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58游乐场内有剧组在拍戏(6000+)

这种事当然还是由当事人来说更好,墨兰站起来双手搂着顾翔烯的脖子,俯在他的耳边轻声的说:“你又要当爸爸了。”

闻言,顾翔烯双手扶在她的肩上,拉开了一些两人的距离,眼中满满的全是惊喜,觉得不可思议的惊喜。

“真的吗?”

回答他的不是墨兰,而是一旁的权浩宇,“对,非常确定,都已经有差不多两个月了。兰姨顾Uncle,恭喜!”

对于来此当家庭医生,第一次出诊就是一个好消息,他的心情也相当不错。

“谢谢。”墨兰这会也差不多过了尴尬期,现在完全是享受这个好消息给她带来的好心情。

“兰姨,顾Uncle恭喜你们!”白若素与权浩宇并排站着,她看着墨兰和顾翔烯,突然有一点羡慕。

自己到兰姨这个年纪时,欢欢和乐乐大概已经成家了吧,就算没有,也应该有了相爱的人。小黑也有温晴在身边,只有她……

终究会一个人吧!

“老婆,快坐下快坐下,你这个……我……我已经开心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老婆太谢谢你了,我爱你。”

说完,也不顾旁边还有两个年轻人在,顾翔烯完全情不自禁的捧着墨兰的脸,激动的吻住她。

权浩宇和白若素很自觉的将脸转向一边,其实这画面一点也不会觉得怎么样,反而看着挺唯美。

虽然顾翔烯和墨兰两人加起来都差不多快近百岁,但两人保养得很好,依然是帅哥美女的组合。那画面一点都不比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在一起的画面差。

顾翔烯真的没想到还会有如此的惊喜,之前他们结婚时已经讲好不会再要宝宝,因为他们也不想再有一个来替代若若的位置。

而且,他俩都是真心把安之当成是亲生儿子,所以也无所谓再生一个,况且年龄也的确有些大了。

虽然决定是这么决定了,可是他内心深处,还是有遗憾,一直以来那个遗憾那个愧疚感都在。

他知道墨兰在怀若若,生若若的时候多辛苦,他完全没有尽到做丈夫做父亲的职责,原本以为这个愧疚会让他带进棺材里。

没想到,现在不但若若回来了,墨兰也意外的怀孕。

让他既有机会弥补对若若的疼爱,也可以弥补他对老婆的那份愧疚。

吻了差不多有一分钟,顾翔烯这才离开墨兰的唇。

“老婆,我真的好开心,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谢什么呀,早上就因为这个反应连你的生日礼物都没有买到。”

墨兰太了解顾翔烯了,虽然生日还有一段时间,可现在知道她怀孕,他肯定会寸步不离的跟着她。

她哪还有机会偷偷的去给他买礼物了呀。

“老婆,你就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其他礼物我都不需要。”

墨兰含羞的轻轻打了一下他的胸口,“孩子们都在呢,别这么肉麻。”

白若素急忙笑道:“我们没关系,你们继续吧,哈哈。”

说是这么说,顾翔烯当然不可能再继续,几人又重新到沙发上坐好。

因为墨兰是高龄孕妇,所以会有很多平时需要注意的地方,权浩宇也从医生的角度,给他们说了一些注意事项。

“兰姨,你从现在起要开始吃叶酸,还有一些补钙的产品,叶酸和钙片不能同时服用,最好是一种上午吃,一种晚上吃,隔开一点。还有怀孕期间最好禁止xing行为。”

一般人是忌前三后三,可是因为墨兰的年纪大了,就必须要更小心一点才行。

“至于食物方面,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忌口,别做剧烈运动,但要多活动。特别是怀孕初期要非常小心,我会一周过来检查一次,有什么问题不管是什么时间,你们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白若素听着权浩宇的话,脑中也突然有一个声音飘进,“恭喜你,是双胞胎耶!”

