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9 试探,跳湖?

君千殇依旧是那一袭简单潇洒的青衣,墨发高束,衣袍随风轻轻摆动,他一手收于腹部,一手负于身后,踏着稳健的步伐走了出来,在他的身后,跟着的则是那一身黑衣的木蓝。

“端王爷,这是怎么了?”君千殇诧异的看着眼前这剑拔弩张的气氛,走上前来,扫了流影和白羽一眼,皱着眉头不悦的道:“你家主子在里面休养,你们在这里吵闹成何体统!”

流影和白羽抿着唇,沉默着垂下了眼眸。

轩辕鸿烈眼底划过一抺暗光,看着面前的君千殇,忽的露出一抺笑:“原来是君公子在里面,不知,睿泽的身体可好些了?”

“洛王的身体虚弱向来不是秘密,如今更是命悬一线奄奄一息,千殇这几日守在这里,就怕他出什么意外。”他微微笑着,笑容得体中却又带着疏离。

“哦?既然这样,那本王更应该进去看看他。”说着,迈着步伐就要往前走去,然,却被挡住。

君千殇伸出一手挡住了他,淡淡的笑道:“端王爷有心了,只是,洛王现在的身体不适合见客,如今他服了药才歇下,端王爷若想见他,还是过几日等他的身体好转一些再来吧!”

闻言,轩辕鸿烈神情莫测的看着面前的君千殇,半响也没有说话,而是负着手,笑了笑:“既然君公子都这么说了,那本王便不进去了,就有劳君公子代为问候一声,就说本王十分担心他的身体,让他好好的养着。”

“一定。”君千殇微点了下头。

“那本王就先回去了,等过段时间再来探望。”他说着,朝那紧闭着的房间看了一眼,唇角勾起一抺让人猜测不透的笑意,衣袍一拂,这才转身离开。

“流影,你怎么样?”白羽担忧的看向一身黑衣冷着一张脸的流影:“我房里还有一瓶疗伤的灵液,等会你拿去服下。”

“我没事,我出去找主子。”流影冷着声音说着,迈步就要往外走去,只是,嘴角却再度溢出了一丝鲜血,整个人的脸色也越发的显得苍白。

一旁的君千殇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看向轩辕鸿烈离开的方向,而后,对流影道:“你被玄气震伤,今天就先好好调养一下,免得还没找到你家主子,自己就昏倒在外面。”

“我没事,只是小伤。”流影拭去嘴角的血迹,冷声说着,迈着脚步就往外走:“主子在外面多一刻,就多一分危险,我一定要找到他!”

见此,他无奈的一叹:“木蓝,去把那瓶灵露拿来。”

“是。”站在他身后的木蓝应了一声,迅速往房中而去,将药箱中的一瓶灵露拿出,来到外面,双手奉上:“公子,灵露。”而后,看了那流影一眼,那一眼,似乎尽是不满。

接过那瓶灵露,流影抱拳向他行了一礼:“多谢。”

君千殇微点了下头,示意道:“去吧!小心一点,端王已经起疑了,他势必会派人去找你家主子,若是让他先找到,后果不堪设想。”

“嗯。”流影应了一声,喝下灵露,大步的往外走去。

轩辕鸿烈那里,确实回去后便派了人手去寻找轩辕睿泽的下落,甚至下达了杀令,一经发现在外,当场就将他杀了。今日本只去试探,他们的态度让他知道,轩辕睿泽必定不在府中,若不然,他们也不会一再阻拦,无论他是不是他在找的那个人,既然病弱时落单在外,就别怪他再送他一程!

夜色下,另一边,顾七的破旧小院落中,此时的她正在帮着床上的轩辕睿泽下着最后一次针疗,他的身体之所以虚弱以至奄奄一息,是因为除了重伤反噬气息逆行之外,还有一种隐性的毒深藏在他的体内,也许他以往是用玄力压制住,但那一回的纵欲却引发了毒性的窜起,那一次她给他把过脉,只是诧异他的脉博如此奇怪,当时甚至没有脉出他的身体里有隐藏毒性的存在,若不是他这回又碰见她,估计这会可以去见阎王了。

每一次的针疗都要一个多时辰,而在第三回针疗之后,每一次针疗他身上都会有一层黑色恶臭的液体从毛孔渗出,那些黑色的恶心臭液体就充潜伏在他身体里的病因,也是隐藏性的毒液,知道他是皇子,也可以想象得到他所处的处境是有多复杂,会弄成这样也不奇怪,要不然,那一回也不会倒霉的被她遇上了。

这是最后一次针疗,他体内的毒液也已经排除干净,身上只渗出了汗水,不再有那些恶毒的液体,收好银针后,她帮他拢好衣服,坐在床边盯着床上昏迷着的他有些出神。

如果那一天遇到的人不是他,她是不是也会随便找个人当解毒?

想到这一点,她的目光落在他那俊美如同天人的容颜上,勾唇自嘲的笑了笑,也许初见他时他就入了她的眼,不为别的,就为这副赏心悦目的皮囊。

食色性也,此言,当真不假。

夜色渐深,她带上他,悄悄的从后门出去,打算甩掉这个麻烦,将他送回洛王府,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半夜恢复清醒过来的顾浩天本打算在院子走走,却看见她似乎扶着什么人出了门,心下疑惑,担心她出了什么事,便悄悄跟在她的身后,只是,他似乎高估了自己,跟没多久,他的头就一阵剧痛,整个人蹲了下来,抱着头压抑的痛哼着,好半响后,待再度站起来时,他又变成了那个疯疯颠颠的疯子爹爹。

“小七?小七呢?小七?”他知道自己是跟着他女儿出来的,此时不见了她,边跑边喊急得团团转。

“三叔?”今晚端王约她去游湖,到此时才回来的顾风清看着那疯疯颠颠的顾浩天,有些诧异,笑着走上前去:“三叔,你怎么在这?”

“小七……小七呢?你有没看见我的小七?有没看见我的小七?”

听到这话,她美目一动,心念一转,喃喃的道:“小七?小七不在院里?我刚从湖边回来,看见有一个身影往湖边去了,该不会是小七吧?”忽的又惊呼出声:“糟了!会不会是小七害怕明天的考核,一时想不开去跳湖?”

------题外话------

美人们,你们的花花钻钻以及打赏,我都看到了,一一道谢谢不过来,礼物虽轻,心意却重,其实我想说,把币留着吧,等着以后我上架了,来给我订阅正版支持我便可了,不知道有多少老读者来到我新文这里,但我从冒泡的读者中看到不少熟悉的会员名,有的跟着我的文,跟着我,已经不下三本,不低三年了,很感谢你们一直都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