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三十八章 大闹门派,宗族同祭

惊!这时所有人的第一反应,这是什么速度?!怎么会这么快?而且那看似毫无威胁力的红发少年到底是如何杀了史文斌的,没有人看清楚!众弟子震惊的看着,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这是真的遇到敌人了,说动手就动手,而且一出手就是拿副掌门史文斌开刀!

史文斌自己就是天元期五层的修为,在那红发少年的攻击下竟然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这一切也不过是发生在瞬间而已!关键是那红发少年根本就没有露出一点杀意

“放开我!你这个恶魔!掌门救命!救我啊!”

史文斌的灵魂还在永安的手里挣扎,别人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连他自己都没有搞清楚!只在痛苦中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就这么消失的一点渣渣都没有剩下!他唯一记得的,就是那燃烧进灵魂的疼!那是火吗?可是世上哪种火可以达到那么高的温度?还被运用的如此灵活?这根本不可能!

史文斌这次真的着急了,真的害怕了,使劲儿叫喊着,直到现在他才觉得惹到了不该惹的人,王紫的底限不是能让他不断挑衅的,他畏惧,宇文华是他唯一的希望了,他的身体已毁,灵魂还被那红发少年攥在手中,他毫不怀疑,他的灵魂也会像身体一样,在他没高清状况的时候就被眼前看似天使实则恶魔一般的少年碾碎!

“你闭嘴!若是我想杀你,你喊谁都没有用!”

永安皱眉,紧了紧手中蝼蚁一样的灵魂,这就是外面世界的人吗?好弱,这样的人也妄想欺负小丫头,死了也活该!

“掌门救命……”

史文斌几乎带着央求和哭腔的声音渐渐消声,那少年说的狂妄,要是一分钟前,他可能还会嗤之以鼻,但是现在,他毫不怀疑这红发少年会说到做到!

“这位少年手下留情!你们有什么条件可以慢慢讲,他是我长天派的副掌门,你们确定要跟长天派做对吗?”

一人上前一步说道,却是史烨!史烨紧紧的皱着眉头,看着还在挣扎的史文斌,虽然对于这个史文斌他很无奈,他早就说过,他迟早要死在他那张嘴上,可是史文斌从来没有认真听进去过,他以为长天派副掌门和史家子弟已经足以让他高枕无忧了,可这世上到底还是有不将他的身份放在眼里的人,显然王紫和这一干男子就是!

宇文华竟然没有动静,好像史文斌口中当作最后的稻草一样反复喊着的掌门人不是宇文华一样,史烨心中有几分明了,史文斌或许在宇文华眼里死不死都没有什么关系,让史文斌继续在副掌门的位置上充数可以,他死了也无所谓,反正长天派不愁找到一个比史文斌优秀百倍的副掌门!

前段时间的史语儿的事情并不是对史加一点影响都没有,史文斌竟然不知收敛又让长天派蒙羞,如果他死了,世人的确会觉得长天派副掌门无能,长天派弟子无能,竟然在重重包围下还让敌人得了手!可是显然宇文华并不在乎这一点,长天派的声誉并不会因这一件事情毁于一旦,最简单的说法就是、史文斌死不足惜了!

别人可以不动,可他史烨却不行,他和史文斌同是史家的人,这事儿不能装作没看见,只是史烨在心中反复衡量,却找不到能够将史文斌救下的方法!

他只能看到那红发少年是用火杀人,却也仅此而已,别的一点线索都没有,况且他不得不承认,他快不过那少年。

“我不想听你说话,你也是坏人!”

永安见有人站出来跟他说话了,很不愿意的看了史烨一眼,他只打这个最坏的坏人,小丫头好像要走的,不能打别的坏人了。

“我……”

史烨竟是一噎,那红发少年分明是杀个人都不带眨眼的恶魔,可是这样理直气壮的指控他是坏人的时候,那语气、那眼神好像确实是那么回事,谁都不能反驳一样,他也一时间找不出话来辩解!

