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74.39昭雪三大案:月明翰林夜(3)——字为罪

秦钦文获罪之后,他从前在翰林院主持编纂的书籍也一并被官家焚毁。可是古往今来,历代朝廷再做焚书,却也焚不尽天下所有私藏。

而办那暗底下的事,又有谁比藏花和西厂更擅长?

西厂重建,旧日校尉回来投奔,自然都是摩拳擦掌想要大干一场。又有藏花亲自率领,不出几日,秦钦文的旧稿便一件一件地汇集到了兰芽手上。

历朝历代翰林院最要紧的差事是帮助皇帝起草诏书,可是到了大明可就变了,因为大明的皇上们不相信外臣,而宁愿起用内臣。于是现如今真正帮着皇上起草诏书的不再是翰林们,而是司礼监的太监们该。

于是翰林院真正的主要作用在于“写史”。果然汇集兰芽手上来的,主要是这类书籍。

现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怕兰芽累着,所以司夜染自己将御马监、西厂所有的差事都担过去,只叫兰芽管秦家昭雪这一件差事;藏花也将秦家这差事外围需要劳力的事都包圆儿了,只叫兰芽在书房里坐着看看收集上来的书……

可是这一日一日的,藏花却还心惊肉跳地眼见着兰芽双腮塌陷了下去。

他着实忍不住,便趁着大人不在的功夫质问出来:“只叫你看看书,怎么还看成这个模样了?蹂”

兰芽静静抬头:“我明白当日秦钦文因何获罪了。”

藏花也一愣:“他是因为屡屡弹劾宦官专权,才被大人整治了的。你看了几天书本,难道看傻了?”

“不是。”兰芽捉着藏花的袖子将他按着坐下来,将自己面前那一摞书都推到他眼前去:“我标记了的地方,你都给我读读。”

藏花看了一会儿,看得头大:“没看出什么要紧的来。”

兰芽只能轻轻叹了口气:“本朝写史,你道是都写什么史?”

藏花这个自然知道:“那自然是修前代,写当今。”

“没错。”兰芽点头:“修前代,便是修《元史》;写当今,多为记述皇上与朝廷的起居言行实录。可是《元史》编纂于太祖皇帝洪武年间,一部《元史》竟然仅仅用了三百余天便编纂完成,实属仓促,甚或儿戏;而当今天子的起居实录、朝堂奏对,就更是因为皇上的口吃、常不临朝而难以准确。”

藏花摊手:“听不懂。”

他这些年只当杀手,干暗地里的活儿。那些朝堂之事,那些天下风云,都有大人担待。他只需听从大人的吩咐去干事就够了,从未曾多费过什么脑筋。

兰芽只能轻叹一声,解释道:“《元史》错误与缺漏极多,便需要后代的翰林们重新勘误、订正。于是对于元朝的得失,也许随着世易时移,便会有观点上的前后变化。”

“而对当今的记述,因为本朝翰林无法与历朝历代的翰林一样真正进入内宫,所以根本无从记录下准确的起居实录,所以难免要加一点自行的揣度进去来补足,这其中就难免有说错了、逆了龙鳞的地方。”

藏花终是聪明,渐渐听懂了:“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说,秦钦文的罪不在弹劾大人,而是——罪在这些史书的内容上?”

兰芽深吸口气:“你看这段,尤其是对于建文时代的记述……”

藏花也一惊,急忙抽过来看。

因为如今的皇上是朱棣的后代,所以所有史书上的观点自然都是美化朱棣、抹杀建文的。甚至最初的时候,朱棣不惜篡改史书,将建文时代彻底从史书上抹掉,甚至还将建文的父亲——太子朱标的事迹,以及建文帝太子的名字统统抹除。

仿佛只要史书上不留下有关建文的只言片语,便后世无人知晓他曾做过篡位谋逆的大罪。

可是随着后来时代的变迁,朱棣的后代子孙们也明白建文帝的历史不容抹杀,所以建文又渐渐在后来的史书中浮上水面。

尤其到了先帝明英宗时,大明经历了土木堡之变,有过这样一次几乎亡国的空前危机之后,无论是景泰帝还是当今圣上,也都曾做过反思。尤其是当今皇上登基以来,频频为前朝之事平反昭雪,为于谦正名,甚至原谅了那个夺了他的太子之位、甚至屡屡想要将他置于死地的皇叔景泰帝……

