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十章 不得不谈

夏家的祭坛专门设在后山,四面环山,只有一个山隘连通外界,山隘处往祭坛的方向地势减低,此时地面上汇集了一大片的快速的灌了进去,祭坛里的人反应很快,比起惊讶,他们法器出手统统围过来的速度要更快!

祭坛周围二十八个家族的人分区布防,很快有两千多人人围了上来,每个人面上的神情都很严肃,空气中飘着的血腥味让整个祭坛顿时变了气氛,从夏家外围到这里一共有一千多高阶修士沿路拦着,可王紫几人还是冲到了这里!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信号,而且看到王紫最后的次元斩,像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狂魔,看样子路上的一千多修士已经是凶多吉少了!王紫他们分明是知道今天是二十八个家族宗族同祭的日子,可仍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她的举动好像就是在告诉所有的人,她就是冲着宗族同祭来的!

次元斩的时间有限,在那次元空间忽然消失的时候,无数剑影也同时消失,王紫现在的次元斩已经跟以往的任何时候都不能同日而语,一剑挥出的时候王紫自己都没有算过到底有多少复制的剑影!

围上来的两千多人手中横着剑,惊疑不定的看着已经连哼哼的没剩下几个人的地面,明明在几分钟之前,这些人还是可以再战几百回合的高阶修士!现在却只是死于王紫的一个招式之下!这该是什么样的招式?他们绝对从来没有见过!

九幽上前,停在王紫身后一步之外,其他人亦上前,同事看了看王紫,在确定王紫还冷静的时候稍稍放心,看来王紫今天是真的打算动真格的了。

王紫动了动,提剑上前,刚刚一动,那些紧盯着她动作的两千余名修士纷纷后退,明明是天仙一般的女子,但是刚才的次元斩也是他们亲眼看到的,下意识的去全身皆备这样一个杀神,没人敢真正冲上来与之对战。

王紫脚步不停的向前走,落在了地面上,脚下是厚重的大石铺就的路,王紫几人刚刚深入了一些,对面的修士快速的动着,很快包抄到了他们后面,彻底包围了他们!

祭坛修葺在正中央八面台阶托起的高台上,身在重围的王紫能看到高台之上并不是很多的人,就算看不到每个人都是谁,她也能猜到,定然都是二十八个家族的家主和重要的长老,世外域的规矩是傍晚时分开坛祭祀,也是那个时间,长孙家的人也开始布置阵法,请天命!

现在距离傍晚还有两个时辰的时间,这一切都还在准备当中,王紫来的显然不是时候,而且是这样杀气腾腾的冲进来,恐怕所有人的想法都是将搅乱祭祀的王紫一行人除之而后快吧,如果时间来得及的话,他们或许还会把王紫几人当成今天的祭品!

那些族长们也算是淡定了,竟然到现在都不动声色,他们不是很在意这样的祭祀吗?

“将长天派搅的人仰马翻,又来我夏府杀人,王紫,你当真要跟世外域死磕到底吗?你就不怕恶事做的太多天道降罚吗?”

一人的声音传来,人却并没有出现,王紫虽看不见,但听声音却知道这是宇文光耀,宇文家的家主。

“你们从来没有问过我要的是什么,给我的定罪也是你们一面之词,谁对谁错你们真敢大言不惭吗?”

王紫脚步不停,向着祭坛中央的高台而去,王紫心中有些好笑,世外域的人好像都喜欢用天道说事儿,要是天道真的公平,怎还会有如今的恩怨?

“你手上如今沾染了我二十八个家族同胞的鲜血,你以为你还有辩解的余地吗?”宇文光耀说道。

“你的意思是、没得谈了?”

王紫脚步一顿,事到如今,这些自诩高人的各大家族掌权人,还不打算变一下策略吗?还是,他们真的想逼她血洗了这片祭坛,如果真的是这样,她也许真的会做,到时候无论是什么罪名,于她也无所谓了。

“跟这种人还谈什么?!她已经杀了我们一千多人!一千多条人命!我们要是放了她回头怎么跟家族的人交代?怎么跟整个世外域的人交代?”

“是啊!闯入宗族祭祀已经是死罪一条了!何况她杀了我们那么多人,她以为世外域没人了吗?真以为她今天还能活着走出去吗?”

“就算我们不动手,长天派也会动手!长天派容不得挑衅门派的人!”

宇文光耀沉思,他们所余人对王紫的了解都不算深,但是恩怨却不浅,毕竟十几天前在夏府合力围困王紫的时候,他们都有份儿,只是王紫被收进炼魂窟却毫发无伤的出来却大大的出乎了他的预料!

