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一十七章 感人一曲,雪妍保媒

上官雪妍看着她那带着深意的笑脸,自己脸上的笑意也加深了。但愿你过会儿还能笑的出来,这次一定要给你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墨儿,玉箫借母妃一用。”上官雪妍没有接她的话,看着对面的思明楼上的轩辕云墨说。想使坏是吧,自己虽说不惧,可是为什么要给她这个机会。

上官雪妍的这句话,让那柳菲羽的笑意凝固在脸上。她狠狠的看着上官雪妍。她早就想好的,如果自己丢了脸,她就要那圣王妃丢更大的脸,要让圣王爷知道,她的王妃可是没自己优秀的,让他后悔。还有那圣王妃现在很得圣王爷的喜爱,她要让她失去宠爱。她想过即使那圣王妃会乐器,那又怎么样,自己在所有的乐器上都涂有毒药,只要沾染上,就会废了整只手。手废了不就是个残废,圣王爷难道会要一个残疾的王妃不成。即使那些笛箫她也做了手脚,那些萧和笛子一般都是男人使用的乐器,琴、古筝这些此时女子常用的乐器,自己也是以防万一,可是怎么就没防到她们会自己带着乐器来的,难道她早料到会有这事情发生,所以才让那个孩子带着乐器来。她都计划好了,可是事情没按她预设的方向发展。

要是上官雪妍知道她的想法肯定嗤之以鼻,以为谁都和她一样心思不良。

“好,母妃接着。”轩辕云墨笑着解下自己腰间的玉箫隔空扔了过去。他早就想教训下面的那个不知所谓的女人了,她的胆子可真大,竟然该死的接连找娘亲的麻烦。自己还打算以后再找机会收拾他,现在不用自己出手了。

“没想到圣王妃准备的倒是很齐全,这是看不起我们禹城的人吗,连乐器都自己备?”柳菲羽看着上官雪妍的眼里有着挑衅,所以说的话是另一个意思。

“本妃没那个意思,只是本妃已经习惯了使用圣王府出来的东西。其实在禹城的有些人,还真是让本妃不怎么放心。你说要是谁在那些乐器上涂点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那本妃不是有口难言。现在毕竟不是在自己府中,本妃还是小心一点的好,你们觉得本妃说的对吗,这是人之常情吧?”上官雪妍不论她说什么,自己总能找到合适的借口。而且她是明说了,我就是不信任你的,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圣王妃好口才,小女子甘拜下风。我们还等着听圣王妃‘真正’的曲子,希望圣王妃的樱唇,依旧能让小女子叹服。”柳菲羽话里有话的说。一是说上官雪妍只是仗着牙尖嘴利,二是说上官雪妍只会占口头上的便宜。三是说在讽刺上官雪妍吹萧,其实只是虚张声势罢了。

“定不会让你失望。”上官雪妍依旧带着浅笑,不过多了一丝危险。

“蒙上眼睛,不要去取下来。”轩辕玄霄的脑中突然传来这么几个字。

轩辕玄霄知道那是上官雪妍的声音,也没问为什么,于是拿出随身的帕子蒙上自己的眼睛。他很快就陷入了黑暗中,他知道妍儿不会没理由的去做一件事。

“父王,您这是做什么?”轩辕云墨看见自己父亲的行为的不解的问。

“安心听你母妃演奏,父王这样可以不受外物的影响。”轩辕玄霄淡定的说,他总不说我也不知道,你娘亲让我蒙上的吧。

“父王说的对,我也蒙上眼睛吧。大哥,要不然你也蒙上吧。”轩辕云墨也随着自己的父亲把眼睛蒙上。

“好吧,我也和你们一样。”轩辕少泉也随之蒙上了自己的双眼。

看见圣王爷父子他们蒙上双眼,那些人不知道要不要跟从。原本站在他们父子身后的随墨走出去,叫进了齐浩,两人一起站在三位主子之后,现在主子们现在眼不能视物,他们可是要保护好了。

上官雪妍看见这父子三人的举动无声的笑笑,她只是让轩辕玄霄蒙着双眼,利于她后面事情的安排。没想到墨儿和少泉也有样学样,也罢,后面的事是有点有碍观瞻,他们不看也好。

上官雪妍环视一下众人,尤其是下面等着看自己笑话的那人。

上官雪妍看着手中的玉箫,这玉箫自己也就只是在它成形之后试过音,从哪以后它就是墨儿的了,是他平时的乐器,也是武器。自己当时一直想给墨儿一把称手的兵器,可是一直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最后还是宸提醒了自己,也是在宸的指导下自己才锻造雕刻了这把玉箫雪柳剑,墨儿他的独一无二的兵器。

