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56不是你妈妈吗?我看你们长得很像(6000+)

白若素衣橱里OL装有很多,可是礼服却一套都没有。她觉得既然答应了顾安之要陪他出席,当然就不能丢他的脸。

七年后的若若比起七年前更懂得自己优劣势,当然打扮起来就更加的得心应手。

没多久她便在一家奢侈品店,买到了一件她特别心水的黑白搭配的礼服。

这套礼服有一个特色,初看之下是很普通的一条拖地长裙,其实将腰间的皮带一解,外围的这一片整布可以完全抽离,里面就是非常干炼却又很性感的微透视裤装。

她想过自己毕竟不光是以秘书身份陪他出席,必须时刻警惕,这次的宴会是顾安之被暗杀后的第一次公开露面。

而且以往不管出入哪里都会有保镖陪同,这场慈善宴会却不允许任何一个出席者带保镖。

所以,她才必须要格外的小心谨慎才行,以乐乐的分析,这种场合其实最危险。

因此她在看到这套礼服的设计时,立马就买下,别的礼服根本连看都没看一眼。

到时候万一真有状况,虽说对于专业的佣兵来说,一条裙子并不会有多碍事,但相比而言当然还是裤装活动更灵活。

成功选好宴会需要的礼服后,白若素逛得也就随意轻松得多。

逛了一会儿,给欢欢乐乐各买了一套新衣服,还给欢欢买了一台新出的超炫笔记本。

逛得有些累了,于是便在商场的一家咖啡店坐了会,看了眼时间,她出来也有差不多两个小时,起身打算去趟洗手间就回家。

在洗手间方便之后,走到镜子前理了理自己的卷发,现在的她就算是平时不上班的时候也会化一点淡妆。

这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精致,也让看到她的人更加的心情愉悦。

她想想,这话是谁说的。哦,想起来了,好像是大明星温晴。

不过,这一点她倒是挺赞同,每天把自己稍稍的打扮一下,不光是别人,自己的心情也会好许多。

也许是这个时间比较早,洗手间内人并不多。

她补了半天妆,一个人都没瞧见,一直到她打算离开时,有个女人从外面突然冲了进来,还撞了她一下。

白若素原本想走,可是看到她直接冲进格子间,连门都还没来得及关,就一个劲的狂吐。

于是,她走过去看了一眼,关心的问道:“你……你没事吧?”

女人的手扶着隔间的隔板,侧了一下脸刚回了个,“没……”连事都没说完,又是一阵狂吐。

白若素帮忙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很难受吗?需要我帮你叫救护车吗?”

这种吐法像是要把胆汁都给吐出来,看起来很严重,白若素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善良的人,可是也不是见死不救的人。

过了好一会儿,女人终于停止呕吐,不过因为吐得太严重,心里还是特别不舒服,走路时也没法立刻直起身子。

她微弯着腰,转身走到洗手补妆台边上,打开水笼头接了一些水,然后捧进口里濑了一下口。

缓了一下,这则站直了身子,手还在胸口处轻轻拍了拍。

白若素见她的动作,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居然多管闲事的再次轻轻帮她拍了拍背,“好些了吗?”

“谢谢,我……”我已经没事。

后面的话直接被惊讶淹没,女人在听到关心的询问后,嘴角扯出一记笑容,抬眸从镜子中看了一眼站在她身侧的白若素。

就是这一眼,让她顿时愣住,好几秒都没有反应。

没错,这个狂吐不止的女人就是白若素的亲生妈妈——墨兰。

她完全没想到和女儿的重逢,会是这样一个场景。

墨兰是为了给老公选生日礼物,所以独自来了商场购物,可是才没走多久就觉得一阵反胃,整个胸口都很不舒服。

她以为是自己没吃早餐的原因,于是便去了商场的一家餐厅,想随便吃点什么再继续逛。

可是餐点送到,她只吃了一口就觉得整个胃都开始翻腾,没办法只好往洗手间跑。

真的没想到,居然会在洗手间碰到若若。

墨兰不可思议的看着镜中的女儿,然后缓缓的转过身,一手轻轻的抚上白若素的脸,嘴里轻轻的唤了声,“若若~~~”