能让梼杌放在眼里的人定然不是简单的人,能从炼魂窟出来的人也绝对不是泛泛之辈,这是铁打的事实,他现在必须认清楚,就是因为之前不清楚,所以长天派才会到现在还是一片混乱,二十八个家族一千多修士也才会莽撞送命!

但是宇文光耀想不清楚,为什么王紫如此执着于在世外域制造混乱,是不是勾结外族的人他还不清楚,但是如今看来,却怎么都不像,如果是,她的几次出现从来没有得到外族的帮忙,这不合理,况且青龙也出现了,这更不合理!

他现在很想知道青龙是第几代的青龙,为什么梼杌刚刚走了,青龙后脚就出现了……

而且脑海中忽然转过王紫刚才说的话,什么叫‘你们从来问过我要的是什么’?王紫既然有谈的意思,他们若是说不,后果、真的是他们承受得起的吗?现在似乎不是他么想不想谈了,而是不得不谈!

“所有人都让开!王紫你且上前说话!”

宇文光耀沉思片刻,也没有用多少时间,却是高声对祭坛内的所有人下命令!

“宇文家主!”

“万万不可,她可是个杀人狂魔!”

“怎么能让她污染了祭坛神圣合之地?”

“我们的人已经把她包围了,此时不动手,什么时候才能等到如此好的时机!”

宇文光耀此话一出,立刻引来其他家主的异议。

“所有人都听令!让开!”

宇文光耀眼神扫过高台上的众人,不容置喙的再次重申,这一次祭祀的主持是宇文家,所有人必须听从宇文光耀的调遣,况且宇文家在二十八个家族中也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祭坛内的人面面相觑,执剑分开,一条能容几人通过的路一直通往高台的脚下。

王紫不疾不徐的向前走,两百年的人还在警惕的防着,一直来到了高台下,王紫顿了顿,才踏上台阶。

这个地方,她又一次站了上来,三十年前被裹在襁褓中,她多希望自己那时可以瞬间长大,变成可以保护母亲的孩子,那时她最想做的事情是杀光所有的人,那种*强烈的蔓延,可她用尽了力气,也只跟布阵的长孙家天命者同归于尽。

如今她回来了,还是为了三十年前没能保护下的母亲,如果夏家能将她母亲交给她,她想,她可以不杀……

众人的眼神紧紧的盯在了王紫身上,一袭白衣款款而至,优雅而神秘,长长的墨发在身后无风自动,有几人是见过王紫的,如今的王紫却是跟十几天前判若两人!

可下一刻,所有人的视线都被王紫手中的斩天剑抓去了!那黑色和金色交织的长剑,绝对是他们见过最美的剑!也是最妖的剑!细长的剑身,光看着就有种移不开眼的感觉,此时那剑似乎处在懒散的状态,双色的光泽在王紫手上若隐若现,但那种不容人窥伺的感觉却是真真儿的存在的!

这是斩天剑的威压!竟让他们心生畏惧!这里的人哪个不是各个家族的顶尖高手,可是在盯着斩天剑看的时候,竟真的感觉到了被威压反震的感觉!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许多人眼里都出现痴迷和贪婪,或隐晦或直接,这定是一把绝世宝剑!

不过,为什么这剑身上同时存在着魔气和佛陀灵力?这两种完全不相融的能量却出现在了同一把剑上!不完全是魔剑,却也不完全是灵剑……

而王紫的眼神却在刚刚踏上高台的时候就定格在了人群中并不起眼的地方,那是……夏温竹!

夏温竹显然也看到了王紫,清隽的眉头紧皱,湖水一般平静的眼波中倒影急切和担忧,却是盯着王紫始终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王紫看了看夏温竹身后,左右各站着两个修士,面目冷然,王紫本想着最起码先找到了夏温竹,可夏温竹分明是被封印了轮海的,还派人看守,既然是祭祀,把夏温竹拉来这里干什么?

“世外域自长天派新弟子入派开始,就频频出现大乱,扰了我世外域安宁,直到如今,这一连串乱子已经威胁到我世外域的安定,这里面很多事亲是你做下的,你也亲口承认过,那现在你说,我们从何谈起?”

宇文光耀执手而立,深邃的眼神从王紫的斩天剑上收回,又一一看过了王紫身后站着的一众男子,语气平淡的开口说道,以出口便是占了上风,确实,这一切看起来都跟王紫脱不了干系,他们找不到事件的终端,理所当然的把目标转移到了王紫身上。

“……就从、奸细开始说起吧。”

王紫顿了顿,她可以不管世外域家族的死活,但是不能叫别人算计了她,一次两次是她腾不出手,几次下来竟然算计上瘾了吗?她等了很久,不动则已,若动,定是蛇打七寸!就如她在演阵院弟子面前说的,她会把自己身上的脏水弄干净。

------题外话------

今天好累的,写不动了,早早睡然后明天加更好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