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三十七章 玲珑塔破,打坏人!

“火精,你……”青龙开口,正要说时却感觉一阵强烈的视线射过来,那视线里似乎有火,烤的他不得不停下来。

“请叫我永安,我叫永安,不叫火精。”永安皱着眉头,光洁的额头非让他挤出两个痕迹来,明明是少年模样,现在却非要装成一副很老成的样子。

“哦,你先把这个……”青龙顿了顿,身形一侧,似乎微微打量了一下永安,还是这个少年,其实一点威胁性都没有,微微笑了笑,笑的如沐春风,像极了当初把永安一步一步拐进沟里时的模样。

“你还没有叫我永安。”永安加重了语气说道,盯着青龙的眼神已经有点不高兴了,这可是小丫头刚刚给他起的名字,他要听到所有人都接纳这个名字,双手环胸,有些气哼哼的,大有青龙不叫他就不停指挥的意思。

“永……永安。”

青龙的笑有点僵,不是觉得在永安这里折了面子,而是这么美好的寓意,永生永携永长在,安心安家安长安,小主人希望大家共进退,一家人长乐长安,他非常理解小主人的心情,但是把这名字给了火精,就这么把这个天真无邪的少年划拉进一家人里了,他表示不愿意接受啊!

不过,看了看永安现在红眸里快要着火的样子,衡量了一下他会不会真的一把天火吐出来,再感受到一旁几人有点威胁的视线后,青龙转过头,面无表情的叫了一声永安。

“嗯嗯,你说吧,你现在可以说找我什么事情了!”

永安点头,强装起来的那点严肃顿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笑的眼睛都快没了,一闪身来到青龙身边,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眼巴巴的看着青龙,好像现在不管青龙说什么,他都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一样。

“咳咳,我们该走了,你暂时把这些天火请走,咱们才能找出口。”

青龙清了清嗓子说道,这少年太热情了,离这么近干什么啊,青龙往旁白呢让了让,这才对永安说道,指着下方的火海。

按照外面的时间算,这已经是三天后了,王紫几人从赤灵出来,现在正是打算要离开这所谓的炼魂窟了。

“哦,就这事儿啊,你不早说,不过不是暂时请走,我要把它们都带走的,它们可是我的朋友。”

永安做了个恍然大悟的表情,这在那天小丫头他们刚来的时候就说过了,永安拍了拍看似挺瘦弱的胸脯,表示包在他身上,面上笑的很开心,因为他知道终于要离开了,去狂鸟口中描绘的好像异常精彩的世界,那是小丫头们一直以来生活的地方!

青龙被永安刚才的话顶的一阵气急,忽然发现天真无邪的熊孩子最好骗,但是有时候也真实气的你没办法,就好比刚才,明明是某个熊孩子一定要跟他纠结火精和永安俩称呼,堵着他的话没说完的,现在竟然理直气壮还有点嫌弃的问他为什么不早说!

更过分的是,这熊孩子认定了是他青龙的问题,说完就兴冲冲的去做事了!堵的他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偏偏还不能跟这逻辑思维很简单的熊孩子理论!更更过分的是,旁白还有看戏不嫌累还不给钱的某些幸灾乐祸的观众。

“呵呵,你怎么不早说啊。”

穷奇拍了拍青龙的肩膀,看似很安慰,如果他这动作之后不补这一刀的话,确实很安慰。

“积点口德,要知道风水轮流转的。”青龙心里翻了个白眼,面上仍旧笑的如沐春风,好像根本不在乎一样。

“诶~你该知道,修为到了咱们这个程度,不兴口德这玩意儿。”穷奇摇了摇头,说的很不在意,

青龙眯了的眯眼睛,肩膀一侧,把穷奇的手甩下去,慢条斯理的拍了拍肩膀,去看永安了,不兴口德这玩意儿是吧,那就别怪他以后‘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啊!

王紫也看向永安,只见他远远的飞出一段距离,只深呼吸了几口气,而后便深深提气,然后、然后在几人几乎目瞪口呆的眼神下,张口吞了那天火!