于是当今的朝臣们便也觑着皇上的意思,开始对建文帝的历史有所补偿。臣子们兴许都以为,皇上都能原谅景泰帝,说不定对建文的那一段历史也已经解开了心结,可以平心静气地接受了。

于是秦钦文主持编撰的史书里,建文的身影开始屡屡现诸笔端。

更因为秦钦文号为清流之首,最厌恶宦官专权——而当年的建文帝也是对宦官管束极严,反倒是朱棣因不信任大臣而偏用宦官,才造成如今的积重难返,所以在对建文的描述里,秦钦文用的词汇开始颇多赞扬。

藏花终于看出门道来了,缓缓点头:“如此说来,是秦钦文的笔墨,犯了皇上的大忌。”

兰芽这才欣慰地舒了口气,向后靠去。

这几天她翻了不下百卷书,还都是用词晦涩的史书,还要

从那些隐晦的字眼里去找到证据,她真是累的不轻。

古往今来,文字最是耗神。她虽没干什么体力活,却比他们都更憔悴。

藏花不由得眯起眼来盯着眼前这个身量小小的人儿。

若这事是大人瞧出来的,是大人办的,或者方才这番话是大人说的……他不会觉得惊讶。因为大人原本是那样睿智的人,这些年又行走天下,什么都见过了。而眼前这个,分明是个女子,是两年之前还连家门都难得一出的闺秀啊。难为她竟然也能看得这般通透,想到他和这天下诸人都想不到的奥妙。

藏花的目光又这么绵绵密密的来……兰芽便有些小小心慌,当真怕他一时忍不住,便将什么都说了。

兰芽便故意一拍桌子,打断他那凝视,妙目瞪他:“你走什么神?”

藏花赶紧垂下头去,只望着自己的手:“真是了不起,你是如何想到的?”

兰芽面上便是一热:“咳咳,实则——是大人早就卖了破绽给我。”

眯起眼来,忍不住去想大人当年故意留下破绽时候的心情……大人他也许以为多年之后她才能有机会来办这个案子吧?

也是,以她当年那一幅宁死不屈的模样,她也不敢指望那样的人能看懂大人曾经的良苦用心。

藏花倒又是一愣:“大人卖了什么破绽给你?我怎么看不明白?”

当年这案子就是大人办的,于是连藏花他自己,与这天下人一样,就都直来直去地以为:就是因为秦钦文骂了大人,大人便利用手中权柄将他治了罪。哪里还能想到,大人治了秦钦文的手段里,还留下什么破绽了?

兰芽轻轻一叹:“这事总归需要你反过来想。你细想想,秦钦文一家遭的罪,可感觉似曾相识?”

藏花便眯起眼来。

无论是瓜蔓抄,还是妻女被送教坊司……这些分明都是当年朱棣处置建文旧臣的手段!

藏花冲口而出,兰芽便叹息点头:“正是。这就是大人留给我的破绽所在。”

因那惩治人的手段会联想到建文——若再以“建文”为钥匙去找秦钦文曾经主持编撰过的史书,这一切便会迎刃而解。

兰芽轻轻叹了口气:“秦钦文虽然为朱棣后代的忠臣,却是因建文一事而死……真不知这是历史的讽刺,还是对他这一生的尽数否定。”

藏花也是心下惊惊一跳:“照你说来,真正的想要秦钦文死的,不是大人,倒是皇上?”

兰芽垂首,缓缓点头:“皇上可以赦免景泰帝,因为那是景泰帝篡夺他和他父皇的皇位,他是正位,景泰是逆臣;可是建文却是皇上心头上永远不能碰的伤疤——因为在建文面前,正朔永远是建文,而皇上只是一个逆臣贼子的后代罢了。”

“还有内书库那场大火——宫里对走水一事严防死守,而内书库又无疑是宫里防火最为要紧的地方之一,纵然有人放火,可是那火怎么说烧就烧成那个模样?怎么就没见有人及时来灭火?试问这天下,除非有皇上的授意之外,还有谁敢这么疏怠?否则大火之后,负责防火的官员怎么就没见有人因此掉了脑袋的?!”

藏花腾地站起来:“那这个案,又该怎么翻?总不能你会傻到去跟皇帝老儿理论吧?”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