白若素皱了皱眉,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不过很明显这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似乎认错了人。

“不好意思啊,我想你认错人了,我不叫若若。”

墨兰这才缓过神来,想起来乐乐和安之之前对她说的话,若若已经没有以前的记忆,当然不会认得她。

“哦,对不起,可能真的是我认错人了。不过,刚刚,谢谢。”

听她这么说,白若素皱起的眉也松开,其实她一点也不反感这个女人的触碰,而且看到她反而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不用客气,我也没做什么。不过,你真的没事吗?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

“不……”墨兰本来想说不需要,可是在她看到洗手台上放着的几包东西,她便改变了主意。

因为看情况,若若已经买好了她要买的东西,现在应该正打算要回家。

可是她想要和女儿再相处久一点,即使她不记得她也没关系,只要多陪她一会就行。

“你……你可以陪我去看一下医生吗?”

白若素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因为这个要求其实已经算是有点过份,毕竟她俩只不过是在洗手间见了一次,完全没有任何交情,甚至连对方叫什么都不知道。

她的小脑袋飞速转动,在思考着自己是不是遇到了什么诈骗集团。

可是这女人举手投足间都很优雅,而且她这一身穿着,也不是普通人能买得起的。

见白若素有点犹豫,墨兰也知道这个请求有点奇怪,不过她就是想要和女儿多待一会,七年没见,她不能让她们的重逢只维持不到五分钟。

“我知道这个请求有点奇怪,不过其实这几天我一直都觉得不太舒服,可是我的家人都不在S市,我自己一个人又不敢去医院,害怕检查出什么奇怪的病,拜托你陪我去好吗?”

白若素想了想,这大白天的,一个女人能把她怎么样嘛,而且看她刚刚吐的那个样子,真的挺恐怖。

现在看着她的脸都还是非常的苍白。

“好吧!”

听到女儿答应,墨兰开心得快要尖叫,很主动的挽起她的手,还帮她拎了一包购物袋。

两人一边走一边闲聊,到医院的时候两人已经互相知道对方的名字。

当然,白若素说的是自己的英文名Jenny。

而这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就在墨兰自我介绍后,白若素就叫了一声,“兰姐。”

墨兰急忙纠正道:“叫姐可不行,我女儿和你差不多大,你还是叫我兰姨吧。”

“啊?!”

白若素完全没看出来她的年纪,明明看起来最多也就三十多一点,怎么可能有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儿呢!

“兰……”看着她这张脸,白若素还是叫不出口,于是问了一个似乎有些没有礼貌的问题,“你现在多大啊?”

“四十六了。”墨兰回答得很大方,面对自己的女儿,年纪有什么好隐瞒的。

听完墨兰的回答后,白若素明显不敢相信,嘴微微张大,眼神中也带着惊讶,“不可能吧!”

“嘻嘻,保养得好吧?”墨兰得意的揽过女儿的肩,若若的这个惊讶的表情,可是对她最大的赞美。

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其实在听到别人夸她年轻的时候,心里都非常的受用。

白若素非常诚恳的用力点了点头,说:“恩,实在是保养得太好了,真的一点都看不出来。”

经过这个称呼的小插曲,白若素对墨兰的防备心明显的有所下降,两人到医院时,就像是一般的母女一样。

墨兰在一旁的椅子上等着,守着若若买的那几袋东西,白若素则跑前跑后的去排队挂号。

医院不管是什么时间,似乎人都特别多,等到墨兰就诊时,已经又是一个小时后。

因为不知道墨兰是什么问题,所以白若素给她挂的是内科。

“医生,她没什么事吧?刚刚吐得特别的厉害。”白若素陪着墨兰一起进的就诊室。

就诊的医生是个白头发,至少有七十左右的老奶奶,“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多久了?”