真的是吞!而且是以几块的速度,几人眼睁睁的看着那天火争先恐后的涌进永安的肚子里,看似分布的无边无际的火海,在大约一刻钟之后竟然全部消失!

而永安只打了个饱嗝,还拍了拍肚子,然后一转身飞到王紫面前,笑的很开心,眼巴巴的看着王紫,似乎在等着夸奖呢。

王紫只有些愣的看着永安的……肚子,这肚子得有多大,才能容得下这么多天火?她轮海里也有天火,但是跟永安的显然不能比,火种一般是以能量源的形式存在在人的身体里的,收放火源时也如同法术一般,可是这样像永安一样生吞的……她真心是第一次见!

惊讶瞬间后,王紫转念一想也明白了,永安本来就是在天火中诞生的,他的本体就是火,吞点火似乎也没什么……

“我就说应该叫红孩儿的吧。”慕千厷忽然说道。

“我是永安!”永安却很机敏的听到了,‘噌’的转头纠正慕千厷,他是永安不是什么红孩儿!

“永安,你把那些天火都吃肚子里了?”黑子却是惊讶不已,那么汹涌的天火,竟然就这么被永安收服了,黑子顿时觉得永安好厉害!

“嗯……不是吃,是收啊,这些天火都是我的朋友,我这里可以容纳它们。”永安笑眯眯的说道,摸了摸肚子。

“喔,我还是第一次见。”黑子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他这里是轮海的地方,永安却是用它来装天火的。

“真棒,我们去找出口。”

被永安那闪闪发光的红眸盯的太紧,要是不说没准他会一直看下去,王紫反应过来后刚刚卖出去的脚步一顿,在永安面前竖起大拇指赞道。

“嗯嗯!”

永安顿时笑了,找出口这事情还是交给别人吧,他就乖乖跟在后面,他在这里也不知道生活了多久了,从来没有看到过哪里跟外界相连的薄弱地带,要不然他没准儿早跑出去玩了。

“玲珑塔用来镇压天火,天火消失后玲珑塔肯定有反常,我们快点,趁着宇文华反应过来之前出去!”穷奇眼神扫视着四周,口中快速说道。

“我来。”

几人正想分开找,九幽却忽然出声,几人停下,看向九幽,却见九幽已经动作起来,手中出现一团血红色的能量,在那能量聚集成直径一米的时候,忽然推了出去,而很快,一个血红色网顿时在几人的头顶撑起,渐渐的向演出扩散而去,那红色的能量越来越淡,却一直没有消失。

“在那!”

半晌,在那红色网扩散到很远的时候,九幽忽然指着空中的一点说道,几人看去,却见那一点处像是有着一个隐藏的漩涡,九幽放出去的红色能量正在快速的涌进去,被吸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这应该就是连接外界的缝隙了,能劈开吗?”

众人飞身靠近一些,穷奇开口问道,他不用法器,但是这地方不是能量那么大规模的轰炸能炸开的,力量太分散,这不是他擅长的。

“我来。”

穷奇刚刚问出口,这次却是李战说道,王紫刚要动,此时却是收回了手,斩天剑定然能劈开这个口子,轩辕剑定然也可以!

李战飞身向前,白衣猎猎,墨发飞舞,只手在空中一握,一柄通体银光的巨剑在李战手中一寸寸出现,一瞬间好像变得冷风簌簌的空气,还有李战周身森然的气场,就连轩辕剑本身,似乎也长了锐气,霸气难挡!这才是真正的李战和轩辕剑,几亿年已然气息相同的至高警界!

却见李战双手握剑,身形跃起,侧身一转,轩辕剑顺势劈下,银色的剑影直奔那隐藏在空气中的漩涡!

