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六十八回 其心可诛

“……你怎么还在这里,呃,爷没还叫你进去服侍吗,十一爷都打发人过来催了两次了!”季东亭急匆匆走进慕衍卧室所在的院子,却见冬至仍站在芜廊下,一手端了个铜盆,一手拎着个水壶,与他半个时辰前过来时的姿势丝毫没有变化。

至于他口中的‘十一爷’,正是宇文策,他在这一辈的宗室子弟里排行十一。

冬至闻言,立刻压低了声音道:“在爷没找到他自认为穿着最英俊潇洒的衣裳前,十一爷就算催一百次也是一样。”

季东亭就摸了摸鼻子,摊手道:“那没办法了,谁让咱们爷待会儿要见自己的心上人呢,不打扮得英俊潇洒不凡,怎么好意思上前与人打招呼?爷还说我们胡闹,言语行动间更是一副对人家半点不上心的架势,骗谁呢,不上心能一听说人家今日要去赴宴,便立刻说自己也要去,偏又要用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去是为了阻止益阳长公主给我订一个歪瓜裂枣’,要阻止长公主还不容易?”

“就是。”冬至小声附和道,“爷只要马上吐几口血,躺在床上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管保礼亲王再也不会去找皇上说咱们爷该娶老婆了,立马儿就能皆大欢喜,还用得着借十一爷的名头,巴巴的亲临长公主府?摆明了就是想去见人家嘛,我先还以为咱们爷此番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谁知道爷如此大费周章,就是为了见人家一面!”

“咳咳!”二人正八卦得不亦乐乎,头顶上忽然传来一阵饱含威胁性的低咳,二人心里一凛,季东亭已先笑道:“爷,十一爷打发人来问您什么时候可以出门,他也好算着时间出门了。”

慕衍冷冷睨了他一眼,才沉声道:“传话给他,让他出发罢,我马上也出发了。”

此番让自己的“病情”忽然好转起来,慕衍心里想什么能瞒过别人,却瞒不过自己。

那日瞧得顾蕴与沈腾相处甚欢后,他心里不用说极不是滋味儿,不是滋味儿之余,也终于第一次正视起自己的内心来,原来那个独一无二的特别身影早已在他心底生了根!

然后他便想到,自己不能再这样一辈子“病”下去了,且不说那些欲置他于死地的人步步紧逼,他不能再这样只被动的化解而不主动出击,他没坐上那个位子便罢,既然坐上了,除非他自己不想了,否则谁也别想将他拉下去!

只说他若再以腾骥卫的身份与顾蕴打交道下去,——关键人还避他不及,根本不给他打交道的机会,只怕用不了多久,心上人成亲了,对象却不是他的惨剧就将上演,他便觉得自己得渐渐“好”起来了,不然哪个女儿家愿意将自己的终身托付给一个指不定什么时候便会一命呜呼的人?

这才会有了太子殿下身体忽然有所好转,甚至能下地走动了的消息传出宫外。

谁知道这事儿才传开几日呢,礼亲王倒先找到了皇上,坚持要皇上为太子选太子妃,慕衍一时间端的是哭笑不得,也不知是感激礼亲王的好心,还是该懊恼他的添乱了。

他的第一反应便是搅黄了这事儿,如今他心里属意的太子妃已有人选了,只待他虏获了美人儿的芳心后,便可以昭告天下,若现在被人趁机塞个不相干的女人给他,将来他要如何处置?

但转念一想,既要给太子选妃,少不得要开办花宴春宴什么的,以显阳侯府的地位,小姐们自然也会在被邀请之列,那他岂不是就可以见到顾蕴,并创造机会与她说话儿了?

也所以,益阳长公主府的这场女儿宴方得以顺利的如期举行。

“是,爷。”季东亭忙应声而去,惟恐速度慢了,就再也走不了了。

只是临转身时,他到底还是没忍住飞快觑了慕衍一眼,就见他家爷一身玄色锦袍倒是的确将人衬得英武不凡,可这身衣裳不就是爷昨儿夜里就选好了的吗,既然衣裳是一早便选好了的,那这么一大早上的时间,爷都在屋里折腾什么呢?

