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五一:他就是我爹,对不对?

四季如春的海岛,伴随着海鸥的鸣叫,而此时被一个俊彦妖娆且明丽的男子,妖冶的眸子,清丽的眉宇,在抱着怀里的小包子紧了紧之后,才笑道:“丫头,你才多大,就学会这么多人情世故,这样不好!”

他的话语中,不难听出对五月的疼惜和溺爱,就连闪着明丽光泽的眼眸,也似是闪现出入父亲般浓重的慈爱。

而此人,恰是不久前,在海岛边被人所救的权佑擎!

也正是五月口中的妖孽大叔!

时隔五年,再次遇见权佑擎,许是所有人都意料之外的,自然也包括苏苓。

眼下,正当小五月撅着粉红色的小嘴,吸了一口气要反驳权佑擎时,两人身后便传来一阵清浅的脚步声,不待回眸,五月便顺着权佑擎的肩膀对着来人喊道,“娘亲,这里来!”

彼时,和风日下,海风徐徐。

一袭烟霞翠柳流苏素裙的苏苓款款而至,五年的时间已过,但似乎岁月并未在她的脸颊上留下任何痕迹。

只是早已身为人母的她,倾世的脸颊上更多了几分浓郁的女人味,而曾经雅痞的性子也似是收敛了不少!

但,若是仔细的凝望她慧黠的眸子,则还能发现她所独有的顽劣。

时光迁移,却不变初心!

这,就是消失五年之后的苏苓!

而反观被权佑擎抱在怀里的小包子,那张吹弹可破的纷嫩小脸,几乎和苏苓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唯一不同的是,苏苓脸颊上璀璨的凤眸,但是生出来的小五月,却是一双明显会勾魂夺魄的桃花眸!

而且,她那张略薄的小嘴,包括唇线和弧度,都像极了某个正伤心欲绝的男人!

缓步而至,黛眉微拧,苏苓望着五月紧搂着权佑擎脖颈的姿态,不由得嗔怪道:“五月,自己有多胖不知道吗?还不快下来!”

权佑擎:“……”

打从他在海上受伤,并无意间飘到这里,而后机缘巧合的发现苏苓时,他就知道这对母女的相处方式极为特别。

五月虽小,但这丫头的性子估计又一大半都是承袭了苏苓,所以这么小的年纪,却让这岛上的不少人都成为小恶魔。

而苏苓虽然已是为娘,可她的本性却始终那般活泼灵动,似乎五年前的事,并未给她造成任何的困扰!

这一点,让权佑擎心里有些暗喜。

是否苏苓这样的表现,就证明了她早已经放下了凰老三?!

那他,说不定还有机会?!

天知道,这几年他的日子也不好过,在苏苓消失之后,他恨不得能将整个天下翻过来,可是不管他派出多少人,到最后所有的回答全部都是杳无音讯。

他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心里猝然被苏苓占据了所有的情绪。她的一嗔一笑,一喜一怒,永远都是他记忆力的模样!

而这一次,若非是他出海遭人暗算,恐怕他死都不会想到,就在他权青国临海的海中央,竟还有一座如此清幽的小岛!

当下,在小五月听见她娘嫌弃她胖的事实中,小身板不由得在权佑擎的怀里挣扎了片刻。

待权佑擎回神不得不将她放在地上的时候,五月便迈着小腿蹬蹬的跑到了苏苓的腿边,而后张着小胳膊,呲着小牙仰头撒娇道:“娘亲,抱抱!”

“没工夫!”苏苓垂眸睇着小五月故意卖乖的模样,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回绝了她的请求。

她自己生的孩子,她能不了解吗?!

也不知道这孩子到底像谁,总是她那腹诽狡猾的劲,有时候让她这个当娘的都时常陷入她的文字陷阱里!

面对苏苓直接开口拒绝而后又错身越过她走向权佑擎的举动,小五月站在原地,稚嫩的小脸蛋上浮现出一抹坏笑!

在海边明媚的阳光笼罩下,随着一阵海风带着咸咸的味道拂面之际,小五月婴儿肥的脸蛋也骤然揪紧了一瞬。

下一刻,正当她的小心思准备付诸行动时,却意外的发现站在娘亲面前的妖孽大叔,眼神里好像多了很多的情绪!

她虽人小,但心思可不少!