一个很好听的女人的声音。

或许是她当时怀欢欢乐乐时的女医生吧。

有时候,当然是非常偶尔睡不着的时候,她也会想欢欢乐乐的爸比到底是个什么人。

他为什么会给她带来那么重的伤害,她很了解自己,如果不是真的没办法再坚持下去,她不可能会请求小黑找人删掉她的记忆。

只为了想要活下去。

“你不走吗?”权浩宇的声音将她拉回了现实。

“啊?哦,走啊。”白若素也打算吃过饭就回家的,只是这会因为兰姨怀孕的消息,一耽搁就给忘了。

“刚刚没看到浩宇的车,你不是开车来的吗?”顾翔烯想起他们进屋之前,权浩宇就在了,当时他并没有注意到有车驶进院子。

权浩宇微笑的回答道:“没有,我的车买了,不过还没到货,估计还得等半个月左右。没关系,打个电话叫出租很方便。”

顾翔烯却觉得很不好意思,“Jenny,你能帮我开车送送他吗?”

“哦,当然没问题。”反正都是要到市区,而且她对于那晚的戏弄,咦,有一点点算戏弄吧,还是觉得对权浩宇挺亏欠的。只是举手之劳的事,她当然乐意帮忙。

“Jenny,你有空要经常来陪我玩,当然最好是把你的孩子也带来,这边的空气比市区好,周末带他们过来,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墨兰拉着白若素的手,不舍得放开。

“好啊,到时候可别嫌我吃得太多哦。”白若素在面对墨兰时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两人一点都不像是才刚认识的朋友。“兰姨,那我先走了,你自己保重身体,我会带欢欢乐乐来看你。”

“好,拜拜,注意开车,别开太快。”

墨兰想起之前坐她的车回来,一个小时的车程,她大概说了不少十遍让她慢一点。

“知道了。兰姨,顾Uncle拜。”

回市区的路上,白若素一直很专注的看着前方,权浩宇一开始也沉默不语,车里静得出奇,这种静也让白若素觉得有点不自在。

她平时开车载着欢欢乐乐去哪儿,就习惯一路上和乐乐说说笑笑,这样开车也觉得轻松很多。

在一个红绿灯的路口,白若素想了想终于还是先开口道:“咦……那个……对不起。”

对于她没头没脑的突然冒出来的对不起,权浩宇却知道她在说什么。

只是两人的理解明显的有差异,在权浩宇听来,他以为她是在为那晚她因为他被打了一拳而道歉。毕竟那晚的事在他看来是她在tiao逗他,而他完全不知道那只是她掷骰子输了的惩罚。

而白若素的道歉,当然是因为她们玩游戏把他当成了输的人的惩罚对象。

“没关系,反正打得也不是很重。”

权浩宇的回答倒是让白若素觉得莫名奇妙了,“啊?!我那天晚上还打了你吗?”

她记得自己喝醉酒后,没有打人的习惯呀?难道她的酒品越来越差了?

“那晚的事,你都不记得了?”权浩宇皱着眉头问道。

因为他看她后来好像已经完全醉了的样子,也有可能会不记得喝醉后发生的事。最重要的是,如果她记得的话,就不会这么问他了。

当晚,打他的人明明是一个男人,而且还不是抱她走的那个男人。

想到那天晚上,他的确有那么一个瞬间被她吸引了,可她的男女关系似乎有些混乱。

对于这个女人,他有好奇心,想一探究竟,想要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那晚在酒吧,她可以大胆的挑&*逗一个陌生男人,后来又有男人为了她揍了他一拳,再后来又出现一个男人直接将她抱走。

今天在顾翔烯家,他才知道原本她还是一个有两个孩子的妈妈。

这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表面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玩弄人爱情的高手,却又与多个男人有着复杂的关系。

不管怎样,他的私心不愿相信她是个情场高手。

“我只知道我最后又输了,只能愿赌服输端着酒去找你,后面的我就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好意思哦,我把你打得很严重吗?你放心,我会赔偿的。”

一般的女人可能喝醉后就算打人也不会真的伤到对方,可是……

她是佣兵耶,是个完全可以当杀手的专业佣兵,她一喝醉出手就不知轻重,随时杀掉一个人都有可能。

白若素越想越觉得后怕,还好权浩宇表面看上去好像也没什么伤痕。

她发誓,一定要戒酒!戒酒!不能闹出人命就惨了。

“愿赌服输?”权浩宇似乎听到了一个很重要的词。

“哦,对,我刚就是想为这件事向你道歉。不好意思,我们几个同事那个时候在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我总是输,所以……”

“所以你那晚的举动全是因为游戏?”

