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57兰姨的家庭医生居然是他

墨兰之前之所以会随便找家医院看病,只是因为她想要和若若多相处一会儿,真正要检查身体,她还是更相信他们的家庭医生。

“好,那我现在送你回去吧。”

既然墨兰都这么说了,白若素也不再劝她。

看她的表情,和老公似乎真的很恩爱,白若素也由衷的打心底笑了出来。

“好的,麻烦你了。”

墨兰其实有一瞬间是想要拒绝的,可是一想到顾翔烯肯定也想要见见女儿,而且她也想借由今天的这个巧合,先以朋友的身份接近她。

当白若素开车送墨兰到达顾家老宅里时,顾翔烯正在花园里给花浇水。

远远的便听到了车子刹住的声音,以为是老婆大人逛街回来了,连忙迎了过去。

他的老婆大人今天一大早就说要自己一个人出去逛逛,还非不让他陪着,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不过还是依了她。

没想到她会回来这么早,平时一般逛街至少会需要半天时间。

可是当看到驶进来的车时,并不是他们家的车,顾翔烯微微一愣。

他没想到让他吃惊的还在后面,当看到由驾驶座下来的白若素时,顾翔烯手中浇花的管子从手中滑落,管子里的水就这么没有预期的洒向白若素。

“啊~~~”

白若素完全也没料到,一下车就会有这么隆重的欢迎仪式呀,不过这仪式似乎有点太特殊了。

本能赶紧往旁边躲开,与此同时,顾翔烯看到水管直直的冲白若素淋去,他便弯腰赶紧想把水管给收起来,或者把水关掉。

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越弄越糟,水就一个劲的射向白若素。

墨兰从另一边下车,也完全被这景象给惊住,一向冷静淡定的老公,这怎么看到女儿就成这样了。

不过那么了解顾翔烯的她,在看到他惊讶的胡乱弄点水管,就已经明白他的用意。

其实这只不过是一个久未见到女儿的父亲的本能而已,他想要做点什么不让她马上离开。

虽然她觉得这方法有一点蠢,不过他的心情她完全理解。

白若素简直都无语了,虽然现在已是夏天,可这被冰凉的手一直洒在身上,也没有多舒服好吧。

而且重点是,她今天穿的是白色衬衣,这一淋,基本就变成透视衬衣了。

这种混乱的洒水情节大概维持了十秒,终于,水被关掉。

白若素低头看着自己这一身,真是无语问青天,她这是遭的什么罪呀。

“对不起,对不起……”终于将水关上的顾翔烯,急忙走上前来向白若素道歉。

墨兰则在一旁也帮着道歉,她怕老公会说露嘴,于是主动说了两人的认识过程。

“老公,这是我今天刚认识的朋友,叫Jenny。这是我老公,顾翔烯,你就叫他Uncle吧。”

“顾Uncle。”怎么又是一个认顾的,白若素心里默默的想着,似乎自己和姓顾的人都还蛮有缘的。

欢欢乐乐的亲生爸比姓顾,她接的第一个任务的BOSS姓顾,现在随便在商场遇到一个还蛮有缘的人,她的老公居然也姓顾。

想想,还真是挺神奇的一件事。

顾翔烯只微愣了一秒,立刻扬起很和蔼的笑容,“Jenny,刚刚真是不好意思。快进去换件衣服吧,别着凉了。”

“对啊,走,快跟兰姨进去。我去给你找件我的衣服,赶紧去洗个澡换上。”

墨兰这时忽然觉得老公的这种做法真的十分正确,否则她还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理由留下她。

白若素想了一下,这个时间差不多都到中午了,她还是希望能早点回家去陪欢欢乐乐。

现在每天上班,欢欢乐乐也要上学,只有晚上能相处一下。

原本她今天是想上午快点把礼服搞定,然后下午就可以陪兄妹俩去电影院看电影,明天再陪他们一起去游乐场玩玩。

没想到会遇到兰姨,这一耽搁整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兰姨,不用了,这个天气没那么容易生病的,我车上有毛巾,擦擦就好了。现在时间也不早,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转身就想走,可是却还是被墨兰拉住了手臂。

