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六十五回 决心 开张

彭氏听得母亲与大弟妹竟敢打顾蕴的主意,唬得脸都白了,想也不想便急声道:“那小贱人都快恨死我和姑母,恨死我们彭家所有人了,怎么可能愿意嫁给大侄儿?更别说还有平家在,便她肯,平家也一定不肯的,娘还是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的好!”

见彭五太太脸色有些不好看,忙又道:“我听说大侄儿念书念得挺好,娘回去后让大弟将他管紧些,等过几年他年纪大些后,我便去求了姑母和表哥,将他弄到国子监念书去,将来只要大侄儿有了功名,咱们家的日子自然也就好过了,我在这边也算是有所依靠了,难道不好过去招惹那个小贱人,十有十会狐狸没打着,反惹一身骚的好?”

彭五太太冷笑道:“我看你真是被那小贱人吓破胆儿了,就算她再厉害,这会儿不只有我们娘儿两个吗,也值当你吓成这样,瞧你这点儿出息,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外强中干的!况她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再厉害又能厉害到哪里去,不过是仗着手里有银子罢了,钱是人的胆嘛,只要她没有了银子,我看她还怎么厉害得起来!”

彭氏听母亲这般贬低自己,又将顾蕴贬得一文不值,好像自己对顾蕴的畏惧很可笑一般,不由也冷笑起来,赌气道:“娘既这么能干这么厉害,我倒要看看,娘到底有什么锦囊妙计能奈何那小贱人!”

彭五太太就哼笑了两声,附到彭氏耳边道:“只要我们让你大侄儿与那小贱人生米煮成熟饭,她除了嫁给你大侄儿,还有什么法子?到时候就是平家上赶着求我们家了!这女人家,谁不是出嫁从夫的,当初平家提的条件只是那小贱人不能在出嫁前有个什么好歹,可没说她出嫁后有个好歹也要追究,他们也追究不着,人吃五谷杂粮,谁还能有个不生病的时候?尤其是女人,除了素日生病,生孩子更是一只脚踏进鬼门关的事,到时候她难产死了,谁又敢说就是我们家害的?到时候我们有了花不完的银子,我再替与大侄儿寻一门好亲事,也不枉他委屈自己这么一场!”

彭氏当年因为心高气傲,这才会一直拖到十九岁了还未出嫁,最后只能给顾冲做妾,她的大弟、彭家的六爷却因知道娶不了高门媳了,所谓“高门嫁女,低门娶妇”,谁个高门贵女会下嫁他一个无权无钱,本身还没本事的白丁?

所以十六岁便早早娶了亲,对方却是大兴县捕头的女儿,娘家世代为吏的,两家倒也算门当户对,并进门有喜,次年便为彭五太太生了长孙,所以彭氏虽为长姐,彭六爷的长子却比顾葭大好几岁,比顾蕴则小一岁。

“这就是娘的锦囊妙计?”彭氏一时都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可再不知道说什么也得说,她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亲和亲人去送死:“大侄儿可比顾蕴还小一岁呢,他怎么与顾蕴生米煮成熟饭,他有那个能力吗?等他有那个能力时,指不定顾蕴都已定亲了,我们届时得罪的就不只是平家,还有她的夫家了,何况她身边的几个婆子都是有武艺在身的,她又自来心狠手辣,到时候把大侄儿打死打残了,您连哭都没地儿哭去!再就是,谁说女人出嫁了就一定要听夫君和婆家的摆布了,您看周氏那泼妇,她几时将姑母和表哥放在眼里过了?平家虽是读书人家,不若周家一家子的粗人,势力却不小,当初平婷死时,连姑母尚且被他们逼得没有招架之力,我们家难道还能比显阳侯府更体面更尊贵不成?娘,您还是听我一句,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的好!”

一席话,说得彭五太太又生气起来,嗤笑道:“说来说去,你就是被那小贱人吓破了胆儿,如今好容易有收拾那小贱人的机会,却不敢去做了,你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我说了,你怕她,我可不怕,我偏要让她做我们彭家的媳妇,偏要让她以后看我的脸色过日子,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哼哼两声,“你大侄儿如今不能与她生米煮成熟饭又如何,再等两年自然也就能够了,到时她定了亲反倒更好了,明明都已是有夫家的人了,却不知廉耻勾引自己的表弟,她的名声立时就要臭遍整个盛京城,我们便可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趁机与平家谈条件,像什么她的嫁妆以后只能我们代为保管,也省得她再做出同样不知廉耻之事,像什么她一个陪嫁也不许带去咱们家,平家不答应,我们便不让小贱人进门,除非平家人不管她的死活了,否则就一定会答应我们的条件,你就等着看你娘怎么为你报仇雪恨罢!”

