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8 兵行险招!

听到身后那低沉而带着磁性的男子声音,顾七心头一提,拉着马绳的手一紧,暗暗的轻呼出一口气,脸上神情不变的回头看去。

身后三米之外靠边停着一辆豪华的马车,马车的车窗帘被一双修长的手挑起,露出里面的那个宛若天人般的男子,轩辕睿泽。

她清幽的眸光毫无预警的撞进了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瞳,两人的视线交汇在一起,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那样静静的凝视着。他的神情太过平静,他的眼神太过幽深,以至于,让她完全猜测不出,他此时是否发现了她就是他在找的那个女人?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此时的她若是被发现,可不一定能逃得掉,这些人一个个都精通玄气修为,她一个只懂医药的跟他们硬碰,那就是找死。

更何况,这个男人有多想将她抽筋剥皮她可是再清楚不过的。

“过来。”

低沉强硬的两个字,丝毫不给人反抗余地的从轩辕睿泽口中传出,他那幽深莫测的黑瞳还是紧盯着那马上的少年,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相似之处。

顾七挑了挑眉:“阁下是什么人?凭什么叫本公子过去?”

“大胆!见到洛王还不速速行礼!”边上的护卫冲着顾七厉喝着。

“哦?原来是洛王爷,失敬,失敬。”她一勾唇,抱拳朝他行了一礼,却依旧坐在马背上,不亢不卑,潇洒随意。

“过来!别让本王说第三次!”他依旧盯着马背上的少年,盯着那双清幽的眸子,心底隐隐有几分怀疑,然,当看到少年那带着英气的面容,却又不太肯定心中猜测。

一旁的白羽和流影都不太明白主子的用意,此时,两人一双眼睛都在那少年身上打转着,一再的打量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凝视着那男人幽深而泛着森寒气息的目光,她勾唇一笑:“既然洛王叫到,我自然不敢不从。”声音一落,翻身下马,身姿矫健而飘逸,十分的赏心悦目。

她迈着悠哉的脚步,来到马车旁,看着坐在马车里的男人:“不知洛王有何指教呢?”眸光一扫,居然瞥见这男人的另一只手中,正把玩着一颗带着流苏的珠子,而那珠子,正是她丢失的那一颗。

不动声色的敛下眼眸,心下盘算着应该如何脱身,又怎么样才能从他手中拿回这颗珠子?却冷不防的听到他的声音响起。

“你怎么没有喉结?”他半眯着眼睛,盯着她白皙纤细的脖子,眼中闪动着危险的光芒。

顾七一怔,继而玩味一笑:“我有没喉结关洛王您老人家什么事了?您不会想说我没有喉结就是女儿身吧?还是想说我是你们就在找的那画像上的女子?”瞥着他黑沉下来的俊脸,她莫名的心情十分的愉悦,唇角一勾,往马车边靠近了一步:“既然洛王怀疑我是女子,不如,就由洛王来验证一下?”

一旁的白羽微微别开了眼,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几下。老人家?他家主子风华绝代,如今也不过二十五岁的年龄,就算这小子也不过十五岁,可怎么也扯不上往他家主子身上安上老人家这三个字吧?

轩辕睿泽黑沉着脸,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少年,浑身的冰冷气息弥漫而出,沉声问:“如何验证?”这少年,有着与那女人有几分相似的背影,还有一双与她有几分相似的清眸,若他为女子,必定是那可恶的女人无疑!

“当街脱衣有辱斯文,找个女人来乱摸本公子,就是洛王不嫌麻烦,我也嫌脏,所以,最直接方便的方法就是,洛王自己来,就这里。”她唇角噙着一抺兴奋期待的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能让如此风华绝代俊美过人的洛王爷摸一回胸,我回去定三天不洗澡,好好回味一下,洛王,来吧!”说着,竟当真伸着手就抓住他的手往她的胸上按。

轩辕睿泽也没料到这少年竟然这般大胆,一不留神,他的手就被他伸进窗口来的双手抓住往他胸口按去,最可恨的是那少年的手指竟状似不经意般的在他的手背上划过,指尖的剌激让他猛然回过神来,瞬间抽回自己的手,眉头皱得几乎可以打结,原本就黑沉着的俊脸更是浮上了森寒之气,只听他冷声喝道:“滚!”而后,竟嫌恶的抽出自己的白手帕拭了拭手,活像碰了什么脏东西似的。

顾七一脸惋惜的叹了口气,道:“如此,那我就先走了,我相信,我们还会见面的。”话落,她利落的翻身上马,绳子一勒,扬鞭往城外而去,只留下一道灰尘飞漫着。

轩辕睿泽拭着手,一遍又一遍的拭着,突然间,动作一顿,看着自己的手,回想着刚才的一切,猛然回过神来,脸色骤然一变,抬起头,怒喝一声:“该死的女人!给本王追!”

那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的白羽和流影,听到他的话后,脸色也是一变,两人迅速翻身上马,带着人马不敢耽搁一分的追了出去。

马车里,轩辕睿泽黑沉着脸,浑身散发出来的森寒气息让人不敢靠近一分,他死死的盯着自己的手,就是这只手,刚才按在她的胸口上,可该死的他竟然没摸出什么来,让那诡计多端的女人就这样从他的面前大摇大摆的溜走!

那个女人!那个可恶的女人!他就不信,她有本事一次次的逃得无影无踪!

出了城,马跑了一段路后,顾七便翻身下马,让那马匹往一个方向跑去,自己则往清河镇的方向而去。以那男人的精明,她知道只能唬得住一时,待他反应过来,定会想明白又让她给耍了,这也是她很干脆的翻身上马离开的原因之一,原因之二,天知道她有多紧张?虽然胸早就用绑布绑平,可那男人是什么人?要是察觉出来一二,她哪里还有活路?

好在,最后她还是赌赢了,现在就是不用看,也可以想象那男人的脸到底有多黑。

想到这,她不禁愉悦的勾起唇角,哼着小曲,往清河镇而去……

------题外话------

以后每天更新,改在下午三点左右,如有变动,会另行通知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