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73.昭雪三大案:月明翰林夜(2)——大黑猫

他却并不热衷,只是淡淡转眸来望:

“你能怎么办?而我,又敢有什么期待?”

兰芽被问得垂下头去。

以他的聪慧,他自然明白她能办到什么程度,又会怎样地避重就轻……于是他早早与她说得明白:他并无什么期待。

也是,再说昭雪,又能做到何种地步?是能杀了司夜染,还是杀了皇上?

兰芽便吸了口气:“白圭,不为死者,只为生者。蹂”

简单一句,秦直碧却也听懂了,良久,他终于长长一声。

侧眸来看她,又是压抑不住的心跳怦然。

“你说得对,我听你的。”

忍不住反手将她的小手扣入掌心,死死握着。

人海沉浮,他也不得不随波逐流,几番番都要迷失海岸。幸好有她,才让他每一次在将要被波涛淹没的刹那,重新找回方向。

兰芽深吸一口气:“我已托人打探你秦家女眷四处流落的下落。京师中教坊司的不多,大多已被送去边关军营……我明早就派人出去,不计一切代价,务必将所有人都一一找到,一个一个安全都带回来。”

秦直碧狠狠吸了一口气,别开头去,眼中粼粼已有银光。

兰芽走上前去,轻轻抱了抱他:“那么拼尽全力活下来,只为坚信还有重逢的一日,是不是?这一日已然不远,白圭,你要微笑等待。”

秦直碧终于露出了今晚的第一抹微笑。继而垂首望向她腰腹:“那你呢?想好对策没有?”

再殷切攥紧她小手:“与我成亲!这是对你而言伤害最小的法子,便不用你千里奔波逃开朝廷的眼线!”

兰芽一笑拂开:“白圭,怎么又来了?若当真如你所说的去办,那我以后就彻底只能当个妇道人家了。我可不愿,我还想继续男装行走天下呢。”

他的眼眸黯然下去:“这样的危机在前,你却也不想让我帮你一次!”

兰芽一笑按住他的手:“你别以为我小看你,实则我对你期许最高。我之所以这样的小事不求你,我是不想早早便祭出你这把宰牛的刀。我要你韬光养晦,静待时机,不能以昨日之状元、今日之小小从六品翰林便心怀满足;我要你沿着朝堂玉阶,一步一步向上去,直达位极人臣之位。”

兰芽抬首,满眼清光:“到时,我的这一条命才是真真正正捏在你手里。到时,我才会求你帮我。那个时机早一点晚一点都不行,你可愿为了我,不急不躁,静静等待?”

秦直碧眯眼看她:“你已,心有成竹?”

兰芽清亮一笑:“修竹廊下,公子直碧。”.

两人离开翰林院,秦直碧已然一扫来时的孤单愤懑,眼角眉梢已然漾起月色清光。

秦直碧要送兰芽回灵济宫,却被兰芽拦住:“我坐轿子来的,他们在那边等我。此时你绝不宜与我灵济宫和西厂走得太近。

秦直碧只能停步,目送兰芽离去。

司夜染的银龙小轿,此时已经成了兰芽出门的专属。那银光潋滟的轿子,在这片白月黑天的背景之下,越发显得澄澈如水,清光迫人.

转过街角,兰芽才掀开窗帘,朝外看了一眼。

藏花伏在房顶上,明知道以她那眼力根本就瞧不见他,可是他还是心慌意乱地下意识闪避了一下。

心下也是随之一颤。

实则他当然明白她不是在找他,而是在找大人。从来,只要她在京师,每次夜晚出去办事,大人总会放下一切事,悄悄跟在她后头,一同出去。

这两年过来,在夜色里悄然去寻找大人,已成了他们两个之间一个心照不宣的游戏。她乐此不疲,大人也痴心不改。

只是今晚……今晚他越发觉得自己多余。

大人不是自己不能来,大人只是……将这个机会让给他了。

谁叫他自己心下曾经生出过那样的怅惘,便在私宅之时,便曾难过过,纵然黑夜里看她独自行走,却也不能相送,只因为明知道大人必定隐匿在这夜幕之中,悄然地陪伴着她……

便如同他明白大人一样,大人又如何不是早就看穿了他?

