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88 生气

幼清和薛思琪回了智袖院前头的罩院,薛思琴正站在门口和春银轻声说着话,见两人进来她问道:“都安排好了?”

“嗯。”薛思琪应了一声,问道,“娘呢。”

薛思琴指了指里头,小声道:“刚刚睡着。”就拉着两人,“我们去二妹房里说话。”

三个人就去了薛思琪的卧室里,春荣上了茶,姐妹三人并着坐在炕上,薛思琴望着薛思琪道:“你这些日子去看过三妹吗,听说是病了,还好吧?泰哥儿可有消息回来,人找到了吗。”

“看过了,和以前一样,说是病着其实还是心病,二叔也不露面,她一个人住在楼上,怎么会不生病。”薛思琪意兴阑珊的,“二哥没找到,听说有人在城外看到他了,身边一直跟着的刘穗儿也不见了……自那以后,就没有人再见到过他了,也没消息传回来,二叔派人去找,也没有找到。”

薛思琴叹了口气,摇头道:“二叔是有了那对母女后,就忘了画姐儿了。”说完一顿,道,“算了,不说这件事了,我今儿听娘说要给大哥相亲事,还提到了陈小姐,我到觉得挺合适的,她性子谦和又敦厚,将来持家也好和母亲相处也好,应该都没有问题。”说完,特意看了眼幼清的反应。

薛思琪也看了眼幼清。

幼清却是放了茶盅,很感兴趣的道:“是陈大小姐吗?”她想起了赵芫,就笑着道,“我到觉得赵小姐人不错!”没有露出一点不高兴或是嫉妒的样子。

薛思琴暗暗松了口气。

薛思琪却是一愣,忽然就相信了幼清以前说的话,她是真的对大哥没有私情,要不然她就是再会装也不会装的这么好,薛思琪释然想到之前的种种的,心里就有些别扭,哼哼的道:“赵芫性子太难驯服了,她和大哥根本不是一类人,要是成了亲,往后家里还不知道被她折腾成什么样呢,她这样的,做朋友很好,做大嫂我看不是差一点半点。”

薛思琴惊讶的打量了眼薛思琪,她妹妹的性子她再清楚不过,若是她不喜欢谁,莫说坐下来说话,就是看也懒得看一眼,如今她能和幼清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说话,还能接着幼清的话往下说……看来两个人之间已经化干戈为玉帛了。

薛思琴很高兴,就道:“我不过说说,这事儿还是要父亲和娘做主,谁做我们大嫂都一样,我们诚心待她,她也不可能看不见,再说,她和我们相处的时间总归是少些的,还是要看她和大哥合不合得来。”

薛思琪不知道薛思琴心里想什么,就道:“和我们能不能处得来当然重要,要是来个不合的,往后我们还要不要回娘家了,一见面大家就跟欠了钱似的,多难过。”

“你在说你自己吧。”薛思琴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捏了捏妹妹的脸,“你整日里就跟别人欠了你的钱一样。”

薛思琪红了脸嚷着道:“大姐就知道欺负我。”却也没有再往下说。

“大小姐,二小姐,方表小姐。”厨房里的灶上婆子由春荣引了进来,她上前行了礼,望着幼清就道,“大老爷问上个月三老爷送来的乌鸡还有没有了,要让夏阁老他们尝尝泰和的土产。”她一脸的为难,欲言又止,幼清闻言就道,“可是家中的乌鸡没有了?”

婆子点点头。

“怎么会没有了。”薛思琴奇怪的道,“前些日子我还瞧见养在后院柴房里头。”

幼清就扯了扯薛思琴的袖子,示意她不要再说,又和婆子吩咐道:“既然没有了,你就做些别的土产好了,有什么做什么,夏阁老他们不会介意的,大老爷那边我们去说就行了,你去吧。”

婆子顿时松了口气,笑着道:“奴婢知道了,这就回去做。”说着行了礼退了下去。

薛思琴就奇怪的望着幼清,幼清低声道:“前些日子老太太生病,闹着要吃乌鸡,姑母就将剩下的几只杀了,现在哪里还能再变出来。”说着她笑着起身,“这会儿几位大人约莫已经去外院了,我去和姑父说一声好了,如果他已经和夏阁老提了,我们还要想法子买一只回来应付过去。”总不能让薛镇扬在同僚面前失信。

