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5 再度扑倒!

“关兄?你怎么了?”于管事虽也闻到药香味,却反应不大,当看到他喃喃的说着话后,竟猛的站起来打算往炼药房走去时,一惊,连忙拦住了他。

“关兄?此时不可去打扰那位尊上,否则他一分心,那些珍贵的灵药必定作废!”他正色的说着,看着他失神的神情,微皱了下眉,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让他如此失态。

被他一拦,关海缓过神来,目光却亮得惊人,神情激动万分,他一手紧紧的握住于管事的肩膀,激动的道:“你闻到了吗?你闻到了吗?这股药香,这股药香……他到底在炼制什么样的灵丸?怎么能提炼出这样浓郁的药味来?他是九星大药师?还是、还是已经是丹师?”

听到这话,于管事也是一怔,愕然的道:“丹师?云天国的医药公会也没有丹师坐镇,丹师那样高的级别,也只有公会总部那里才有,这里怎么可能会有丹师出现?关兄,你莫要说笑了。”

然而,关海没再跟他多说,只是不时的来回走着,提着心,屏着气,不时的朝那紧闭着的炼药房看去,只等那房门打开,他马上就上前去看个究竟。

此时炼药房中,那一旁的桌面上,心胆草被摘去了草心,苦心莲被摘去了花瓣,乌葛草去茎留叶,益气草取根须,太白花取花,除了这几味必不可少的灵药之外,桌上还有一些她自己带来的几味灵药,以及一瓶露水。

药炉之下,熊熊火焰在燃烧着,她一边注意着火候,一边注意着炉中熬成提炼出来的药物精华,她不太清楚这里炼制丹药的步骤,所用的都是她上一世所会的手法,炼丹,最主要的有:飞、升、抽、伏、点、关、养、煮、炼、锻、研、封,等等数十种方法,不得不说,想要炼制出丹药来,所消耗的时间与精力都不少。

她在里面忙碌着,每一个步骤都打起十二分精神,每一个手法也熟练非常,因为这些灵药只有一份,容不得她失败再来。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正午的太阳斜斜西落,没人去打扰炼药房中的人,而在外面十米之外等着的关海和于管事,也一步都没走开,眼见将近傍晚,这一整天的时间就要过去,他们两人也越发的心焦。

“关兄,你说他这会是炼制什么样的灵丸?怎么用这么久?”于管事开口问着,心下也十分诧异,别人炼制灵丸似乎也用不了这么久的时间吧?他到底在那里面弄什么来着?

负着手来回走着的关海瞥了他一眼,闲闲的道:“你在这,我也在这,我怎么知道?”

被这话一呛,于管事半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涨红着脸,轻咳一声,别开了眼。

炼药房中,顾七正在进行最后的步骤:凝丹封蜡!她眼下所接触这个大陆的医药知识太少,并不知他们是如何做的,因此,丹药的保存,她采用最原始的方法,凝制成丹之后用蜡将之封存起来,一来,丹药的药效不会流失,二来也有利于保存,而她这忙碌了一整天的时间,一重重的步骤下来,所炼制出来的丹药也只有两枚,可以说是少得可怜。

看着手中这两颗用蜡封好的丹药,她轻呼出一口气,这两颗丹药为九转金丹,在炼制过程中有九个转折步骤,故此而命名,只要那人还没断气,一枚丹药便可让他恢复过来,因此,珍贵非常。

重新戴上黑纱帽,披上黑斗蓬,将两枚丹药收好,这才打开炼药房的门,迈步走了出来。让她没想到的是,一打开门,就见一抺身影如风一般的朝她奔了过来。

“尊上,可炼成了?关某能否问问,尊上炼制的是什么样的灵药?”关海压下心头的紧张与期待,其实他更想直接问,他是不是炼制出灵丹来了?是什么样的灵丹?可否拿出来给他们看看?

“炼制出什么样的灵药,又与你们何干?”

苍老沙哑的声音带着不悦,却也让人不敢发作,因为他的脾气越不好,就越证明了他的本事不低,他的神秘,也更让他们心头一阵挠痒,想知却又不得而知,十分的难受,却又无可奈何。

想关海堂堂一名七星大药师,平时也只有他摆脸色给人看的时候,何曾有过看人脸色的?可眼前这人,偏偏让他无法发作,单凭那股浓郁的药香味,他就可以肯定此人的医药星阶定远远在他之上,就算他想呛回去,他也不敢。

“呵呵,尊上莫怪,我们并无冒犯之意,只是好奇,好奇。”一旁的于管事连忙笑着赔不是。

“这是给你的东西,也算占用了你们炼药房这么久的报酬。”她抛出一个小药包给他,而后迈步就往外走去。

见他迈步离开,关海三步当两步走,快步的进了那间炼药房,仔细的看了看那上面残存的一些药材,当看到那珍贵的太白花整株几乎完好,只是,那朵花被摘去了,不禁一怔,太白花,一整株都有珍贵的药用价值,可他怎么只取其花而弃其他?他到底炼制的是什么灵药?

看着桌上面的那些残存的药材,心中越发的想要知道,他到底炼制的是什么样的药材,几乎是想也不想的便转身,对着那拿着小药包发呆的于管事喝道:“快!派人暗中跟着他!务必弄清楚他到底是什么人!”

顾七虽然没有玄力气息,但天生的敏感与直觉让她知道,她被人盯上了,不用猜也知道定是那拍卖会的人,当下,她迅速的窜进一个拐弯处,借力跃进一间民宅,脱掉身上的黑色斗蓬和黑纱帽,露出里面朴素的衣裙,从衣袖中取出药散服下,放下挽起的墨发,走出民宅,往另一边走去,过了两条街,她以为安全之时,眼角却瞥见两抺身影在四处张望着,正往这边而来,眉心一拧,拐过街巷,见一辆马车从面前经过,几乎是想也不想的便窜了进去。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一窜进来,竟是扑到马车里面那人的身上,一股有些熟悉,也有些陌生的气息窜入鼻息,心一惊,还不及细想,就听外面有人喝道:“什么人!”

她想跑,却被马车里的男人扣住了手腕,当即低喝一声:“放手!”却不想,她本能的一声低喝,让那男人骤然睁开了眼睛!

------题外话------

哎呀呀,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这人是谁吧?哈哈,再度对上了,这回小七麻烦了,会怎么样?静待下回分解!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