墨兰想了想,“大概有一周,医生,是我的胃出了什么问题吗?”

医生扶了扶眼镜,又看了墨兰一眼,“你多久没来月经了?”

这问题一出口墨兰的脸立马僵住,而已经生过宝宝的若若,即使没有记忆,也知道医生这么问的可能性。

她立马看向墨兰,然后两人便对视一眼。

墨兰并没有特别惊喜的表情,反而觉得相当的惊吓,她怎么能让都已经有了孩子的女儿,陪着她这个妈咪来医院检查,检查的结果居然是怀孕!

这未免太荒唐了吧,她最近几个月的大姨妈来得都不是很准,她原本以为这是要绝经的表现。

难道不是吗?难道真是因为怀孕???

这个消息真的对她来说太惊讶了,她完全没有想过。

自己已经四十六岁了耶,她的孙子孙女都上小学了,这个时候告诉她,她怀孕了。

哦……哦NO……要疯了……

墨兰现在完全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形容自己的惊讶程度,只是想着这些话让女儿听到很难为情,于是立刻握住白若素的手,“Jenny,你可以到外面去等我吗?”

白若素见她这表情,也大致猜到了她的想法,想想也是。被一个和自己女儿年纪差不多的女人,听到自己怀孕,是有那么一点害羞。

“既然你姐姐这么要求,那你就先到外面去等着吧。”医生见墨兰好像有难言之隐,于是也开口道。

姐姐吗?白若素听到这个称呼一笑,看向墨兰果然看到她头垂得更低,肯定非常不好意思呢。

“那好,我就在外面等你。”

白若素出去后,刚刚就在外面排队等着的一个病人就打算进去,她急忙说:“不好意思哦,病人还没有诊断完,请等会再进去吧。”

“你妈妈是哪里不舒服吗?”那个等待的病人便又重新坐下,还与坐在一旁的白若素闲聊起。

“妈妈?”白若素很惊讶,这人怎么会这么觉得。

“不是你妈妈吗?我看你们长得很像,可是两人的互动又不太像是姐妹,难道是姐妹?那你们俩年纪一定差了不少。”

其实也不能说是别人的眼力太好。有时候人都这样,外人一眼看上去就觉得很像,可是自己本人却完全看不出来。

而且虽然说墨兰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但白若素的样貌看上去其实也比真实年纪要小好几岁,所以说她们是母女也未尝不可。

白若素微笑着摇了摇头,“不是姐妹。”

然后把视线转向另一边意思其实很明显,她没有想再继续聊下去的想法。

在就诊室内,白若素离开后,墨兰也就自在多了。

虽然怀孕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可是在自己已经二十多岁,已经是两个孩子妈咪的女儿面前,被告知怀孕了,任何人都会有些不知所措。

“医生,你真的确定我是怀孕了吗?”

问的同时墨兰已经情不自禁的将手放在小腹上,就算已经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一样。

“你的初步症状很像,不过具体的还是要等检查之后才知道,你先去验个尿吧。”

医生给墨兰开了张检验单子,然后就让她先去缴费,拿到检验的结果之后再来找她。

拿着单子墨兰有点恍神的走出就诊室。

白若素急忙迎了上去,“兰姨,医生怎么说,真的有宝宝了吗?”

她的声音听上去很激动,但没有半点嘲笑的意思。

“你不觉得我这个年纪怀孕是件很搞笑的事吗?”

她和老公的感情很好,这点没错,可是他们都已经是四五十岁的人,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再要一个孩子。

即使是当时以为若若离开了他们,他们也没想过再生一个。

对于她和顾翔烯来说,想的都一样,他们都把安之当成是自己的孩子。

现在,他们的孩子都已经有孩子了,这个时候她再怀孕,真的有点太让人难为情了。

“兰姨,你结婚了吗?”白若素非答反问道。

“当然结了。”

“那为什么会搞笑,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你看那些女明星,有些也四十多岁才结婚,然后怀孕生子,这是多值得开心的事,为什么会觉得搞笑呢?”

