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四五:现实终究是残酷的

谷兰,从未想过自己再次回到尘王府后,每天如履薄冰,到最终却得到这样的下场。

彼时,她被玉树毫不留情的丢进了王府最后院也是最不起眼的柴房中,柴房内物品凌乱的堆放在一侧,而甫一入内就能够闻到明显的腐朽气味!

在这股子难闻的气味笼罩鼻端时,发丝凌乱的散在耳际的谷兰,不由得从地上站起身,垂眸看了一眼脏污一片的裙摆,微微扯动一下唇角,而传来的刺痛也让她眼底闪过苦涩。

她做这么多,除了是真的为了尘哥和她的未来,但另一方面她也是身不由己!

为什么就没人能够体谅她?为什么在他们的眼里,自己就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

如果苏苓真的够深爱,又怎么会中了她的计谋!

可,现如今她什么都说不出口,只剩下一腔苦楚却无处诉说!

甚至,她也从未想过,尘哥对她的态度,竟然会反差这么大!

三年前,她认为她是幸运的,在身为细作这样见不得光的身份中,却还能得到齐楚尘王的眷顾!

三年后,她以为自己仍旧被老天眷顾,尤其是在回到尘王府后,她好像又体会到曾经那样无忧无虑的日子,以及被人疼爱手心的感觉!

但现实终究是残酷的!

彼时,谷兰抱着自己的肩膀,体会着唇角撕裂般的疼痛站在柴房内不知所措!

她甚至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这样落魄的一天!

曾几何时,她不停的怀念着自己和尘哥之间的一切。她更一直认为,自己在他的心里是特别的!

可就在半盏茶之间,他隔空狠戾的巴掌猝然甩在自己脸上的时候,那种撕裂的疼痛却根本及不上她心里如刀绞般的绝望。

顺着柴房钉着木板的窗口望向外面,浓重的黑烟侵染在湛蓝的天空之上。

她知道,那是她曾经赖以生存的地方,幽谷阁!

到底,她还是不够了解尘哥,否则他怎么能如此决绝的烧了她的阁楼!

烧了曾经以她名字命名的阁楼!

‘咚’的一声,柴房外似乎有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

伴随着一声闷哼,惊动了神智陷入回忆中的谷兰!

回眸凝望时,柴房的木门也被人从外面推开,背光而入的一抹熟悉的挺拔身影,让她险些破涕为笑。

难道尘哥终是后悔了?!

在谷兰噙满惊诧的目光中,直到对方有些嫌恶的在鼻端挥了挥手,而后那张妖孽的脸颊赫然入目时,谷兰心里好不容易升起的希望再次破灭。

“见到我,你很惊讶?”

楼宸的出现,的确在谷兰的意料之外!

是以,在她脸颊上还来不及收敛去神色之际,便听到楼宸轻嘲的语气。

下一刻,谷兰的眼底难以抑制的浮现出淡淡的惊慌,仰眸望着楼宸,连呼吸都开始颤抖,道:“二……二皇子!”

彼时,楼宸一袭暗蓝色锦袍衬托着他愈发威严的神态,垂眸睇着狼狈的谷兰,薄唇微哂,“怎么?难不成你还在期待你的尘哥能回心转意?”

听见楼宸这样的语气和态度,谷兰不由得黯然神伤。

此情此景,她除了难过,竟然什么也说不出来!

诚如楼宸所说,她的确心里还有期翼,毕竟她一直认为自己在尘哥的眼里是特别的!

见谷兰默认般的态度,楼宸面色上的冷笑更加沁凉。

旋即便眯着眸子,眼底挂满厌恶的捏住了谷兰的下颚,而后在强迫她抬眸看着自己之际,说道:“谷兰,原本我以为你会是我最得意的属下,这么多年我浪费人力物力的培养你,可是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让我很失望,你知道吗?”

闻声,谷兰闪躲的眸子情不自禁的便看向了楼宸,眼神仿佛空洞的闪烁了一番,随即惧怕的吞咽了一瞬,才低声细语道:“二皇子,你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

“呵!你一定会怎样?”在楼宸说话之际,便猛地甩开了谷兰的下颚,而他满目嘲讽的看着谷兰,眼神也在她的身上来回巡视,而后语气讪讪的说道:“你当真还幻想着你的尘哥会回头?