什么他也是坏人啊,现在杀人的是那红发少年啊,他们站在对立的位置,在他眼里,那红发少年也是坏人啊!可反应过这一点之后,已经晚了,他已经失去了说话的机会。

“小丫头,能不能杀这个坏人?”

永安转过头,不再看史烨,红眸亮晶晶的看着王紫,分明刚才做了那么血腥的事情,但是从头至尾都没有见到一滴鲜血!就连从史文斌的轮海中拽出他的灵魂,永安手上都丝毫没有沾染血滴。

“王紫,你真的打算这么做吗?”

一个淡淡的声音,这次是宇文华说的,史烨很激动,最起码掌门还是管的,史文斌更是激动,口中又喊“掌门救我!”,可很快就在永安的威胁下闭嘴了。

“可以。”

王紫看了看宇文华,却是冲着永安点头说道,永安连连点头,有了王紫的许可他当然不管别人了,意识到不妙的史文斌大惊!用早就聚集起来的能量攻击永安,想趁机逃脱,身体已经毁了,说什么也要把灵魂保住!

史烨情急之下也去攻击永安,可被早就等着的青璃拦下了,而永安,根本没给史文斌攻击和逃跑的机会,攥着史文斌灵魂的手中忽然冒气一团金红色的火焰,而在一声短促的惨叫声中,史文斌的灵魂也消失的干干净净!

史烨看到那边的情况,面上涨红,是气的!他史家的人就这么枉死,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哪里能不气!可偏偏他什么都做不了!

“我杀了一个坏人!”

永安飞身退回来,在青璃身边说道,青璃点点头,这下明白了永安所谓的‘打坏人’,简单粗暴,他再一次服!

“你认为你能走出长天派的山门吗?”

这个时候宇文华仍然是泰然自若的模样,明明周遭的弟子已经气愤难当,毕竟在他们面前杀了一个副掌门,可是宇文华却仍然神色淡淡,只有在永安用天火烧了史文斌的灵魂时,那双眼睛里才闪过些思考。

“不试试怎么知道?”

王紫也面不改色的说道,余光里看到狮占峰四处密密麻麻围上来的人群,恐怕长天派的弟子此时都来了!

“我们走。”

王紫说道,示意几人先撤出长天派,王紫几人刚一动作,宇文华和几个副掌门的再次上前,这是肯定要拦下了,而且各自召唤出契约兽,一个个释放出威压,战斗一触即发!

“你干什么去?这些不用你打!”

青璃急急的拉住永安,瞧永安的样子大有单挑那么多高阶修士的架势,简单粗暴的打架不能适用于所有的修士好吗?要不要让小紫把他先召唤回去?脑海中闪过这样的思考,但是很快就打消了,因为看到永安正乖乖的点头,好吧,虽然简单粗暴了点,但是胜在听话。

“主人你们先走,这里交给我们!”幻影也闪身上前,难得王紫有用得上他们的地方,不好好表现怎么可以?再说也很久没有跟人类修士打架了。

“你们的对手是我们。”三目灵狐冲着宇文华说道,虽然是个难得的高阶修士,但是拦一阵子还是没问题的,至于其他人嘛……他还不放在眼里,天神期以下的修士,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当然、他们家主人绝对是例外!

“我去那边。”

梦魇说了一声就深山离开了,朝着的大批长天派弟子涌来的外围而去,在前去的途中手中已经在掐诀,施展着法术,晴天白日之下竟然凭空涌现沉沉的白雾,同时还有快速鼓动的风,雾借风势,像是一个怪兽张牙舞爪扑向众人。

“大家小心!”

“都后退!这雾肯定有古怪!”

“不要再往前了!”

人群中传来此起彼伏的喊声,长天派的弟子从狮占峰的几个入口上来,后面的人看不到山顶的情况,还在推着大部队行进,可是已经到了山顶的弟子看见这浓浓的白雾,还有飞过来的梦魇,这么明显的法术,没有古怪才怪!

