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0 公子千殇

转过身,就见自家公子从怀里取出一个精致的药瓶递给他:“把这伤药给那少女。”

木蓝愕然的瞪大眼睛:“公子,这乌金散这么珍贵,怎么可以给那两人。”他没有接,因为他知道这瓶药价值连城,如今却要送给那对父女?他是打心里一百个不舍。

青衣男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你是公子还是我是公子?”

木蓝一哽,半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好应了声是,接过那瓶药后往楼下而去。到了楼下,看着那漫骂的众人,再加上他心里憋着气,当下便大声的一喝:“都给我住手!”一股肉眼可见的玄力气息伴随着他的大喝声传出,震得众人心头一惊,纷纷停下了手,回头望去。

周围的人退开,扁担也没再拍打在身上,顾七看着紧抱着孩子的顾浩天,这才轻声开口:“爹爹,把孩子给我。”

“不要,小七是我的,她是我女儿,是我女儿。”顾浩天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孩子,虽然刚才被打,但他将孩子护得很好,只是孩子受了点惊吓,此时仍在哭泣着。

听到这话,她的心紧了紧,看着面前神志不清的父亲,看着他明明神志不清,却用着那慈爱柔和的目光看着怀中孩子的他,她放轻了声音,露出了笑容:“爹爹,您看,我才是小七,你忘了吗?我才是小七啊!”

顾浩天听到她的话后,抬头看着她,目光专注,好半响,迷茫的目光中终于出现了一道亮光,惊喜的唤了一声:“小七!小七你去哪了?爹爹到处找你,你不能跟坏人出去,会不见的。”

顾七趁机抱过他怀中的孩子,对他道:“我知道,爹爹,您等一下,我带您回家。”她将孩子抱还给那妇人,目光看向那名刚才喊住手的男子:“多谢。”

木蓝轻哼一声,走上前几步,抬头往酒楼的二楼看了一眼,将手中的药递给她:“拿着,我家公子给你的。”也不管她接不接,直接就将那瓶药塞进她的手里,转身便离开。

顾七眸光一动,抬头往上一看,一旁酒楼二楼处,坐着一名执酒独饮的青衣男子,举止间散发着几分洒脱与随意,玉冠束发,半张侧脸俊逸,气质更是出众,许是察觉到她的目光,他转过脸来,楼上楼下,四目遥遥相对。

“小七,小七我们回家,回家……”顾浩天拉着她,喃喃的说着,目光专注的落在她的脸上,像是怕一眨眼她又会不见一般。

顾七收回目光,看向他,微微一笑:“好,我们回家。”双手扶着他,这才往顾家走去。

酒楼的二楼处,青衣男子看着她唇边的那抺笑,眸光微闪了一下,而后也别开了目光,继续喝着酒,直到,木蓝上楼来。

“公子,我们又不认识那两人,那乌金散那么珍贵,你还真舍得给。”酸溜溜的语气仍是带着不舍,他也只敢这样说说,却不敢对他家公子不满。

青衣男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而后放下酒杯站了起来:“结账,去洛王府。”

一听这话,他连忙应了声是,从腰间拿出碎银子放在桌上,而后迅速跟上他家公子。

“公子,洛王府中不是有那个叫白羽的家伙吗?他的医术虽比不上公子,但也不差啊!怎么这回会这么急请公子过来?该不会洛王的病又重了吧?”

青衣男子脚步一顿,斜睨了他一眼:“木蓝,祸从口出,你成天管不住自己的嘴,为免你将来因此而丢了性命,不如回头我给你配副药?”

木蓝闻言嘴角一抽,讪讪的笑道:“不用麻烦公子了,木蓝这就闭嘴,以后也少说话。”说着,将唇抿得紧紧的,不再开口,唯恐他什么时候给他弄些说不出话来的药,那就糟了。

洛王府

轩辕睿泽自回到王府后,便陷入昏迷,情况一度的不乐观,昨天夜里连夜让顾家医术最好的顾老爷子和顾家主过来看,只是就是他们也束手无策,宫中御医守了一夜,也是一个个摇头叹息,最后,还是白羽连夜命人去请大药师的弟子君千殇,只是,从昨天等到现在,也不见人来,看到他们主子气息越发的弱,他们更是心焦如火,坐立不安。

“我去外面等。”在屋中来回走着的白羽终是等不下去了,眼见这都过了正午也不见君千殇的身影,他当即便往外面走去,打算去王府的大门口等着。

看着白羽往外走去,守在床边那如冰块一般的黑衣男子沉着一张煞气腾腾的脸,他抿着唇,看着昏迷的主子,心中杀意更甚。那个可恶的女人,他一定要替主子找出来!将她碎尸万段!

白羽在王府大门处来回的走着,不时的抬头看着前方,那紧锁着的眉心泄露了他的不安与心焦,当看到那抺青色的身影映入眼底时,他神色一喜,连忙快步迎上前去。

“君公子,你可来了!快快快,随我去看看我家主子。”

看到白羽亲自在这外面等,君千殇挑了下眉头:“怎么回事?他的病情不是控制住了吗?看你这模样,莫不是又严重了?”他曾给轩辕睿泽号过脉,对他的身体也清楚几分,本想应该没什么大事的,不过看白羽这模样,定是又出了什么意外。

“我家主子昨日出了些意外,如今正昏迷着,气息越发的弱了,宫里宫外的医者都请了,就是没一个有办法,君公子,你快随我去瞧瞧。”说着,连忙在前面为他引路。

见状,君千殇跟了进去,穿过倘大的王府,来到主屋,看到那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轩辕睿泽时,他不由的一皱眉,因为他感觉到他呼吸的细弱,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断气一般。

来到床边,指尖搭上了他的手脉,当探查到他的脉博时,一张俊逸清朗的俊脸不禁浮上了愕然与怪异,他看了那昏迷着的轩辕睿泽一眼,继而斜瞥向那一旁的白羽,语气深沉的道:“白羽,你怎么能让你家主子纵欲过度?你难道不知道力不从心是要没命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