只一击落下,李战抽身退回,轩辕剑自背后消失,像是落在了某个众人看不见的剑鞘之中。

而李战的一剑劈出之后,先是犹如重拳打进了棉花里,毫无反应,然而没过多久,空间中剧烈的震荡起来!尤其是原先那漩涡所在的地方,有种冰川一寸寸迸裂的感觉,不规则的阳光从缝隙中洒了进来,众人盯着那缝隙,看着它一点点变宽变大。

空间内的地面上也在一寸寸裂开,空气也变的扭曲起来,好像一个构造精密的世界忽然被连根拔起,正在快速的瓦解!

“走!”

王紫提高了声音喊道,话音刚落,身形疾射,直奔着那已经可以容人通过的缝隙而去,其他人也同时飞身掠去!

而在王紫一行人飞身离开之后,身后的炼魂窟一片扬尘,好像一个恢弘的建筑物毁于一旦时的模样,但炼魂窟只是个用高级法术搭建起来的空间,刚才那动静,定是炼魂窟的能量核心损坏了,从此再也没有炼魂窟了!

而再次沐浴在阳光下的王紫几人,面对的却是另一番情景,耳边是法器齐出的声音,然后是众多人快速围拢的动静,紧接着便是从各处传来警惕和敌视的视线!

王紫长身立在空中,眼神淡淡的看着下方反应迅速的人群,显然训练有素,面对这样的突发状况,没有多余的好奇,只有快速的布防,如果不是他们站在对立的位置,王紫也许会赞一声也说不定。

“王紫?!”

“你是王紫?!”

“那真是王紫?!

“……”

有人先惊讶的喊出,然后此起彼伏的响起了许多声音,这么多声音夹杂在一起,让人很难分辨每个人的语气里有着什么样的情绪。

“王紫小师妹!”

一人有些激动的喊了一声,却很快被另一个人拉了回去,王紫朝那儿看了一眼,是戎佩白,这会儿她正被司空长歌捂着嘴,组织她往前噌,司空唱歌紧皱着眉头,抬头看王紫。

王紫收回了视线,淡淡的没有流露出多余的表情,不巧,他们出现的地方正是师占峰,这里的人不算多,也不算少,演阵院也有二十几人在,这个地方她也算是很熟悉了,曾经进出这里很多次,不知道今天是有什么事情,竟然宇文华也会出现在这里,要知道当初门派大比开幕那么隆重的事情,宇文华也只是匆匆漏了个脸而已。

今天宇文华在这里,定然不是为了一般小事,也对,炼魂窟是在玲珑塔中,玲珑塔是宇文华的法器,他们出现的地方,定然也实在宇文华所在的地方。

包围上来的人是长天派的弟子,当然也有演阵院的人,司空唱歌阻止戎佩白,王紫并不怪他,从他有了跟长天派做对的打算开始,就没打算让演阵院的弟子将来站在她这里,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虽然她确实带给他们很多影响,但这也不足以让她有理由逼他们选择,毕竟她给不了他们想要的归属和未来,拉过来也无济于事,演阵院的人一直惦记着她,她已经觉得够了。

很自然的看向了评委席所在的高台,那里一众人也惊讶的站起,盯着王紫,似乎想在她身上看出个洞来!只有宇文华在正中的位置坐着,似乎有些泰山崩于前而不为所动的冷静,可他面前的桌子,却着实有些惨,碎成了满地的木屑,就连建在空中的高台也不规则的空缺了很大一块。

像是被什么东西炸开一样,波及的痕迹一直从上垂直往下延伸到演武台上,而在那残破痕迹的终点,零零碎碎的塔片零落在地面上,宇文华只低着头,也不知道眼神是不是在看那残破的塔片。

“妖女!你竟然还活着!”一人气急败坏的喊道,打破了一众人惊讶的盯视。

王紫就算不用看也知道喊话的人肯定是史文斌,眼神冷冷的扫过去,让他多活了这么几天,他是不是过的太好了?

虽然隔了老远的距离,但是当那眼神扫过来的时候,史文斌还是心中一凛,有种寒气直入心底的感觉,为什么还会再碰到这个妖女?明明掌门已经把她收进了炼魂窟啊!炼魂窟那地方,什么时候有人出来过?为什么王紫还活着?而且还带了这么多人出来?那些男子又是什么人?!