吹箫时既可以站着吹,也可以坐着吹,持箫姿势也就可分为立式和坐式两种。立式,独奏或重奏时一般采用立式。两臂自然向前,两手持箫,手指自然弯曲,胸部和腰部要直,但不能挺胸鼓肚,头部向前但不能前倾更不能后仰。双肩和双肘自然下垂,切忌耸肩。箫放在嘴上时与身体约成45度角,因为角度太小了容易低头,太大了又容易扬颈,这样不但姿势不雅,也影响呼吸。两腿站定,两脚稍稍分开,身体重心落于两腿之间。坐式,合奏或伴奏时一般采用坐式。坐式上半身和立式完全相同。座椅高低要合适切忌一条腿架在另一条腿上,这样不但姿势不雅,同时也影响正常呼吸。

吹箫姿势是最符合人体生理结构特点的,因此持箫最基本的原则就是要保持人体自然状态,便能很快掌握正确的演奏姿势。

上官雪妍现在就是选用的立式,她是站在窗口的,面前是空旷的台子。上官雪妍吹了一曲现代著名的曲子《化蝶》,就是那个耳熟能详的感人凄美的故事。上官雪妍把自己对曲子的感情,还有自己原来经历的感情都融入在曲子中,所以轩辕玄霄他们听到的曲子时候,就像是谁在他们耳边和他们低语述说那个他们从不曾听过的故事,可是又好像他们自身经历过一样。那些夫人不知不觉中竟然留下了眼泪,有些自诩是铁骨铮铮的男人也眼含热泪,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曾经心中那分美好和遗憾。

而此时的上官雪妍也想起了那个曾经和她携手并肩的人,可是百年以后身为普通人的他化为了尘土,世上独留下了她。可是她是个岁月不知几何的人,注定了分离。现在她又在异世遇到了一个让自己动心的人,可是他会真的是自己的良人吗,自己难道若干年后又要看着他在自己面前长睡不起。宸早就和自己说过,他们都是自己的劫数,自己避无可避,只能顺应。上官雪妍想着自己曾近的过往还有和轩辕玄霄可预知的未来,自己也留下了眼泪,曲子更加的凄美动人。

上官雪妍在吹奏曲子的时候,无意之中加入了自身的修为所以她不知道的是,今夜的禹城很多人都听到了她的曲子,也勾起了他们的回忆,家家有人流泪。整首曲子飘散在禹城的上空,进入人们的耳中,今晚的禹城显得异常安静,就连平时那些喜好夜行的人,今晚也好像休息了。

轩辕玄霄感觉到自己眼睛上的湿意,他知道自己落泪。轩辕玄霄摸着蒙眼的帕子,自从母后去世,自己再也没落过泪。可是今天只是因为妍儿的一首曲子,自己再次落泪。是因为曲子吗,还是因为自己听出了吹曲子人的心境。妍儿,你在想念谁,又在担心什么?

上官雪妍稳定一下心境,一首凄美的《化蝶》之后,她又来了一首《春江花月夜》。这是一首和上面那一首截然不同风格的曲子。刚刚照应他们此时所在的地方,十分应景。

两首曲子上官雪妍吹奏完,她放下玉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情绪化了,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曲只吹完之后,场上只有上官雪妍是清醒的,其他人还沉浸在曲子之中。

“呀,柳小姐你要给本妃伴舞也不用如此出力吧,这让本妃怎么好意思?”上官雪妍看着神思还不知道在哪里游荡的柳菲羽突然吃惊的大声说。

“啊,我的衣服?啊!”柳菲羽听到上官雪妍的声音清醒过来,这时她才感觉到自己身上凉凉的,一看自己的外衣不知道怎么时候脱掉了,只剩下自己穿着里衣独自站在台上,身边的丫鬟也知道去哪里了,就连里一也是敞开的,可以看到里面的裹胸。

柳菲羽的这一声尖叫把那些还沉浸在曲子中的人都唤醒了过来,同时看向楼下声音的来源处。

“羽儿……。”

“哎呀,她的衣服呢,怎么脱了?”

“这也太不要脸了?”