“Jenny,你是不是没有把我当朋友啊!虽然我们才认识几个小时,可是我觉得和你一见如故,我很喜欢你。

你现在好心送我回家,如果真的生病的话,我心里会非常过意不去的。

况且这个时间就快吃午饭,你现在从这里回到市区,至少还要开一个多小时的车,还是换件干的衣服,然后吃完饭之后再走吧。”

女儿好不容易到家,她怎么能让她连家门都没进就离开。

而且她也不担心家里的佣人会认出若若,说错话。因为这些佣人都是在她和翔烯结婚后,因为翔烯怕她太辛苦,才新请的,这些人完全不认识若若。

“对啊,留下来吧,我现在就让厨房去做午饭,很快就好。”说完顾翔烯也不给白若素拒绝的机会,直接就径直进屋去吩咐厨房做饭。

他没有问白若素爱吃什么,因为他很清楚女儿的口味。

“那好吧,打扰了。”见已经没办法拒绝,白若素只好跟着墨兰进去。

二十分钟之后,白若素已经洗完澡换好了一件干净的衣服,据说这件衣服是兰姨女儿的,她还蛮喜欢。

看来兰姨女儿喜欢的风格和她喜欢的差不多。

她下楼的时候,墨兰和顾翔烯都坐在客厅里。

在她洗澡换衣服的时候,墨兰大概给他讲了一下她和若若相遇的过程。当然怀孕这个事她还没有说。

“Jenny,来,过来这里坐。”

墨兰主动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沙发,希望若若能坐到她身边来。

“穿着还正合适,这衣服是我给我女儿买的,不过她还从来没有穿过,没想到这么适合你。”

“咦,兰姨,怎么没看到你女儿,她不在家吗?”其实白若素也只是随意的闲聊,问完后却见墨兰和顾翔烯都沉默了一会,她心里就有点后悔问这个问题了,估计是他们女儿出了什么事吧。

为了弥补自己说错话让他们伤心,白若素立刻转移话题,“哇,好香啊,我好像有闻到卤猪蹄的味道。”

“啊,你的嗅觉真厉害。没错,今天厨房做的就是卤猪蹄,不知道何不何你的味口。”

“真是太巧了,我最喜欢吃的就是猪蹄,一会吃饭时我如果吃得完全没形象的话,你们可别吓着。”白若素自黑的笑笑。

“怎么会笑话呢?你喜欢吃我们会更高兴。我觉得有时候人和人之间就是讲求一种缘份,有些人即使才第一次见面,却会让我觉得待在一起很舒服,就像是认识很多年的好朋友一样。

Jenny,你就给我这种感觉,很希望我们都不是彼此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从遇到你到你送我回家,我就一直有种,你是老天特意送我的一份礼物。虽然只是短短几个小时,可是从我见到你开始,我似乎都在发生很好很幸运的事。

当然,我说这些并不是因为你给我带来好运,而是我真的很喜欢你。

Jenny,你能把电话留给我吗?以后我们有空可以约出来喝杯东西,或者一起逛逛街,又或许到对方家里小聚一下,你觉得怎么样?”

墨兰毫无掩饰自己对若若的喜欢,一句话中连着说了两次喜欢她。

她只是希望告诉若若,她不想她们的缘份就止于这里。

说实话,听了墨兰的话后,她有点感动。其实墨兰给她的印象也特别好,她也很想交这个朋友。

只是,她怕自己只在S市待很短的时间,就会回A国,毕竟那里才是她的家。

明知道自己会离开,她就不想有过多的感情牵绊。

可现在她却不忍心拒绝墨兰的任何要求,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看到墨兰失望的表情。

“恩,好,我的手机号是XXXXXXXXXXX”

