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四九:佳人不在,情意难续

五年后仲夏时节。

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悄然从指缝中流走……

整整五年,有人杳无音讯!

阔别五年,天地斗转星移!

彼时,尘王府中在长达五年没有下人清理的院落中,处处布满了杂草和灰尘。

荒凉萧索的如同一座空城,整座府邸如今只有五人常驻!

那便是四大暗卫以及始终宿在西园内的尘王。

这一日,天气炎热的令人心浮气躁,而从西园唯一的庭院厢房中,却不停的飘散出浓烈的酒香味。

玉树和临风在五年的时间里,也纷纷褪去了稚嫩和轻浮,彼此的脸颊上也都被岁月镌刻了明显的痕迹。

在这般沉闷且令人心头怅然的气氛中,不消多时便传来一阵脚步声。

玉树和临风同时抬眸,就见到凰胤璃、赫连情歌以及苏傲和苏煜四人,缓步而至。

几乎,在过去的每一年同一天,他们都会前来陪伴尘王。

这并非是一个特定的日子,而是因为这一日恰是五年前苏苓消失的那天。

所以,在此刻的尘王府上空,弥漫着令人心碎的荒凉,而西园房间里,伴随着一阵阵酒坛落地的声音,也尘王这悲苦的五年,再次展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也许,在外人看来,尘王依旧是当朝手握重兵的冷漠王爷,但只有他最贴身的人,才能明白他这五年的时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日复一日的煎熬和压抑,让尘王的脸上如覆盖冰霜般再无表情。

年复一年的思念和等待,令人对他如此炽烈的情爱为之动容。

可惜,佳人不在,情意难续。

“见过太子,右相!”

如今,齐楚国当朝的丞相苏宝生,在五年前因凤茹筠和苏苓的消失而就此告病在家。

苏傲也因此世袭了右相之位,而今齐楚国苏家出现了两个丞相,如此光耀门楣的事,更加令不少官员趋之若鹜!

而太子凰胤璃,五年时间内,也成功的迎娶了太子妃,同时纳了侧妃三人。他的太子东宫内,好似愈益的热闹起来。

可,在外人所见到的地方,却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心酸!

赫连情歌,依旧如当年那般眼窝深邃,眉挂轻愁,而他质子的身份也是永不改变的。

至于苏傲,他风流倜谠的俊彦上,似乎仍旧噙满了纨绔的表象,而他的衣着也如常态那般的浮夸。

但,五年时间,苏煜孤身一人,似乎在很久以前,他如同变了本性一样,拒绝了所有女子的求欢。

哪怕连苏傲都已经娶了官家千金为妻,但苏煜依旧一个人。

五年的时间,让所有人的脸上都有了岁月的痕迹。

而曾经志得意满的他们,也在经历的太多的变故后,历练的愈发老成。

在西园的门口,凰胤璃和赫连情歌等人不约而同的驻足。

四人面面相觑的看着彼此,时到今日,已经是苏苓消失的第五个年头。

当下,不停的从厢房内传来酒坛落地的生意,他们知道这又是一个令人心碎的日子!

尘王,愈发的沉默寡言,冷漠沉凉,但没人知道,其实他内心中深藏的压抑已经随着岁月的变迁在给他打上了最深沉的烙印。

一个风华正茂,手握重权的王爷,却在五年的时间变得何等沧桑老练!

而他那双曾厉色荏苒傲视天下的眸子,也在如今变得像死水般毫无波澜。

房间外,浓烈的酒香不停侵染在鼻端,当凰胤璃幽然叹息一声后,四人便不约而同的迈步入内。

厢房里,一切都保护着曾经原有的模样!

唯一不同的是,宿夜的人却变得形单影只!

以凰胤璃为首的四人,踏入厢房的瞬间,就因刺鼻的酒味而蹙紧眉宇。

凝神看去,但见凰老三一袭墨色无任何图案的锦袍,孤身坐在桌前,一杯一杯的喝着酒。

眼前被黑影遮挡了门外的阳光,而凰老三仅仅是抬眸一觑,而后薄唇微凛,而后目光和凰胤璃交织在一起,在这样的视线中是他再次举杯一饮而尽的狂放姿态。

“尘,我说你太不够意思了啊!说好每年一起喝酒的,怎么不等我们!”苏煜状若无事的落座在凰老三的身侧。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不乏揶揄!

