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四六:一切,才刚刚开始

“二皇子,不是……不是你说的这样……”

谷兰浑身颤抖的站在楼宸面前,也许是被他无情的言语击毁了理智,所以她只能摇头垂泪伴随着喃喃自语。

但即便如此,她这样的神态,也无法勾起楼宸一分一毫的同情。

甚至,在楼宸噙满冷光的眸子里,依旧闪着厌恶和嫌弃。

谷兰感觉自己曾经最美丽的梦,在这一瞬间轰然崩塌。

没有任何预兆,让她无力承受!

然而,也许如今的谷兰在楼宸眼中早已变成了一颗弃子,所以当他嗤笑一声,再次睇着谷兰的时候,无情的话更是句句剜心:

“怎么?这就承受不住了?那当初是谁跟我保证,一定会再次搅乱齐楚国的一潭池水的?又是谁跟我保证,一定能够让凰胤尘再次将你捧若至宝?

谷兰,看看你的样子,别说是苏苓,就算现在街头上的任何一个妇人,你都没资格和她们相比!

你知道为什么吗?”

楼宸看着谷兰缓缓抬起的泪眸,不由得冷笑,道:“因为,别人都有自知之明!而你,偏偏自持甚高!

不如,你告诉我,曾经三年前,凰胤尘可有亲口说过‘喜欢你’?亦或者他可曾给过你任何承诺?”

谷兰怔愣的神色中,深深的倒映着楼宸凛冽而生冷的俊彦,特别是在她努力的想要找到任何曾经的痕迹时,却忽然发觉,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透彻。

尘哥,的确从未说过‘喜欢她’!

也,从未给过她任何承诺!

可是,如果不是喜欢她,当初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

又为什么要让她一直念念不忘!若不是心里对他还有期许,她怎么会被楼宸一直掌控在手中!

一如当年在悬崖边发生意外的时候,也全都是楼宸一手策划的!

她甚至连一句‘再见’都来不及说出口,就被楼宸以她假死的名义再次带回了楼越国!

从那之后的三年里,就是她最生不如死的三年!

她从小无父无母,她最开始的记忆中,便是身为楼越国二皇子精心培养的细作,并且将在她们如花的年纪中,纷纷被送到其他国家潜伏着。

她以为,她这一辈子就要这么见不得光的活着。

可是当她出现在齐楚国的街头,并且在一个午后,亲眼看见尘哥如天神降临的姿态站在她面前时,她觉得那是她一生中最美好的场面!

哪怕经年之后,她依然对那一幕念念不忘!

特别是在之后入驻尘王府后,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像其他平凡的女子一样,得到如斯俊美又身份高华的男子疼惜,天知道那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

她虽然以婢子的身份进入尘王府,可尘哥却从未对她有过任何要求!

索性在她刻意表现出的天真烂漫的性格中,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几乎是尘哥身边所有的好友,甚至连当朝太子,都对她格外的照顾!

她以为,这就是一辈子!

可在越来越沉迷在这种幸福的氛围中时,楼宸却再次亲手将一切打破!

可是,她连开口向尘哥解释或者求救的机会都没有,就生生被楼宸碾碎了一切!

事到如今,她真的好不甘心!

如果,她曾经想过很多次,若是她没有被带回楼越国的话,是否今天的一切都会不一样!

说不定,她还会是那个被众星拱月的谷兰,说不定尘王妃已经是她的身份了!

可惜,没有如果!

她清楚的知道,楼宸的手段,也清楚的了解,他身边从来不止她谷兰一个内应!

正如三年前悬崖事发时,如果不是赫连锦瑟从中作梗,她根本不会出意外!

赫连锦瑟,苏苓!

她现在有这么多的敌人,她还不能出事!她还没有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她不能!

“想不明白吗?谷兰,做人不能太痴心妄想!其实,你仔细的想想,就应该明白,在凰胤尘的眼里,你跟苏苓是没有可比性的!

别说他没有给过你承诺,我就问你,你一直不肯放弃的三年前,他可有对你做过任何爱人之间举动?或者,他可有对你表现出任何*?

谷兰,你连一个男人最原始的*都无法催发出来,你还在期盼他能够喜欢你?呵,真是痴人说笑!

在凰胤尘的眼里,你顶多算是他年少轻狂里的一个玩伴,其余的什么都不是!”