白若素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了墨兰,这是她回S市后给出的第一个私人号码,这个号码只有欢欢乐乐知道,连顾安之知道的都是另一个用于与BOSS和同事们联络的号码。

“谢谢你,Jenny,今天遇到你真的很开心。”墨兰记下号码说这话时,眼角已经微微眨红。

“我也很开心。”其实她也很喜欢兰姨,刚开始纠结着要不要继续交朋友,可是当她把手机给了她之后,反而有一种很轻松的感觉。

白若素想过了,即使自己以后回了A国又怎样,她们还是可以视讯。

而且现在的交通这么方便,两个国家坐飞机的话,也就睡一晚上差不多就到了。

“对了,兰姨,你叫了家庭医生没?还是确定一下比较好,万一如果不是,那就有可能是胃有问题,知道后心里有数比较好。”

一直没说话的顾翔烯听到这,紧张的看着墨兰,“老婆,你刚不是说去过医院,医生说没事吗?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听到顾翔烯这么说,白若素才知道兰姨还没有给顾Uncle说实话,看来她刚刚好像说错了话。

“我已经叫了唐医生过来,一会等他检查之后再说吧,放心,不是你想的那样。”

墨兰想要确定之后再告诉顾翔烯,免得让他开心之后又失望。

她很确定,如果翔烯知道她怀孕的话,一定会特别高兴。因此,她更要确定了才能说。

“Jenny,距离吃饭还有一点时间,我带你到处看看吧。”

“请一下,我先给我女儿打个电话,不然他们会担心我。”白若素说着就走到一边去给乐乐打电话。

待白若素结束通话后,顾翔烯夫妇二人就带着她到花园,泳池到处去逛了一圈。

白若素对这个独栋别墅还挺有兴趣,总觉得有种很熟悉的感觉。所以说,有时候相处得来的两个人,会有很多相似之处。

她以为这个别墅的装修是出自于兰姨之手,其实真正设计这个别墅的人是顾安之,最初没有泳池也没有秋千,这都是白若素从孤儿院被接到白家之后,后来顾安之才特意加上的。

她才想到在寒鹰岛上的家也有花园,也有泳池,花园里也有一个秋千。

参观完整个顾宅之后,正好到了饭点,几人这才回到客厅。

“老爷,有位先生找你和太太。”

刚一进客厅,管家便上前告知。

白若素也随着管家手指的方向看向客厅中央,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也许是听到了开门的声音,男人站了起来,整个身子也转了过来,看着进门的几人。

“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白若素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用手指着那个说是来找顾翔烯和墨兰的男人。

墨兰手臂撞了撞一副被吓到的白若素,问:“Jenny,你认识他?”

“咦,这个,也不算认识。只是之前见过一面……”

岂止见过一面呀,白若素此时脑中回想起之前她与他发生的那一幕幕事件,完全就想抓个地钻进去,太丢脸了。

顾翔烯这时已经走了过去,仔细的打量着来人。

因为女儿的表情实在太奇怪,总觉得这两人之间应该发生过什么,最重要的是他和老婆都并不认识他,“你好,请问你是?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什么事会找到家里来了。

“顾先生,顾太太,你们好,我叫权浩宇,这是我的名片。”

顾翔烯接过名片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了,柔和了许多,“原本你就是唐博士的学生,久闻大名。”

墨兰看到白若素还是一脸疑惑的表情,于是立刻解释道:“唐博士是我们的家庭医生,上个月他说要退休带着老伴去环球旅行,所以就介绍了他的得意门生,继续担任我们的家庭医生,真是没想到你居然认识。”

没错,就是那晚在酒吧白若素多次大冒险的对象,虽然后来她喝醉了,而且酒吧的光线并不好,可是她还是能一眼便认出他来。

墨兰和白若素挽着手也走向客厅,“权医生,你好,我听唐博士多次提起你,说你是他的学生中最出色的一个。既然以后会经常来往,就别客气先用完餐,其他的吃完饭后再谈。”

