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三十九章 鲜血铺路!她回来了!

“长天派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家族那边不可能不知道,待会儿到了夏家……直接杀进去,不必顾虑。”

王紫一行快速的前往夏家,王紫能够感受到几人对她的担心,于是说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还期待些什么?难道要让夏家联合二十八大家族再杀她一次她才肯仍清事实吗?

“好。”

卫子谦点头说道,其他人眼神闪过思考,杀人对他们来说无所谓,但是世外域的宗族同祭为的是什么事情,却是值得琢磨了,直觉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而且选在这个时候,世外域最近的大事都是围绕王紫发生的,总感觉这场忽然提前二十年的宗族同祭,也简单不了。

今天这事儿确实没有往好的方向发展,在王紫几人接近夏府的时候更加肯定了这一点,远远的就能看到半山腰上人头攒动,夏府所在的地方防守的位置很好,若是外人想强攻上去,上下都是夏家的人,很难做到从里三层外三层的防御力撕开口子。

况且他们应该是得到了消息,现在正在加倍构筑防御,显然没有料到王紫几人会来的这么快,他们的防御还没有布置妥当,但是看到夏府内沸腾的人声,几人便知,这宗族同祭错不了了。

“一起进去。”

几人在空中顿了顿,稍微观察了一下夏府的布防,上次进夏府找夏温竹的时候王紫几人也算是探过一次夏府了,对夏府的格局并不陌生,今天一定是要搅乱这一场祭祀了,不闹大了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们开路。”

饕餮笑了笑,率先飞身而去,打架战斗他没少经历过,但是以守护之名出手这绝对是第一次,而且他从未试过与人并肩作战,尤其是跟上古四大神守,他们本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但是让他们彼此接受对方存在的人是王紫,那一切都将另当别论了。

李战紧跟着上前,穷奇、慕千厷、青龙、卫子谦四人也同时闪身飞去。

“我们不去吗?”永安见其他人都去了,这里就只剩下他、青璃、九幽还有王紫了,伸长了脖子问青璃。

“不要擅自行动,听小紫的,之后就不需要你打坏人了,你跟我守在小紫身边就好了。”青璃说道。

“喔喔,这房子里的人都是坏人吗?”青璃直点头,守着小丫头当然好,他知道是要保护小丫头。

“也不是,反正谁打小紫谁就是坏人。”青璃想了想,这让他怎么解释?这里哪些是坏人哪些是好人他也不知道啊,里面还有小紫的母亲和夏温竹,这肯定得是大大的好人啊。

“喔,我可以放火烧这里吗?如果那么做,这里肯定会什么都留不下的。”永安看了看四周,这些房子都很漂亮,但是放他的天火在这里烧一会儿,肯定会变的一片荒芜的。

“听小紫的,小紫让你烧你就烧。”青璃一顿,看了看永安,水一样清澈的瞳孔里泛起些无奈,多么简单粗暴的熊孩子啊……

“你们是什么人?擅闯宗族祭祀你们可知会有什么后果?你们听到没有!马上给我停下!负责别怪我们不客气!”

饕餮几人飞身过去,完全没有遮掩,那边紧张布防的人很快就发现了,一人扬声喝到,其他人就地防御,各种能量防护一层层的筑起,喊话的人声如洪钟,可以听出来他声音里的紧绷,显然联想到了不好的事情,也没认为饕餮几人真的会听他劝说,喊这些话只是希望多了解一些的对手的信息而已。

“他说要对我们不客气啊。”穷奇好笑的说道。

“呵呵,不知道多久没有听过这么好笑的话了。”饕餮也笑了笑,几人面上都有笑意,好像真的把这话当成笑话听了。

“都给我的打!别让他们进来!”

喊话的那人似乎被饕餮几人不以为意的态度激怒了,对夏府周围的修士下命令,命令一出,山上山下顿时飞出几十股能量攻击,无一例外的奔着饕餮几人而来!

“分开去,我和穷奇压住上边,慕千厷和卫子谦拦住左右,李战和青龙开路,你们进去后我们很快会跟上!”

饕餮快速说道,说完后身形便疾掠而出,在密密麻麻的攻击中穿梭,那速度,即便山上的人瞄准了他,发出的攻击还是会被他轻易的避开!

时间紧张,几人没有异议,穷奇紧跟着饕餮冲上山顶,慕千厷往左,卫子谦往又,李战和青龙身上的威压大开!直直的冲向直中央,势猛如虎!

“用法器!史庆你给我挡住了!”