这一次,史文斌心跳不稳的抖了抖,那是危惧,不知为何忽然有种在劫难逃的感觉,这是以前他从未有过的!上一次他确信王紫是众矢之的,自己定然不会有事,这一次仍然是,但是他却不敢肯定自己仍然不会受到王紫的报复了!

上一次宇文华能用玲珑塔收了王紫,可事实证明,连玲珑塔都奈何不了王紫,那宇文华还有什么办法对付王紫吗?为什么他忽然有种宇文华也奈何不了王紫的感觉!

“妖女是在叫小丫头吗?”

永安探头问青璃,他本来在东张西望的看,毕竟他们刚刚出来,这个世界确实有着太多的不一样,而且下面还有好多人,永安感到很新奇,虽然不理解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惊讶的看着他们。

可是在听到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的时候,永安朝那看了看,反复看了三遍,才确定史文斌针对的人是王紫,而且那不善的气息也是针对王紫,永安顿时就不高兴了,红眸里一条一条的,好像要着火似的,永安没见过几个人,但是他的直觉敏感的很,一个人气息的善恶他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

看着史文斌那么讨人厌的面孔,永安的脸色越来越差,似乎觉得他已经遇到了传说中的坏人!

“对,那个就是坏人,他们都是坏人,就那个最坏!”青璃瞧着永安那一副准备撸袖子干架的样子,眨了眨眼睛说道。

“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永安重重的点头,退了回去,留下有些纳闷儿的青璃,他其实挺想知道永安会怎么做的。

而从这个时候就被永安盯上的史文斌,眼神往这儿一看,怎么还有个红发少年?而且似乎对他敌意很深?

下方的弟子大多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知道几个副掌门和院长对于这些忽然出现的人警惕的很,而且此起彼伏的喊出了王紫的名字,众弟子仰头看去,那女子就是王紫吗?她就是几个月前在长天派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然后又忽然消失的干干净净的王紫?

也就是那个以明明可以笑傲门派的女子,却偏偏勾结了外族的女子?可是……为什么她与传说中的形象不太一样,就连见过她的弟子也不确定起来。

却见空中的女子一袭白衣,素雅干净,前襟处绣着几瓣血红色的桃花,点缀恰到好处,墨发垂落在腿膝,几缕发丝随风而动,精致的面上毫无表情,像是一幅巧夺天工的画卷,那画中女子的神韵却是美的多人心魄!偏偏那几乎与外界隔离的气场,神秘而遥远,遥远的不容外人半分窥伺!

也只有她身后的男子们能做到离她那么近的距离了,刚刚从那美的不似真人的女子身上挪开视线,在看到那几个男子时,众人不禁怀疑,以往常叹某家某女倾国倾城貌,如今对比这一个个如画一般的人们,却是黯然失色了……

同样是普天之下人,同样是饮了地上水,为何他人美的如诗如画如痴如醉如梦似幻,却是让整个天下都成了陪衬,这怎公平?

而这个时候,宇文华才动了动衣衫下摆,抖落了衣服上的木屑,站起身来,眼神也是淡淡的看向王紫这里,先是定在王紫身上看了看,这才一一从那几个男子身上看了过去。

“卫子谦,慕千厷,李战。”

宇文乾在一旁说道,语气难掩惊讶,皱着眉看了看宇文华,却没见他们的掌门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得又转过头去,当日参与围捕王紫的人都是门派和家族的高阶修士,下放的弟子们还不知道王紫被宇文华收进了炼魂窟,这几天啊来这件事情一直是保密的,最起码消息还没有流到众人的耳朵。

可是……万万想不到,王紫竟然还能出现!而且卫子谦三人也在!会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就只有……那几个男子都是王紫的契约兽了!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别的情况来说明为什么王紫只身被收进炼魂窟,出来的却是这么多人!

怪不得,怪不得梼杌当初让他们准备万全,却是为了备着这个,可为什么当初王紫没有用这些人,是因为她有足够的把握能从炼魂窟出来吗?竟然连炼魂窟、也不放在眼里吗?