“那我陪你一起去吧。”薛思琴站起来,幼清摆着手道,“姑母还在隔壁歇着,你和二姐在这里陪着吧,我去过正院再出厨房看看,一会儿再过来,晚上等姑母醒了我们一起用膳。”

薛思琴回来看见方氏瘦了许多她心疼不已,如今幼清这么说她便不再强求,点头道:“那你去吧。”

幼清笑着应是,方转身,薛思琪站了起来:“我陪你去吧。”说完不由分说的先一步出门了。

幼清一愣看向薛思琪的背影,薛思琴更是掩面笑了起来,推着幼清:“你别和她计较,她这个人一根筋,七情六欲都摆在脸上,随她去好了。”

“那我去了。”幼清和薛思琴说我就随着薛思琪去了正院。

夏阁老等几位大人果然已经去了外院,薛镇扬正靠在床头翻着卷宗,听闻幼清和薛思琪来了,他放了书看着女儿和侄女,问道:“怎么了?”

“厨房的乌鸡没有了。”幼清如实告诉薛镇扬,“我让婆子另做几样泰和的名菜,若是姑父已经和夏阁老提过了,那我让厨房的人去天香楼匀一只回来,您看行不行。”

天香楼做四方菜,乌鸡这种东西肯定也是有的,虽不如泰和的正宗,可做起来味道也不会相差太大。

“那就算了。”薛镇扬摆着手,“我只是想起来随口一提,这事儿你们去安排吧,这些日子家里的事情你们打理的很好,辛苦你们了。”

幼清笑着点头。

薛思琪却是眼睛一红垂了头,幼清扯了扯她的袖子,牵着她的手和薛镇扬道:“那您休息,我和二姐再去厨房看看。”就拖着薛思琪出来。

“父亲还没有这么夸过我。”薛思琪瘪着嘴道,“见到我不是训斥就是说教。”

幼清就递了帕子过去:“姑父向来对事不对人,你做的好了他自然就夸你了。”又道,“二姐可别哭鼻子,被人瞧见,还以为你又被训了呢。”

薛思琪哼了一声将帕子还给幼清,气呼呼的道:“你就没句好话。”转身就走了,等走了几步发现幼清没过来,又回头看着她,“你不是要去厨房吗,怎么还不走。”

幼清就笑着跟上去,两人一前一后的去了厨房。

婆子忙的热火朝天,幼清找了灶上的婆子出来嘱咐道:“你只做几样泰和的名菜就好了,主食的话就上面条吧,再调些酱料配着。”婆子笑着应是,道,“奴婢还在犹豫,这面条汤里不放辣椒也吃不出那味道来,如今您这么一说真是又妥当又周到,奴婢这就去做。”她说完,又道,“这里油烟大,两位小姐若是有事就嘱人来吩咐一声,免得熏了你们。”

幼清笑着应是望了眼薛思琪,薛思琪摇头道:“我没什么事,你要说完了我们就回去。”

“那你去忙吧。”幼清笑着说完,一转身,淬不及防的就撞在一个提着水桶的小丫头身上,小丫头哎呀一声,半桶水就倒在了幼清脚边。

“你怎么做事的。”薛思琪皱眉怒喝道,“这门口站着人你没瞧见,是皮紧了想吃板子了是吧。”

并着厨房里的婆子和小丫头皆吓的跪了下来,幼清望着自己湿漉漉的鞋子和裙子,无奈的道:“算了算了,我回去换一身就好了。”又和薛思琪道,“二姐先回去吧,我去换身衣裳。”

薛思琪瞪了那个小丫头一眼,对幼清道:“快回去换,狼狈死了。”

“起来吧。”幼清让婆子和小丫头起来,又和薛思琪道,“那我回去了。”就带着绿珠和采芩回青岚苑。

绿珠提着幼清的裙子,不高兴的道:“二小姐也真是的,每次说话都是怒气冲冲的。”说完又可惜裙子,“才穿了几次,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穿了。”

“算了。”幼清道,“一条裙子罢了,若是不能穿就绞了做澜边,也不是不能用。”幼清笑着,几个人进了院子,全婆子和小瑜几个人迎了过来,见幼清半身湿漉漉的,惊讶的道,“怎么弄湿了。”

绿珠就咕哝着和几个人解释,幼清就进了房里,采芩翻了件妃色素面的挑线裙子出来服侍幼清换上,采芩道:“您现在去正院,还是在房里休息一会儿。”

“现在去吧。”幼清站起来,忽然又停了下来朝屏风后头看了眼,采芩见了奇怪的道,“怎么了?”