可是前进的脚步根本停不下来,现在已经由不得他们自己决定了,前面的人只得向两边飞去,想退出这浓雾的范围,可是根本来不及!梦魇的法术来的太快!

这浓雾之中完全不容神识窥伺,众人差距不对劲的时候狮占峰最大的入口已经被浓雾笼罩了,也不知道雾里面是个什么情况,梦魇的身影也不见了!

众人惊疑不定的看着王紫,宇文华和几个副掌门也惊,可是到底是掌门,还不至于失去分寸!

“梦魇好厉害!”永安惊叹的说道,觉得开眼了,这是他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

而在浓雾内部,起初众人还抵抗,保持着清新,可没多久的功夫,就一个个云里雾里了,制造梦魇就是梦魇的天赋技能,只要梦魇想,这些人永远都别想走出梦境,当初对王紫施展法术的时候,分分钟就被破解了,梦魇当时很郁闷,为此也一直憋着一口气,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不想让王紫觉得他的能力只是摆设而已,这次不好好折磨一下这些人,他自己都交代不了自己!

“梦魇又在炫耀了,每次都是这一招,也不知道换换。”旱魃抱着胳膊站着,瞥了一眼那弥漫的到处都是的浓雾,语气死板,可分明有些嫌弃的因素。

“呵呵,招式不在老,管用就用。”三目灵狐笑了笑说道,优雅的站着,白色狐裘亮的扎眼。

“这你交给你们。”旱魃朝四周看了看,向狮占峰的另一个入口而去。

狮占峰抖而险,入口都是专门修建的,如果堵住这些入口,想从别的地方上来,即便这里都是修为不俗的人,也不可能轻易做到,若是将这入口堵了,狮占峰上就孤立了。

“去拦他!”

宇文乾大喊,已经有了一个梦魇,想来这个人不是简单的灵兽,别人不清楚,可他在梦魇一出手的时候就惊讶了,这分明是梦魇兽!最大的入口已经瘫痪了,要是让旱魃再得逞,那还了得?诺大的一个长天派,还让几个灵兽四分五裂不成?

一连十几个灵兽奔着梦魇过去,机械兽银色的身影一闪,丝毫不见巨大的身体对他的行动有何影响,双手快速的结网,一个蜘蛛网一般的能量罩在那十几个灵兽面前形成,看似毫无攻击力,可是当十几个灵兽撞到那像线条一样网时,撞上的部分却像是被莫名的胶水黏在上面一样,任凭他们这么动都摆脱不了!

情急之下一人划出本体,其他人也以为这是个绝佳的办法,可以用巨大的身体挣脱这束缚,可是事与愿违,在他们化出本体之后,那网跟随者变形,却也收的更紧了,几个灵兽的身体完全陷入网中,感觉浑身上下有无数双手抓着他们,难以移动分毫!

“方向渔网阵!”

司空长歌忍不住惊讶的说道,相比于其他紧张的弟子,司空长歌看起来镇定了很多,戎佩白则是想看又不敢看的瞟王紫,听到司空长歌的话后,才看了过去。

“不要再过去了!方向渔网阵是借力入阵之人的力,阵法的灵感来自于渔网,进入的人挣扎的越厉害,阵法就收缩的越紧,别指望能撑开这个阵法,反向渔网阵是五阶阵法,更是所有渔网阵中弹性最大的阵法,几乎没有极限,进去多少人都只能被困!‘

见又是十几个灵兽飞去,司空长歌喊道,期间没有看王紫一眼。

“那还不去破阵?!”宇文乾吼道,不愧是五行圣人的机械兽,这么快就困住他十几个掌神境的灵兽,召回其它灵兽,宇文乾此时愤怒的情绪有些控制不住。

“是!”司空长歌应道,飞身去破阵。

而已经到了另一个出口的旱魃,在空中看了看不断往上涌的修士,手中凝结着法术。

“景是好景,可惜我要借此一用,来年此景定胜今夕。”