白若素知道墨兰的心结所在,也明白这种女儿都二十几了,妈妈再怀孕可能会给整个家庭带来的冲击。

不过她依然觉得每个小孩都是上天送给母亲的礼物,都应该珍惜。

“我女儿现在都已经当妈咪了。如果是你遇到这种情况,你的妈咪在你都有了小孩后,再次怀孕,你能接受吗?”

墨兰觉得这件事会因人而异,有些人可能觉得自己妈妈这么大年纪还怀孕,会觉得丢脸。

不过她相信若若不会有这种想法,她只是自己有点不好意思而已。

“我现在也当了妈咪,还是两个宝宝的妈咪。如果你是我妈咪的话,你怀孕我会替你开心,我能多一个弟弟妹妹,这有什么不好,这证明我的爸爸妈妈很恩爱呀!

而且,兰姨你想想啊,这世上有多少想要孩子却因为一些特殊的身体原因,没办法怀上。

你怀孕的话,这是多大的福气呀,小孩子多可爱啊!

给你说吧,我们家那两个小宝贝儿,虽然才七岁多,可是却相当的疼我。家里有一个小宝宝的话,真的会热闹很多。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不是因为了欢欢乐乐的话,说不定有五年前就已经死了。”

白若素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容易与人交心的人,可是在和墨兰的短短相处中,却不知不觉的把自己内心的一些想法告诉她。

也许是因为她们长得就很有缘吧,又或许是她想要劝她留住这个宝宝,所以,不知不觉就用自己的经历告诉她,一个小孩对一个家庭对一个母亲的重要性。

这些事都已经过去,白若素其实已经不记得,现在说来也不会有太多痛苦。

她只是在想,能让自己决绝到叫小黑找人清除她以前的记忆,这会是怎样的痛苦才会让她这么做啊!

所以,她肯定自己是因为想要像个正常妈妈一样,陪在欢欢乐乐的身边,才会选择用这样的方式忘记痛苦,做一个快乐的妈妈。

可是她的这番话,却让另一个妈咪听了,心里阵阵的抽痛。

墨兰按着自己的心脏位置,默默的看着白若素在心里说。

“若若,妈咪对不起你,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却不在你身边。谢谢,谢谢你还活着,谢谢你坚持了下来。”

“怎么了,又不舒服了吗?”白若素看到墨兰拍着胸口,以为她又想吐了,担心的问道。

墨兰摇了摇头,“没事。”

“这是要检查的单子吗?兰姨,你在这里坐会,我去缴费。”

墨兰想了想,接住她,“Jenny,算了,我不检查了。”

“啊,都来医院了,为什么不检查一下?你还是不想要这个宝宝吗?”

虽然现在还没有完全确定,可是白若素已经把墨兰当成了一个孕妇,而且还是高龄孕妇,需要时刻保护的这么一个高龄孕妇。

“我不是这个意思,虽然现在还不确定到底是不是怀孕,不过如果真的怀上的话,我不会不要‘她’。

怀孕虽然是我一个人的事,可是这孩子却是我们这个家庭的事,所以我想要和我老公一起见证这个时刻。

一会回去后,我会叫家庭医生给我做一次检查,做检查的时候我希望我的老公也在场。”

其实,这并不是她矫情,因为她了解顾翔烯。

明白他对她对若若的那份愧疚感,因为当年她怀孕生产,以及若若从孤儿院被抢回来之前的那些年,他都没有陪在身边。

所以,如果上天真的赐予她这个礼物般的宝宝。

她想要让他从第一个瞬间就参与,她想看他惊喜的表情,也想让他把她当成是太后一样的溺爱着。

而且她之前之所以会随便找家医院看病,只是因为她想要和若若多相处一会,真正要检查身体,她还是更相信他们的家庭医生——

哈哈,是不是没有想到呢,其实我说的这个特殊的想不到的人,就是若若妈咪肚子里的小BABY。我是希望即使他们现在不能相认,但也可以用另一种方式相遇,然后熟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