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四七:本王从没有捡破烂的习惯

“尘王,又见面了!”

楼宸面对凰老三巍然而立且挡住他去路的姿态,妖孽的俊彦也强行表现出一副泰然处之的态度。

彼时,玉树就站在凰老三的身侧,随即煞有介事般看了看他凛冽的轮廓,而后转眸睇着前方几步之遥的楼宸和他的侍卫,眼波内不屑一闪而过,“二皇子,我们三爷久候多时了!”

开什么玩笑呢!

就他那个侍卫,当真以为随便给他一手刀就能让他晕倒在地?要不是为了配合三爷的计划,他至于这么憋屈嘛?!

闻声,楼宸的眸子轻蔑的瞬了一眼玉树,旋即便噙满玩味的笑意,睇着被他手下拉着衣襟的谷兰,笑道:“看这样子,尘王是打算英雄救美?”

随着楼宸这一句明显嘲讽的语气,双腿被废的谷兰不由得带着几分期许的目光,看向了凛然而立的凰老三,唇角呜咽着,却是话不成句。

见此,凰老三蕴含厉色的眸子轻轻瞥了一眼谷兰,薄唇微动,下一刻便毫无眷恋的移开视线,道:“二皇子何时认为,一个废人能劳烦本王兴师动众的营救?”

这话,何等的残忍!

但也的确是凰老三此时的心声!

在这么多天的时间里,没有苏苓任何的音讯,这情况几乎已经让凰老三心里的急躁达到了最高点。

但,如今外忧内患还没有解决,他仍旧必须强迫自己,以狂霸的态度去面对一切!

殊不知,在他的内心深处,如果能让一切重来,他恨不得自己在遇见谷兰的时候,便直接将她碎尸万段。

是以,如今谷兰的生与死,根本和他再没有半点关系!

更何况,他方才在柴房外,早已经将楼宸和谷兰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

“呵!当真是冷心冷情的尘王,再怎么说你当初对她也算是呵护有加,现在说这种话,未免太铁石心肠了?!”楼宸负手而立的姿态面对着凰老三。

而他虽然面上毫无异色,但唯有他自己知道,在他暗芒潜藏的眸子内,也正悄然打量着周遭的地形。

今日,会和凰老三面对面的发生争执,这是让他意料之外的!

他还以为,凰老三不会那么快发现他王府内暗藏细作的事!

看来,他还是大意了!

“即便本王再铁石心肠,也比二皇子的心狠手辣要强得多!若是这样说来,这女人曾经还承欢你身下,如今二皇子不依然可以对她痛下杀手?若说铁石心肠,你与本王彼此彼此!”或许怒极反笑说的就是此刻凰老三的神色。

但见他在与楼宸对峙的过程中,伴随着他一番冷嘲热讽的话语,旋即慢行踱步,而待他最后一字落定时,就已经站在了与他身形相仿的楼宸面前。

此刻,两人身前不过一尺的距离,而在凰老三气势大开的态度中,周遭的空气明显降低了很多!

就连楼宸也不得不承认,在与凰老三对视之际,仍旧因他眼底的冷光骇然了一瞬。

但强者对立,永远都是谁先低头便输了!

于是,在凰老三和楼宸面面相觑着彼此之际,两人身侧的气氛都开始变得冷肃凛冽。

甚至双双无风自动的衣袂,也昭示着两人在暗中较量的气势。

凰老三冷漠狂狷,昂藏的身躯霸气凌天。

而楼宸则妖孽俊丽,相仿的身形也同样霸气侧漏。

面面相觑的眸子,似是在空中交汇时便形成了火花,两人闪动愈发飘飞的衣袂,甚至激起的地面上轻扬的尘土。

时间,也仿佛在这一刻瞬时停止!

暗中的较量自然让人看不出孰优孰劣,但在凰老三依旧冷漠的表情下,楼宸的眉宇间却好似划过一抹惊心。

旋即,沉默且令人窒息的气氛中,但听楼宸开口,“尘王,幸会了!”

楼宸这样的姿态,明显是在技不如人的时候给自己找了个台阶!