旱魃在口中喃喃着说道,说的正是狮占峰这里的景,手中的法术出手,不像梦魇那样恢弘,一阵庞大的气浪迅速笼罩下方的出口,众人纷纷防御,可那起浪却好像一阵风一样,对一众弟子根本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众人面面相觑,很快飞身来攻旱魃,只当他刚才那是吓唬人了,旱魃也飞身迎战。

可没过多久,就在众人都以为旱魃刚才那是故弄玄虚的时候,下方传来惊叫,刚开始只是地面微微晃动,可不一会儿便是地动山摇!

却见狮占峰四周的山体表面一寸寸的裂开,像是干裂的土地,承受不住干旱的厉害,瞬间崩塌!

一时间扬尘四起,直冲天际!像是一个垂直席卷到天际的飓风圈,将狮占峰笼罩的密不透风!

也就几分钟的时间而已,原先风景秀丽气壮山河的狮占峰顿时变成了一座土黄色的孤峰,像是被硬生生的撕去了外衣,露出了干枯的身体!

狮占峰真的彻底被封锁了!弟子们纷纷祭出飞行法器在无边无际的扬尘里穿行,现在情况不明,他们一时半会儿是绝对上不了狮占峰了!

“旱魃好厉害!”永安看着冲天的尘土,原来打架还可以这么打,此刻的永安眼里都是好奇和惊叹的泡泡。

“王紫!你也曾是长天派的弟子,怎么能作出如此残忍的事情!你就不怕天道报应吗?”

长孙岐怒吼,惊讶于王紫这些契约兽的能力,竟打的整个长天派措手不及!梦魇旱魃都是已经消失在世间的灵兽,几万年前就已经被妖界关进了位面牢笼,为何会成为王紫的契约兽?!

“怕就不做了,灵狐动手!”王紫说道。

“是!”

三目灵狐应道,额头上忽然出现一道光,众人看时,却见那人额头上又出现一只眼睛!而那竖瞳里忽然射出一束光线,将剩下的修士都笼罩在内。

“不好!快闪开!”

宇文乾喊道,可也为时已晚,那束光线忽然变做铜墙铁壁,这时实化的领域!画地为牢!

而在这瞬间,幻影却是已经跟宇文华交手并且过了二十几招了,宇文华被幻影拖住,也被困住!这个时候宇文华的眼神才开始变得凛冽,只是他已然奈何不了王紫了,正如三目灵狐说的,他们的对手是他!

“三目灵狐也好厉害!”永安的嘴巴张的圆圆的,看着那领域,心想不知道他的天火能不能烧开。

“……你最厉害,加油吧,你可以比他们更厉害!”青璃心里叹气,把永安的嘴巴合上。

“真的吗?”永安睁大眼睛问。

“真的。”青璃认真的点头。

“……可是我还是觉得他们好厉害。”让他叹为观止。

“……”

“梦魇,旱魃,三目灵狐!王紫你好大的胆子,你是端了位面牢笼吗?你不仅跟仙界做对,还想与妖界为敌吗?”

宇文乾隔着领域对王紫喊道,他已经跟黑水蛟交手,但是王紫给他的震撼太大了,他现在除了愤怒,怎么都想不出王紫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夏温竹。”和母亲,也为了父亲。

王紫说道,三百年前他们在狮占峰围困她父亲,如今风随轮流转,让他们常常被困的滋味如何?她已经很仁慈了,当初他们是要对她父亲赶尽杀绝,她只是吓唬吓唬他们而已!

王紫转身飞出,有能力拦他们的人的都身陷重围,王紫这次目标很明确,直奔夏家,只留下震惊的宇文乾,就只是为了、夏温竹吗?

“王紫!你真以为你能逃得出去吗?长天派到处都是我们的人,别以为你能大摇大摆的走出长天派的山门!”