幼清又朝屏风后头看了一眼,皱眉道:“没什么。”却随手抓了挂在床尾的帐勾,是平时用来拆帐子或是帷幔用的,长长的前头带着勾叉,她捏在手里朝屏风走去,采芩看的一头雾水,“小姐……”她话没说完,幼清就朝她摆摆手,采芩神色一正也跟着过去。

“方小姐。”不等她们过去,就看见屏风后头走出来一个人,身量很高,穿着一件秋香色素面比较,年纪约莫十*岁的样子,采芩啊了一声惊叫,指着那女子就道,“周……周……”

“小女子周芳。”周芳噗通一声在两人面前跪下来,“见过方小姐。”

幼清手里还抓着帐勾,顿时就沉了脸,怒视着周芳道:“你怎么会在我房里,你来做什么。”

采芩张口就要喊人。

“别!”周芳摆着手哀求的看着采芩,“我没有恶意,就只是想见见方小姐而已。”

采芩一愣询问的朝幼清看去。

没什么可说的,她和戴望舒仗着武艺高,合力将路大勇打成重伤,这笔账她还没有和她们算,如今她竟然还有胆子来府里找她,幼清气的不行,冷声道:“你见我做什么,是不是觉得有武功傍身我就得怕你,双拳难敌四手你没听过,府里这么多人,我就不相信你能长了翅膀从这里飞出去。”她说完一顿,对采芩道,“去喊人来,将这个女贼拿下送官衙去。”

周芳满嘴苦涩,她知道要求方表小姐不容易,肯定是要费点功夫的,可是没有想到,方表小姐对她已经如此戒备,她还没开口就要把她拿了送官。

当时她应该拦住戴望舒的,抓人就抓人,把人打成那样确实是她们太莽撞了!

“方小姐。”周芳言辞恳切,眼里皆是后悔和哀求,“方小姐您听我把话说完,之后您是要送官还是要打要杀都随您。”

幼清心里也忍不住疑惑起来,她虽恨周芳两个人,可不管是她还是周芳都知道,依她现在的能力还真的拿她们没有办法,她完全没有必要大费周章的来这里见她,还跪在她面前,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

心思转了一遍,幼清便想弄清楚她来的目的,就皱眉道:“你想说什么。”

“路大勇的事,是我和望舒做错了。”周芳抬头看着幼清,“把他打成那样,我们有错,方小姐恨我是应该的,如果您想为路大勇报仇,随便您怎么处置我都行,只要您消气。”她说完一顿又道,“我只求您一件事,只要您能答应,便是废了我的武功,我也绝不后悔。”

学武之人最在乎的就是武功了吧,幼清心里一怔,不是为周芳的狠心和决心惊讶,而是对她为何突然转变的原因好奇。

“求我什么?”幼清声音淡淡的,并未让周芳起来说话。

周芳仿佛怕说的迟了幼清就会反悔似的,立刻就道:“求方小姐让我留在您身边服侍您,无论是什么活我都可以做的,真的,我发誓,以后我一定对您忠心不二,绝不会做半点背叛之事。”她说完,就要表忠心似的竖着三根手指发誓。

幼清和采芩对视一眼,皆是惊讶的不得了,幼清道:“你……要留在我身边服侍我,为什么?”

“我……”周芳一愣想到幼清的聪明,如果她不说,方小姐肯定也不会问,但是也会觉得她不够真诚,要想再让她答应自己,只怕就更加困难了,想了想周芳不再犹豫,回道,“我和望舒追击路大勇,其实并未得到主子同意,现在望舒被废了武功,而我……”她眼睛一转,垂着头打算用苦肉计,博得幼清的怜悯,“我若不能得到方小姐的原谅,留在您身边服侍您,下场肯定比望舒还要惨,只怕连性命都保不住了,求方小姐救我一命,将来无论做牛做马我都感激您的大恩大德。”