听母亲的意思,还不至于傻到眼下便对顾蕴下手,总得再等三二年的去了,彭氏方擦着额角的汗,稍松了一口气,罢了,今日自己是劝不转母亲了,横竖还有的是时间,且等以后再慢慢儿的劝罢,总能劝得母亲打消了这个糊涂念头的。

可若一直都劝不转母亲呢?彭氏脑中忽然闪过这个念头。

不过话说回来,顾蕴那小贱人的确可恨,万一母亲这个主意就真成功了呢?

那她真是睡着都能笑醒了,你不是恨毒了我吗,你不是从不将我放在眼里,说我算‘哪门子的长辈’,对我的葭儿也是变着法儿的轻慢欺侮吗?最后你还不是得嫁给我弟弟的儿子,做我的侄媳妇,叫我一声‘姑母’,哼,我看你届时还怎么狂得起来!

就更不必说,以后她曾受过的如今也正受着的那些磨搓与侮辱,届时顾蕴也都要一一尝过了,彭氏光这样想想,已觉得通体说不出的舒畅,满心说不出的解气了。

她忽然就不想再劝阻彭五太太了,母亲这个法子粗一看的确不可行,可认真一细想,只要把方方面面都算计到,却也不是没有成事的希望,总不能事事都得有十成的把握才去做罢,那得错失多少机会?不然也不会有“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这一说法了!

彭氏心里有了主意,也就不再反驳彭五太太的话,而是顺着她的话说起来:“母亲这个主意也不是全无成事的可能,那个小贱人过年前那段时间,隔个两三日就要出去一趟,想来待天气暖和起来后,府里一样关不住她,我们的机会还是很多的,只是还需从长计议。且这事儿只怕得先征得姑母的同意,以后有姑母相助,才能事半功倍,娘什么时候有机会了,不如也先问问姑母的意思。”

见女儿终于赞同自己的话了,彭五太太转嗔为喜:“你姑母也早恨毒了那小贱人的,必定我一说她就肯,只是当初她赔了那么多银子出去,只怕到时候她也要分一杯羹。不过她要分就分罢,横竖将来都是葭儿姐弟的,我瞧她倒是真疼葭儿,你今儿是没瞧见,葭儿身上穿的头上戴的,都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必是她的体己,也是周氏那贱人太跋扈太可恨,明儿她纵生了嫡子又如何,你姑母的体己也必不会给她儿子一厘一毫的,倒是都便宜葭儿姐弟了,所以你更得抓紧时间,早日为葭儿生一个弟弟才是!”

彭氏闻言,先是想起顾葭对自己的冷淡,不由心下一酸,但转念想起彭太夫人对顾葭的疼爱和抬举,只要女儿能有一个好前程,她就算受点儿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冬日天短,不过才申末,天已擦黑了,顾菁姐妹几个忙招呼人将芜廊下的大红灯笼都点了起来,霎时将整个朝晖堂妆点成了一个明亮温馨的世界。

用过午宴后,一些宾客已先告辞家去了,但更多的宾客却留了下来,如今也收了牌停了戏,说说笑笑着去到摆宴的花厅里,用起晚宴来,待用过晚宴后,才陆陆续续的告辞了。

一直到二更天,顾蕴才忙完一应琐事,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饮绿轩。

如嬷嬷见状,忙吩咐人去打热水来:“小姐今儿一定累坏了,我让人一直煨着鸡汤,小姐喝上一晚,洗漱一番便早些睡下罢,明儿且还有得忙呢。”

顾蕴打了个哈欠,道:“鸡汤我就不喝了,才大伯母加餐,我与大姐姐她们也跟着用了些,这会儿并不饿,我只洗洗就睡了。”

正说着,卷碧走了进来:“小姐,您不试试表少爷送您的香露吗,我听说这西洋的香露可好闻了,而且还有凝神静心有助睡眠的功效呢。”

顾蕴就笑了起来:“行了,你自己想闻那香露就明说,找这么多借口做什么。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想闻闻了,你且去给我取来罢。”

“是,小姐。”卷碧忙兴冲冲的去了。

如嬷嬷这才问起顾蕴来:“表少爷送了小姐香露吗?什么香露?无缘无故的,表少爷又怎么想起送小姐香露来?”

