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0 醒!谁救了他?

“小七!小七!快,你快带我去找小七!快带我去找小七!”他惊慌的喊叫着,拉着她的手大力的摇晃着。

“好,我带你去,就在那边,离这很近的。”顾风清挣开他的手,笑笑的指着前方,带着他往湖边走去。

另一边,扶着轩辕睿泽的顾七隐隐像是听到她疯子爹爹在喊她,微皱着眉头,停下脚步四处看着:“应该不会是他吧?他应该在睡觉,不可能跟着出来吧!”她喃喃的低语着,瞥了身边昏迷着的男人一眼,再度带着他往前走着,因为她走的是较为偏僻的小道,再加上夜已深,周围也不见一个人影,可就是因为这份寂静,她更能隐约的听到有人在喊她。

“小七……小七……”

“疯子爹爹?真的是疯子爹爹?”她顿下脚步,这一回,听得更清楚了,似乎,就在离这不远的地方,她将身边的男人放在巷子的角落,走出外面四处寻找,当看到那隔着几十米外的熟悉身影朝那在月色下泛着波光的湖奔去时,她心下一惊,同时也看到那紧跟在后面的那抺白色的身影,顾风清!

清幽的眸光一冷,她回头看了那巷子里的男人一眼,不再停留,迅速的往湖边跑去。该死的顾风清,到底想做什么!

“小七!小七!小七你在哪里?小七?小七你不要吓爹爹,小七……”往湖中跑去的顾浩天声音哽咽,双手胡乱的在水中打捞着,脚下被湖中的水草绊倒,整个人扑通一声栽进湖中。

看到顾浩天整个人栽进湖水中扑腾着,站在岸边的顾风清唇角勾起一抺冷笑,脚下步伐微动,正打算离开之时,就听身后传来顾七焦急的唤声。

“爹爹!”

看到她的疯子爹爹在湖水中扑腾着,而那顾风清则站在一边看着,她怒火中烧,快步的跑向湖边,在经过顾风清身边时,她正好转过身来,一看到她那张脸,她一扬手就朝她脸上掴去。

“啪!”

“如果我爹爹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顾风清被这一巴掌打懵了,一手抚着火辣辣的脸颊,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从她身边跑过的身影,耳边,似乎还回荡着顾七那冰冷而泛着杀气的声音。

顾七打她?顾七竟然敢打她!

回过神来,她气得浑身直颤抖,她长这么大,谁动过她一根手指头了?顾七!这个废物竟然敢打她!

“爹爹!”顾七快步跑入水中,见她的疯子爹爹因为扑腾已经到了湖中央,整个身子也渐渐的沉下去,她一急,整个人猛的往前一扑,钻入水中,朝湖中游去,从后面环住他的脖子,将他往岸边带。

“咳咳,小七,小七……”

顾七将他拖到岸上,放在草地上,双手在他的胸口处压下,一边应着他:“爹爹,我在这里,我没事,不用担心。”

“咳咳!”

顾浩天听到她的声音,终于放下心来,嘴里也咳出了水,悠悠转醒:“小七?小七你不要跳湖,爹爹就剩下你一个了,你不要丢下爹爹,小七,小七……”

闻言,顾七冷冷的朝那一边的顾风清扫了一眼,这才轻声安抚着她爹爹:“不会的,小七不会丢下爹爹的。”顾风清,今晚这帐,她记下了!

原本打算上前的顾风清被她那一记冷冷的眼刀扫来,竟是整个人浑身窜起一阵直达心底的寒气,迈出的脚步也顿住了,身体一瞬间有了那么一刻的冰冷,那份冰冷与寒意,让她的脚步无法迈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父女两相扶着离开。

抚着还火辣辣的脸颊,她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指甲深深的剌入掌心之中,咬着牙,目光愤恨:“我就再留你多活一天!明天过后,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当顾七扶着顾浩天回去之时,再度往那小道走过,当目光扫向那巷子处时,却见那被她放在那里的男人不见了,眉头微拧了一下,不动声色的继续走着,从后门回到她的小院落。

身上衣裙沾着水滴落一地,身体没有玄力护体,手脚已经被冻得冰凉,当夜风拂过之时,更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爹爹,你快回去换下身上的湿衣服,免得着凉了。”她将她的疯子爹爹送回屋子,让他先换下身上的湿衣服。

顾浩天跑进屋里,将床上的被子抱出就要往顾七身上裹:“小七包着,包着就不冷了。”

顾七拦住:“爹爹,我回屋里换掉身上的湿衣,这被子你晚上还要盖的,不要弄湿了,你快进去,我也回屋去。”她将他推进屋子,将被子再度放回床上,这才往外走,帮他关上了门。

回屋换下身上的湿衣,她在想着那个被她放在巷子里的男人,是自己醒了走了?还是被人救走了?自己醒?以他目前身体的状况来看应该不太可能,那就是被人救走了?会是什么人救了他?

次日清晨,今天是顾家子弟三年一回的医药考核,同时,今天的顾七也必须得去参加。

穿上朴素的衣裙,浑身上下也只有墨发上那一根毫不起眼的钗子,当她的手下意识的抚向腰间时,突然一怔:“咦?那颗珠子呢?”她低头看向腰间,原本那里有一颗由绳子编织而成系着的珠子,如今,这颗珠子却不见了。

“难道是昨晚掉了?”她喃喃的低语着,微皱了下眉,因为她记得她爹爹清醒时曾让她保管好那颗珠子,现在却不知被她掉到哪里去了,这可怎么办好?

“小七,爹陪你一起去考核。”清醒着的顾浩天来到她的身边,看了看天色,道:“时候不早了,走吧!免得去晚了那些人又要找麻烦。”

“嗯。”她点了下头,心下想着,找个时间跟他说一下那珠子不知被她掉哪去了。

另一边,厢房中,床上睡着的轩辕睿泽眉头微微拧起,只感觉头疼得厉害,猛然间,似乎想起什么,骤然间睁开眼睛……

------题外话------

呵呵,这里是不是又卡了?猜猜是谁救了他?猜中我有奖哟,哎,不过,我估计你们是猜不中的。这币可不好拿。嘿,我怎么感觉我邪恶了呢。这不是耍你们玩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