她们追击路大勇并未得到主子同意?也就是她们擅自的行为,宋弈并不知道喽?所以呢,宋弈在得知后很生气,将戴望舒的武功废了,又让周芳来和她赔礼道歉……

道歉就道歉,为什么还要让周芳在她身边服侍。

幼清眼睛一眯,脸色再次沉了下来,宋弈这是做什么,是想明目张胆的在她身边安插人,好时时刻刻的监视她吗。

他还想怎么样,路大勇受伤了,卢恩充她很可能也丢了,他赢的彻彻底底,竟然还让人来监视她,幼清气的不行,怒道:“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你把我的人打了,现在又来请求我原谅,还得寸进尺要留在我身边服侍我?”她气笑了起来,“真是可笑,回去告诉你们主子,我和他没有交集,也不想有什么交集,让他有多远走多远。”说完,拂袖指着外头,“你是死是活和我没有关系,走,要不然我就喊人将你送官衙去。”

“不是,不是。”周芳解释道,“和我们主子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我要来的,只要您能收留我,要杀要剐随您高兴,真的。”

幼清懒得和她扯,都把别人当傻子吗,想捏扁就捏扁,想搓圆就搓圆,打了人还能借此理由想要把人送她身边来监视她,真是可笑,她压着怒,冷笑着道:“要杀要剐,好!”她上前拉周芳起来,“你跟我来,要怎么杀怎么剐,你是他的人,我不免要问问他的意思才成。”

“方小姐。”周芳被幼清拖着往外走,惊骇不已的道,“奴婢不能去,若是主子看见奴婢,肯定会生气的……”

幼清哼了一声:“生气?我看他更加器重你才是,若不然怎么就派了你来羞辱我。”说完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周芳懊悔不已,可又不敢真甩了幼清的手,只好跟着幼清往外走。

宋弈无端端的打了喷嚏,祝士林低声问他:“怎么了,可是不舒服?”

“没有。”宋弈百无聊赖的和祝士林聊天,“你那老泰山对为官之道越来越炉火纯青,他这一病,祭台建造中纷纷扰扰的纠葛,就和他没有关系了。”说完,很认同的点点头,又望了眼坐在上首的夏阁老。

祝士林脸一红,想辩驳几句,可私心却里是认可宋弈的看法,但他不能和宋弈一起说自己老丈人的坏话,只好打岔:“大皇子八十随军的事,工部的钱大人下午已经点头了,还亲自写了封奏折表彰大皇子的孝心,你说,圣上会有何反应?”

“工部人不够,能调动人手的地方甚多,再不济西山还有那么多吃闲饭的。大皇子只怕忠心表不成,还落了个亟不可待的名声,得不偿失啊。”宋弈放了茶盅,祝士林听着眉头紧拧,担忧的道,“储君之事实不该拖着,也不知圣意到底如何。”说完,叹了口气。

宋弈淡淡笑了笑没有说话。

有婆子小厮进来上菜,祝士林也打了话头亲自给夏阁老和几位大人斟酒,等他斟了一圈回来,就发现原来坐在位子的宋弈不见了,他微微一愣喊来服侍的小厮问道:“宋大人呢。”

“大约去官房了。”小厮回道,“他说不用人随着,自己去了。”

宋弈来过几次,祝士林也不担心他会迷路,便不再问陪着夏阁老说话。

花厅后面,宋弈站在幼清面前,借着月光打量着她,周芳跪在地上满头的冷汗,爷怎么也在这里,她好不容易求来的开恩,只怕是……

“宋大人。”幼清指着周芳道,“你是觉得你的手下个个身怀绝技,料定我拿她没有办法,所以就让她这么明目张胆的羞辱我?”她说着一顿,凤眸中满是怒火,“您是将我当无知的三岁小儿,由着您哄骗不成,竟然用这么拙劣的手段。”

宋弈施施然望着幼清,仿佛在欣赏她的满面怒容似的。

周芳却骇的不轻,方小姐可真是不知者无畏,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谁用这样的语气和爷说话,若是爷生气了……她忙开口解释道:“是我自作主张,我们爷根本就不知道,方小姐,您相信我。”

幼清根本不看周芳,就盯着宋弈:“这些事我都记着,来日方长!”说完,拂袖而去。

藏在暗处的江泰都捏了一把汗。

方小姐可真是脾气火爆,什么都敢说啊,他不由想起来方小姐做的事,招呼都不打就突然出手将卢恩充抢走了,让主子不得不撇开手中的事专程去一趟通州,还费了他们身边人的时间去找卢恩充,原本一切都在计划之中,主子也要启程去巩昌了,被她这么出其不意的一阵搅合,现在连去巩昌的事也延后了。

周芳和戴望舒守护不利,她们出手挽回局面,包括将路大勇打了,在江湖上那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一来是为了向主子表态度,她们虽失误可在极力补救,二来也是为了报复,人家欺负到你的头上,难道你还能被动挨打不成。

这是规矩,若是以前莫说路大勇只是重伤,只怕尸首都被丢在荒山野岭了,还容得他回来报信求助?!