季东亭自然想不到,慕衍起床后最先的确是穿的这身衣裳,但穿上后,却发现怎么看都不够完美,于是又把衣柜里所有的衣裳都翻出来试穿了一遍,最后发现,还是第一身最好看。

可这样的行为怎么能让别人知道,慕衍一想到冬至与季东亭那副贼兮兮的样子,就觉得牙根直痒痒,说不得只能将那些衣裳又还原了放回衣柜里,一大早上的时间可不就这样过去了?

余下冬至眼见季东亭那个没义气的家伙说走就走,他自己倒是也想走,到底不敢,只得赔笑道:“爷,我服侍您梳洗罢,不然该让十一爷久等了。”

万幸慕衍今儿心情好,懒得与他计较,随意“嗯”了一声,便先折回了屋里去,冬至方暗自松了一口气,端着盆子拎着水壶跟了进去。

服侍慕衍梳洗毕,又去端了早膳来后,冬至麻溜儿的整理起屋子来,整理至大衣柜前时,虽然慕衍早已将自己的衣物恢复得自认看不出任何异样了,可冬至是什么人,打小儿就贴身服侍他,做惯了这些事的,如何瞧不出其中的异样来?

略一思忖,便将其中的缘由猜了个*不离十,差点儿就没笑破肚皮,可还不敢笑,只得强自忍着,端的是忍得好不辛苦。

慕衍哪里知道冬至一眼就看出了他的那点儿小秘密,他心情极好的用完了早膳,又状似无意的踱至墙角人高的紫檀木雕花座水银穿衣镜前不着痕迹的照了一回后,才眉眼舒展的出了门,浑没注意到身后的冬至早已忍不住笑得肩膀直抽抽。

主仆二人连上季东亭,打马出了慕衍位于东城三教九流杂居的宅子后,便径自往达官贵人聚居的西城而去。

约莫小半个时辰后,三人到了西城,宇文策也早已侯在那里了,慕衍与他彼此问过好后,因其时路上过往的车马轿子委实不少,认识宇文策的也是大有人在,不便久留,遂也不多说,只将两队人马合成一队,继续赶赴益阳长公主府。

其时顾蕴一行人已在益阳长公主府的垂花门外下了车了,自有长公主府的管事妈妈们迎上前殷勤的行礼问好。

本以为显阳侯府两位夫人都身怀六甲,太夫人则孀居多年,今日只会来几位小姐的,不想显阳侯太夫人竟也来了,光管事妈妈与之应酬就太怠慢显阳侯府了。

忙又有人飞奔而去,禀告益阳长公主的大儿媳韩大奶奶去了,长公主因君臣之分不可能出来迎接客人,韩大奶奶出来迎一迎显阳侯府的太夫人却是应该的。

不多一会儿,便见盛装的韩大奶奶被簇拥着出来了,先笑容满面的与彭太夫人见了礼,又受了顾菁顾蕴姐妹几个礼,便安排管事妈妈先迎了显阳侯府的人进去。

至于她自己,则就留在了垂花门外,因为方才她收到消息,成国公府的夫人奶奶小姐们也已到了,成国公府岂是别的人家能相提并论的,自然要由她亲迎才好。

顾蕴跟着大家往里走,才走出没两步,就听得身后传来韩大奶奶热情洋溢的声音:“不过才一段时间没见大夫人,怎么大夫人瞧着竟更年轻了几岁一般?与我站在一起,别人都不敢相信您是我的长辈,只会以为我们是平辈了……几位小姐也更漂亮了,庄敏才还念叨着你们呢……”

韩大奶奶的声音实在太有穿透力,兼之她待两家的态度虽不至于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也算是泾渭分明,显阳侯府是及不上成国公府,却也不是什么破落户,她至于这样吗?

以致顾蕴顾菁姐妹几个都没忍住往后看了一眼。

就看见成国公府的几位夫人奶奶还好,不用说都是盛装,几位小姐却都打扮的十分素净,瞧着半点也没有国公府千金、皇后娘家侄女儿应有的气派。

顾蕴与顾菁下意识对视一眼,心里已约莫猜到了什么。

等到她们进了长公主府的正殿,先去拜见益阳长公主时,瞧得在场的几家顶级豪门,像什么信国公府、兴国公府、永嘉侯府并几位阁老家的小姐们也都打扮得十分素净,半点也不复往年出席女儿宴时的花枝招展争奇斗艳时,二人心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既然显阳侯府能从宫里打探到内幕消息,这些顶级豪门自然也能打听到,可他们又不能不让自家的女儿出席今日的女儿宴,不然就太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也是在给有心人诟病攻击宗皇后甚至是皇上的机会。

所以她们只能让自家的女儿出席,但也仅仅只是出席而已,盛装打扮什么的就不必了,把精心培养的女儿嫁给太子那样一个随时可能一命呜呼,关键连身为亲生父亲的皇上都不待见的人,这样摆明了亏大发的生意,除非是傻子才肯做呢!