对方很快发现了他们几百人火力全开的对付仅仅六个人,可是却没有起到丝毫作用!下雨似的攻击飞过去,却连他们一根儿头发都没有打下来!这样的情况让所有人都心惊!

不用人分赴他们也自动加快了攻击的频率,似乎是总指挥的那人冲着山顶喊道,史庆,史家的人,史家是器宗,让大型的法器在高处防御,毫无间隔的能量攻击在下方布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网,想以此拦住对方?

正在这时,迎着李战和青龙的队伍中忽然被放出一群形态各异的高阶灵兽!青龙能看到在一群灵兽之后的一个中年男子狞笑的脸,宇文家,管你什么御兽家族,遇到他家小主人,是什么都得完蛋!

“李战,你能不能暂时挡挡?”青龙忽然问李战。

“没问题。”李战稍微观察了一下周遭,见穷奇和饕餮已经冲上山顶了,慕千厷和卫子谦进行的也很顺利,别说暂时挡挡,把这些人当对手,还是太逊了。

“那好,我去接小主人。”

青龙笑,却没有立刻走,而是身形忽然消失,然后在空中‘腾’的化出了本体!一条通体青色的巨龙,遮天蔽日,一瞬间将正午的烈日挡的严严实实。

“吼!”

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吟,青龙胃炎的双眼扫过席卷过来的灵兽群,却见那些灵兽早已傻了!落在地上颤抖的匍匐着,宇文家的一干御兽师也傻了!他们看见了什么?!不敢置信的揉揉眼睛,他们真的看见了传说中的青龙!

青龙的忽然出现似乎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可饕餮这边的人却一刻不放松继续向前,青龙摆尾回身,巨大的头颅在王紫面前停下,龙须蹭了蹭王紫的面颊,低头示意王紫上去。

“带你进去。”青龙微微张口,语含笑意的说道。

“嗯。”王紫点头,手拖着青龙脖颈一跃,稳稳的落在青龙背上。

青龙向空中冲去,向下看了看,正面的缺口已经打开了,李战飞身进入夏府,慕千厷和卫子谦也退了回来,青龙身形回转,亦跟着李战进入夏府。

“诶诶我也想坐!”永安着着急急的跟上,刚才反应迟钝了一会儿是因为他还在惊讶青龙是怎么变出了那么威风的身体!只一晃神青龙就飞走了,小丫头也跟着飞走了。

“别妄想了,青龙的背只会给小紫一个人坐。”青璃拉住咋咋唬唬的永安,拽着他跟在青龙下边。

“为什么啊?”永安声音拔高,奇怪的问道。

“这个很深奥,反正你记住就行了,以后慢慢就会明白。”青璃无奈的说道,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啊他回答的很累好吗?

“以后是什么时候?”永安又问。

“这个不重要,不重要!你忘了你今天的责任是什么了吗?不要总是分心!”青璃暗自磨了磨牙,从牙缝里挤出几句话。

“啊!我错了,我要保护小丫头的,好我不问了,等我们没事的时候我再问你吧,快点走啊!”

永安红眸一睁,有些懊恼的说道,他怎么一不小心就被别的事情分心了?这可不行,他要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小丫头身上才可以,有句话叫防不胜防,他可不能让坏人找到伤害小丫头的机会!

青璃默默的跟上,虽然被某只熊孩子反过来催了,但是这比对着他问十万个为什么强多了。

“快给我拦着!快给我打!”

被青龙的出现暂时打乱的阵脚正在渐渐恢复,二十八个家族今天齐聚在此,带来的都是家族内的精英,不乏天字级别的高阶修士,这时候纷纷召唤出高阶灵兽,打算在空中与王紫交手!

下方人头攒动,紧张的重新布局,为的就是对付这实力出乎他们预料的王紫一行人。

“你们相死就继续挡着!今天这夏府,我们是闯进定了!”

饕餮也扬声喊道,周身的气息冷冽而狂妄,似乎面度这成百上千的高阶修士时,才让他有了些战意!

前方上千高阶修士带着自己的灵兽围成一个巨大的弧形,战意凛凛的对着王紫一行,一时间僵持,被王紫他们硬生生的闯进来,对王紫一行的实力,他们还是有些不确定。

青龙的威慑力太强了,谁都知道三千万年前的第七代青龙意味着什么,眼前的青龙是第几代他们或许不知道,但是他们很肯定,有青龙出现,那对方定然不是泛泛之辈!

“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非闯进来!尔等擅闯世外域宗族大祭,不分青红皂白杀我世外域子弟,今日我等击杀你们,去了鬼界也希望你们做条好汉,莫说我仙界以多欺少!”

