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7 打晕拖走

“咳咳!”

脖子被他用力的掐住,整个人顿时感觉呼吸困难,再加上他整个人的重力压在她的身上,一时间,让她连喘气都觉得困难,看到身上这男人拼着奄奄一息的身体也想掐死她,就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这男人,也太狠了。

脚往上一弯曲,狠狠的一踢,将他踢飞出去,她迅速站起来,轻拍了下胸口,揉了揉被掐疼的脖子,见那男人还想站起来,她当即大步上前,一记手刀重重劈向他的脖子。

“女、人!”愤怒的轩辕睿泽厉目直视着她,只可惜,他的身体终将是支撑不住,在那记手刀劈落之后也随着昏了过去。

她用脚踢了踢他,确定他真的昏迷之后,这才蹲下身,再度搭上他的手脉,再一次探查到他的脉博时,眉心再度皱起,清幽的目光落在面前这昏迷着的男人那苍白无血色的脸上,似乎在考虑着什么,半响后,这才一叹:“这一次,就算我还给你的吧!”

另一边,白羽和流影急疯了,也找疯了,他们的主子不见了!派出去的人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看到他们主子的身影,心下又是担心他的身体,又担心他在这么虚弱的时候遇害,此时,深深的自责逼得他们几欲抓狂,要不是他们保护不力,主子也不会不见,都怪他们,都怪他们,如果主子出了什么意外,他们就是死一百次也无法谢罪!

此时,夜已经很深,白羽和流影两人回到洛王府,想看看主子会不会自己回来了?可当回到洛王府的大门前时,就见一身青衣的君千殇站在那里,身边还跟着那个叫木蓝的男子,看到他们两人站在门前,心下不由一沉。

“君公子,我们主子回来没有?”白羽快步上前,急急的问着,语气中有着掩不住的担忧,目光希翼的看着他,希望能从他的口中听到让他们放心的消息。

听到这话,君千殇眉头一皱:“我正想问你们,我好不容易才让他醒过来,你们怎么就让他出门了?难道你们不知道他现在随时都会没命?还有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人是你们带出去的,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

“我再去找!”流影双手紧紧的拧成拳头,低声说了一句,转身就往夜色中而去。

见此,君千殇也知事情严重了,拧着眉头当即问道:“怎么回事?”

“我们主子不见了。”白羽艰难的说出这句话,心中满满的是自责。因为主子势必要揪出那个女人来,醒来后就说要亲自去那天的地方再找找线索,可没想到半路上就出事了。

“不见了?”这回,就是君千殇也不禁愕然:“一个大活人不见了?”

“路上主子被一个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女人劫持了,她让我们退开,不然就对主子不利,主子在她手里我们不得不从,可后来,就找不到主子了。”

“那赶紧派人出去找啊!我家公子不是说你家主子快死了么?现在这样更危险,一个不小心指不定死在外面怎么办?”木蓝嘴快的说出一串话,可当看到他家公子扫来的目光时,连忙捂住了嘴往后一退。

见白羽也怒瞪着木蓝,君千殇这才道:“木蓝没有恶意的,你不要见怪,眼下最要紧的是找到他,否则,我担心他的身体会支撑不住。”

“我何尝不知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先找到主子?只是,主子失踪这消息一定不能让人知道,否则势必会有人暗中追杀,到时主子就更危险了,现在在外面找的都是府中的暗卫,也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眼下,只能祈盼我们能尽快找到主子。”白羽说着,想了想又道:“君公子,在主子没回来之前,只怕,还要麻烦到你了。”

君千殇看了他一眼,点了下头:“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的。”

在洛王府的人暗中四处寻找轩辕睿泽的时候,在顾家最偏僻的那处破落的小院中,顾七的房里,昏迷着的轩辕睿泽赤着上身躺在床上,他的身上此时插着数根银针,坐在旁边的顾七用着手指轻轻的转动着银针剌向他的头顶穴位,因为太过专注,她的额间渗出了汗水,滴落在他*着的胸前,与他的汗水混在一起,顺着腹部的曲线,滑落身侧。

约莫一个多时辰后,她才将那些银针拔了出来,点了他的昏穴,收拾好银针后,给他套上衣服,再取出其中的一枚九转金丹,掐碎外面的那一层焟,取出里面的那一颗丹药,和着水喂着他服下。

忙完了这边,她还去看了一下她的疯子爹爹,今天早晨出门时她点了他的穴道,让他一直昏睡着,直到晚上回来后她才拿了些吃的给他吃,见他睡着了,便也没再进去,转身回了房。

看着被占了的床,看着床上的那个俊美却又奄奄一息的男人,她眸光微动,移步走上前去,将他往里面推去,自己则合衣在床的外面躺下。

她不是拘束之人,也不会委屈自己睡地下,这里只有一张床,也只有那一床被子,这个男人于她是陌生的,却又与她有着那一次露水情缘,如今再同床共枕,又有何妨?

因她小院多了个人,还是个危险的人物,天一亮,她就起床了,掀开床上男人的衣服后,再度给他施针,这一整个施针的过程需要一个多时辰才能拔出银针,然而,还没等她拔出银针,外面就传来了她疯子爹爹乐呵呵的声音。

“小七,小七,我们走,我们去后山装水珠,爹爹把东西都带上了。”

房门被推开的那一瞬间,顾七微打开一条缝走了出来,看着胸前挂着两个葫芦瓶的疯子爹爹,她露出一抺笑容:“爹爹,今天休息,我们不去。”说着,迈步走了出来,顺手关上了门,然而就在这时,外面也走进来一个身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