“几位副掌门,别来无恙啊。”卫子谦笑道,谦谦君子温文如玉,让人生不出一点防备。

“……”

卫子谦点名的是几个副掌门,并没有把宇文华捎上,不知是不是故意的,不过卫子谦确实不曾跟宇文华见过,只是这么把宇文华忽略了,几个副掌门也无法回话啊,他们就这么忽然从炼魂窟里蹦出来,还毁了长天派掌门人几代私传的玲珑宝塔,这此见面可是仇人见面,没有脸红脖子粗的见面就打就算了,还这么平淡的问候,要他们如何淡定?

“你想做什么?”

这时,宇文华忽然开口问道,眼神只看着王紫,显然这话也是问王紫的。

“做该做的,你呢,还打算拦我?”

王紫说道,像宇文华这样的人,难道真的能做到完全将情绪排除在身体之外吗?不然为什么她从来没有察觉到宇文华有什么情绪波动?明明这两次见面他们之间都是巨大的冲突啊,而宇文华表现出的,却好像一个局外人,需要他的时候动动手,不需要的时候,他似乎对眼前的事情完全不感兴趣!

就连玲珑宝塔被毁了,他竟然也没有表现出惋惜和惊讶!这一点却让王紫有些摸不透了,竟也开口跟他对上话了,这样见面的场景,似乎比她想象中的和谐多了!

“你不怕梼杌没有离开吗?”

宇文华眼神淡淡,却是答非所问,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王紫眼神顿时变得深邃起来!宇文华说什么不好,为什么会提到梼杌,而就这么一句话,给她的感觉却好像是宇文华什么都知道一样!

不可能!她确信跟宇文华的交集就只有一次而已,就是上次他出面围困她,他没有理由知道什么,更别说比梼杌知道的更清楚了!

青龙几人也审视的看了看宇文华,玩什么高深莫测?

“这跟他没有关系。”

王紫也只停顿了两三秒钟而已,却是说道,不管宇文华是不是知道什么,都不能改变她今天要做的事情。

“幻影,梦魇,三目灵狐,旱魃,黑水蛟,彩蝶,机械兽,你们都出来。”王紫不相等宇文华的答复了,不管他拦不拦,她都会走,而她不愿意跟他兜圈子猜谜语了。

随着王紫话音落下,几个身影忽然在空中出现,站在跟王紫同一水平的空中,拱手齐声唤道:“主人!”,恭敬的态度看的人咂舌不已!可更令人咂舌的是、这些灵兽都是什么等级的?为什么他们都看不出来!这一个个长身玉立的男子,气势不一,但每一个都让人看的心生警惕!

况且王紫叫他们出来是打架的,不是出来散步的,几人都刻意的散发出了自己身上的威压,一次震慑他人,下方的弟子普遍时地字级别的修为,而王紫叫出来的几人都是离境或者破天境的灵兽,他们看得出来就怪了!别说是他们,就连御兽家族宇文家的天才宇文乾也不见得能认全了!

当然这个时候最惊讶的也莫过于宇文乾了!这么多灵兽,而且都是这么高阶的灵兽,真的让王紫做到了!这样的御兽能力,在宇文家、也是前无古人的!这让他如何能不惊讶,如何还能淡定?!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百变彩魔蝶、黑水蛟,你们是缥缈峰上的高阶灵兽,机械兽……你分明是五行圣人的机械兽!王紫你跟五行圣人是什么关系?”

宇文乾抑制不住激动飞身向前,不知是不是因为王紫展现出的御兽能力让他惊讶的失去了暂时敌我双方的思考,缥缈峰上的高阶灵兽他还是知道的,可他只认得出来黑水蛟和百变彩魔蝶,却认不出幻影来,让他去认已经离境级别的灵兽,还是太勉强了!

更让他惊讶的是,为什么他看到了五行圣人的机械兽!他跟五行圣人共事好多年,这么会不知道这个?王紫、为什么又会跟五行圣人扯上关系?难道王紫有那么好的阵法基础也跟这个有关系吗?