最前方一人扬声喊道,坐下一只破天境二阶的金雕,翅膀煽动的风吹着地面上的树木向两百倒去,那人是个中年男子,听声音正是一开始就喊话的人,修为在天灵期五层,似乎也知道了跟王紫一行和谈不成,只能短兵相接。

“说的冠冕堂皇,以多欺少就以多欺少,我们又没说什么,就算你们再来两倍的人,我们也不会介意啊,打就打了,说这么多干什么?”

慕千厷笑了笑,红衣再烈日下妖冶而炫目,此时更弥漫着似有若无的危险,好像那危险的气息在不停的蔓延,以他为中心结成了一个网,凡事被他锁定的人绝对逃脱不了。

“你!不识好歹!”

那人气急!涨红着脸指着慕千厷,他分明说的是实话,奈何被慕千厷激怒,眉头紧皱,觉得已经再说无益!

“鬼界还是留着你们去吧,等去了地府央求六道阎君不要再把你们投生仙界,哪怕是做个真畜生,也比在这里当走狗强啊。”

穷气嘴角不屑的笑了笑,仙界的人眼睛都长在头顶上,自以为老子天下无敌,这些人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这么不容商量的闯进来,还理直气壮的以为他们才是替天行道的人?

呵,他们错大了!错在生在世外域,错在三十年前三十年后为伤害王紫的一干行径添砖加瓦!

“你说谁是走狗?是你们唯恐天下不乱来犯我世外域地盘!你们又是什么东西?是青龙又怎么样?不照样给人当马夫?我看你们才是走狗!是那妖女的走狗!”

一人暴喝着冲上前来,是一个五十多岁左右的男子,身形魁梧,足有两米多高的个子,面上长着一颗黑黑的大痣,手中提着两面大斧,眼睛里似有贼光,眼尖得看到了青龙背上站着的王紫,轻蔑的笑道,看那几个男子若有似无的围在那女子身边,这人道有些眼力劲儿,能看出王紫才是这几人的头儿。

可刚觉得他有些眼力劲儿,就着急的送死来了,修为也就是个天灵期五层而已,踩在一只火焰狮子背上,那火焰狮子修为也是破天境二阶,一只火焰狮子能提升到这个等级,算是个奇迹了。

可是在这个魁梧男子的话喊完之后,所有人都感觉空气冷的有点窒息了,虽然他们之间本来就剑拔弩张,但是此刻的危险程度好像忽然就上升了好几个等级!而引发这样变化的那魁梧男子的感受当然更加明显了,他分明感受到瞬间如芒在背,好像同时被即双索命的眼睛盯上了!

“哈哈哈哈,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堂堂男人怎么扬名立万不好,却要委身一个女子,真是不害臊!”

那人动了动萧山一般的身体,抖了抖双手中的两只大斧,配合着几声有些猥琐有些轻蔑的大笑,似乎在自己给自己缓解压力,心里告诉自己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他身后站着的是二十八个家族的精英修士!亮他们也奈何不了他!

“我的主人,他说我们委身于你。”穷奇意味不明的笑,转过头跟王紫说道。

“小丫头,他问我么是什么东西?明明他才是东西。”

永安嘟了嘟嘴,有些的不高兴,看着那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真是丑爆了,跟着小丫头他们出来之后他也见了不少人,可最终发现,还是小丫头最美,青璃他们最帅!还好他遇到的是小丫头,嗯,这一定就是青龙说的缘分!

“他还说我们是走狗。”饕餮也笑,狂妄的气息不加收敛,配上这样类似告状一样的话,莫名的有些喜感,但是这个时候哪个人有那的闲心去笑?

“他竟然还说、青龙是马夫。”

慕千厷幽幽的做最后的补充,一个接一个的告状,苗头都指向哪个感觉越来越不妙的魁梧男子,只是慕千厷那妖孽的笑配上婉转的性感嗓音,这话说出来的时候,被青龙一个眼神瞪了过来,这厮真就不能消停!

其他几人也笑,成功的被慕千厷这话戳到了笑点。

“只要骑乘的人是小主人,别说是马夫,就算做回天马我也亏啊。”青龙也幽幽的说道,这话一说完就引来几人犀利的视线,果然是淫龙,本性毕露了不是?

“你们、你们无耻!下流!我等怎能容你们继续在世外域污染空气!个大家族的道友们给我上!今天我们誓要将这些人诛杀!”最先那人涨红着脸吼道,上千修士人群中顿时骚动!

“慢着!”