王紫从狮占峰飞下,身后却传来一声义愤填膺的怒喝,虽然怒气冲冲,但是王紫一听便知是司空长歌,与司空长歌同窗两个月,细细想来,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听过司空长歌如此愤怒。

本来打算从荡魔山离开的王紫一转身,头都没有回就转向长天派山门。

“怎么不走那边了?”飞出老远的永安也急急转身,加快了速度去追王紫。

“这你就的不懂了吧,这边安全。”青璃说道。

“刚才小丫头明明说那边防守弱的。”永安不服,他不是不懂,明明他都没有来过这里。

渐渐远离了尘土满天的狮占峰,王紫一行直奔山门而去,整个长天派以狮占峰为中心,像是被捅了的马蜂窝,乱成了一锅粥。

“站住,今天谁都不能出山门,就是在说你们,快点停下来!”

山门前有人大喊,是冲着王紫他们说的,但是看到自己的喊话并没有得到回应,山门前的人也知道来者不善了!

“快点打开护山大阵!是敌人!不能让他们出去!”

那声音不再对王紫几人喊,转向了对守护山门的弟子们喊道。

王紫看去,山门前秩序井然的守着两队弟子,无论什么时候,长天派的山门都是重兵看守的地方,防守绝对不会弱,更不用说发生混乱的今天了!

“开什么开!都给我停下!护山大阵是他妈随意能开的吗?你接到掌门的命令了吗?没有是吧!打开了护山大阵你能破阵还是能破阵啊?到时候你想把长天派十几万弟子困死在门派啊!”

可在那人的命令还没有得到实施的时候,就听一人怒气冲冲的喊,让刚刚要行动的弟子们顿时停下了脚步,也是,护山大阵那可不是一般的阵法,除非是在门派有大难的时候才能开启,而且必须有掌门的命令,被这么一说,其他人顿时不敢了。

“再说了,护山大阵那是对外人!现在敌人就在门派里边!你还想着关门打狗啊,打完了之后呢?你想带着大家一起陪葬吗?真是草率!”那人又喊道,颇有些批评的语气。

“那高兄,你说怎么办?现在敌我不明,万一那就是敌人,被他们跑了我们谁都脱不了责任啊!”最开始那人憋着怒气,但是没敢发怒,还在忍着问那人。

“谁说要放他们走了?你忘了哥我是干什么的了?”那人一叉腰,底气很足的说道。

“……哦哦哦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您是阵法大师啊!您请您请,需要我们做什么您尽管说!”另一人顿了一下,很快恍然大悟的说道。

“你也知道布阵用不了那么多人,你们留下来也是妨碍我们,荡魔院那里防守弱,你们快去那帮忙!”那人说道。

“可是……”另外一人犹豫。

“可是什么可是!不想去就待一边看着,到时候别出来碍事儿就行!”那人似乎不愿意多说,转身招呼自己队里的人布阵了。

“那哪儿能!门派有难我们这么可能袖手旁观,这里就交给高兄了!我们走!”另外一人一思索,招呼自己的人朝荡魔院那里飞去了。

王紫几人一直刻意放慢了速度,这个时候才快速接近山门,跟离开的人错开飞去。

“王紫小师妹!真是你啊!”王紫几人刚刚飞近,那边一众人就迎了上来,也没有敌对的态度。

“高思源,你不怕宇文华秋后算账啊?”