“对啊,不然你以为呢。”看着权浩宇奇怪的眼神,白若素连忙护胸,往后靠向车门,“你该不会以为我是真的在勾*&引你吧?”

权浩宇没有回答,他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听她这么一说,他倒是松了一口气,虽然她似乎并没有看上他,这让他有点小小的失落。但事实证明她的确不是那种轻挑的女人,这让他莫名的感到欣慰。

虽然欣慰这个词用在这里好像很怪,但他的确是有种欣慰的感觉。

“算了,不管怎样,对不起啦!”白若素不是那种死不认错的人,如果真的让权浩宇有所误会的话,那她更应该向他道歉才对。

“好,我接受。”权浩宇看着白若素的侧脸,若有所思的一笑。

从他在顾宅看到她的那瞬间,他就已经确定她就是他钱包里的那个女人。

虽然她已经没了记忆,虽然她现在已经不叫白若素,但……她依然还是她!

“对了,那晚带你离开的男人是谁?你老公?”权浩宇在见到她与顾翔烯夫妇的相处后,明知道白若素失忆却还是试探的问道。

白若素开车一直注视着前方,听他这边一问,转头看了他一眼,“男人?哦,你说的可能是我的上司,他不喜欢自己的秘书喝醉,因为公司有可能随时都有紧急事情发生,我们必须二十四小时待命。”

白若素的这个理由很弱,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相信,可她却又说得如此的顺。

“哦,原本是这样。”权浩宇明显感觉到白若素并不愿意谈这件事,所以之后也就没有再开口。

一直到白若素把他送到医院门口,两人都没有再交谈。

为了不那么尴尬,若若便把音乐打开。

待到医院的时候,权浩宇居然被音乐催眠,睡着了。

她犹豫着要不要叫醒他,在纠结了五分钟之后,终于还是摇了摇他,“喂,喂,醒醒……到了。”

“到了?”权浩宇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转头看向车窗外,果然已经到了医院门诊大楼的外面。“谢谢。”

白若素也礼貌的向他挥了挥手,“再见。”然后方向盘一转驶进了车道——

“欢欢,起chuang了。”顾乐晨爬到上铺去,叫了他好几声都没有反应,直接就骑到了他身上,双手放在他的肩上,开始猛烈的摇晃,“起来了起来了。”

顾慕欢本能的扣住乐乐的手臂,往旁边一摔,差点就把乐乐直接给甩下了chuang。

就在乐乐要从上铺摔下的那瞬间,顾慕欢像是立马清醒了过来,直接用一个手的力量,把她从外面又直接扔进了chuang的里面。

乐乐每次都用这一招叫欢欢起chuang,屡试不爽。

因为她知道欢欢用骨子里就把她的命看得比他自己还重要,除了平时的小打小闹,他根本舍不得她受一点伤。

“哈哈,醒了吧,那赶紧起来,今天妈咪说了要带我们去游乐场,还有海洋公园玩。”

乐乐虽然智商比同龄人要高出许多,甚至比很多大人都要高,可是她依然还是个小女生。

昨晚听到白若素要带他们出去玩,她就很兴奋,一晚上都没有睡好,今天一早天刚亮就已经起chuang把早餐做好。

现在就等着妈咪和欢欢起chuang吃完早餐,就可以出发了。

不过与她相反的是,欢欢对于这种幼稚的游戏一点都没有兴趣,他宁愿待在书房研究电脑网络。

“可不可以不去?”欢欢趴在chuang边,望着站在地上的乐乐说道。

“NO,你不去的话妈咪会失望,我也会玩得不开心,快点起来,快点快点。欢欢,你最疼我了,是不是,去嘛去嘛。”