却听一声偏低的女子声音响起,清冽冷静,让人心头一惊,如此嘈杂的环境中,那声音却好像直接钻进了他们的脑海里,待她的话落,那声音还在他们脑海里百折千回,似乎带着某种令人不容抗拒的暗示,让他们慢着他们就必须慢着,刚才说要攻击的动作也忽然迟缓了下来。

众人看时,却见正是青龙背上的女子!

“你,叫什么名字?”

王紫从青龙背上跃下,站在几人身前,白衣猎猎,风华绝代!众人这才看到女子全貌,顿时有些惊讶于这世上还有如此无双的容颜!而被问到的魁梧男子也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还轻蔑的笑了笑。

“本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史庆是也!妖女休要对我施以蛊惑,我双斧照样只认你鲜血!”

史庆说道,这人正是史家法器组的指挥,方才被饕餮和穷奇打乱了阵脚,现在只得所有人拦在此处。

“他竟然说我蛊惑他,我又不是瞎了眼。”

问到了名字,却不想那魁梧男子还能说出这等不要脸的话,几人不约而同的摸索了一下手掌,有种想立刻碾碎他的感觉,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老不要脸的!

王紫没有回头,却是用着淡淡的语气说道,跟方才几人告状时一样,虽不见委屈,却让人想立刻冲锋陷阵!

“我今儿算是开了眼,仙界的杂种为何如此之多,今天要杀的就是这样的人,这种人分明死在我家小主人手下的资格都不够。”

青龙巨大的身影消失,便会了青衫男子,徐步上前,眼神扫向那魁梧男子,轻蔑之意不言而喻,那魁梧男子眼神晃了晃,这样气场的相接,显然他道行还差的远,被青龙和其他人那轻蔑的眼神看着时,真的有一种恨不得将刚才话一个字一个字吞回去的错觉。

对,一定是错觉!想他一生大小战斗也参加过无数,怎会怕了眼前区区几人?

“这就是史家的袖标啊……一会儿对史家的人,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祭坛就在后山,行动加快。”

王紫眼神看向史庆的袖标,是个青红相见的火焰图标,这上千修士来自二十八个家族,但是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他们定是会明确每个人的身份的,原来王紫问史庆叫什么名字的意义在此啊。

“妖女!你与我史家有何仇怨?为何……”

那史庆牛眼大睁,显然也意识到了王紫刚才问他名字的真意,顿时有些觉得自己草率了,但是这一次,他还想说什么时却是没有机会了,王紫要战,哪里会给他磨蹭的时间?

“不必手下留情!”

王紫身形一闪,手中两道青光闪过,双剑出击,只留给身后几人这样一句话,他们刚才语气轻松的告状为的是什么?面前一千多高阶修士,二十八个家族精英都有,他们不过是想跟她确定一下而已。

在这一点上,他们说了凡事听王紫的就一定不会擅自行动,可这些人都在说些什么?要是他们嘴巴稍微放干净一点儿,也不至于祸从口出。

王紫的速度极快,让那史庆招架不及,还是脚下火焰狮子挥出一面火盾,劲风拂过,带着史庆躲过王紫一击!王紫并不在一自己没有一招杀敌,破天境的灵兽肯定是有些能力的,史庆的修为也不是摆设,但是想一直这样躲下去肯定不行!

“哼,一个黄毛丫头而已!”

史庆被王紫刚出手的速度惊了半晌,待找回了战斗的节奏之后,也从容起来,指挥着火焰狮子合力攻击王紫,丝毫没有二对一的羞耻。

王紫眼神动了动,面对起气焰嚣张的火焰狮子和史庆,真是不巧了,王紫一向认为灵兽是个很真实的种族,若是被人类契约了,而且不巧成了她的敌人,那便没有办法了,但事实上王紫对灵兽的感官还是很好的,最起码在灵兽的世界里有弱肉强食、却没有那么多尔虞我诈。

偏偏在万千灵兽种族中,火焰狮子是王紫最讨厌的一种,只因当初火焰狮子在王紫最无助的时候多次重伤她在意的人,十里坡一战虽过去了很长时间,也永远成为过去了,但是那种实力的悬殊和无奈,到最后九死一生的经过都让王紫毕生难忘!

而史家,又是王紫从来没有喜欢过的一个家族,可偏偏史庆跟火焰狮子这样的组合,分明是在不停的挑起王紫的杀虐*。

“你们不该……”

王紫在跟史庆错身闪过的时候呢喃着说了一句,让史庆摸不着头脑,但是那一闪而过的眼神,犹如利刃一般扎进他的心里,顿时有种鲜血淋漓的感觉,还有畏惧的战栗!