王紫落在地上,看向高思源,刚才装模作样喊话的人正是他,而在他旁站着的六十几人,都是演阵院的人!每天守山门的人都是各个院派轮着来的,演阵院就八十几人,守山门的人至少要两百多人,整个演阵院的人都来了也不够。

刚才离开的人肯定是别的院派补齐的,这么轮着,一个月的都轮不到演阵院,可今天真是巧了,正式演阵院在守山门。

在司空长歌最后喊那么一句话的时候王紫就知道有猫腻了,只是没想到、演阵院的弟子们,到底是信她了。

“那也是秋后的事情了,不着急,再说这事儿也怪不得我们,我们的阵法都布好了,是你破了然后闯出去的,我们也是险中逃生啊,你没杀我们都是格外开恩了。”

高思源嘿嘿的笑道,本来挺正经挺有能力的修士,在王紫面前就感觉原形毕露,高思源收回手里的剑,走近几步看了看其它地方,确定都是一片乱才敢继续说,这故事变得、还真不错。

“谢谢你们。”王紫看了看被让开的路,一路畅通,这次,是她乘了演阵院弟子们的情。

“要论谢谢,那我们都不知道该说多少了。”

池天翰也走上来说道,这下他可以确定在五行空间的时候的确是王紫救了他们,只是现在明显不是叙旧的时候,不管王紫因为什么这么势不可挡的出现在长天派,他们只相信王紫肯定不是外人口中所说的勾结外族之人。

“王紫小师妹,你……”高思源想说点什么,但是话到嘴边都吞了回去,身体往旁边一让,还是直接让王紫走吧,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们一定会再见的。

“我会把身上的脏水弄干净的,也许以后还会见,你们小心,如今世外域不太平。”王紫看着欲言又止的几人,竟是说道。

“好,你也保重!”

演阵院的弟子惊喜抬头,听到王紫这样的话,着实令他们惊喜不已,他们相信是一回事,王紫愿意对他们解释却是另外一回事,这表示王紫、也相信他们!

“等等,王紫小师妹,你今天是要去哪里?”池天翰却忽然说道。

“……夏家。”

王紫看了看池天翰,池天翰只不躲不闪的迎视,早在刚刚踏入云痕峰的时候,王紫就知道演阵院卧虎藏龙,这一帮被称作废物的弟子,他们隐忍,他们执着,他们有着别人无法撼动的追求,他们缺乏的只是积累和时机,一个厚积薄发的时机!

“看来你不知道,夏家今天不是一个好去处。”等到了王紫的答案,池天翰却是深深皱眉。

“此话怎讲?”卫子谦脱口问道。

“今天是二十八个家族宗族同祭的日子,祭祀的地点就在夏家,这是世外域的大事,本是五十年一祭,可不知为何距离上次才三十年,宗族同祭就又一次举行了,而且地点重复选在了夏家,这是世外域历史上没有过的,总之,今天的夏家,就算是一直蚊子飞过去,也会被拦下。”

高思源也皱着眉头,王紫明明对世外域的事情知之甚少,可为何纠缠如此复杂?

“三十年……”卫子谦凝眸看向王紫,二十八个家族齐聚,事实证明,事情没有向好的方向发展。

“长天派不包括在内吗?”王紫心中起伏,可面上仍然冷静。

“不,宗族同祭是世外域家族的事情,与长天派无关。”池天翰摇头说道。

“宗族同祭是长孙家主持吗?”王紫又问。

“不,是宇文家主持,长孙家向来只负责请天命、测凶吉。”池天翰答道。

“我知道了。”王紫只点头说道,向前走去,看样子是去夏家的决心不改,演阵院的弟子担忧,却只能让路。

------题外话------

前天是520,昨天是521,在我预想中本来想在520准备点惊喜的,但是520忽然牙疼,一整天都不在状态,521有止疼药了,可是时间紧张到我晚上发文的时候已经是23:58了,本来521点话我还可以说比520多爱你们一点的,然后一不小心521也就那么轻飘飘的过去了,然后就是今天的522……话说紫极创建的日期是2014。05。04号,10号正式开始更新,然后这一周年也算是过去了,就在我忙的团团转的时候,本来觉得应该给自己隆重纪念一下的一周年也是被我给忘了……忽然有种我略二的感觉,毕竟在522的今天,整好有时间了,虽然该纪念的时间都过去了,但是我还是要对一直陪伴我和紫极的读者们说声爱你们,谢谢你们不离不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