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60顾安之的白衬衣被血完全染红(第一更)

ARS国际派直升机来参与救援行动,这也许还不会特别让人匪夷所思,大企业用自己的资源帮忙的话,这在以往的救援行动中也不是没有过。

可是还从来没有一次是他们的总裁亲自出马,还是在这种有很高危险性的高空作业中。

而一直守在摩天轮下面等待的姚钱钱,在看到ARS国际的直升机时,更加肯定她之前看到的人就是若若。

否则,顾安之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赶到。

当看到顾安之出现时,她紧绷的情绪终于得到放松,她相信顾安之即使是豁出自己的命,也会保若若平安无事。

而坐在姚钱钱身边,一直陪着她的梅希然,现在也混乱了。她一直以为是姚钱钱眼花看错了人,白若素已经死了七年,怎么可能再次出现。

可现在,连顾大少都亲自参与救援,除了白若素,还有谁能让他这么做。

难道,白若素真的没死?

这会正在摩天轮最顶端的白若素,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当直升机朝摩天轮飞来时,那巨大的螺旋桨的声音,就把白若素母子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妈咪,你看,是BOSS叔叔派来的直升机。”

顾慕欢和白若素都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了ARS国际的标志。

白若素没想到顾安之会来得这么快,当然更没有想到他会亲自来接他们。

没错,他刚刚不是说了吗?他会来接他们。

当看到在绳梯上吊着的顾安之时,白若素心里有种异样的情愫正在滋生。

顾安之与驾驶室内的裴寒轩用着一种特殊的手势做着交流,终于找到了白若素母子三人后,飞机更加靠近摩天轮。

顾安之的绳梯直接垂到了他们的观光缆外,他还轻轻的敲了敲玻璃,示意他们将安全带解开。

白若素先将乐乐的安全带解开,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她的手交给顾安之。

“妈咪,你先上去吧。”顾乐晨回头对白若素说道。

“不,你先上去,妈咪没事。”她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孩子留在这里,而自己先走呢。

顾安之一手抓住绳梯,一手接住乐乐。

其实更安全的方式是用绳子把乐乐和他绑在一起,然后再收起自动绳梯,这样就能安全的回到直升机里。

可是为了节约时间,而且他知道他的欢欢乐乐都不是一般普通的小孩,他们有足够的自保能力。

“爸比,我自己可以上去,你快去救妈咪和欢欢吧。”

顾乐晨说完便自己用手抓紧绳梯,一步一步的往上面爬去。

因为直升机的螺旋桨不能太靠近摩天轮,所以直升机飞得比较快,绳梯就吊得比较长。

从乐乐所在的位置到进入机舱,大概有十梯左右,而且由于风力的原因,绳梯也一直在随风摇摆着。如果是普通的七岁小孩,不对,别说是七岁小孩,就是大人也不敢这样在完全没有安全措施的情况下,爬上去。

顾安之也有点担心,不过看到女儿稳稳的爬了两梯之后,便指示着裴寒轩再次靠近摩天轮。

第二个出来的是欢欢,他并没有推脱,而是在顾安之一靠近,自己便主动的把手伸了过去。

因为他相信自己的能力,可以和乐乐一样,自己爬上去,那就能给妈咪节约时间。

当爸比救出妈咪时,只需要收回自动绳梯,妈咪就能安全的到达机舱,不需要徒手爬梯。

白若素看着欢欢和乐乐都顺利被救出去后,终于松了口气。

当顾安之再次出现在观光缆外时,白若素其实已经有些腿软,不是因为自己有危险吓到腿软,而是回想着如果欢欢乐乐如果真的出事,想着那样的后果,怕到腿软。

“把手给我。”顾安之的声音基本上是算吼的,因为上面螺旋桨的声音太大。

可是白若素觉得这句话是她有记忆以来,听到的最温柔的一句话。

刚刚的这个场景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发生过一样,也有一个男人这样温柔的对她说着,把手给他。

也是同样的绳梯,同样的直升机救援。

难道又是上辈子发生的事吗?