而凰老三依旧凛凛生风的睇着楼宸,而后薄唇邪肆轻扬,“二皇子,远道而来!本王理应送上薄礼!玉树,带上来!”

在前一番的较量中,楼宸明显惊讶于凰老三的内力竟如此醇厚!

此时,骤然听见他要送上薄礼的话,不由得眼底便浮现出戒备!

诚如他自己所想,当他顺着凰老三的肩头看向他背后时,眼眸一暗,而后薄唇也情不自禁的紧抿!

凰老三依旧狂肆,挑着精光的眸子清晰的看到楼宸细微的表情,旋即缓缓侧身,睇着被玉树和墨影钳制住的四人,笑道:“有劳二皇子为本王的王府如此尽心尽力!这四人,便当成本王送给二皇子的礼物!请,收好!”

闻声,楼宸顿时目光一厉,似乎有些不解的看着凰老三。

这四个人的确都是在谷兰回来时,就被他安插进尘王府的!

如今被凰老三知道也无可厚非!

但,让他较为惊讶的是,难道明知道自己的府邸被安插了眼线,他竟还愿意送给自己?!

这不合乎常理!

正如楼宸此时的惊讶一样,当他还来不及开口询问凰老三真正的意图时,倏然间几声诡异的声响便传入耳际。

再次凝神看去时,楼宸的脸色瞬间阴郁。

但见,那四个他亲自栽培的手下,竟然生生在他的眼前被玉树和墨影给亲手了结!

甚至,他都没有机会问问这几人,在尘王府可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楼宸的四个手下,在凰老三一声令下之后,几乎连再次开口喘息的机会都没有,结果就被匆匆了结一生!

这种情形,甚至让一旁始终小心应对的侍卫有些不知所措!

而被侍卫抓在手里的谷兰,眼底却划过一抹激动快意的神色!

彼时,在柴房门外,众人神色不一的沉默着。

而染了血的土地中,也在渐渐挥发着令人作呕的腥气。

楼宸始终不语,只是他的目光定在那四个手下的身上,半饷都忘了收回!

在这般凝滞的气氛中,凰老三骤然上前一步,倾身之际,他轮廓分明的俊彦几乎和楼宸近在咫尺。

两人的眼眸中,都深沉的倒映着彼此的身影。旋即,在凰老三这般凌人的姿态中,他薄唇吐出凉薄沁骨的话,“二皇子不必担心,身在齐楚,本王怎会动你!

只不过,既然二皇子在齐楚国无所事事,那不如就尽快回国为好!否则,本王不敢保证,你身边所有随行的手下,是否还有命看到楼越国的风光!”

楼宸的目光骤然一紧,瞳孔瞬时收缩。

睇着凰老三的眼眸也开始变得深不见底,就在方才的一刹那光景中,他感觉自己浑身好像被一股强大的威压所笼罩,甚至连行动都极为艰难。

究竟,凰胤尘是什么时候有这等内力的?!

他记得,三年前他还不是自己的对手!

否则,他又怎能那般轻易的就将谷兰带回楼越!

凰胤尘,看来还是小看你了!

原本,近段时间来,楼宸派人在军营内捣乱确实转移了凰老三的视线,而因此他也才能在尘王府内安插眼线。

但,他着实没想到,如今的凰胤尘,竟然会有这等雷厉风行的举措!

“多谢尘王提醒,说起来在齐楚国中,好似的确没有什么事能让我停留的了!既然如此,那我不日便启程回国!”

楼湛说着便作势要与凰老三错身而过,但就在他迈步前行一步之后,余光扫到情绪不免激动的谷兰时,顿觉自己其实并没有输!

下一刻,楼宸的目光再次凝滞在凰老三的侧脸上,语气玩味,“尘王,若是你介意的话,我这个不中用的细作,我便带回去了!当然,如果你想留着,那我也可以当做礼物送给你!”

这话,顿时让谷兰对楼宸的怨恨更加深重了几分,可即便现在如此狼狈的模样,谷兰还是忍不住看着凰老三坚毅的背影,似是想说些什么,可还来不及出口,便听到:

“不必了!既是楼越皇帝欣赏的人,那便还是送给你父皇作为颐享天年的礼物!更何况,本王也从没有捡破烂的习惯!”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