顾蕴道:“这不是前儿我生辰,沈表哥当日才知道,却已来不及替我准备礼物了,这才会补送给我的吗?我已在大伯母面前过了明路了,嬷嬷只管放心。”

很快卷碧便取了香露回来,顾蕴接过轻轻旋开,屋里霎时便弥满了一股淡淡的很好闻的玫瑰花香味儿,让人一阵心旷神怡。

顾蕴深吸了一口气,才笑道:“果然是好东西,不怪这么一小瓶儿,就要上百两银子,也不知道那些西洋人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除了卷碧早就知道这香露价值不菲以外,一旁的锦瑟几个都禁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就这么一小瓶儿,就要上百两银子?我的乖乖,这也太吓人了!”

如嬷嬷倒吸一口气之余,却是心里一动,沈表少爷怎么会忽然想起送小姐这么贵重的礼物来,就算是补送生辰礼物,也忒贵重了一些罢,何况卷碧才还说,先前二小姐过生辰时,沈表少爷也不过只送了一套瓷娃娃,二小姐那还是沈表少爷的嫡亲表妹呢,沈表少爷莫不是对小姐有别样的心思不成?

这个念头一旦在如嬷嬷心里生了根,便再挥之不去,反而想得更深远了,若沈表少爷真对小姐有好感,那可是好事一桩,沈表少爷家世人品才学都没得话说,最重要的是,还是大夫人的外甥,彼此知根知底,大夫人又疼爱小姐,将来纵沈姨太太对小姐有这样那样的不满,看在大夫人的面子上,也不好为难小姐不是?

如嬷嬷越想便越觉得这门亲事好,等稍后顾蕴要歇下时,她便没让锦瑟卷碧服侍,而是将她们都打发了,一面亲自服侍着顾蕴更衣,一面便委婉的探起顾蕴的话来:“小姐的生辰都已过了,表少爷还想着给小姐补送礼物,可见是个有心的,有心也还罢了,关键人品才貌家世就无一不好,也不知道将来哪家的小姐有这个福气,能得了这样一个乘龙快婿去?”

本来这些话如嬷嬷不欲与顾蕴说的,谁家小娘子的婚事不是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谁让自家小姐的所谓父母通指望不上她们也没打算指望过,老太太与舅爷舅太太又有言在先,小姐的亲事总得她自己先点头,他们才会点头呢?

没奈何,如嬷嬷只得先探探顾蕴的意思了,不然回头顾蕴不愿意,就算平老太太母子对沈腾再满意也只能是白搭。

顾蕴一听这话便明白如嬷嬷的意思了,不由有些哭笑不得:“嬷嬷你想到哪里去了,沈表哥不过只是一片好心罢了,总不能都知道我过生辰了,却不能什么表示都没有罢?沈家书香传家,沈表哥怎么会做出那样失礼的事来。”

如嬷嬷道:“话虽如此,可沈表少爷怎么没送二小姐这样贵重的礼物,没送三小姐这样贵重的礼物,单送给了小姐?”

顾蕴抚了抚额:“嬷嬷觉得三姐姐叫大伯母一声‘母亲’,就真是大伯母的女儿了?至于二姐姐,就好比嬷嬷你与刘妈妈卓妈妈两个,我怎么没有隔三差五的打赏你,反而隔三差五的打赏她们呢?就是因为亲疏有别嘛,在我心里,你才是亲人,所以我知道就算我不时常打赏你,你也会无条件的好,她们则未必,这下嬷嬷明白了吗?”

顾蕴还是没往沈腾真对她有别样的心思上头想,就像平谦一样,在她眼里,平谦与沈腾都还是孩子呢,——不得不说,在这件事上,她真是迟钝得有够可以!