顾蕴更是不无阴暗的想,也许宗皇后就是有意将消息透露出来的也未可知,一方面她不希望太子的亲事太顺遂,不希望太子得到一个得力的妻族,另一方面,她却比谁都希望自己的儿子三皇子能得到一个强而有力的妻族。

而这些顶级豪门不论哪一个做了三皇子的岳家,于三皇子都是一大助力,她自然要把这些人家都留给自己的儿子,哪怕这些人家不可能属意太子,但万一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出了意外呢?

——顾蕴却不知道,她这番阴暗的猜测,还真就将宗皇后的心思猜了个*不离十。

不过这事儿却不仅仅只是宗皇后一个人的手笔,贵妃其实也有份儿,在对待太子宇文承川的态度上,这两个斗了二十年的女人,却是自来都有志一同的,宗皇后不想让太子得了个强有力的妻族,甚至最好他根本就等不到亲事定下便一命呜呼了,贵妃又何尝想?

所以此番益阳长公主府的女儿宴不仅仅只是一场女儿宴,才会连平大老爷这样虽位高权重,却甫进京,还没有建立起足够人脉和关系网的人都听说了。

思忖间,感觉到衣袖被人轻轻扯了一下,顾蕴忙看过去,就见顾菁正冲自己使眼色,示意自己随大家伙儿上前给益阳长公主行礼。

她不敢再走神了,忙款步上前,随彭太夫人等人一道拜下,给益阳长公主见起礼来,口称:“臣妇(臣女)参见长公主,长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益阳长公主坐在大殿当中的罗汉床上,不待彭太夫人拜下,已令左右搀了起来,笑道:“太夫人好些年都不在外面应酬的人了,今日却光临寒舍,本宫实在不胜喜幸。”

益阳长公主四十来岁的年纪,穿一身绀紫色立领团纹通袖衫,头戴赤金点翠镶玉大凤钗,耳上两挂碧绿的翡翠细线珠子,有一种低调的雍容华贵气派,素日里为人行事虽低调,却因在皇上皇后面前都极有体面,在盛京城哪家高门大户都要让着益阳长公主府三分。

彭太夫人这几年脾气虽孤拐了许多,在益阳长公主面前却是乖觉得很,不顾益阳长公主的客气话,仍给她行了全礼后,才站了起来,笑道:“长公主言重了,皆因如今我两个儿媳都身怀六甲,我不放心几个孙女儿,怕她们小孩儿家家的不懂事,冲撞了府上的贵客,这才会腆着老脸,随她们走了这一遭,还请长公主不要见怪。”

“本宫高兴还来不及,岂会见怪?”益阳长公主笑着继续与彭太夫人寒暄,“这几位便是太夫人的孙女儿们了罢,这位可是府上的大小姐?本宫记得早前也是见过的,不但模样儿好,才情也好,夏家夫人可真是好福气,能得此佳媳。贵府的其他几位小姐也是好的,让本宫都不知道该夸哪一个的好了。”

倒不是益阳长公主多看重彭太夫人,一个继室,承爵的还不是她亲生的儿子,益阳长公主还真不将彭太夫人看在眼里,她给的是顾准的面子,顾准才四十出头的年纪,已是正三品大员了,又简在帝心,这样的人长公主府纵不能与他交好,也断不能与之交恶。

由此也就不难看出,益阳长公主府风光不衰,绝不仅只是偶然,而是至少有一多半必然的因素在内了。

顾菁忙上前半步屈膝福了一福:“正是臣女,长公主真是好记性。”又让妹妹们再给益阳长公主见礼。

这一回益阳长公主的注意力便泰半放到了顾蕴身上:“这孩子,长得可真好。”

问彭太夫人,“这是贵府二爷的长女不是?本宫记得当年曾见过她母亲一回,也是好个模样儿,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冲旁边侍立的女官说了一句:“赏!”