爷做事,向来干净利落,从来不会拖泥带水,他们身边人也就跟着学着。

可是,这件事却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爷本来要亲自坐镇通州,却不料半路得知方小姐在土地庙避雨,戴望舒紧追过去后,就临时改了计划也去了破庙,依当时赶车的洪正回来所言,主子不但绑了戴望舒,还和方小姐客客气气的。

路大勇的事也是如此,爷从方小姐口中得知后,就让他去查,还费了戴望舒的功夫,虽说他们不差人,可再养一个戴望舒这样功夫不错又机灵的女子并不容易,说废就废了。

他现在也弄不清楚爷到底什么意思,若是嫌方小姐碍事,想个法子把她收拾了不就成了,就算碍于薛大人的面子,找个好的婚事做通薛大人的工作,把方小姐远嫁了也可以啊……

虽说方小姐聪明,做事也有章法,大约要费点功夫和时间,只要爷有心,也不是难事。

总之,他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心里胡思乱想了一通,江泰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这些话他是一句也不敢说出来。

周芳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宋弈,宋弈负手而立,风扬起衣袍他面色依旧是淡淡的看不出神色,周芳恨不得把头垂到地上去才好。

“十日!”宋弈云淡风轻的,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望着周芳淡然的道,“还有九日,去吧!”话落转身,闲庭漫步似的朝薛府的花厅走去。

周芳闻言,猛然抬起头来,惊愕的望着宋弈的背影。

爷说什么,还有九日?是让她继续来求方小姐吗。

方小姐这态度,摆明了不可能答应啊,她要方小姐原谅她并且留她在自己身边,这比登天还要难啊。

周芳恍惚生出一种羡慕戴望舒的感觉来,虽没了武功,可也不用陷入这种明知不可为无路可走的境地。

她苦恼的站在空旷的后院里,望着渐行渐远的宋弈发呆。

“你好自为之。”江泰拍了拍周芳的肩膀,又轻声在周芳耳边嘀咕了一句,“我瞧着,爷约莫是和方小姐杠上了。”

周芳惊愕的瞪大了眼睛,爷……和方小姐杠上了。

这是怎么回事。

爷不打算去巩昌后真的很清闲吗,竟然有了闲情和一个闺阁小姐斗智斗勇,周芳难以理解……

还有,为什么她会成了这件事的磨心!

周芳哀求的看着江泰,江泰撇撇嘴露出个鼓励的眼神,转眼功夫消失在眼前,周芳长长的叹了口气,垂头丧气的翻墙出了薛府。

幼清快步回了内院,自从想清楚以后要做的事,对于卢恩充她已经不打算再接着查下去,这条路走不通,她还有别的路可走,可是路大勇被打的事,宋弈得寸进尺的事情她却不能忍,她身边得用的只有这么几个人,若是护着这几个人的能力都没有,那她安安分分的走着上一世的路,规规矩矩的做个闺中小姐好了,何必趟这个浑水。

既然做了,就算是最后因此死了,她也不后悔,至少她努力过。

但是,她虽然抱着死的心,可并不代表她就要受别人几次三番的侮辱,借用周芳的一句话,要杀要剐随便,她不怨任何人,却不能忍受有人看不起她,肆无忌惮的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所以,她来拉着周芳来找宋弈,把话说清楚,卢恩充在通州莫说她不知道是宋弈所为,就算知道她也会这么做,她要救父亲卢恩充是她这条路上最大的希望,她别无选择,只有出手抢人。

最后她输了,也没有什么可怨的,宋弈可以对她抢人的事记仇,她也可以对路大勇被打的事记仇,这都无可厚非。

可是,他竟然让周芳来服侍她,真是笑掉了大牙,她是有多傻,才会答应一个心怀鬼胎的人留在自己身边监视自己。

“小姐。”绿珠拉住幼清,“您走这么快,一会儿又该难受了。”她劝着道,“不是把话说清楚了吗,您何必生气,以后见到宋大人咱们绕着走不就成了。”

