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42 深夜到访

离开院子的关海几人回到东厢,一个个脸色都不好看,有的咽不下这口气,看了关海一眼,道:“那小子也太放肆了!不将我们放眼里也就算了,连我们医药公会也不放在眼里,如今玉娇在那屋里痛得死去活来,关兄,难道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不做?”

另一人也开口道:“那小子说是鬼医,可不就是一个毫无玄气的小子吗?就算他真的懂医术,难道还能翻了天不成?今日我们这样上门赔礼相求,他却还那样傲气,不给他个教训,这口气我难以下咽!既然他敬酒不吃,我们也该给他点颜色瞧瞧,否则,我们医药公会的颜面何存?”

“就是就是!”旁边的两人也附应着,一脸的愤怒难平。

只有关海,从回来后就一直跺着步在院中走着,沉思着。在这里的几人中,就数他的品阶最高,辈份也最大,在医药公会里面也极具威望的,他在医药方面的天赋很高,虽然心气也高,但却不自负,他敬重医药天赋比他好的人,碰上医药天赋高的人他也乐意虚心受教,也懂得权衡利弊,他没见过那鬼医出手,但却能在他的面前悄然无声的对玉娇下手,可见,此人绝不简单,他的医药天赋也定然在他之上,这样的人,不仅是他,就是医药公会也不应该去得罪。

“关兄,你到底在担心什么?那小子我就不信他真有什么本事,你堂堂七星大药师,以往也不曾如此束手束脚,怎么碰上一个黄毛小子倒是一再退让了?这可不像你以往的作风。”一名大药师憋不住气的说着,他们都在商量着怎么对付那小子了,就他不表态,看得他们心下都有些窝火,难道,他们堂堂大药师,还真怕了一个小子不成?

关海在思量着,想着如何让他出手医治玉娇,如何化解双方的矛盾,却听他们几人沉不气住的说出那样的话来,心头的怒火也涌了上来,脸色黑沉得难看,转过身看向他们,语气也带上了怒火:“我跟你们说的话都没一个人听进耳是不?都当他娘的我在放屁?动不动就教训教训,你们当真以为大药师就是天才第一了是不是?就你们这点本事说还入不了人家的眼,还敢在这说什么你们的脸面公会的脸面,有本事就去啊!死了倒是容易,别到时生不如死时后悔就好!”

几人被他这一通怒骂,一个个涨红了脸,却也是敢怒不敢言,谁让他们没有他的品阶,谁让他们实力不如他,地位不如他,好在这里也没别人,虽被骂得难堪,倒也没外人看到。

“那不能对他动手,那你说怎么办?”

关海压下怒火,扫了他们一眼,道:“你们去看着点玉娇,我去找城主,让他做个中间人,看能不能调解一下双方的误会。”说着,衣袖一拂,大步往外走去。

见他离开,其中一名大药师道:“这口气我是咽不下去的,那小子也是冲着药品会来的,明日的药品会,看我不借机出一出气!”

另外一人听到这话,连忙道:“你可别乱来,别到时弄得不可收拾就麻烦了。”

“放心,我有分寸的。”那大药师皱着眉说了一声,道:“我去看看玉娇。”

当夜色渐深,正是熟睡时分的午夜时刻,一抺身影无声无息的掠进顾七的房间,在外间榻上睡着的无痕在那抺身影潜入时警惕的睁开眼睛,就在他迅速起身之际,那抺身影已经如同魅魅般来到他的面前,一手点住了他的穴道,让他连出手甚至喊出声的机会都没有便昏死过去。

里间的床上,床帐之内是穿着里衣入睡的顾七,白天所戴的面具被她放在床头,漆黑的屋子,只有那依稀透过窗口斜射进来的月光微微照亮着地面,此时,她熟睡着,似乎浑然不知有人悄然无声来到她的屋中。

那抺身影缓步走近,一步步的来到里间,渐渐的靠近床边,黑暗中,他伸出手,手指碰到床帐正准备挑开之时,冷不防从床上传来的慵懒话语,让他的动作一顿。

“阁下深夜到访,看来,对我十分感兴趣啊!”

顾七慵懒的声音带着几分睡意,似乎早知道他会来一般,不紧不慢的起身,半靠在床上,就那样隔着床帐看着那抺站在床帐外面的身影。

“你知道我会来?”床帐外,轩辕睿泽伸回了手,也不急着挑开床帐,只是用着一双幽深的眼眸看着那抺模糊的身影。

“阁下喜欢在深夜潜入别人的房中?还是说,真的对我面具下的容颜十分感兴趣?”靠在床上的顾七微勾着唇,眯着眼看着外面那抺身影,低笑一声:“如果知道阁下如此在意我的容颜,白天时我定取下面具让你瞧上一瞧,免得你深夜扰人清梦,只是,怕阁下看过我的容颜后会辗转难眠,那可就麻烦了。”

轩辕睿泽站在原地,微拧起眉头,心下有些怀疑,这个人,真的会是那个女人?试问,哪个女人会在深夜突然见到一个男人而不惊慌?试问,哪个女人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如此云淡风轻的谈笑自如?

这时,窗口处吹来一阵夜风,轻轻的吹动着那白色的床帐,床帐轻拂而起,那慵懒靠坐在床头的那抺身影也在斜射进来的月光下让他看清了那容颜,只是,那容颜却与他预期想的不太一样。

半遮半掩的床帐之内,那人散懒的靠床而坐,披散而落的墨发黑如丝绸,微微敞开的衣襟露出了那如美玉一般的肌肤和性感的锁骨,慵懒中散发着一股邪魅的气息,只是,那张脸在这光线幽暗的房中显得尤如鬼魅,除了下巴之处完好的肌肤之外,那脸颊上竟是被火烧伤的旧伤疤,甚是骇人,着实是与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极不相符。

他拧着眉,眼底划过一抺暗光:他是因为容颜毁了,才戴着白玉面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