便有人用托盘端了早已打理好的一式五份的表礼出来。

彭太夫人忙笑道:“这的确是我那不争气的四孙女儿,长公主真是好眼力。”趁势又介绍起顾葭来,“这个却是我的五孙女儿……”

顾蕴早顾不得去不屑彭太夫人的谄媚之举了,与顾菁等人一道谢着恩的同时,她心下却是警铃大作,益阳长公主这般关注她做什么,不会是已看中她,将主意打到她头上了罢?那可真是大大的不妙。

可她今年才十岁,宗皇后即便为太子挑了十二三岁的,只怕都要被人诸多诟病了,何况她年纪差得这么多,希望她只是草木皆兵,自己在吓自己。

好在益阳长公主之后便再没关注过她,她们姐妹连同其他各家的小姐也在客人来得越来越多后,由益阳长公主发话,让人好生引去了花园里,顾蕴方暂时松了一口气。

益阳长公主占地近四十亩,华丽大气与精巧兼具自不必说,最值得称道的,却是长公主的花园,端的是假山花架各异,小桥流水遍布,处处别有洞天,也不怪顾苒一度对去年九月那次因故不能来长公主府赴宴划船耿耿于怀了。

既是女儿宴,自然要有宴,所以在客人们抵达之前,长公主府的下人早已在花园里开得正好,一团团艳红粉红间杂,远远望去如云蒸霞蔚一般的杏树林下摆了数十条长案,每张长案后设两张椅子,四周则侍立了数十名穿同色比甲的丫鬟,衬着花园里随风飘落的杏花花瓣,可以想见待会儿在这样的地方开宴会是何等的有趣与风雅。

顾苒心里虽有事,架不住天性活泼,瞧得此情此景,因忍不住小声与顾菁顾蕴感叹道:“往年只觉得成国公府的女儿宴办得好,如今看来,益阳长公主府也不遑多让嘛,真是好巧妙的心思!”

顾菁忙低声道:“待会儿你可别提什么想划船放风筝之类的啊,咱们家的园子虽及不上长公主府的,也算是不小了,你要划船放风筝家去后想怎么玩儿都可以,若嫌人少,大不了将族中的姐妹们请些来陪你也就是了,今儿你务必给我老老实实的。”

“知道了,难道在姐姐眼里,我就真是那等不知分寸的人吗?”顾苒就嘟了嘴,但也仅仅只是片刻,已被旁的事情吸引去了注意力。

大家说着话,已行至花园深处了,就见今日的主人,益阳长公主的独女、一身淡水红轻罗褙子配海天霞色素绫裙子的庄敏县主早已在那里侯着了,一见众人过来,便忙迎上前挨个儿的问好。

本来她身份尊贵,便高傲一些别人也不敢有半句二话,反而只会觉得理所应当,但她却难得的平易近人,不待众人拜下,已忙忙叫了起,更难得的是,只要见过一次的人,她都能准确的叫出来,能与你寒暄几句,没见过的她也能在言语间令人如沐春风,实在是让人没办法不喜欢。

关键她今年才得十二岁,与顾苒一样大的年纪,却比顾菁更稳重能干,也就难怪前世能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了!

顾蕴暗暗感叹着,一面已不着痕迹打量起庄敏县主来,她生得与益阳长公主不用说有几分相似,却比益阳长公主多了一对梨涡,让她看起来不笑时也像是在笑,十分的讨喜。

随即又想到,照如今的形式来看,益阳长公主明显与皇后一系交好,可几年后,她却将女儿嫁给了庄妃所出的四皇子,她就不怕皇后因此认为她有二心?而且她将女儿嫁给四皇子到底是无意还是有意,若是无意倒还罢了,若是有意,那益阳长公主就不是普通的厉害了!

不过想想这些事到底与自己关系不大,顾蕴也就打住思绪,没有再继续深思下去。

显阳侯府的确不能与成国公府永嘉侯府的就这样的人家相比,这两者一者是皇后的娘家,一者是贵妃的娘家,谁又比得过他们呢?可顾准简在帝心,位高权重却是事实,所以顾菁姐妹几个还是很受欢迎的。

待她们与庄敏县主见过礼后,便有素日与顾菁顾苒交好的闺秀上前与二人寒暄起来,顾菁拿顾蕴与顾苒一般看待,少不得要与她们好生介绍顾蕴一番,而顾蕴呢,虽与这些小姑娘们实在没什么可说的,却也不想辜负了顾菁一片好意,拿出自己前世八面玲珑的本事,很快便与这些闺秀说笑成了一片。

也越发衬得顾芷与顾葭不起眼了,却不仅仅是因为她们没有顾蕴那个本事,更是因为她们庶出的身份,嫡出的有哪个不是天生看庶出的不顺眼的?