幼清长长呼出口气,心里的火终于平复了一些。

算了,往后也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她何必为一个外人这样难为自己。

“不气了。”幼清由着绿珠扶着她往回走,“你等会儿去看看路大哥,看看他那边有什么缺的没有。”

绿珠应是,刚到智袖院门口,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她,幼清回头去看,就望见薛霭带着洮河和澄泥回来了,后面还跟着胡泉,她心里一怔原地转身迎了过去:“大表哥。”又去看胡泉。

洮河和澄泥以及胡泉朝幼清行了礼。

薛霭从宴席上临时过来,也不好久待,就言简意赅的道:“他们刚刚回来,我知道你惦记着那边的事,便带着他们过来,你有什么事就问他们。”

幼清也知道薛镇扬不能陪客,祝士林毕竟是女婿,薛霭是走不开的,就点头道:“您去忙吧,我和洮河他们说说话。”

薛霭颔首,看了幼清一眼转身回了外院。

“我们去花厅说话。”幼清说着带着三个人到智袖院前头的花厅里,采芩和绿珠点了灯,又去泡了茶端来,洮河几个人不敢坐,幼清笑着道,“既是说话,若你们都这样站着,倒像是我在审问你们了,更何况,你们帮了我的大忙,辛苦了那么多天,我感激都来不及,更不能怠慢了你们。”

几个人连道不敢,洮河想了想和澄泥互相打了眼色,几个人这才在幼清的对面的坐了下来。

“方表小姐。”洮河道,“我们按照您的吩咐,赶到大兴的时候,就只有胡泉一个人在那边了,至于内情还是让胡泉和您说吧。”他说完看着胡泉,胡泉就接了话解释道,“路大哥走的第二天,小人等到第三天也没有等到他回来,又怕他出事,就想出去打听一下……”他有些内疚,觉得自己疏忽大意了,“谁知道出去才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再回来卢恩充就不见了。”话落,垂着头不敢说话。

幼清却松了口气,也就是说对方没有伤人的意思,明明可以硬抢人走的,可是却苦守了三天等胡泉出去才将人带走……

卢恩充保不住的事她早就料到了,最担心的也只是胡泉的性命,如今他平安无事,幼清当然不会责备他:“算了,他们打定注意要带走卢恩充,就算你不出去他们也会有办法带走的,这件事往后不要再提了,辛苦你了。”

胡泉摇着头,表忠心:“不辛苦,小人跟着出去一趟也见识了许多,只是办砸了您交代的事小人心里难过,还请方表小姐责罚。”

“没事。”幼清摆摆手,“事情的来龙去脉我都清楚了,你人能回来已经是大善,陆大哥在外院的客房里养伤,你吃过饭后可以去看看他,他也很担心你。”

胡泉一听路大勇受伤,腾的一下站起来:“路大哥受伤了?”他紧张的道,“伤的重不重,小人这就去看他。”路大勇一路都很护着他,两个人被人追着不便买吃食时,路大哥也将所剩不多的干粮都给了他,说他年纪小还长身体不能饿着……

这些胡泉都记着。

“伤的很重,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也能下地走动,就是不能太过用力,刀伤和鞭伤还未痊愈。”幼清见他真的着急,就道,“你去吧,一会儿我让人做个席面,你们就和路大哥在那边用膳好了,也都压压惊,都是我的错!”

洮河和澄泥起身道:“方表小姐客气了,我们都是应该的。”他们看了看胡泉,又道,“那我们和胡泉一起去看路大哥。”

幼清点了点头,亲自送他们出花厅,等三个人走远了,幼清和采芩道:“洮河和澄泥我不便打赏,胡泉那边你稍后去看看,给他送五十两银子,他这个年纪也要说亲了,就当攒媳妇本好了。”

采芩笑着应是。

幼清就回去和方氏还有薛思琴,薛思琪一起用了晚膳,薛思琴吃过饭后又坐了一刻,宵禁前和祝士林一起回了三井坊的家。

第二日幼清去看望路大勇,路大勇愧疚的道:“卢恩充果然还是被带走了,小姐,要不然小人去见见宋大人可行,若是能弄清楚他的目的,说不定我们还能结盟呢。”如果大家目的一致,也就没有什么利益冲突,那么卢恩充在他们手中还是在宋大人那边根本没有区别。

