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4 非完璧之身

“误会?”顾成刚握着鞭子的手气得颤抖,指着地上的顾风语对身边的妻子道:“昨夜我与父亲去洛王府时还去药库拿药了,今晨回来去了药库,那里面上好的药液和灵露以及灵散几乎都被人搬空,就连我藏在暗格的灵丸居然也被偷了,我命人在药库仔细寻找线索,最后发现有些洒落地上的药散,零零散散洒了一地,顺着那些药散找去,在她院外墙角处找到一个空了的药瓶子。”说着,怒视着顾风语:“我让人将你的院子翻了个遍,在你房底下和院外墙角边的地下找到了不见的药物,说我冤枉你?你不将凝肤玉露和宁神散还有九转灵丸交出来,我还要打死你!”

趴在地上的顾风语听到那话后,眼睛不可置信的睁大着,嘴唇颤抖,连话都说不出来。在她院中找到那些被盗的药物?怎么可能!

“不!我没偷!父亲,我真的没偷,你一定要相信我……”

“不是你?不是你东西怎么会在你的院子找到?说!那剩下的几样珍贵的药物,是不是被你那同伙拿去了?那人到底是谁!你若不说出来,我剥了你的皮!”愤怒的顾成刚厉声喝着,手中的鞭子再度的抽下。

“咻!”

“啊……我没有,我没有……父亲,一定是有人害我,一定是有人想害我……”

一旁的顾夫人听到那话后,脸色凝重。灵丸,那可是顾家极为珍贵的药物,还有那凝肤玉露和宁神散,随便一瓶拿出去外面都会被抢破头,尤其是那灵丸,现在竟然是这些珍贵的东西被盗,这……

“有人想害你?就凭你小小一个庶女,谁会费这个心去害你!到了这时还满口胡言不知悔改!看我不打死你这逆女!”盛怒的顾成刚再度甩出鞭子,狠狠的抽打着。

“嘶!啊!不要……不要打我……父亲不要打我……不是我……呜呜……”

看着地上遍体鳞伤的顾风语,顾夫人皱了皱眉头,移开了眼,不经意间瞥到了站在一旁垂低着头不知在想着什么的顾七时,目光深了几分,不待她深究她今日的不同,就听身后传来了一道温柔的声音。

“爹,娘。”

那温柔的声音令院中的众人都转身看去,也令那原本敛着眼眸的顾风华抬眸望了过去。

院子的门外站着一男一女两人。女子身着白色衣裙,约莫二十岁上下,绝美而出众的容颜上带着一抺温柔随和的笑容,纤细的腰肢被那白色的腰带勒得不堪一握,白色轻纱飘逸出尘,如同仙子一般,很是让人惊艳。

这女子,就是顾家大小姐,顾风清。顾风清,顾家新一辈女子中最为出色的玄力和医术的新锐子弟,可说是一位备受注目又被寄予期望的子弟,在她身上的光环有很多,皇城第一美人之称,善水仙子之称,还有武玄天才之称,光芒犹如明月,女子之中,无人可及。

站在女子身边,负手而立的那名紫袍男子容颜出色,如刀削的容颜和他那眉眼间的冷冽傲然,让他看起来有着几分铁血硬汉的气质,腰间四指宽的玉带缠身,腰侧佩带着一块古玉,流苏垂落,这一身的装扮,再配上他那一身令人无法忽视的气势,除了当朝二皇子轩辕鸿烈又能有谁?

而这轩辕鸿烈还是这云天国的战神王爷,封号为端,称为端王,手掌云天国的兵符,权力滔天,这样的一个天之骄子,还是她这个闻名京都废物顾七的所谓未婚夫。

许是察觉她的目光,轩辕鸿烈冷然的目光朝她扫了过来,一眼之后,又漠然的移开。那目光淡漠而无波,仿佛她渺小得根本不配入他的眼一般。

就在轩辕鸿烈移开目光的同时,顾风华唇角微微勾起一抺小得无法察觉的弧度,收回打量的目光。

“拜见端王爷。”顾成刚迅速丢掉手中的鞭子,与他夫人一同上前行礼,而后,略带责备的对顾风清说:“清儿怎么能把王爷请到这小院来,还不速速请王爷去前厅稍坐。”

顾风清还没应声,地上的顾风语就飞扑上来,抱住了她的腿哭喊着:“大姐,大姐救我,我没偷府里的药,我真的没偷府里的药啊!”

洁白的裙摆被她这一抱给,染上了污渍,顾风清眉头也没皱一下,反而是看向了她父亲,微顿了一下,轻声问:“爹爹,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以三妹的性子,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的。”

听到这话,顾风语感激涕零的看着她,一个劲的点着头:“一定是有人害我,一定是有人害我的,我怎么可能偷了家里的药藏在我院中,一定是有人害我的……”

“顾府药库遭盗?而这盗者是三小姐?”一直没开口的轩辕鸿烈眼底划过一抺暗光,扫了地上的顾风语一眼。

听到他开口,顾成刚这才将事情简单的跟他说了一下,原本是盛怒之下没有细思,此时渐渐冷静下来,怒火也压下,倒也觉得有几分诡异之处。

“若药物真在三妹的院中找出,这栽赃嫁祸的可能性要比较大,府中的药库价值千金之物不少,那人却并没有将盗出的药全部带走,显然是针对三妹而来。”顾风清说着,看向地上的顾风语,问:“三妹,你仔细想想,可是得罪了什么人?”

短短时间就理清整件事情,一旁的轩辕鸿烈赞赏的目光朝顾风清看去,落在她出色的容颜上时,冷冽的神情柔和了几分。

地上的顾风语慌乱的想着,可是,她根本没在外得罪人,视线不经意的落在那站在一旁如置身事外的顾七身上,当即指着她喊着:“是她!一定是她!昨天我明明见她跟着几个陌生的男人走了,一定是她勾结了外人偷了家里的药!”

顾风华瞥了她一眼,闲闲的道:“三堂姐,你莫不是被打糊涂了?我平时大门也没出一步,又怎么可能认识什么陌生男人。”

“你行为不检,败坏顾家门风,你已非完璧之身,就算你百般抵赖,只要一检查,定可证明我说的是事实!就是你,就是你勾结的外人,盗取药物陷害于我!”

她的话,让顾风华清幽的眸光一冷。

------题外话------

啊?还有看文不收文的家伙?我和我的美人们都惊呆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