“世风日下呀。”

……

柳菲羽只是独自站在台上,听着那些人越来越不堪的话。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直到丫鬟上台给她披上衣服,她好像还在惊魂未定之中。

“是你,一定是你,为什么要害我,我们无冤无仇的?”柳菲羽突然推开身边的丫鬟指着知月楼上的上官雪妍哭泣着问,她知道自己现在全完了。

“放肆。”轩辕玄霄拿下蒙着眼的锦帕厉声呵斥。妍儿也是她能指责的。

“王爷,这是妾身和柳小姐之间的事,王爷可否让妾身自己处理。妾身也不想有人说自己仗着王爷的威名作威作福的,请王爷允许。”上官雪妍对着对面的轩辕玄霄轻施一礼,这是她第一次如此和轩辕玄霄说话。

“妍儿就是仗本王的势的又如何,这是妍儿应该的。好,既然妍儿如此说了,本王允许就是,不过本王站在你身后看着谁敢妄动。”轩辕玄霄撩一撩衣袍坐下,一副放手让上官雪妍做自己想做的事,他在后面撑腰的样子。

轩辕玄霄的样子让在场的众人心思不一,他们知道这圣王爷是真的宠爱圣王妃,认圣王妃为所欲为,还有些人在为柳菲羽担心。

“谢王爷。柳小姐,你说本妃害你,可是本妃为什么害你,又有什么理由害你。害了你,本妃又能得到什么好处?”上官雪妍握着萧,浅笑着问她。对于她的指责也不见生气,只是连着问了几个为什么。

“为什么害我,为什么害我。你是嫉妒我,所以才要害我。对,就是这样。”柳菲羽大声喊出声。

“嫉妒你?本妃嫉妒你什么?”上官雪妍依旧不慌不忙的说。

“你嫉妒我的美貌,嫉妒我的出身,还有你是怕我得到圣王爷的喜爱,夺了你的宠爱。”柳菲羽的言语已经有些错乱了。

“是吗,你的出身?士农工商,这是三岁小孩都知道的,柳小姐难道会不知道。本妃虽然出自民间,是村姑,可是也比你一个世代经商家的商女高了那么一点点吧。至于美貌吗,你确定本妃会嫉妒你。最后说到圣王爷的宠爱,你连圣王府的大门都进不来了,本妃还怕什么呢?即使你进了圣王府又怎么样,本妃有的是机会让你消失,本妃至于傻到当众陷害你?你真以为本妃和你的脑袋一样,只长那张人人看到的脸?”上官雪妍把玩着玉箫,看着众人平静的说。就好像她不是在为自己辩白,只是说一个事实。

其实柳菲羽的事就是上官雪妍搞的鬼,她只是在曲子里加了一点能让人产生幻觉的音符,只是针对她一个人,其他人感受不到。自己让她看到的就是她进圣王府以后,伺候轩辕玄霄的场景,于是她以为自己就是那幻境里面的自己,最后也就成了这个样子。

在场的众人也觉得上官雪妍说的很对,再说他们也没看见上那是圣王妃动手,只是看到她一味的找圣王妃的麻烦,他们也知道柳小姐是为什么。

“就是你,一定是你,我也只得罪你了。”柳菲羽低声说,上官雪妍的反驳摧毁了她的骄傲。

“柳小姐,本妃可以当你是伤心过度疯魔了,不计较。但是也不容忍你一再的指责,你有何事得罪了本妃,一定要本妃如此害你才罢休。”上官雪妍突然提高声音说。

“我那里知道,你是被人高高仰望的,也许我哪里不小心就得罪你了。”柳菲羽现在又好像找回了理智,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不能说。

“既然你一直说是本妃害你,既然这样,那本妃也不能白担了这个罪名。王爷妾身想做个媒,不知王爷可许?”上官雪妍面朝轩辕玄霄问。

“随妍儿高兴,只要妍儿觉得谁合适,本王就下谕旨。”轩辕玄霄听到上官雪妍话,宠溺的看着她说,眼里有无限柔情。

谕旨,不同于圣旨,可是也有一定性的强制意义,也是不可违抗的。违抗圣旨诛族,违抗谕旨至少本人是死定了,在他特定的时候谕旨就是圣旨。这也是轩辕玄霄出来,轩辕炫耀没给他其他的什么可以代表皇帝身份的物件,只是在朝堂上下了圣旨,简单的说一下的原因,因为轩辕玄霄有自己的权利。