“算了。”幼清根本不相信宋弈说的话,“他这个人,说真话说假话你都看不出来的,不要最后我们被他利用了都不知情。”

路大勇想想也是,宋大人这个人像个迷似的,确实不敢贸贸然行事。

“你先养伤,等伤养好了再想办法去一趟平江县。”这件事幼清琢磨了几日了,以他们的能力只能剑走偏锋,“打听到卢恩充在相邻间的口碑,若是能找到他当年所做的时文或是诗句更好,带着几位乡邻一起上京来,到时候怎么做,我再和你说。”

“那小人明日就走。”路大勇说着就道,“已经养了好几日,身上也不疼了,我这就动身,若是顺利入冬前小人就能回来。”

幼清摆着手道:“不行,这件事虽着急,可也不急这一两日的,你安安心心的把伤养好再走,就这么出去,我也不放心。”又道,“你不准不告而别,否则我要生气的。”

路大勇一愣,只得点头应是。

幼清笑了起来:“那你休息,我先回去了,晚上再来看你。”又不放心的叮嘱他,“你不准擅自走了。”

路大勇一再保证,幼清才带着采芩告辞往内院而去,方式要照顾薛镇扬,幼清便直接回了青岚苑,她靠在炕头上翻着宋弈给她的大理寺卷宗,忽然门帘子呼啦一声响动,她以为是采芩回来了,也不抬头,问道:“不是冰了酸梅汤吗,帮我倒杯来。”

过了一刻,一杯酸梅汤摆在她面前,幼清无意间视线就落在一闪而过的那只手上,她微微一愣猛然抬起头来,就看到周芳正垂头恭敬的站在她面前!

幼清愣住,继而怒道:“你怎么又来了,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她下了炕喊道,“绿珠,去喊周总管来,就说我房里出了毛贼,让他带人过来。”话落绿珠就拿着个扫把进来,“什么毛贼。”一进门看到周芳,她惊讶的道,“周……周姨娘,你怎么又来了。”

“我不是姨娘,我还未成亲。”周芳解释完,又在幼清面前跪了下来,“方小姐,求您收留奴婢。”她已经改口自称奴婢了。

幼清根本不和她说话,问绿珠道:“去喊人了?”

绿珠看着周芳点点头:“小瑜腿脚快,已经去喊人了。”

幼清就坐在炕上,望着跪在地上的周芳,冷声道:“你一个女子送去管衙可不是体面的事,你现在走还来得及。”说完不再理会周芳。

“方小姐。”周芳目光坚毅的望着幼清,忽然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兵器拿出来摆在地上,“若您气奴婢打伤了路大勇,那就让路大勇将他所受的所有伤原样还给奴婢吧,只求您原谅我。”

“你到底怎么回事。”幼清喝道,“我虽不喜欢你,可还不至于想要你的命,你这样只有自取其辱,你若怕不好交差,就回去告诉你们主子好了,就说我便是身边无人服侍,所有事都自己动手,也不会使唤他的人。”

周芳咬着唇,忽然捡起地上的刀,她的刀很小巧,两把刀合在一起正好成了圆,刀没有刀背,两面都是寒光凛凛,只有刀柄上裹着牛皮,握在手中不过比周芳的手大一些,幼清不知道这刀怎么用,但是若割在人身上,定然会皮开肉绽。

周芳将刀提起来,她心头就是一缩,就望见周芳猛然拿刀锋去划自己的手臂,她一惊喊道:“住手。”

周芳停下来望着她。

幼清气红了脸,指着她道:“你要死就去你主子面前自裁,别在我这里,我不认识你,也不可能受你威胁,怜悯你,你走,不要弄脏我的地方。”

周芳听幼清说完,又要继续割自己的手臂。

绿珠哎呀一声扑过去,抱着周芳:“周姨娘,你别做傻事,我们小姐不要你,你和你们主子说就是了,何必自残。”她说完想去夺刀,可又无从下手,看着直打怵,抖着声音道,“要是,你主子不同意,你再想想别的办法?反正活着比死了好。”

周芳一愣,摇头道:“若是方小姐不同意,奴婢唯有一死,别无他法。”话落,心里随即一动,就想到了封神医。

绿珠直咂嘴,咕哝道:“没想到宋大人对手下这么严厉啊。”

------题外话------

有木有人想过,昨天那章宋弈为什么要同意封神医的提议,还让周芳去……周芳和幼清有过节,他是知道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