顾芷也还罢了,她随祁夫人顾菁顾苒出门赴宴早不是一次两次了,对这样的情形早已是司空见惯甚至可以说是麻木了,当然,庶女们也不是没有自己圈子的,只顾菁既有言在先,她也不敢离了顾菁几个单独行动,如今遂只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听着嫡女们说笑便是。

顾葭却是第一次出席这样的场合,本来她正满心震惊艳羡于长公主府的富贵煊赫,暗忖着原以为自家就够富贵显赫了,不想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也就不怪祖母今日腆下老脸,也要巴着顾菁几个带她来开眼界了。

而长公主府还不是这盛京城最显赫的人家,像那些亲王郡王府自不必说,便是成国公府永嘉侯府,就与长公主府不相上下的显赫,也不知道这些人家家里得富丽堂皇成什么样儿?

若是将来……她能进这样的人家生活,就真是掉进了蜜罐子,睡着都要笑醒了!

谁知道梦做正得美呢,现实立刻给了顾葭重重一击。

因是女儿宴,别说上了年纪的夫人太太们了,连年轻的少奶奶们都因怕被人说抢小姑娘的风头,且要服侍婆婆们,没有过来,所以花园这边便都是年轻姑娘们,彼此年纪都差别不大。

然年纪差别虽不大,却自然而然的按出身家世分了阶层,随你貌若天仙才华盖世八面玲珑,那些豪门贵女眼睛高兴呢就扫你一眼,不高兴了连这一眼都吝于,直接视你若无物,更别提拿你当回事儿了!

顾葭因为显阳侯府门第摆在那里,倒是有幸与一众豪门贵女坐在了一起,可人家都是嫡出,她一个庶出的算怎么回事儿?偏她素日在家时,也是被彭太夫人千娇万宠的,又没有顾芷的好心态,一时间端的是如坐针毡,难堪得几乎忍不住要哭出来了。

嫡庶尊卑之别,她往常已有体会,却从没有像此刻体会得这般深刻,这般彻底过!

一时又有其他小姐到了,顾菁与顾苒都认识,少不得要起身迎上去与其打招呼,忙着替顾蕴引荐,便是顾芷,也已与素日交好的庶出小姐们说上话儿了,就衬得顾葭越发孤零零了,只恨不能立时返回大殿找彭太夫人去,在祖母身边,她绝不会受这样的冷遇。

只是想起彭太夫人临行前的交代,让她今日无论如何也要跟紧了顾蕴,无论顾蕴去哪里,她都要跟着,否则回去后一定要她好看,她到底还是不敢就这样回大殿去,只能继续低头坐着,惟愿时间能过得快一些,这该死的女儿宴能早些结束!

彼时大殿这边仍有客人陆陆续续的抵达,到底益阳长公主是天之骄女,无论来的客人有多尊贵,也要先过来拜见她,然后再由人分别领下去各自落座吃茶,何况从明面上来说,今日谁有尊贵得过益阳长公主呢?

彭太夫人将此情此景看在眼里,不由暗暗着急,照眼下的情势发展下去,她得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机会单独与益阳长公主说话儿啊?

好在又过了一会儿,益阳长公主许是也累了,遂借口要去更衣,与众人道了一声“少陪”,扶着女官的手,被簇拥着离开了大殿。

一直关注着益阳长公主动静的彭太夫人立刻瞧见了,机不可失,她因笑着与旁边的客人道了一句:“我也去更衣,且先失陪。”然后扶着齐嬷嬷的手,追出了大殿去。

所幸益阳长公主还没走远,彭太夫人加快脚步,终于赶在后者刚进了一扇月亮门后,赶上了她:“长公主还请留步,臣妇有几句话想单独禀告长公主。”

益阳长公主没想到彭太夫人会单独出来追自己,心下吃惊,面上却不动声色,笑道:“显阳侯太夫人有什么话,方才在大殿里说不得?”