其实,他们每个人都知道,老三从不是嗜酒如命的人!

但,每年在苏苓离开的同一天,他都会选择让自己一醉方休!

也许是相用酒精来麻痹还清醒的神智,也或许是在醉生梦死之际,他才能再次看到那张令他五年来魂牵梦萦的佳人!

彼时,面对苏煜的戏谑,凰老三不曾说话,仅仅是从一侧拿着一坛酒,豪放的递给了苏煜。

而他自己,依旧在豪饮。

“老三,少喝点吧!”

凰胤璃或许是那个最能够了解凰老三内心疼痛的人,所以当他的指尖轻轻挡住凰老三再次要灌酒的酒杯时,电光火石之间,就见凰老三的眸子厉色一闪,昂藏的身躯巍然而坐,旋即缓缓抬眸,宛若深潭古井的眸子幽幽的看着凰胤璃,而后语气冷凉,“放,开!”

见此,凰胤璃满目无奈,他犹记得在去年的今日,老三整整喝了几十坛浓香女儿红,而那次所导致的结果,就是他喝到吐血,直接卧榻三天!

时隔一年,一切周而复始!

“璃,一起喝吧!”

一旁的赫连情歌,在看到凰老三眼底骤然浮现的冷意时,不禁的上前拉住赫连情歌的肩膀,随即推着他入座,轻手拿起酒杯,为自己和其他几人纷纷斟满。

气氛,压抑的令人窒息。

而凰老三喝酒的姿态,却愈发的豪放。

眼下,凰胤璃拿着酒杯,轻抿着浓厚醇香的女儿红,眼底也是一片落寞闪现!

而苏傲和苏煜,兄弟二人望着凰老三豪饮且不自知的模样,也是叹息声暗自出口。

苏苓的离开,几乎在他们每个人的心头都打上了最深沉的烙印。

别说是爱到深处的凰老三,就连其他几人,对苏苓的离开也是一直耿耿于怀!

一个女人,到底能去哪里?怎么会消失的这么彻底?!

“尘,听说最近楼越国那边又有复苏的迹象,这事你打算怎么做?”当苏傲一杯清酒缓缓喝完之后,也许是不想让气氛过于沉闷,所以他企图用朝政来转移凰老三的痛楚。

五年前,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在二皇子楼宸如同丧家狗一样启程回国的那天开始,凰老三便在暗中派人将他身边所有的侍卫全部斩杀!

以至于在楼宸最终狼狈的回到楼越国时,他所有的得力手下全部命丧归途。

而值得一提的是,在楼宸受到这等剧烈的打击之后,在某一天的夜晚,他以为同样难逃一死的谷兰,却不知何故被人送回到老皇帝的寝宫之内。

虽然谷兰双腿被废,但索性老皇帝依旧习惯和她沉迷欢爱,所以谷兰的日子从那天开始,也再次变得水深火热。

是以,这五年的时间,对楼宸来说也算是一个重创的恢复期。

而如今,时过境迁,他似乎又开始了部署。

彼时,听见苏傲的询问,凰老三依旧不语的喝着酒,而凰胤璃和苏煜等人,见此情形也无以言说。

沉默的气氛依旧沉浸在低压中,蔓延在每个人的心头。

“本王没事,其他的明日再谈!”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凰胤璃等人的心情也十分烦躁不堪时,凰老三才缓缓将手中的酒杯放在了桌前。

而随着他话落,便旁若无人的姿态起身,目光一一看着身前的好友兄弟,薄唇微哂,下一刻径自转身走进了内室。

厢房正厅内,剩下的凰胤璃等人面面相觑,却最终什么都没说,他们懂得!在这一年的同一天,也许老三不再需要他们的陪伴了!

内室中,淡淡的光晕顺着窗棂射入昏暗的房间,而在他转身将房门紧闭的刹那,整个人便如同丢了心般的仅仅靠在门扉上。

就连那双冷眸,也噙满了蚀骨的伤痛。

又是一年,又是这一日!

五年了,他每次行至苏苓离开的这天,总会有着恨不能杀了自己的绝望!

如果当年他不那般恣意而行,是不是今天的一切都会不一样!

“老三,你开门,本宫有件事要告诉你!”

当门外的凰胤璃似是不放心般急切的敲动门扉时,凰老三痛楚的眸子却已是闪现出水光……

“老三……!”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