史庆浑身一冷,感觉莫名的寒意,直觉的危险,这种瞬息之间预感提醒着他,现在马上立刻必须避开这个危险的女子!

史庆是避开了,也有空分析他为什么会有那么战栗的感觉了,像是自己的生命已经被攥在他人手中一样,他觉得不可思议,但就这么一会儿,他忽然惊讶的看着王紫,面上映着一金一黑两道光泽,忽然就觉得他逃的不够远!

王紫抚摸着手中的斩天剑,心想这将是她和斩天剑第一次并肩作战,斩天一出,天下无锋!

“你、你果然是魔道中人!你就是那勾结外族的王紫!”

史庆惊讶的指着王紫,感受到斩天剑上黑色的浓郁的魔气,手指都颤抖起来,也不知道是惊的还是怕的。

王紫冷冷的看了看史庆,她不会跟他多解释,他看到了斩天剑上的魔气,为何看不到它上面的佛陀灵力?一个将死之人而已。

只见王紫手中的斩天剑一转,史庆警惕的盯着,可是后知后觉的一声惨叫,捂着血流不止的手充满恨意的看着王紫,还有不容忽视的惊疑不定!王紫距离他那么远,他一直防着,可是那把剑是如何伤到他的?竟隔空削去了他的左手!

史庆还算冷静的上药,可面上的黑色和金色一闪,在史庆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身形急掠,转而听到一声短促的嚎叫,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一样声音戛然而止,那是他的契约兽火焰狮子!也不是被掐住了脖子,而是直接被砍了头颅!

那颗巨大的沾了血的兽头滚落在树林中,沿路撒了一连串的血,狮子的眼睛暴睁,死不瞑目!

“你这个妖女!”

史庆颤抖的喊道,他根本没看到王紫是怎么动的,她是什么时候到了他身后的,又是怎么不泄露杀气的同时杀了他的火焰狮子的!那可是破天境二阶!是他颇为骄傲的契约兽!

史庆现在恨不得亲手杀了王紫,但他也从未有现在这样的清醒,清醒的认识到他不是王紫的对手,看了看周围也根本不乐观的战场,上千高阶修士,一路上被推着往后,前去夏府后山的路上鲜血汇集成几条分叉的小溪,有人类的、有灵兽的,但都是二十八个家族的修士!王紫那一方十个人却是毫发无损!

史庆稳住心神猛的提速朝后山奔去,虽然各大家族族长有令必须在傍晚之前将所有人拦在外面,不能放任何人进入,更别说刚刚大闹了长天派现在明显杀气腾腾的王紫一行!

可如果他再不去说明实情,他们都得死在这里!无一例外!

王紫不疾不徐的跟着史庆后面,却始终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那距离足够让史庆惊惧万分,余光看到身后拖着斩天剑的王紫,脚下鲜血遍地的场景,史家的人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也许下一个就是他!

到后来史庆颇有些跌跌撞撞的前行,好像他是那妄想逃脱的困守,王紫是那个步步紧逼却嘲笑的看着他的猎人!

“都给我退守后山,退守后山!”

史庆高喊,声音有些颤抖,此时上千修士只剩下四百不到,被消灭了大半,而对方仅仅十人!还没有都动手!

众人此时也是恐惧不停的蔓延,心中惊异为何他们的修为对上这些人好像根本没有用处,不管怎么打都是输!正在走投无路之时听到史庆这样大喊,众人顿时拼死冲过去!

不是因为听从史庆的命令,而是觉得此时单兵作战已然胜利无望,不如一起退守,就算打扰了宗族祭祀,也好过让他们统统送死啊!

就怕你们不聚!

王紫心想,双方不停僵持着推进,此时已经转过山隘,看到了被围在后山的祭坛,哪里才是真正的重病布防,一眼看去几十个足球场占地的祭坛上,密密麻麻的看不清到底有多少人。

王紫提剑,她的动作让剩下的四百修士都是条件反射的一惊,但是想到他们马上跟二十八个家族的大部队汇合,料想也不会出什么事情了。

可他们想错了!王紫早早念完了次元斩的心法,身形拔起,斩天剑黑色和金色的光芒暴涨!猛的劈下!

“次元斩!”

王紫一声低喝,一剑落下,大开大合,收剑退后,看着被困在次元空间中的三四百修士,她的修为已经是天灵期五层,她现在用的又是斩天剑,能有人活着从次元斩的招式中出来吗?她也很想知道呢。

这边的动静显然惊扰了祭坛的人,众人纷纷看过来,却看到尸横遍野的一幕!

王紫冷冷的看着那些鲜血,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三十年前也是这个血染的祭坛,三十年后,她回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