“这里就交给你们,有任何事情再通报于我,注意安全。”王紫没打算理会宇文乾,跟幻影几人说道。

“是!”

几人再次齐声应道,早在赤灵的时候王紫就已经跟他们说过仙界的事情,也让他们做好战斗的准备,他们当然没有任何问题,一个灵兽会畏战?一个离境或者破天的灵兽会畏战?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好吗?他们只怕不能打痛快!

‘此次为救出母亲和夏温竹,不为血战门派,但若人犯我,必除之!不必担心后果。’,这是王紫交代他们的话,他们都明白,王紫已经不打算跟门派周旋了。

“王紫你到底什么意思?”宇文乾扬声喊道,他本就离的王紫近,见此时王紫几人有离开的打算,身形一闪拦在路上。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有人犯我门派,你们打算一直看着吗?”史文斌猛的喊道!被他这么一嗓子吼过去,下方的弟子齐齐动了,手执法器飞身拦在空中,很快将周围为了个水泄不通。

其余几个副掌门和院长也飞身落入圈内,宇文华也在之中,刚才王紫问他是不是打算拦她的时候他没有回答,这个时候答案却是很明显了,这分明是要拦了!

“小丫头等等,我先帮你打了那个坏人!”

永安闪身过来,他算是看明白了,这里的坏人要留给幻影那几个人打了,可永安不同意,别的坏人他可以不大,可那个最坏的坏人他一定要打!

“咳……”青璃轻咳一声,对于永安完全没在状态样子很是无奈,看来他真的只记得那个最坏的坏人了,不实现打坏人这个目标他是不会罢休的,不得不说,永安很执着,他甘拜下风。

“永安……”王紫唤了一声,可永安只一撸袖子直奔史文斌去了,其实王紫并没指望他跟谁打架,在天火中诞生,别说打架了,连人都没见过,他会打架吗?

“你这个坏人!小丫头是你可以乱叫的吗?”

永安雄赳赳气昂昂的冲过去,看后看似恶狠狠的撂话,可不知道是不是永安天性中单纯太多了,连对一个人释放恶意都像是虚有其表的,看着跟吓唬人似的,看众人的反应就知道了。

有些弟子竟然忍不住笑了,在这样战斗一触即发的氛围中,这红发少年的行为显的实在搞笑了些。

“你是谁家的奶娃娃,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跟那个妖女在一起,八成也好不到哪去!”

史文斌手中横剑,轻蔑的看着靠近的永安,觉得这样的少年,一点灵气波动都没有,而且也任何让他警觉的理由,剑尖一指,却是那少年并没有停下,心想若是他再靠近的话,他不介意拿他祭剑!

“我是永安!小丫头是王紫,你快点闭嘴!”

永安皱眉,这个人果然是最坏的坏人,说话真难听,长的也真难看!对坏人不能手软,这是青璃说的!

“呵啊啊啊……”

史文斌不以为意,反而对永安急躁的表现嗤之以鼻,这样小孩子的小孩子,不应该找个同样是小孩子的人去吵架吗?可轻蔑的笑声刚一出口就变成了惨叫声,离他还有一段距离的永安竟然闪身而至!

而他的手,竟然抵上了他的剑尖,直到剑柄,尤不停止,一阵剧痛袭来,众人再看之时,却见史文斌的剑融化成了一摊玄铁水,滴滴答答的落在抵上,而他举着剑的胳膊,竟然顷刻间跟那柄剑一样消失了!

这太不可思议了!他是怎么做到的!

众人的眼神似乎都快不过他的动作,抬起眼睛时,也堪堪看到似乎有一团火顺着史文斌张开的嘴溜进了喉咙,史文斌的惨叫声也戛然而止!

再一转眼,那红发少年的手如匕首一般钻进了史文斌的轮海,出来的时候,手中竟然攥着一个嚎叫的灵魂,而在这一转眼,史文斌的身体也化成了一股青烟!

“我说了让你闭嘴的!”永安语气不好的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