于是他们两人,一个将捉继晓当替死鬼的秘密分享给他,叫他能有机会跟大人多说说话;一个则忍着自己不在夜晚随她一同出门,而将这个机会送给了他……

只因为他们都明白了他的心,明白他同时是爱着他们两个,所以他们才都怕他孤单,都悄然无声地想尽了法子能帮他排遣开些。

可是就因为他这心一乱,于是脚下便失了准头,脚下踩着的瓦片便跟着一动,在夜色里齐齐咔咔传出动静来。

抬着轿子的那四名轿夫也都不是寻常角色,登时便发现了,立即落轿,两人守护着轿子,两人便循声要窜上房来。

倒是夜色之中隐约听得她轻叹一声,继而道:“没事,都站住。”

然后她的臻首从轿窗中探出来,仰头朝屋顶上望过来。

高天之下的月光便唰啦都落在她面上去,照见她绝世清丽的容颜。

她轻声唤:“二爷,是你吧?下来,好好走路。”.

一听公子的话,两名要上房的轿夫互视一眼,急忙从院墙上纵身而下,宛若两片柳叶,悄无声息。继而双双单腿跪倒在地:“不知是二爷。小的们冲撞了。”

藏花伏在屋脊上悲伤地闭了闭眼。

想他藏花,身为绝顶刺客,到哪里都如入无人之境,来去如鬼魅……可是今晚,却叫一个没有半点功夫的丫头给识破了,他这刺客真该举刀自尽了。

他便闭了眼,也不用轻功身法,只听着屋脊笨拙地滑下来,然后噗通坠地,跌了一P股的灰。

四个轿夫何曾见过轻身功夫最好的二爷干过这样的蠢事儿?四人相顾,都险些笑出来,不过都忌惮二爷一向的脾气,都赶紧咬住嘴唇,死死咬住。

倒是兰芽撑着下颌,隔着轿窗,目睹了整个过程,忍俊不已。

他翻了个白眼儿,狼狈地爬起来,拍了拍P股上的灰,疼得一瘸一拐走过来,却问了句不相干的话:“你,怕猫吗?”

兰芽也没问他怎么突然问这个,只直接回答:“不怕!我反倒怕耗子。”

她又反问回来:“你怕耗子么?”

他忽地一声怪笑,身影腾空如蝙蝠,倏然腾转而去,扑入墙角。随即回转来,左右手各拎着一条耗子尾巴。

兰芽想笑,却随即一捂嘴,干呕了一声。

他这才惊觉自己又忘了她身子的事儿了,恼得转身回头,左右手一转,便将两只耗子的脑袋给拧下来了,尸体扔在水沟里,懊恼得暗暗跺脚。

瞧着他那模样,兰芽只能悄然叹息。

他是想逗她开心,她明白。她便轻声唤:“藏花,你过来,陪我说说话。”

他愣了愣,却摇头:“我手上有耗子血!”

“没事,你过来吧。大人专为我配了个香方,用檀香冰片等清凉去晦的香料,我搁在鼻尖就能避开了。”

他这才走回来,有些不习惯地跟在她轿子边,将两手尽量藏进衣袖,讪讪地道:“还是大人好,连这香方子也能为你单配。”

兰芽故意避开他的意思,拐了个弯儿揶揄他:“大人从前也不是没给你配过。”

他便只好“哼”一声,不再说话了。

他自己别扭了一会儿,才偏头看她:“你怎么知道我在房上?”

兰芽一笑,却没说话。

大人说他不来了,那大人又会派谁来?

藏花的心,还有谁比大人能更明白?

他已然自厌自弃,心字成灰;倘若他们两个再一起联袂躲开他……那他又该如何自处?

兰芽便轻轻一笑:“其实我没猜到是你来啊,我就是随便说那么一下,你要是不承认,那我就换别人猜了。是你笨蛋,还真自己出溜下来了。”

“你!”他果然中招,气得掐腰跺脚。

兰芽愉快笑起来:“二爷,帮我理理正经事:当年秦钦文的案子,是怎么回事?”

藏花便哼了一声:“还能是怎么回事?秦钦文那个老八股,自认为是清流之首,屡屡上疏弹劾宦官专权。他那意思还能是说谁?自然是里里外外,明的暗的都是指向大人!”

兰芽垂下头去。

就连藏花都是这么认为,那这天下人自然更是这么直接将罪责就都推到司夜染身上去了。谁叫大人年少而权倾天下,遇到一言不合的大臣,自然直接咔嚓……

兰芽垂下头去:“二爷,帮我办一件事:秦钦文获罪之后。所有他经手的诏书、史书全都焚毁吗;民间若有私藏,也要问连坐之罪。我也曾悄然进内书库里找过,看是否还有存货,可是后来却内书库也是一把大火……什么都没留下。二爷帮我去民间暗暗查访看看,若能找回他曾经的论述,尤其最好是史书、起居实录,拿回来给我看看。”

【内书库那一把大火——有余味吧?明天见。】

谢谢irenelauyy的10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