“谢王爷。诸位大人,老爷、少爷。这柳小姐听说是禹城第一美人,想来大家一定都想娶回去。往日肯定是不可能了,不过今天倒是有个机会。柳小姐,你的身子刚刚也让众位看过了,本妃也不是那么的不通情达理之人,这些人你随便看,不过为妻是不肯了,那就为妾,以你的美貌,一定会得宠的。你就在这些看过你身子的老爷少爷之中挑一个吧,本妃一定如你所愿,想来本妃做的媒,诸位夫人也不会不愿意的,更何况是个妾室。对了,柳老夫人不知你意下如何,毕竟柳小姐是你的晚辈。”上官的声音在他(她)们耳边回荡那些老爷少爷是肯定愿意的,先不要说她柳菲羽的美貌,就是柳家,还能少了她的陪嫁不成,钱财谁不爱。那些夫人即使心中不愿意也不能说什么,她们现在都认为是圣王妃在报复她们起初的无理。她们现在也是有口难言,只能眼睛喷火的看着柳菲羽,全怪她。就连那活过大半生的柳老夫人也是这么想的,她现在看着自己的这个堂孙女,也不知道怎么办,早知道就不带她来了,自己现在回去怎么和家里人交代。

“你说的是真的,不反悔?”柳菲羽原本听到上官雪妍的话,气的都要吐血了,可是听到后面她突然开心了起来。在场的男子,那是不是也包括圣王爷在内,这圣王妃可是真蠢,白送自己一个进入王府的机会。可是她又怕上官雪妍反悔,于是当着众人的面问,让她不能反悔。

“本妃虽然不是什么大丈夫,做不到一言九鼎。可是基本的为人道理还是知道的,若不轻许,许之必守。柳小姐大可放心,再说王爷还在呢。”上官雪妍言之凿凿的说,还拉轩辕玄霄出来。

“是小女子不对,不该怀疑圣王妃,那多谢圣王妃保媒了。小女子就选圣王爷了,请圣王妃成全。”柳菲羽看着上官雪妍带着即讽刺又兴奋的笑。

“柳小姐怕是没听清本妃的话,本妃说希望柳小姐在那些看过你身子的老爷和少爷中选一人,还请柳小姐另选吧。”上官雪妍听到她前面的话就知道她的意思,可惜了自己早防着她这一手。

“圣王妃此话什么意思,莫不是反悔了,我就是按照圣王妃的要求选的。”柳菲羽听到上官雪妍的话,就以为她是反悔了,于是大声问。

“那些人中不包括本王。”轩辕玄霄冷冷的开口,她现在知道妍儿为什么让自己蒙上双眼了,原来她一早就计划好了。

“也不包括本世子,还有我大哥也不在里面。”轩辕云墨也嫌看热闹时大事大的在后面补了一句。

“二弟,我们没成年的,她不会选我们的。”轩辕少泉觉得轩辕云墨这句话是多余的,于是对他说。

“大哥你错了,我们现在是小,万一她就是喜欢我们这种花一样年纪的少年怎么办?再说我们以后会长大的,她也不过等几年。还有这里除了父王不就是我们身份最高了,用母妃的话我们是潜力股,只要有脑子的都会这么做。现在这种人太多了,我们还是小心一点的好。”轩辕云墨看似是在和轩辕少泉解释,其实他的声音说的很大,让所有的人人都听到了。

柳菲羽的脸红的滴血,一部分是气的,另一部分是羞的,自己何曾遭受过如此的侮辱,等有机会自己会让他明白自己的厉害,她抬头恨恨的看着轩辕云墨。

“随墨,快救你家小爷,她不会真是看上本世子的了吧,怎么办。对了,本世子又没看见她的身子,哎呦吓死我了。”轩辕云墨在看过来的时候缩在窗子下面,很怕柳菲羽选上他,也只有声音传来。后面好像想起什么又突然坐回自己的位置。

“柳小姐,你吓着本妃的王儿了,我们还是尽快结束你我之间的事吧!本妃是第一次做媒也不想半途而废,那不符合本妃的性格。柳小姐你是想继续选,还是本妃帮你选了。”上官雪妍已经没耐性和她耗下去了,这人自己也不想和她玩了。

“我已经选好了,就是圣王爷了,请圣王妃依约。”柳菲羽坚定的挺着胸。

“他们父子在本妃演奏的时候是蒙着双眼的,根本看不到你。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那就他好了,反正是为妾,跟谁不一样。”上官雪妍随手指了一个胖子说,不过那胖子年纪到是不大。

“不是这样的,你骗我,我不要,你这个毒妇,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要如此对我。”柳菲羽摇着头,大声喊。把责任全怪罪上官雪妍身上,她这下希望落空了,看向思明楼上的轩辕玄霄时,果然在他手里看见白色的锦帕。

“得罪我,你还不配。罗夫人,柳小姐为妾之事,就有你监管了,严防各种意外发生。要是柳小姐不小心亡故了,本妃自会让人去收尸。”上官雪妍边说边外走,这个女人不值的自己的同情。