她当然早就发觉这个妖孽大叔对娘亲不同,这岛上的叔叔有很多,但大部分都是对娘亲言听计从恭敬有加的,而这位意外被人救回来的妖孽美男大叔,好像和娘亲还是旧识呢!

就因如此,她才对外面的世界更加好奇!

她长了这么大,所有的足迹全部都是在这个小岛上!

虽然岛屿适中,但她两岁的时候,基本上就都玩遍了!

现在,就连岛上那些小动物都开始躲着她,小五月觉得自己的人生好灰暗啊!

连个玩具和伙伴都没有!

这日子怎么过?!

小五月此时在心里为自己默哀的时候,葡萄般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个不停。

忽地,在她余光闪烁之际,恰好就看到妖孽大叔对着娘亲似是亲昵的拢了拢她腮边的碎发,这举动让小五月顿时计上心头!

正当苏苓因权佑擎突如其来的举动而微微怔愣之际,自己的脚边瞬时被一双小胳膊给抱住了大腿。

低眸一看,还不待说话,就听见她仰着明媚的小脸,说了一句差点让苏苓癫狂的话:“娘亲!我就知道,他是我爹对不对?!”

闻声,苏苓的额头不禁滑下三条黑线!

而权佑擎则呈现出片刻呆滞的神色,而他的眼底深处,仿佛还有流光一闪而过!

电光火石之间,苏苓正想着要如何处理这个恼人的小妖精时,权佑擎已经倾身再次将五月抱在怀里,垫了垫她的小身板,边走边说道:“丫头,叫声爹来听听?”

苏苓:“(⊙o⊙)!”

尼玛,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眼看着权佑擎抱着五月往岛中心的方向走去,一阵粘腻的海风吹来,瞬间惊醒了苏苓呆滞的神色。

“苏五月!你再说废话,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

但,此时苏苓在身后小跑的追着权佑擎的脚步,但这厮仿佛是故意的,反而越走越快!

不消多时,当权佑擎抱着五月,两人脸颊上都挂满得意且其乐融融的暖笑回到岛中央的一片民居时,从一所宅子里,恰好推门而出的妇人见到这场面,竟生生的将手中的瓷碗脱落。

陶瓷的碎裂声,让五月惊诧侧目,一见到妇人,顿时就喊道,“外婆,你怎么了?”

再次从权佑擎的怀里挣脱开,落地后五月便跑向了宅子的门口,脸蛋上挂满担忧,看了看地上零零落落的随便,而后才连忙拉着妇人的手,问道:“外婆,受伤了吗?”

“五月啊!我没事!”这妇人,恰是凤茹筠!

此时,她眉目之间似是一抹轻愁更甚,眼神煞有介事般打量着权佑擎,随即才拉着五月的手,眸子潜藏一抹戒备的问道,“权公子身子好些了吗?”

权佑擎站在几步之遥的位置,看着一身素衣民妇打扮的凤茹筠,略略低头,道:“有劳夫人关心,在下好的差不多了!”

凤茹筠的手掌捏着五月肉肉的小手,而看向权佑擎之际,目光也再次被他腰际所佩戴的玉佩吸引。

而凤茹筠这样自以为隐晦的视线,其实早在第一天遇见她的时候,就被权佑擎有所发觉!

这玉佩,乃是当初父皇交给自己的!

也正是曾经在齐楚国时,险些为了一桌酒菜而当给那个掌柜!

连他自己也不知为何,苏苓的娘似乎对他总噙着几分戒备,尤其是她每次看向自己的时候,好像她的目光都会被这块玉佩所吸引!

这,什么情况?!

权佑擎心底不解,但妖冶的脸颊上却并未表现出太多的情绪。

只是在下一刻,他还来不及想明白凤茹筠为何这般表现时,就听见她说:“既然权公子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那不如寻个时间便离开珍珠岛吧!

想必权公子注视繁忙,这岛上的日子略显寒酸,我们也不好让权公子在此受苦!”

“外婆?”听见凤茹筠似是下逐客令般,五月的小脑袋里有些想不明白了!

她觉得这个妖孽大叔人很好,而且长的还这么俊美!不管怎样,摆在岛上看着也心旷神怡啊!

再说了,珍珠岛上的日子哪寒酸了?!

她从小到大都是锦衣玉食,而且她还亲眼看见过,后山的山洞里,那些金银细软估计够他们岛上所有子民生活三辈子都用不完呢!

“娘,发生什么事了?”

***

这是一更,白天还有二更,三更,四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