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32 怒极出手!

“公子,这不太好吧?再怎么说,以香囊相赠都不合礼数。”她面带为难之色,开口拒绝着。

红衣妖孽挑眉:“阿七也说这一路麻烦本座了,既然如此,岂能就这样离去?本座鲜少见着你这么有趣的人,阿七不给本座留个念想么?”

“公子与顾七萍水相逢,也许以后再也不会遇见,又何必要什么念想呢?再说,公子天人之姿,在下这小小香囊,真的送不出手,如果公子执意,倒不如待他日若有缘再见,在下再请公子喝杯水酒,以谢今日公子送在下一程。”

闻言,红衣妖孽眼中浮现了一丝兴味,半眯着的慵懒眼睛盯着顾七瞧着,而后低低一笑:“既然阿七都这么说了,那本座可就记下了,不过,为免阿七事后忘记,这香囊,本座便先代阿七收着。”说话的同时,只见他手一伸,一股暗力便将顾七腰间的香囊吸了过去,拿在手中把玩着,又凑到鼻间深深一闻。

“真香……”

顾七无语,看着他笑得不怀好意的邪肆神情,暗暗咬了咬牙,强忍了下来,扯出一抺僵硬的笑,道:“天色渐暗,在下就此别过,今日,就多谢公子了。”说着,不待他多说什么,便迅速下了马车。

马车里,红衣妖孽见顾七匆匆下车,不由的低笑出声,掀开帘子往外看去,只看到那抺纤瘦的身影往那清河镇而去,看着那抺纤瘦的身影,他眼底掠过一抺光芒,放下了帘子,把玩着手中的香囊,又再一次的勾起唇角:“走吧!”

进了清河镇,顾七以防万一的多转了两个圈,这才朝那最大的客栈而去,一路走着,一边猜测着那个红衣妖孽到底是什么人?他是不是看出了她是女儿身?要不然怎么拿了她的香囊?那人诡异而危险,如果可以,真希望不要再遇到他。

来到客栈,一进门就被小二迎上了二楼厢房,她随着小二来到厢房,进去只看到花千色一个人坐在桌边,她爹爹却不见人影,眉头一皱,问:“我爹呢?”

“你可算来了。”桌边的花千色喝着酒,抬眸看了她一眼,见她浑身上下半点伤也没有,诧异的轻挑起眉头,而后笑道:“不用紧张,你爹他毛病发作了,我只能把他打晕,呐,在里面睡着呢!”

闻言,她往面走去,挑开帘子,果然见她爹爹在床上睡着,她上前,给他把了下脉,心下在思忖着,怎么样才能治好她爹爹的疯病?

“七小姐,现在,你总该帮我把把脉了吧?”花千色也走了进来,他的目光只落在顾七的脸上,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如果有人可以治好他的伤,此人,非她莫属。

顾七瞥了他一眼,站起来,挑了下眉:“你看我现在穿的是女装?”

花千色一噎,上下扫了她一眼,一身月牙白衣袍,身板虽然纤瘦,但那眉宇间的英气,以及那双清幽而自信的眼眸,说她是男的,估计也没人会不相信吧!

“那,七公子?”他眉眼带笑的看着她。

顾七收回视线,迈步走出外面,来到桌边,倒了杯水酒喝,又拿起筷子吃着东西,饿了一整天,在那马车上也因有那妖孽在不敢放松,此时终于可以好好的喘口气了。

酒足饭饱之后,让小二把东西撤了下去,换上了热茶,她这才对那坐在一旁等着的花千色道:“把手伸出来。”

花千色看了她一眼,拉高衣袖,伸出了手,心底竟不知觉的有一丝的紧张。这伤,能否好?这伤能否治好,对他的影响极大,原本不抱期望是一回事,如今有了期待,心情自是紧张起来。

把脉时的顾七,神色中透着一股认真与专注,纤细修长的手指在花千色的脉博上探查着,好半响,这才收回了手。

“如何?”见她一收回手,花千色屏着呼吸带着一丝紧张的问着。

如今他的实力因这内伤的不愈,只剩下五成,五成的实力他尚能对付像轩辕鸿烈这样的人,可若是对上那些人,五成的实力根本不堪一击,他若想回去,若想拿回属于他的一切,他就必须恢复实力!

“你这伤少说也有五年时间了,非一朝一夕就可治愈,而且,我就算有办法治好,可这灵药也极为难寻。”

听到她的话,他心中升起了希望,当即道:“只要你能治好我的伤,需要什么灵药你尽管说,我一定想办法弄来。”

闻言,顾七轻笑一声,瞥了他一眼,道:“千年雪莲一株,千年份的金边灵芝一株,这两株千年份的灵药你若能找来,我再告诉你其他的灵药,若是无法找到这两种灵药,就是找到其他药材也没用。”她站起身,伸了伸腰,道:“今晚好好休息,明天起程去关东城。”往外走的脚步一顿,她回头,看向他道:“如果你想要我帮你治疗,那你就得听命于我十年,这是我向你收取的诊金,如果不同意,明天你可以自行离开。”

看着那抺往外走去的身影,花千色皱了皱眉,两株千年份的药材?这可不是容易就能得到的东西,就是在他们那个地方,这样的两味千年份的灵药也是极为珍贵,但,既然有希望,他断不能放弃,至于她所说的听命于她十年……泛着精光的眸光一闪,抿着唇,沉思着。

次日清晨,顾七打开房门正准备走出来,就见门外站着的花千色,她眼底掠过一抺笑意,问:“有事?”

“我想跟你谈谈。”花千色看着她,神色带着认真。

“进来吧!”她转身往里面走去,在桌边坐下。

花千色走了进去,顺带的关上门,来到桌边坐下后,看着她,道:“我可以答应听命于你十年,但我想问,药材的事,你有没什么办法?”

顾七挑了挑眉,笑道:“我想你搞错了,我要你听命于我十年,是为你治疗的诊金,你得自己寻找药材,如果想要我帮你解决药材的问题,那,你就得认我为主。”

听到这话,花千色脸色一变再变,不可思议的盯着她看着,活像是她说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忽的,扬头大笑起来,冷不防的出手袭向了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