如嬷嬷闻言,虽觉得顾蕴这个比喻有些不对劲儿,可让她说不对劲儿在哪里,她又说不上来,唯一能确定的,就是顾蕴看起来对沈腾没有半点儿意思,那沈腾对她有意思没意思,也没差别了。

只得悻悻的没有再说,心里却是仍没放弃让沈腾做自家姑爷的念头,毕竟这么好的姑爷人选,可不是轻易就遇得上的。

次日,来显阳侯府吃年酒的人比昨日只多不少,好在有了昨日的经验,今日再应付起来,便驾轻就熟多了,只是到得晚间送毕最后一个客人后,顾菁与顾蕴姐妹几个依然累了个够呛,各自回房草草梳洗一番,便胡乱睡下了。

接下来几日,显阳侯府虽不用再请人吃年酒了,顾蕴姐妹几个依然不得闲,管事妈妈要回事,各处进出的账册与实物都要对一对,看有什么东西损失了,责任又是谁,一些不常用到的大的家俱摆设也得清点了入库,还要将各家送来的贺礼都清点了上册,再送到回事处,以备将来回礼……零零总总的,不知不觉,便到了元宵节。

显阳侯府少不得又摆了几桌家宴,把族中一些素日走得近的叔伯妯娌一并请了来,吃酒看戏的乐呵了一整日。

祁夫人毕竟是三十多的人了,寻常年轻媳妇子怀了身孕尚且觉得困倦,何况她,是日便只在午宴时露了一面,便回屋歇着了。

这日沈腾也没有去国子监,这样举家团聚的日子,国子监司业就算再严厉,也不能半点人情都不讲,是以早早便下了令,今日休沐。

一时估摸着午宴快结束了,祁夫人便吩咐金嬷嬷:“打发个人去前面悄悄儿叫了腾哥儿来,就说我有几句话问他。”

金嬷嬷应声出去,打发了个小丫头子去前面后,才折回来语带调侃的向祁夫人道:“夫人前阵子不还让我以后不得再提此事的吗,怎么如今夫人自己倒这般上心起来?您这算是朝令夕改呢,还是算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呢?”

祁夫人心情极好,若她心情不好,金嬷嬷也不敢与她开玩笑了,闻言笑道:“嬷嬷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此一时彼一时吗?”

早前祁夫人觉得顾蕴性子强势,那是因为她只拿顾蕴当夫家的侄女儿看,相较之下,自然是与她有血缘关系的沈腾与沈太太与她更亲一些,但现在她既拿顾蕴当自己第三个女儿,那顾蕴的强势便可以忽略不计了,真正应了那句俗话“孩子都是自家的好”,何况强势自有强势的好处,沈腾是长子,沈家又人多口杂,不娶个强势些的媳妇,如何应付得来?

所以在沈腾表现出对顾蕴与别人有所不同后,她才会想着要叫了沈腾至跟前儿细细盘问一番,若沈腾对顾蕴没那个心思便罢,若有,她少不得要促成此事了。

不是她自夸,她这个外甥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好夫婿人选,不但人品才貌家世都极拿得出手,关键是沈家家教极好,没有旁的人家那些污七糟八的恶心事儿,彼此又知根知底,若蕴姐儿能嫁过去,九妹妹就算看在她的面子上,也会对蕴姐儿照拂有加的,届时蕴姐儿夫妻婆媳间都相得,这辈子也算是圆满了!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祁夫人想来想去,也惟有替顾蕴寻一门好亲事,让她后半辈子喜乐顺遂,方能一表她的感激之情,也算是尽到自己一片为人母亲的心了。

主仆两个说笑了几句,沈腾由方才传话的那小丫头子引着进来了,给祁夫人见过礼后,他便笑道:“不知道姨母这会儿叫我来,有何吩咐?”

祁夫人朝金嬷嬷一使眼色,后者便在给沈腾沏了杯茶来后,领着那小丫头子出去了,祁夫人方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前几日无意听得蕴姐儿说,你补送了她一瓶子西洋香露做生辰礼物,我听说那西洋香露一小瓶儿便得上百两银子,还有价无市,怕你银子不趁手,所以叫你来白问问,如今手上可还周转得开?若是周转不开了,姨母这里有银子,你要多少,只管与金嬷嬷说去,千万别委屈了自己,也省得我明儿无颜见你母亲。”

沈腾哪里会想到祁夫人叫了他来是说这事儿,就像做了坏事自以为大人不知道,实则大人早已知道了的那个坏小孩儿一般,他的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待祁夫人话都说完半晌了,才期期艾艾的说了一句:“多谢姨母关心,我手上的银子尽够使了。”

心里已将顾韬骂开了,个嘴上没门的小破孩儿,今晚上还想去看花灯去玩儿呢,做梦去罢他!

