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7 居心不良

若眼前这人换成别人,也许不会有眼下的这种尴尬。她与他是有过肌肤之亲的,最是亲密的行为,而且,当时还是她主动的情况。原先帮他上药时,虽将他身上衣服脱下,但好歹当时他是昏迷着的,并未醒来,此时,他目光灼灼如火的盯着她,又赤坦着上身,两人还靠得这般的近,真叫她浑身不自在。

轩辕睿泽看着面前的她,看着她脸上浮现的那一抺淡淡的红晕,看着她眉间的那抺不自在,看着她越发的小心翼翼不想碰到他的身体,却又因这过份的小心翼翼指尖时而划过他赤果着的腰间,他只感觉当她指尖划过之时,浑身浮现一股酥麻之意,看着眼前的她,闻着她发间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心中似有一团火在烧,而这团火又因她指腹间不经意的擦过,渐渐的往下腹涌去,让他感觉到某一处,火热一片,呼吸也似乎粗重了几分。

这般没有自制力的冲动,乃平生第一次,明知不应该,但却该死的对她起了反应,而这种反应,让他看着她时,心中不禁有些心虚,有些担心她会发现他身体的异常,因此,他整了整心神,轻咳一声,别开了眼,让自己不再去看她,同时也静下心来,赶走脑海中那些不应该存在的旖旎春色。

原本有些不自在的顾七,在听到他轻咳一声后,抬眸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却见他脸上似乎涌上一层红潮,额间渗出着点点汗水,不禁有些诧异,压低着声音问:“怎么了?”

“没事,就是觉得有点热。”轩辕睿泽移开目光,将视线放在别处,幽深的眼中,有着一抺不易察觉的心虚。

“热?”顾七怪异的看着他,又扫了他赤坦着的上身一眼,道:“此时渐入夜,林中温度较低,这小帐内还好,若在外面,寒风一吹,就你我身上的衣袍还尚不足以御寒。”

闻言,他抿着唇没有说话,忽的视线一转,看见那只一进小帐就被顾七扔在一旁的乌鸦呆呆的坐着地上,正仰着头,花痴一般的盯着他赤坦的胸膛看着,那被绑着布的嘴还微张着,流着口水。

看到这一幕,他脸一黑,冷冷的扫了那只乌鸦一眼,看向顾七,问:“你打算带着它?”

顾七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那只乌鸦,顿了一下,敛下了眼眸,掩去眼中一闪而过的复杂,道:“在掏鸟蛋时,不经意划破手时流的鲜血滴入壳中,与它形成了血契。”

其实,在她试着与乌鸦用神识交流时,才发现,这只乌鸦继承了它父母的传承,在它的脑海中有很多连她都不知道的事情,也许是因为它才破壳而出没多久,那些传承断断续续有些看不太清,似乎被加了封印一般,只碰触到金山的一角,唯一可以知道的就是,这只乌鸦不简单,因为,一般的灵宠根本无法开口说人话,也只有与灵宠契约的主人才能听懂灵宠的话,但这只乌鸦却一破壳就是说人话的,若是被外面那些人知道,指不定还会带来什么麻烦。

“乌鸦终究是让时下人不喜。”

“无碍,我若要养,又何惧他人眼光。”她淡淡一笑,扫了那只乌鸦一眼。

原本对着轩辕睿泽赤坦着的胸膛流口水的乌鸦听到顾七的话后,黑溜溜的眼珠子带着一抺诧异的朝她看去,正好对上她扫来的那一眼,竟似有些不好意思般的别开了眼,有些傲娇的用那短小的翅膀遮住它的眼。

轩辕睿泽听了她的话,幽深的黑瞳瞬间掠上一抺亮光,他深深的了她一眼,目光幽深,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明日天一亮,我们便先出林,我已经问过了,往东直走便可出这片森林。”她缓声说着,查看了他背后的手臂上的伤后,拧开那药瓶准备上药时,却闻到那瓶中散发出来的淡淡气味。

见她眼中掠过一抺肃杀之气,拿着那药脸色难看,便压低声音问:“有问题?”

“嗯。”她抿着唇,微点了下头,目光透过小帐的帘子似乎在看着那外面,压低着声音回道:“这药是伤药不错,但里头却掺了能让野兽发狂的药,而且野兽若闻到这气味,定会追着你不放,看来,他是打算用你当诱饵。”

轩辕睿泽接过那药闻了一下,眉头轻挑:“我怎么没闻出有别的味道?”

顾七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忽的神色一动,对轩辕睿泽使了个眼神,将脱下的衣袍一丢,盖住那一旁的乌鸦,接过他手中的药后,道:“公子,我给你洒一些在伤口上,你手上的伤不轻,只怕没个七八天好不了。”

看着她在他伤口上洒下那些药,轩辕睿泽眉心隐隐一跳,眼角余光瞥见小帐的帘子微动,一抺衣角一晃而过,过了一会,他看着被包扎好的手臂,定定的看着她,黑瞳中光芒流动:“你想如何?”

知道外面的人已经走远,顾七清眸半眯,唇角勾起一抺神秘而诡异的笑意:“你很快就会知道。”将那剩下的药收入怀中,替他披上中衣,她走上前两步,拿起盖住乌鸦嘴衣袍,将乌鸦一并塞入衣袖中,道:“你现在回火堆边去坐,我去给你把衣服稍微洗一下。”

听了这话,他只是扬了扬眉,没有多问,便迈着步伐走出外面,往那袁二爷所在的位置走去。顾七跟在他的身后,满脸笑容的对那袁二爷道:“袁二爷,我想帮我家公子洗一下衣袍上的污迹,可否让一位大哥带我去水源之处?”

那袁二爷瞥了顾七手上拿着的那件染血的衣袍一眼,又见轩辕睿泽身上只披着一件中衣,便朗声笑道:“这有何难?不过水源之处离此地稍远了点,此时天色渐暗,你又毫无自保之力,可得小心一点。”说着,一招手,叫来了一名男子,交待他陪着顾七去水源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