最近她好像经常有这种感觉,上次在超市时,也有同样的幻觉产生。

白若素甩了甩头,甩开自己的胡思乱想,抬头非常感激的看着顾安之,她真的很谢谢顾安之能来,而且来得这么及时。

将自己的手交给他后,一只脚小心翼翼的踩在一个绳梯的台阶上,然后再用另一只手抓住绳梯,最后另一只脚也踩上去。

当她完全脱离观光缆的那一秒,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太紧张,手心都冒汗了,抓住绳梯的那只手突然一滑,连带着一只脚也滑溜出绳梯……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连锁反应,当她一手没抓紧滑掉后,整个重心就在脚上,而她的脚本来就已经软了,完全没力,然后这个高度风又特别大,两只脚也都相继滑掉。

最后她整个人都往下滑,除了与顾安之相握的那只手紧得匪夷所思外,可以说她整个人都是这么悬空飘着。

乐乐此时已经顺利爬进了机舱,欢欢还在上方也快到机舱,裴寒轩立刻打开绳梯的开头,让绳梯能自动的上升。

顾安之一手将绳梯缠在手上几圈,另一手用着吃奶的力抓住白若素的手臂。

白若素看了一眼下面,她现在距离地面至少有两百米,下面的人看着虽然不像是蚂蚁,但已经非常小一个,完全看不清楚这些人的长相。

这一刻她居然在想,如果从这里摔下去,一定还没到地面,她就已经晕死了。

“抓紧我,别放手。”顾安之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让她停止这种负面的想法,又燃起要活下去的希望。

在空中被甩晃的时候,她看准时机,抓住绳梯的一边。

绳梯放得很长,顾安之所站的位置并不是绳梯的最底端。白若素就用自己那一只手的力量,整个身子往绳梯上一甩,脚也开始慢慢踩上绳梯,最后双脚都稳稳的站在绳梯上,一只手抓着顾安之,一只手抓紧了绳梯。

她虽然没有欢欢乐乐强,但好歹也是经过了特殊训练的人,身手还是比较敏捷的。

看她稳稳的站住后,顾安之下了两梯,与她站在同一个台阶上,从后面紧紧的抱住她,生怕刚才的危险再来一次,她会摔下去。

看似很惊险的救援,其实整个过程只花了不到五分钟。

白若素母子三人加上顾安之,都顺利的回到了机舱内。

“老四,到医院。”

从把白若素救上来之后,顾安之便一直搂着她,现在在机舱内也没有放开。

而在他们刚离开,真正救援队的直升机也都到了,大家都忙着救援,没人注意到ARS国际的飞机是何时离开的。

“欢欢,乐乐,你们没事吧?有没有吓到?”

几分钟后,白若素终于平复好心情,有些别扭的挣脱顾安之的怀抱。

顾乐晨眉眼全开,笑得甜甜哒,“妈咪,我和欢欢都没事。就这么一点点的小事,怎么可能吓到我们啊!倒是妈咪,你刚刚那样,差点吓死我。”

顾慕欢则是全程看着顾安之,可能是他也没想到顾安之会这么快来救他们吧。而且刚才亲眼看到妈咪有危险时,爸比的保护,他其实很感动。

虽然七岁的年纪,他可能还不懂什么叫爱情,但他能强烈的感觉到,如果刚刚妈咪就这么掉下去的话,爸比应该也会跟着跳下去。

经过这次的摩天轮救援事件后,顾慕欢对顾安之的态度虽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差别,可那是因为他本来对谁表面上都是冷冷淡淡。

其实在内心深处,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他相信了他。

他相信七年前爸比和妈咪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爸比应该不是会做对不起妈咪事的人。

总之,在顾慕欢的心里,这是第一次真正承认顾安之是他爸比。

白若素此刻和欢欢完全一样,对顾安之的感觉也从心底开始起了丝丝的变化。

在确定了欢欢乐乐都没事后,她回头看向顾安之,好奇的问道:“BOSS,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又怎么知道摩天轮出事的?”