正与几个族兄族弟比射箭比得开心的顾韬忽然打了个喷嚏,不由暗忖,这是谁在骂他呢?

祁夫人自然不知道自己儿子才躺枪了一回,见沈腾红了脸,她心里又多了两分底,故意笑道:“既然你银子够使,那我也就放心了。对了,我记得你是三月的生辰,这不是再过两个月,你就是十五的人了?是大小伙儿了,该娶媳妇儿了,也不知道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媳妇儿?回头我给你母亲写信时,也好顺道与你母亲提一提,这些话让你跟你母亲说,你必定不好意思的,当着姨母的面儿,倒是不必害臊,姨母必不会笑话儿你的。”

说得沈腾的脸越发的红了,结巴道:“姨母说、说笑了,男子汉大丈夫未立业如何能成家,待再、再过几年,我能支应门庭了,再说此事也不迟。”

祁夫人差点儿就没忍住笑出来,堪堪忍住了,继续道:“未立业如何能成家,照你这么说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也不必理会了,那你母亲得等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我记得你小时候极喜欢你三舅舅家的十一表妹,她今年也有十三了,年龄也与你相当,索性我就与你母亲去信,替你们做这个大媒了,你说好不好?”

不好,当然不好!

沈腾急得都冒汗了,再顾不得旁的,想也不想便道:“姨母,您千万别与我母亲去信,我对十一表妹的喜欢只是哥哥对妹妹的喜欢,从来没想过要娶她,您就别乱点鸳鸯谱了好吗?”说到最后,到底还是忍不住带出了几分气急败坏来。

祁夫人一脸的惊讶:“你不喜欢你十一表妹?那你喜欢谁?不对,除了你表姐表妹们,你哪有机会接触旁的女子,你可别被一些来路不明的女子给迷了心窍啊,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咱们这样人家,不说一定要门当户对,至少也要是身家清白的好人家的女儿,你若真敢有旁的心思,我虽不是你母亲只是姨母,一样打得你!”

沈腾哭笑不得,姨母这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嘛,再任她说下去,还不定说出什么来呢,只得道:“姨母,您放心,我不是那样的人,我只是、只是、只是暂时还不想成亲罢了……”

祁夫人点点头:“你既这么说,那我且先信你一回,不过你年纪是真不小了,你大表姐自不必说,前几年便定了亲,你二表妹我也在替她相看了,便是你四表妹,虽才过了十岁生辰,前几日府里请吃年酒时,也好些夫人奶奶偷偷向我打听呢,话说回来,她那样的人品才貌,谁又能不喜欢呢?你如再不着急,等你明儿想娶亲时,好女孩儿早被人定光了,哪还有你的份儿?”

这下沈腾不敢再说暂时不想成亲的话了,四表妹那么好的女孩儿,没有人家相看,没有人想娶回家中去才真是奇了怪了,偏他一时竟没想到这一点,还不好意思与姨母表明心迹,如今再不表明,难道眼睁睁看着心上人成为别人的媳妇儿不成?

沈腾一咬牙,到底还是与祁夫人说了实话:“实不相瞒姨母,我才说暂时不想成亲是假的,我其实、我其实是早已有心上人了,她就是、就是四表妹,只是我想着我如今还没高中,没脸向我父母开口,请他们替我提亲,也怕顾二叔与顾二婶见我只是个小小的秀才,不肯答应罢了,这才会想着好歹待秋闱过后,再说此事的,谁知道……”

话没说完,祁夫人已笑道:“你到底还是将心里话说了出来,我还以为你会硬撑到底呢!”

“呃……”沈腾脸上的羞涩与沮丧就变成了错愕,“姨母的意思是,您其实一早就知道我对四表妹……不成?”