彭太夫人就看了一眼齐嬷嬷,齐嬷嬷立刻机敏的守在了月亮门的门外,她方凑到益阳长公主面前,压低了声音道:“时间紧急,臣妇就不拐弯抹角了。臣妇其实是偶然得知了今日长公主府举办女儿宴的真正目的,所以才会冒昧的出来追长公主的,不知道长公主觉得臣妇的四孙女儿,就是先前您赞过‘有其母比有其女’的那丫头,怎么样?”

益阳长公主闻言,就微微挑了挑眉头,也不问彭太夫人是如何‘偶然得知’今日自家举办女儿宴目的的,反正哪些人家知道,哪些人家不知道,她心里早已有数了,只继续不动声色道:“太夫人的嫡亲孙女儿,自是好的。”

彭太夫人不由急了,长公主有时间与她打太极,她却必须速战速决,纵然这里是长公主府,还轮不到顾蕴那个小妖怪撒野,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她今日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念头一闪而过间,彭太夫人已咬牙开了口:“实不相瞒长公主,臣妇是听说了皇上与皇后娘娘正欲为太子殿下选妃之事,所以想腆着脸求长公主替臣妇去禀告一声皇后娘娘,臣妇愿意将嫡亲孙女儿许给太子殿下为妃,还望长公主成全!”

说完,顺势跪倒在益阳长公主脚下,深深磕下了头去。

益阳长公主却没有说话,而是一脸的喜怒莫辩。

好半晌,就在彭太夫人觉得膝盖疼得快支撑不住了之时,她毕竟养尊处优多年,连这几年四时八节进宫朝拜都因孀居的原因,而大多提前上折子告了假,如今能让她下跪的人已经不多,何况还一跪就这么长时间。

益阳长公主终于开了口:“太夫人对皇上和皇后娘娘忠心一片,本宫定会将太夫人的忠心抵达天听的,只是一点,纵然令孙女八字大吉,旺夫又旺子,到底年纪小了些,也不知道顾侯爷是个什么意思?”

彭太夫人一听这话,便知道益阳长公主已经动心了,不然不会暗示她,顾蕴年纪小的硬伤可以用八字大吉来弥补,只是她终究得先知道了顾准是什么态度,才能做最终的决定。

因忙笑道:“侯爷素来不管这些内宅琐事的,何况婚姻大事,由来都是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臣妇和犬子同意了,侯爷同意与不同意,都没有任何差别。只是那丫头素日被宠坏了,连长辈的话都敢顶撞的,少不得还要请长公主在娘娘面前美言几句,事成后臣妇一定永世不忘长公主的大恩大德!”

当年平氏之死虽被掩得死死的,盛京城内也不是就没有一丝半点的风声传出,益阳长公主也多少有所耳闻,如今听得彭太夫人名为替孙女儿告罪求情,实则却是变相的告诉她,她那孙女儿与家里的长辈都不合,益阳长公主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话说回来,若那丫头真得长辈欢心,也不至于被亲祖母亲手推入火坑了,若她真嫁了太子,太子表面上看得了个还算显赫的妻族,实则任何来自显阳侯府的助力都别想得到,而且三二年间的还不能圆房,倒真是个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益阳长公主想到这些,就越发动心了,咝声道:“不瞒太夫人,本宫倒是真挺喜欢令孙女儿的,只是她的年纪委实忒小了些,本宫喜欢有什么用,得礼皇叔与满朝文武都满意才行啊。”

彭太夫人眼珠一转,已笑道:“这事儿还不容易,等四丫头出嫁时,我们顾家给陪嫁四个滕妾也就是了,她是一时不能服侍太子殿下,却可以让那些个滕妾代劳嘛,她的八字既旺夫又旺子,想来一定会尽快让太子殿下好起来,也让太子殿下后继有人的!”

益阳长公主也是这个意思,只这话不好由她来说而已,如今彭太夫人识趣的先说了出来,再对比她心里其他几个备选闺秀,真是哪个都及不上顾家这位四小姐来得合适,决定了,太子妃就是这位顾四小姐了!

当下二人又低语了一阵,到底此地不宜久留,益阳长公主方与彭太夫人作了别,一个继续往自己的居所行去,一个则折回了大殿去。

回到自己的起居室,益阳长公主换了身家常衣裳后,才与自己贴身的女官感叹起来:“这还是亲祖母呢,要不是亲的,岂非早将那位顾四小姐生吞活剥了?不过这样也好,本宫正愁暂定的那几个人选都有这样那样的不合适,关键也不知道人家父母肯不肯,万一赐婚后再出什么幺蛾子,岂非打本宫的脸?如今这个是自己上赶着来的,本宫倒是不必担心了!”