“是,圣王妃,臣妾一定监管好。”罗夫人也没想到此事会落在她的头上,她现在也是左右为难,可是又不得听从。

看见上官雪妍这边离开窗口,那边的轩辕玄霄他们也站起身离开。

“柳老爷,自古民不与官斗,这是都知道的道理。本王不会认为柳老爷会糊涂到为了一个已经没有用的人,找不自在吧。”轩辕玄霄走到门口突然站住,背对着后面的人说。

“草民知道,明白怎么做。”柳时贤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柳时贤现在是又气又急,气自己的侄女找事得罪了圣王爷,也生气圣王妃做事不留余地,更加着急圣王爷是不是不在追究此事了。他们柳家是存在百年,也有点关系,可是那也不能去和整个皇朝抗衡。除非他们柳家离开西越王朝,可是这里他们世代经营怎么能说走就走。那他们现在能做的就是什么都不要做,舍弃那柳菲羽。至于堂哥那自己回去在说吧,真是没想到那侄女会闯怎么大的祸。堂哥那与世无争的性子,怎么会教出这么一个女儿。

“娘亲,您今天吹得曲子怎么我以前没听过。”轩辕云墨先一步跑下思明楼,在知月楼的楼下等着上官雪妍,看见她下楼就问。

“第一首你还小现在不适合,以后教给你。第二首娘亲今晚回去把谱子给你,你可以试一试,不懂的在问娘亲。”上官雪妍扶着他的肩,这小子今天也是个扮猪吃老虎的样子。

“少泉你会什么乐器,回去让墨儿给你乐谱,你们兄弟一起看。”上官雪妍也没忘记站在一边的轩辕少泉。

“谢母亲,儿子只是学了竹笛,吹得也不是很好。”轩辕少泉不好意思的说。

“笛子呀,和萧有点差别,不过这个墨儿也有涉猎,你们两个倒是可以多交流一下。”

“是,母亲。”

“妍儿,我们可以回去了吧,天晚了。”轩辕玄霄打断她们的交谈。

“恩,我们回去吧。”

上官雪妍她们一行人,也要让柳时贤安排人送,她们只是一家人慢慢向门口走去。

“其实我的琴弹的不错,不知道妍儿懂不懂?哪天我们切磋一下技艺如何?”走着走着轩辕玄霄突然在上官雪妍耳边说。

“古琴吗,懂呀,而且还说的过去。”上官雪妍也不谦虚,她是所有的古乐器都会一点,只是因为她自幼喜欢古乐器,所以特意去学过,宸那个不靠谱的师傅也教过一些。

“那我们是不是也……。”

“哎呦……。”

就在轩辕玄霄想说什么的时候,身后传来轩辕云墨的声音。

“墨儿,怎么了?”上官雪妍转身问,她不觉得儿子会有危险,她自己也没感应到有什么危险存在。

“没事,就是被那个突然出现的人撞了一下。”轩辕云墨指着前面急急忙忙跑着的一个身影说。

“没事就好,看看身上少什么东西没有。”上官雪妍站在他身边说,这里毕竟不是在自己熟知的地方,那人的突然出现也太巧合了。

“娘亲,没有,我身上不多也不少。”轩辕云墨低头在自己身上仔细检查一遍,然后说。

“也许是娘亲多疑了,走吧,我们回去。你在看什么?”上官雪妍转身欲走,就看见轩辕玄霄一直盯着撞了墨儿并且消失的身影看。

“那个身影看着有点熟悉,但是那人不该在这里呀。走吧,也许是人有相似也说不定。”轩辕玄霄觉得自己看不错了,不过他心里存有了疑问。

上官雪妍他们离开以后,黑暗处走出来一个人影,眼里带着仇恨看着他们一家人,很快就又消失了

上官雪妍一家乘坐马车回到中华楼,这里还在做生意。不过今天大堂里好像多了一些成双成对的男女,她们彼此还在互相夹菜斟酒。

“咦,小二今天是禹城的什么特殊的节日吗?”上官雪妍进门就看着这奇怪的一幕,于是拦着一个店小二问。

“回,王妃不是,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夫妻。他们自己说,都是被一首曲子感染的。”店小二诚惶诚恐的说。他在中华楼做的有两年了,现在才知道他们的楼主竟然是圣王爷。

“曲子,那不就是娘亲……。”

“我们回后院去吧。”

轩辕云墨能想到的,轩辕玄霄也能想到,于是他打断轩辕云墨下面要说的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