祁夫人笑道:“一早倒不至于,还是你送了蕴姐儿那么贵重的香露后,我才有所怀疑的,然后回头一想,发现你的确待蕴姐儿与你大表姐二表妹都不同后,我心里又多了两分把握,这才会想起试你一试的,倒是没想到一试便试出来了。”

沈腾就默了,有这么聪明的姨母,他该说自己幸运呢,还是不幸呢?

但转念一想,姨母才不还说要替他做个大媒吗,一个是娘家侄女儿,一个是夫家侄女儿,都知根知底,于姨母来说并没有什么差别,于母亲来说,由姨母保的媒,难道还会差了吗?必定千肯万肯的!

因忙腆着脸笑道:“姨母才还说要与我母亲去信,替我保个大媒,不如……您就替我保四表妹罢?我向您保证,一定会一辈子待四表妹好,不让她受委屈,不让您在姨父和顾二叔二婶面前难做的!”

祁夫人脸上就有了几分满意之色:“你这话还差不多,还有点儿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只是我丑话说在前头,你四妹妹的性子你也知道,因为小时候的经历,很是有些刚强,你若只是少年慕艾,见你四妹妹漂亮,便觉得想娶她做媳妇儿,那我劝你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我是不会替你保这个媒的,她虽只是我的侄女儿,如今我心里却拿她当亲生女儿一般看待,断不会允许你得不到时就拿她当天仙,得到后却各种嫌弃她的,你得保证不会这么做后,我才会答应你!”

蕴姐儿那般强势,别说做婆婆的不会喜欢,只怕做丈夫的也不会喜欢,这世上又有哪个男人是愿意自己媳妇儿将自己压得抬不起头来的?

远的不说,就说周氏,她是将丈夫压得死死的,可谁又能说她过得好?至少祁夫人做不到违心的说她过得好。

所以祁夫人才会与沈腾把话说在前头,既是为顾蕴的将来多添一重保障,也是省得将来二人过得不好了,她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的意思。

沈腾闻言,脸虽然仍很红,神情却严肃起来,道:“姨母不是外人,我也不瞒您,一开始我的确是因为四表妹漂亮,这才会多注意她一些的,等到您与我说了当年的事后,我对她就不仅仅只是慕少艾,而是多了几分怜惜了,后来我又慢慢儿发现,她明明身世就这般可怜,却不但没有自怨自艾,养成一副软绵的性子,反而自立自强,就如那四季常青的翠竹一般,带着一股强烈的积极向上的生命力……实在让我没办法不感佩,没办法……不喜欢,所以姨母大可放心,我说了会一辈子待四表妹好,就一定会一辈子待她好的,还请姨母成全!”

真正的强者,真正对自己有信心的人,从来便不会因为有人比自己强大,比自己富有,比自己地位高,比自己声望隆……便否定自己,继而对对方生出妒恨的心思来,哪怕对方只是一个女人。

而他,沈腾,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弱者,从来都不会对自己没有信心!

祁夫人脸上的满意之色就更甚了,还带着几分欣慰,道:“有你这句话,姨母就放心了。只是蕴姐儿的情况有些特殊,她的亲事顾家的任何人都不能做主,只有平家和她自己都点了头,才能做数,所以这事儿还得从长计议。我明儿便先与你母亲去一封信,把事情与你母亲说了,先让她心里有个底,然后我们再慢慢儿商议,横竖蕴姐儿年纪还小呢,总能让你得偿所愿的。”

沈腾忙抱拳笑道:“如此腾儿就先谢过姨母了,不论事情成与不成,腾儿都一辈子不忘姨母的大恩大德……”

话没说完,忽然想到祁夫人方才说的前几日显阳侯府请吃年酒时,好些人家都偷偷打听她,立刻笑不出来了:“姨母,您可得快些与我母亲说,让我母亲早做决定啊,不然回头为人捷足先登了,可就悔之晚矣!”

说得祁夫人哈哈笑了起来:“那是我为了试你故意这样说的,我不这么说,能这么容易就将你试出来吗?你就放一百二十颗心罢!”

是有好几位夫人奶奶侧面向她打听顾蕴,可那些人的儿子不是她偏心,给腾哥儿提鞋都不配,她怎么可能委屈了蕴姐儿?