贴身的女官笑道:“如此长公主在皇上、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面前都能有个交代了,也算是皆大欢喜。”

益阳长公主是与宗皇后交好,却自来不愿意得罪盛宠十几年不衰的贵妃,所以女官有此一说。

顿了顿,犹豫道,“只是奴婢听说,那位顾四小姐性子有些要强,而且新任的鸿胪寺正卿平大人,是她的嫡亲大舅舅,平家自来都挺看重这个外甥女儿的,果真顾四小姐做了太子妃,平家岂非就成太子殿下的助力了?”

益阳长公主闻言,皱起了眉头,但很快又舒展开来,道:“性子要强不要强的有什么关系,凭她的性子再要强,到了宫里,也早晚能给她磨平了。至于平大人那里,本宫倒是没想到这一茬儿,不过到底只是外甥女儿,而且平大人若不聪明若不识时务,仕途也不能这般平顺了,他定然知道该怎么选的。”

“到底是长公主有见地,奴婢便再想不到这些。”贴身的女官奉承道,一面双手奉上一杯温茶。

益阳长公主接过,浅啜了一口,便兀自出起神来。

再说彭太夫人辞了益阳长公主,虽膝盖火烧火燎的痛,心情却是这么些年以来前所未有的好,好到顾不得隔墙有耳,一出了月亮门,便忍不住得意的与齐嬷嬷说道开来:“平家不是叫嚣着那小妖怪的亲事得她自己和平家都点了头,才能算数吗,如今是皇上赐婚,我倒要瞧瞧,他们有没有那个胆子抗旨不尊!真是太痛快了,我已经有多少年没这么痛快过了,我简直等不及要看那小妖怪知道自己要嫁一个病入膏肓,随时都有可能一命呜呼的人后会,会是什么反应了,真是太痛快了!”

齐嬷嬷见她越说越大声,急得忙道:“太夫人,您小声一点,小心隔墙有耳,等家去后,您再高兴也不迟啊。”

彭太夫人虽得意倒还不至于忘形,闻言也就压低了声音,只是仍说个不停:“她不是很厉害吗,她不是银子多得使不完,手下能人辈出吗,她不是仗着平家势大,一直不将别人放在眼里,都快要狂上天了吗?我倒要看看,等进了宫后,人人都比她尊贵,人人都能将她踩在脚下,她还怎么厉害,她那点银子又经得起花销多久,她那些狗腿子又还能不能狗仗人势!等到太子哪日薨了,她成了寡妇,只能青灯古佛的苟延残喘一辈子,我就更要看看她怎么狂得起来了,哼!真以为我治不了你是不是,你就等着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罢!”

宫里既然有意没有将消息瞒得死死的,自然但凡有点儿门路的人家都有可能知道。

而彭太夫人这几年虽不大在外面走动了,早年做显阳侯夫人时,却是隔三差五就要去别家赴宴的,破船还有三斤钉,秦桧还有俩死党呢,她自然也不例外,一来二去的,便知道了此番益阳长公主府举办女儿宴的真正原因。

当时她便动了心,若能趁此机会设法将顾蕴嫁给太子,她多年来所受的那些屈辱与难堪,岂非都可以报复回去了?而且以后她们母子婆媳也不用再说顾蕴和平家的气,不用再被他们压得抬不起头来,反而可以笑看顾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光是想想都让她痛快得不行了!

若是让顾蕴与别家结亲,她还要担心成不了,可这却是与天下第一尊贵的皇家结亲,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就像她方才与齐嬷嬷说的那样,顾蕴与平家不是叫嚣着她的亲事只能他们自己做主吗,等圣旨赐了婚,你们倒是做主去啊,除非不想要脑袋了!

彭太夫人越想便越觉得这个主意好,既然她不能弄死顾蕴,那就让她生不如死!

这才会不动声色的等到今儿早上,直接侯在了显阳侯府的垂花门外,说什么也定要跟了顾菁等人来益阳长公主府,让顾葭开眼界不过只是借口而已,她的真正目的只有她和齐嬷嬷才知道。

万幸这一次,老天爷总算站到了她这一边,她总算可以一出已在她心里压了多年的那口恶气了!

------题外话------

太子殿下,别再说亲妈没给你出场的机会了啊,你看你是多么的萌萌哒,(^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