大多数时候乐乐把自己看成是姐姐,要保护体弱的欢欢。

可是该撒娇装嫩的时候,她却一点都不含糊,欢欢对她的撒娇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

所以,妈咪也常说,有个哥哥的女生很幸福。

欢欢果然妥协的应道:“好。”

“那我到客厅等你哦,快点。”得到承诺的乐乐开开心心的跑出卧室,去把早餐端出来等他们。

“哎……”看着乐乐离开的背影,欢欢重重的叹了口气。

母子三人来到游乐场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钟,因为是周末,而且今天的天气很好,并不太热,微风吹着很舒服,又不用担心下雨的狼狈。

因此,人山人海,每个游乐设施的买票处都排着长长的人龙。

“宝贝儿,你们想玩哪一个?”

三个人穿着非常可爱的亲子装站在游乐场的一个中心点,他们也是一抹很美的风景线。

“妈咪,那个看起来好像很有趣的样子,我们玩那个好吗?”

顾乐晨指了指在他们正前方的大型过山车,上面的人都发出震耳的尖叫声。

她一副兴奋的表情,好想去试试看到底有没有那么刺激。

欢欢倒是无所谓,反正这种游乐场的设备,不管有多刺激的在他看来都太小儿科。

五岁的时候他就和Jack爹地一起跳过伞,因此,这些游戏在他眼里都完全太没意思了。

“咦,那个过山车吗?等下哦,我去看看。”

白若素急急忙忙的跑到前面,想要去买票,可是看到有个牌子立在那里,身高低于一米四就不可以玩。

欢欢倒是达到了标准,可是乐乐还差一点。

于是她回去之后就给他们提议,“这里排队的人太多了,我们先去玩一些轻松一点的,刚来嘛,先玩一会不这么刺激的,然后再来玩这个,可能人会少一些。”

她知道女儿的自尊心特别的强,如果因为身高不够不让她玩的话,一定会不开心。

“好,那妈咪,你想玩什么呢?其实那个过山车,我觉得也没什么意思,我怕一会上去被别人的尖叫声把耳膜给震破。”

比起白若素对子女的了解,欢欢乐乐对她的了解其实更多一些。

顾乐晨一看到妈咪兴高采烈的过去买票,然后回来又说先不玩,还找一些很不靠谱的理由,她就猜到是怎么回事。

在Z国有些游乐设备,为了保护小孩子是会要求严格一些,其实她还好啦,反正更刺激的游戏都玩过。

她来游乐场开心的原因,是因为可以像一般的小朋友一样,和妈咪和哥哥来这种大家都会来的地方。

她想要有这么一个记忆而已,并不是真的有什么特别想玩的游戏设备。

“嘻嘻,好,我们不坐这个。咦,你们看那边,好多人围在那里,要不我们过去看看?”

妈咪抱着乐乐亲了一下脸颊,她何其幸运,有个如此贴心的好女儿。

“好啊,欢欢,走。”乐乐一手牵着妈咪一手牵着欢欢,有他们俩在身边,她觉得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

当然,如果此刻爸比也在的话,那就更完美。

她相信总会有这么一天。

白若素母子三人挤到了人群中去,原来这里正在拍戏。

整个外围一圈都被安保人员用人墙拦住。

他们现在站的这个方向正是导演所在的位置,直线看过去就看到一男一女对视而站,女人的脸上流着泪,男人则一脸的冷酷……——

粉丝见面会的小剧场——

小黑:又把我叫出来做什么?

鑫鑫麻:小黑老大,你可是我文里最大牌的大咖,你不知道你的脑残粉最多吗?只要你吆喝一声,什么订阅什么留言什么收藏,通通都不是事

小黑:我为什么要帮你?

鑫鑫麻:……因为你帅!

小黑:我帅和你有半毛线关系吗?

鑫鑫麻:你信不信我把你写毁容了

小黑:我的帅与外貌无关,就算毁容了我还是帅

鑫鑫麻:…………

(小黑同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恋的???)

小黑:况且……(某黑冷笑一声)你不敢!

鑫鑫麻:……好吧,我的确不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