沈腾这才松了一口气,又与祁夫人说了一会儿话,见祁夫人面露疲色了,方行礼却行退下了。

元宵节过罢,盛京城内的年味儿总算淡了些,各行各业也开始开门做生意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小客商们也开始纷纷涌进了盛京城,盛京城总算渐渐恢复了素日的热闹与喧阗。

顾蕴等的就是这个时机。

她要开客栈,总得有客源,年底旅居盛京城的大小客商们都准备着要回家过年了,她的客栈开给谁住?若选在年前开张,别说赢利了,单她雇佣的那几十号人,一个月下来已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何况中间还有个大节,她做东家的,难道能丝毫表示都没有?她开客栈是为了一炮而响,是为了赚钱的,可不是为了亏钱的!

所以顾蕴的客栈,便选在了二月二龙抬头那一日开张,也是取个好兆头的意思。

二月二日一大早,天才蒙蒙亮呢,盛京城李家胡同一带的民众便被一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声给惊醒了。

震耳欲聋也就罢了,关键持续的时间还很长,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都未停下,这下不止李家胡同一带,连周边的几个坊的人也相继被惊醒了。

都忍不住纷纷猜测,这是哪家办喜事儿呢,竟这么大的手笔,莫不是皇家办喜事罢,二月二这样的好日子,办喜事的人家的确多,不过皇家办喜事,事先他们应该听到一些风声才对啊。

于是都纷纷爬起来,梳洗一番后,连早饭也顾不上吃,便循着鞭炮声响起的方向,从四面八方涌了去。

等到了目的地后,人们才发现,原来不是哪家大户豪门更不是皇家在办喜事儿,而是一家名为“便捷连锁客栈”的客栈开张大吉,也不知东家是个什么来路,竟取了个这样不伦不类的名字,“便捷”俩字儿还罢了,倒也通俗易懂,可“连锁”是个什么鬼?

更奇怪的是,除了招牌和大门,整个客栈都被玄色的幔帐遮得严严实实的,让人看不清里面究竟是个什么情形,这哪里是开客栈,根本就是在故弄玄虚!

人们一下子都意兴阑珊起来,好些人便打着哈欠,懒洋洋的往回走起来。

但更多的人却还是选择留下来,继续看起热闹来,才放鞭炮的动静这么大,待会儿一定有舞龙舞狮看,总比回家白闷着的强。

果然等了不多一会儿,便有舞龙舞狮队到了,一时间整个李家胡同都挤满了人,好不热闹。

终于舞龙舞狮队停了,客栈穿着统一服装,戴着统一帽子的店小二也拉下了遮住客栈的所有幔帐,露出了整个客栈的庐山真面目,然后笑得不卑不亢的邀请客人们分批次,每次最多只能进去一百个人免费参观客栈,还说回头出来时,每人都会有一份免费的小吃相送。

人们正惊叹于这家客栈的东家果然好大的手笔,整个大堂竟然一半的墙壁都是由琉璃做成的,让外面的人一眼就能看见里面的情形,谁知道又听得可以免费参观客栈,临走时还有免费的小吃相送。

傻瓜才有便宜不占呢,人们立刻蜂拥而进,很快便足够一百人了,没能进去的人们只能翘首等在外面,等待下一次机会。

那些先进去的人们却没有立刻去后堂或是上楼,而是被大厅里站在柜台后同样穿着统一服装戴着统一帽子的十来个年轻小伙子吸引了,他们却是大厅里专门跑堂的,每人只负责两到三张桌子,务必给客人以最优质的服务。

大厅里的桌子自然也是统一的,可与别家酒楼客栈不同的却是,每张桌子的右下角都贴了一张鎏金的菜单,上面不但将便捷连锁客栈有那些菜式都写明了,每样菜的价钱也标明了,方便客人根据自己的经济状况任意选择。

更与众不同的是,大厅正面的墙上,贴的不是什么名家的墨宝真迹,而是照原样画了一张便捷连锁客栈的门面,上面用人一进门便能看见的鎏金大字写着:“本店所用所有瓷器都出自年氏民窑;本店所用所有米面都出自茂业粮铺;本店所用所有家俱都出自刘记木业……”等等字样。

最下面还用更大的字体写了一句:“所有便捷连锁客栈的客人去以上合作店铺购物,一律享受九折优惠。”

------题外话------

谢谢昨天送花送钻留言祝福我的亲亲们,我会继续努力写好文给大家看的,么么大家,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