楼宸生冷沁骨的话成功将谷兰的所有理智全部击碎!

在内心深处最深沉的渴望被人脱口而出,此时的谷兰已经没有了任何直觉!

撕裂的唇角仿佛也没有任何疼痛,空洞的眼眸再无澄澈的璀璨,只能站在楼宸的面前,任由这个亲手培养了她的主子再亲手毁了她!

可是,真的很不甘心!

“谷兰,如果我是你,还不如现在自裁了事!你看看你,除了一无所有,你还有什么?”楼宸望着昔日还曾和她躺在软榻上共赴芸雨的女子,眼眸内没有半点故人的疼惜。

一片阴鸷的神色中,似乎是恨不得要杀了她的嫌恶。

终于,在空洞的眸子听到那句‘自裁了事’后,谷兰死灰一般的眼神慢慢看向了楼宸,下一刻才扯动着挂满鲜血的嘴角,声音如泣如诉,“二皇子,其实你喜欢苏苓对吗?所以你才会在那天晚上,故意让苏苓认为你就是尘哥!

可是你这么做,得到的也不过是苏苓远走的结局!如今,尘哥找不到她,你也同样!”

‘啪’的一声,伴随着谷兰最后一个字脱口而出,随之而来的便是楼宸狠戾的一个巴掌!

被狠狠的甩到柴房角落的谷兰,瘫坐在地上,捂着毫无知觉的脸颊,抿着再次滴血的唇角,笑中带泪,“二皇子,你也不过是个可怜人!你心里期翼的人,你也同样得不到!

苏苓连尘哥都能抛弃,更何况是你!”

也许是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也或许是觉得事到如今没什么还能让她有任何顾忌!

当谷兰望着楼宸,满目讥诮的含泪言说时,楼宸的愤怒可想而知!

“二皇子,你杀了我吧!反正从一开始,我便是你训练出来的细作,如今身份被发现,我知道我的下场是什么!

但是,二皇子你记住!我谷兰,至少三年前还有那么一段时光能够让我幻想,可是你呢!你除了被苏苓所救之外,你和她什么都没有!所以,你还不如我!”

“谷兰,你想求死?”楼宸几乎转念间,脸颊上的愤怒便如潮水般急流勇退。

而后当他缓步站在谷兰的身前,一脚揣在她的胸口,狠狠碾压时,锋利的话语如刀子一样,再次让谷兰支离破碎!

“一切,才刚开始!我怎么舍得让你现在就死!谷兰,我还需要你继续去抚慰父皇,你若是死了,我还怎么再培养一个,像你这么会伺候人的‘尤物’呢?你——说——呢!”在楼宸突然间变得诡谲的目光中,谷兰出于本能的害怕,几乎下意识的就想要爬起来往外面跑!

然而,就在她被裙摆拖住了动作,还来不及站直身子之际,双腿膝盖处便猛然传来蚀骨的疼痛,随着她尖锐的喊叫划破王府上空宁静的苍穹,而后就是她满头大汗的跌倒在地!

双腿膝盖处,两把匕首赫然钉在了膝盖骨之中!

想必,这双腿是必然残废了!

楼宸望着谷兰生不如死的模样,甚至疼的让她张着嘴却不能再发出声音,而后他眼眸一厉,睨着谷兰凭空说道:“送她回楼越!治好她脸上的伤,可别让父皇见了她这幅鬼样子,心生嫌弃那就不好了!至于这双腿,她以后,用不到了!”

“是!”门外始终严密把守的侍卫,快速的走了进来,如同玉树那般的动作,也是毫不留情的就将她从地上拖起来。

而如今双腿被废的谷兰,也因为这样的动作,差点昏死过去!

可事实,总是这样残忍!

因为,在下一刻侍卫拖着她走出柴房的一瞬间,她的余光便看到一抹暗黑色的衣袂正在不远处迎风撩动。

侍卫也是瞬间一愣,而后满眼戒备的望着前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凰老三,以及他身边明明在不久前被自己打晕的玉树,瞬时不知所措!

彼时,仍旧身在柴房中的楼宸,心情还来不及平复,就感觉到门外的动静,旋即迈步走出时,见到凰老三和玉树巍然而立,心下惊讶但却仍旧浅笑的寒暄了一声,“尘王,又见面了!”

***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