟着他们一道在火堆边坐下,在边上又弄了个小火堆,烘干着衣袍,一边听着他们说着城中哪个花楼又来了几个新的姑娘,那腰肢有多细,那酥胸有多丰满,那眼儿有多媚……

夜色渐深,火堆的柴火渐弱,顾七便抱着树枝给各个火堆添了点柴,大伙见他这般识相,脸上的轻蔑之色也收了几分,有的还给他切了一些狼肉,让她留着当夜宵。

“各位大哥,那我就先回我家公子身边侍候着了,这衣服也干了,正好拿回去给他披上,免得着了凉。”她对着众人笑了笑,双手拿着众人塞给她的狼肉,衣袍则被她放在左肩上。

“去吧去吧!”众人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离去。

顾七笑着转身,往前面火堆走去,一脸的笑意,脸上还带着几分掩不住的欣喜对轩辕睿泽道:“公子,你看,大伙都好热情,给了我好多的狼肉让我当夜宵呢!”

“嗯,既然他们这么热情,你就收着吧!”轩辕睿泽淡淡一笑,微点了下头。

“哈哈,如果不够,等会我让人再给你们备上一点,在这地方,最不缺的就是肉了。”那袁二爷大笑着说着,一副十分友好的模样,当真让人看不出,这人暗地里竟是想用他们当铒,为他们引来灵兽。

顾七连忙笑道:“够了够了,已经够多了,再多也吃不下了。”说着,她看了看肩上的衣袍,道:“公子,你的衣袍干了,快穿上,免得着凉了。”

轩辕睿泽站了起来,对袁二爷拱手道:“最近都没好好休息,我们就先回小帐了,袁二爷,请。”

“呵呵,那楚公子便好好休息,明早见。”他也站了起来,对轩辕睿泽笑说着,看着他们两人转身往小帐走去,他负着手,眯了眯眼,挥手一个示意,叫来了两人小声的交待着……

进了小帐,她将那用大叶子包着的烤肉放在一旁,将那只躲在她衣袖中的乌鸦抓了出来,解开它嘴上绑着的带子,一边交待:“那边的肉给你吃,不要乱叫。”

这回,乌鸦倒是学乖了,只是用那黑溜溜的眼珠子瞧了瞧顾七后,便拍着短小的翅膀往那放着烤肉的地方走去,欣喜的用那长长的嘴巴啄着那烤肉,吃得津津有味。

“先休息,后半夜就走。”她看了轩辕睿泽一眼,压低了声音说着。

“你身上放了什么?”近距离,闻到她身上有一股味道。

顾七一挑眉,盯着他,笑得诡异:“好闻不?”见他只看着她没说话,她便将怀中的五色梅拿了出来:“这可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

“你想用这股味道掩去我伤口上那药的味道?”聪明人,一点即透。

“嗯,往你伤口处滴些汁液下去,可掩去那药的味道,到后半夜,我们悄然无息的走。”以他们两人现在的状况,硬碰是不行的,唯有智取。

心知她定不止做这些,但他也没问,只是道:“你先去休息,我守着。”不知不觉间,与她说话他不再用本王,而是用我,而他,似乎仍毫无所觉。

“眼下不会有危险,你我这两日都休息不够,趁现在休息养足精神,他们不会有所动作,就算有,也是在后半夜。”声音一落,她走到那铺着她薄毯的地方和衣躺下。

看着她躺下的地方,轩辕睿泽目光微暗,抿着唇走过去,便也在她的身边躺下,只是他一躺下,顾七就睁开眼睛,微皱着眉头扫了他一眼:“别靠我太近。”

轩辕睿泽挑了下眉,睨着近在眼前的她,声音低沉而带着磁性,隐隐似乎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极其无辜的道:“不是你让我睡下的?”

------题外话------

虽不知道有多少养文的读者,但希望,待本文上架之日,你们都能开始追文,距离上架,嘿,不远了,我在存稿中,争取到时天天万更,同样也希望你们给我动力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