“这个……”顾安之愣了一下,不过立刻便想到了理由。

“昨晚吃饭的时候,你不是说要带欢欢乐乐来游乐场吗?然后我有一个公司的艺人正在这里拍戏,说游乐场出了事。”

他接到钱钱电话的时候,心里也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他们该不会真的这么倒霉的正在摩天轮上吧。

结果给白若素一打电话才知道,他们不光是坐上了摩天轮,而且还是在最高的位置,惊得他巴不得自己背后能长出一对翅膀,直接飞过去救她和孩子们。

正在开直升机的裴寒轩,分心听着老大一家四口的谈话,在听到老大说“昨晚吃饭的时候”时,他的方向偏了一下。

老大什么时候已经和嫂子这么熟的,居然都一起吃饭了。老大不愧是老大,这速度够迅猛的呀。

“你该不会是专门为了救我们才来的吧?”看他刚刚明明就紧张到脸色都白了的样子,而且把他们一救出来,就让直升机直接飞医院去了,也没有去管其他人。

当然,她也看到了在他们离开前,其他的救援飞机也都已经到了现场。

救援行动当然还是交给更专业的人去做,更好。

想到这里时,白若素的脑中好像又有一闪而过的一个声音,一个男人的声音,也曾经对她说过类似的话。

她不知道为什么,从回到S市之后,总有一些似有似无的画面从她脑中闪过。像是她曾经的经历,又像是别人的经历。

“你觉得呢?”顾安之故意反问,只要他不乐意回答的问题,便会用反问避开。

这个问题还用问吗?如果不是为了他们母子,他会亲自出马吗?

可是他又不想这么快就揭穿自己的底牌,也不想骗她说不是为了她,所以干脆就不回答。

“你是我花了重金聘请的保镖,救你不是应该的吗?”想了想,顾安之又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补偿了一句。

白若素哦了一声,原来是不想钱白花了啊。

裴寒轩在前面叹了口气,老大真的很不会谈恋爱,他收回刚刚夸奖的话。

照老大这样的木讷程度,想要追上嫂子还真是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

“BOSS,我和欢欢乐乐都没事,你不用送我们去医院,直接送我们回家吧。”

白若素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就觉得有点闷闷的,那些突然冒出来的记忆,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她想起自己五年前醒来后,看到的那张自己写给自己的纸条,自愿洗去记忆,不要试图找回记忆。

这段时间,每当她脑中闪过一些莫名奇妙的画面时,就会有个声音在提醒她,“不要回想,不要试着去找以前的记忆,那只会让你痛苦。”

“不行,去医院检查一下会比较放心。别忘了,你还得保护我,如果你受伤了明晚谁陪我出席宴会,谁当我的贴身保镖。”

顾安之直接拒绝,他知道刚刚白若素那一滑,脚肯定又被绳梯上阶梯上的硬板划伤,当然还是检查一下更好。

“我真的没事,不……”白若素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乐乐一声惊呼。

“BOSS叔叔,你胸口在流血!”

顺着乐乐指的位置,白若素和顾慕欢同时看向顾安之的胸口处。

白若素拉开他的黑色西服,这才发现里面的白色衬衣已经完全被血浸湿。

之前由于外面的西装挡着所以一直没有注意到,而乐乐的视线刚刚就一直在她爸比身上。

当他说到必须去医院检查时,手往后动了一下,正好将外套扯开了一些,这才被乐乐发现了里面的白衬衣被染上了血色。

“哦,BOSS,你流了好多血,怎么办怎么办。快,快去医院!”白若素用手捂着嘴,瞳孔因为紧张而放大。

“老大……”裴寒轩也转过头看了一眼顾安之,“一定是伤口裂开了。”

白若素这才想起,顾安之之前受过枪伤,刚刚为了救她,一只手承受了她整个身子的重量。

肯定是在那个时候伤口裂开了,所以才会流这么多血。

怪不得顾安之的脸色看起来会这么惨白,她刚刚居然都没有注意到。

白若素有些慌乱的用手捂着顾安之的胸口。

顾安之勉强的扯了扯嘴角,挤出了一抹不是很好看的笑,手握住白若素沾上血的手,“我没事,只是伤口裂开而已,一会重新包扎一下就好。”

“BOSS叔叔,你很痛吧,乐乐帮你吹吹。”