权浩宇看了一直低着头的白若素一眼,嘴角向上扬起,点了点头,“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权浩宇虽然是H国人,可是他从小就学习中文,说和听都完全没问题,如果不告诉人家他是H国人,可能都以为他就是Z国人。

整个午餐吃得还算愉快,白若素全程低头啃猪蹄,一点淑女形象都没有。

顾翔烯和墨兰看到她吃这么香,心里都很欣慰。

“权医生,我听唐博士说,你是今年才到的Z国是吗?你的中文说得真的很好。”

饭后,顾翔烯与权浩宇闲聊着。

“虽然我在H国长大,不过我的父亲是Z国人,所以从小在家里就是两种语言都会学习。中文对于我来说也算是母语。”

“哦,原来如此,怪不得你的中文能说这么好。那你这次回国也是跟你父亲一起回来的吗?”

顾翔烯对于这个年轻的医生还是比较有好感,在还没见他之前,他就听唐博士说过太多次,他完全就是唐博士最大的骄傲。

“不是,我父亲已经去世了,只是在父亲在世的时候,我就一直想到Z国来看看,不过那时候时机不成熟。”

权浩宇在提起父亲时,脸上悲痛的表情一闪而过。

“对不起,提起了你的伤心事。”

“没事,我早就接受了这个事实。”权浩宇耸了耸肩,唇角抿了一下,然后嘴角的唇线往上扬了扬,连眼睛都好像在微笑着。

他的这个笑容让顾翔烯有那么一瞬间的恍神,权浩宇的这个笑容怎么会让他有种熟悉感呢。

虽然说了没关系,可是大家还是沉默了一下,整个气氛突然显得有些尴尬。

“兰姨,你不是要让他给你检查一下吗?”

在用餐之前,她把自己给墨兰买的验孕棒给了她,验孕棒的结果是二条线,不过她说还是要等医生确定之后,再把这个消息告诉顾翔烯。

白若素见这会儿气氛有点尴尬,于是便转移到这个话题上。

“权医生,你……”

“顾太太我是晚辈,你就叫我浩宇吧。以后我们应该还会长期见面,这么见外我也不习惯。”

“那好,我们就叫你浩宇,你也别总是顾先生顾太太这样叫,和Jenny一样,叫我兰姨,叫我老公Uncle吧。”

“好。”权浩宇也回答得很干脆。

“浩宇啊,你会把脉吗?”因为唐博士是个很有名的中医博士,望闻问切这是他最拿手的问诊方式。

所以,墨兰想,权浩宇是他的得意门生,是不是也会。

“当然啦,如果连这个都不会的话,怎么当老师的弟子。”

“那好,你帮我号一下脉吧。我最近胃总是不太舒服,你看看是什么问题?”墨兰将右手伸出。

权浩宇轻轻的将手放在墨兰的手腕处,睁着眼睛,专注的感受着她的脉搏跳动。

这号脉的一分钱内,权浩宇的表情变化很可爱,先是眼角一挑,然后又拧眉号得更专注了些,最后整个人好像放松下来,轻轻的说了声,“恭喜。”

站在一旁的顾翔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随着权浩宇的表情变化,他也跟着着急紧张,就怕他突然说出一句墨兰身子真有什么大毛病。

直到权浩宇轻轻的说出恭喜,他还顿在当场。

“确定吗?”墨兰其实心里已经有了肯定的答案,只是因为太惊喜,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想确认再确认。

权浩宇非常坚定的点了点头,“非常确定,恭喜!”

“啊!!兰姨,真是恭喜你们,太开心了。”白若素听到这个消息也特别开心,急忙从另一边的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墨兰的身边,和她拥抱了一下。

在场几人就剩顾翔烯在那愣着,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权浩宇和白若素都同时收住了笑,沉默不语。

这种事当然还是由当事人来说更好,墨兰站起来双手搂着顾翔烯的脖子,俯在他的耳边轻声的说:“你又要当爸爸了。”——

哈哈,你们猜欢欢乐乐是多了一个舅舅呢,还是多了一个姨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