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0 患难与共!

轩辕睿泽黑瞳中迸射出凛冽的寒光,他抬起手挡下那一道羽箭,只听嗖的一声,那道羽箭深深的剌入他的手臂,看着那被射伤的手臂,他加头远远扫了那站在枝头上的轩辕鸿烈一眼,一纵身,往前掠去,却不想,就要一拐弯处,脚下一个踩空,整个人悬空掉了进去。

只感觉身体一直往下滑去,背上所触乃是沙石,为了护住怀中顾七不被沙石摩擦伤,他将她紧紧的拥在怀中,下坠滑行的同时,背后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痛疼,眼前一片黑暗,直到,砰的一声两人从那洞中摔出,重重的摔在地面上时,才看到所到之处,竟似是在一处峡谷之中。

四周干枯枯的只有石壁以及望不到顶的山峡,没有人烟,没有鸟兽,没有杂草花树,入眼只有石壁沙石。

轩辕睿泽轻喘着气,看了那倒在一旁的顾七一眼,而后,将自己还插着羽箭的手往前移,另一只握上了那只羽箭,深吸了口气,一咬牙,将那羽箭用力的拔了出来。

“嘶!啊!”

带着倒勾的羽箭从他的皮肉中拔出,当场溅了一地鲜血,看着渐渐泛着乌黑的伤口,他从怀中取出一枚丹药服下,压抑着毒性,而后,强撑着已经虚弱不已的身体将顾七背了起来,一步步顺着峡谷的一端走去。

当顾七苏醒之时,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映入眼底的星空,冷风呼呼,剌骨冰寒,她微缩了一下,这时,便听见一个低沉又带着沙哑的声音传入耳中。

“醒了?”

听到这并不陌生的声音,顾七有些诧异,动了一下,看去,只见,黑暗中隐隐有一抺身影靠坐在不远处,因天色漆黑,星空乌云浮动半遮皎月,因此,看不清他的面容,只看到那模糊的身影。

“轩辕睿泽?”

“嗯。”

“你怎么在这?”她有些疑惑,明明她都把他藏起来了,他怎么还跟她在一起?一动,感觉身上盖着什么,伸手一摸,目光微闪,她撑着身体从地上坐起来,见他没开口,便朝周围看了看,入眼的一片漆黑,以及那寒风的呼啸,都让她很是不解。

“你怎么样?”她看着那抺模糊的身影,问着。

“没事。”他的声音依旧没有起伏,低沉中带着沙哑,在这夜色中十分撩人。

顾七微拧了下眉头,问:“我们这是在哪?怎么连火也没点?”在她昏迷之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没事?她不太相信,因为那声音明显就是气血不足,不过强撑罢了。

起身准备朝他走去,却在起身时扯动肩膀上的伤口,手一摸,有些异讶:“你帮我包扎的?”

靠坐着的轩辕睿泽闭着眼睛没有开口,脑海中却回想着掀开她衣服时,那映入眼底的那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也许是当时将注意力都放在她肩膀处那道伤口上,以至于发现,他根本没有去注意到那衣裳下的春光。

得不到回应,她走上前,来到他的面前却越发闻到那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原本以为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如今看来,他应该也伤得不轻。

“伤哪了?我看看。”

“喂?轩辕睿泽?”她唤着,他却半响没有声音,不由的伸手一推,这一推,他原本靠着石壁而坐的身体却突然往一侧倒了下去。

“轩辕睿泽!”她心一沉,连忙将他扶起,这一碰到他的身体才发现他的身体烧得厉害,而且,触到他的手臂,那一处,血渌渌的一片,湿了她的掌心……

“该死!”她低咒一声:“死要面子活受罪!”嘴里虽骂着,但却仍让他往她身上靠过来,解开他的衣服,在他身上四处摸索着,才发现,他身上已经没有可以用得上的药了,但,她不是在找他的药,而是在找她的空间戒指。

上身没找到,她毫不犹豫的摸向他的腰间,准备解开他的裤子查看有没里袋时,却发现腰间的带子有些不寻常,一翻,终于看到了她的那一枚戒指,心下一喜,连忙从里面取出一颗夜明珠。

用夜明珠照明,这才看到那靠着她肩膀的男人早已经脸色苍白,嘴唇干裂,偏偏脸上还有一股不同寻常的燥热,额头上渗出着汗水,身上白色衣袍更是血迹斑斑,更骇人的是他的背后衣衫像是被沙石磨破,划出一道道口子,背后伤口血淋淋一片,甚至还有沙石卡在那皮肉之中,让她见了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见鬼的没事!”莫名的,怒火涌上心头,她咒骂一声,手上却利落的处理起他的伤口来。

她的空间戒指中有着她提炼出的药液以及丹药,还备了一些日常用到的东西,这些以防万一的东西,没想到在这一刻竟派上用场了。

有了夜明珠的照亮,她给他喂了药,施了针,给他包扎好手臂上的伤口,以及给那背部上药,她将轩辕睿泽半侧着身躺好,头枕在她的大腿处,给他披上衣袍,处理好一切她整个人累得不到,微喘着气靠坐在石壁边。

从空间中取出一瓶营养液喝下,缓解了身上的疲劳以及补充能量,这本是她在研究药物没空吃饭时准备的营养液,没想到现在倒派上用场了,眼下这样的状况,这营养液也给了她一个很好的启发,也许,可以再改进一下,将这营养液放到拍卖会去拍卖,定会掀起一股热潮。

拿出另一瓶营养液试着给他灌下,却见他紧抿着的唇根本不吞下那药液,眉头轻拧,清眸扫了那昏迷着的男人一眼,低喃:“便宜你了。”将那营养液喝进自己口中,再俯下身,吻上他的唇,将口中的药液渡入他的口中。

谁知,原本昏迷着的人竟无意识的吸吮着她口中的药液,舌尖与舌尖的交缠,让她心头一跳,脸上一热,迅速推开了他,看着那仍昏迷着的男人,她脸色微红,低声咒骂:“色胚!”

------题外话------

不小心吻上了。下面如何?下面如何?明天脱光他的衣服如何?嘿嘿嘿,我知道你们也想看的……欲知下回精彩,记得明天再来,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