虽然顾乐晨也知道这种行为很幼稚,可是她看电视上当爸爸受了伤,只要女儿上前去吹吹,就会没事。

她……也只是想试试。

顾安之也没想到乐乐会有这样的举动,这让他很感动,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用。

乐乐吹气时,有股凉凉的气在伤口的痛处,真的好像有止痛的效果。

“谢谢乐乐宝贝,真的没那么痛。”

怪不得别人都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有这么个小棉袄就算是夏天他都愿意披在身上。

就在乐乐的卖萌和顾安之的另类撒娇中,直升机停在了医院的顶楼上。

在直升机降落之前,裴寒轩便已经和医院的院长取得联系,让他们在顶楼上接应,当然也准备好了担架。

飞机刚一降落,顾安之便被担架抬去了手术室。

为了不引起太大的sao动,裴寒轩在放下几人后立马便开着直升机离开。

白若素和欢欢乐乐则守在手术室的外面,不到半个小时,顾安之便被推了出来。

手臂上打上了点滴,伤口也重新包扎过了,衣服也换成了病号服。

白若素母子三人跟着到了VIP病房,欢欢乐乐乖乖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白若素则站在病chuang边上,看着护士为他换点滴瓶,以及给他解释一些在掉点滴过程中需要知道的注意事项。

她看得很专注,也把护士说的话都认真的记在了心里。

待护士离开之后,白若素帮他将掉点滴的手臂放进了被子里,然后难得的非常温柔的问道:“顾安之,你真的没事吧?”

“医生都说了没事,你还担心什么,只是伤口裂开了一点点,重新包扎好后,挂完这两瓶点滴就可以回家,连院都不需要住。”

顾安之刚刚其实流了不少的血,现在身体比较虚弱,其他的倒是直没什么事。

“还是住一晚观察一下比较放心。”白若素没忘记之前在飞机上看到的画面,整个白衬衣都被血染得红成那样了,怎么可能完全没事。

顾安之看了白若素一眼,回答道:“在这里都没人照顾我,很冷清。”

欢欢不忍直视,低下了头,他非常鄙视爸比的这种无耻行为。

乐乐也觉得爸比这娇撒得有点太明显了,居然连装可怜这招都用上。要是被爷爷奶奶听到一定会伤心,居然说没有照顾他关心他。

其实,乐乐还不太了解她的爷爷奶奶,如果他俩知道顾安之为了想要留下若若的话,他们还会劝顾安之更无耻无下限一点都可以。

“我留下来,你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我应该照顾你。”

白若素完全是真心的想要留下来照顾他,不管他刚刚说的话是故意装的还是什么,今天顾安之救了她和欢欢乐乐的命,这是事实。

她照顾他完全是理所当然的事。“我去给你办住院手续。乐乐,你陪BOSS叔叔玩会。”

“哦,好。”

白若素办理好住院手续后,回到病房,刚推开门就发现病房里多了一个女人。

看着好像很眼熟,想了一会才想起,这女人正是之前在游乐场拍戏的那个女主角。

“妈咪,你回来了。”

顾乐晨的声音一出,病房突然安静下来,姚钱钱转过身怔怔的望着白若素。

时间似乎就这么静止了十秒,姚钱钱告诉自己不能哭,一定要冷静再冷静。“厉小姐,你好。我叫姚钱钱,你可以叫我钱钱。”——

鑫鑫麻:顾大少,你今天好帅啊,好爱你的英雄救美

顾安之:咳……其实你爱不爱我无所谓,我只需要若若的爱,如果你真的爱我就让若若快点再次爱上我吧

鑫鑫麻:……

众读者宝贝儿:若若什么时候能恢复记忆?

鑫鑫麻:其实,实质上,真的,也许,或者……鑫妈自己也不知道。不过我的观点一直都是如果会爱上这个人,即使没了记忆,在相处的过程中依然会再次爱上,所以我希望若若不是因为恢复记忆而爱顾少,而是在还没恢复之前,就会再次爱上顾少,宝贝儿们,你们觉得呢?

PS,今天还有一更,现在去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