说来也奇怪,我这么多年的用心良苦,甚至不惜从小就将她养在闺阁中,但没想到你竟当真忘了作为细作的本分?!你喜欢凰胤尘?可惜,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让他喜欢你?”

“二皇子?!”谷兰惊慌的站定后,目光凝重的望着楼宸,带伤的脸颊也噙满了痛楚,鼻音浓重的问道:“二皇子,不是这样的!都是苏苓,如果不是苏苓的话,我这次也一定会成功的走进尘哥的眼里的,我……”

“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楼宸斜睨一眼谷兰之后,目光便嫌恶的从她脸上移开。

站在柴房正中间,楼宸的举目四望,略略的打量完柴房内的一切后,不禁冷笑,“你还真以为你在凰胤尘的心里是特别的?

三年前,本来以为让你假死,会对凰胤尘造成创伤!当然,在苏苓没出现的时候,我以为你是成功的!

可惜,没想到你再回来之后,却根本就提不起凰胤尘对你的兴趣!谷兰,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

楼宸细声低语的话,平波不惊!

可在谷兰听来,却仿佛索命厉鬼般让她呼吸一窒,身子也开始连连颤抖。

“二皇子,是苏苓,真的因为苏苓!尘哥的确是喜欢我的,二皇子你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办到的!”

在谷兰期期艾艾的说话之际,似乎也看出了楼宸的不屑。

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谷兰便连忙扑到楼宸的面前,跪在了他的脚下,仰视着他的时候,更加急切的说道:“二皇子,你要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现在苏苓走了,尘哥只是太生气!等他气消了之后,一定会回来找我的!

二皇子,已经过了三年,很多事情需要时间!二皇子,求你,再给我一些时间!”

“住口!”楼宸垂眸看着谷兰哭的有些狰狞的脸蛋,瞬间蹙眉抬脚将她踹到了一边,低声厉喝后,继续讽刺,“谷兰,如果你真的那么重要的话,那么这三年的时间,根本不会改变什么!

你怪苏苓?你看看你自己如今的样子,如果我是凰胤尘,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你拿什么和苏苓相比?

看样子,你还在等着凰胤尘回头来找你?哈哈哈,这简直是我听到最好笑的笑话!”

楼宸讥讽的话语,险些让谷兰激动的晕厥,她太想要证明自己的存在,但最终却被楼宸无情的击碎了她所有的幻想!

在谷兰的眸子变得愈发空洞痛苦时,楼宸骤然倾身,毫不留情的揪住了谷兰的头发,旋即用力的将她从地上拉起来,粗粝的指尖仍旧缠绕在她的发丝中。

吃痛的谷兰表情愈发狰狞,泪水混着泥土几乎让她面目全非!

而在被迫和楼宸面对面时,谷兰便听到几乎粉碎了她所有期翼的话,瞬间传入耳际。

“谷兰,不如我来问问你,你凭什么认为凰胤尘还会回头来找你?是你觉得自己够特别,还是你觉得以你现在这幅残破的身子,凰胤尘不会嫌弃你?

嗯?你说,你若能说出理由,我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你该不会认为,凰胤尘能调查处你算计苏苓的事,难道你认为他就调查不出你曾经被我亲手送给父皇作为chong妾的事?

谷兰,你现在一穷二白,甚至连女人最该有的清白都没有了!你还敢大言不惭?这就是我当初训练你时,你所学到的东西吗?啊!!!”

楼宸的愤怒溢于言表,甚至于在他这般挂满阴鸷表情的责问后,他似是更加愤恨的揪着谷兰的头发,狠狠的甩动了两下!

而在他咬牙切齿的神态中,谷兰的眼角不停的因疼痛而垂着眼泪,可如今她泪眼婆娑的模样,却无法得到任何人的疼惜!

“二皇子,不是……不是你说的这样……”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明天开始,更新时间变为每晚8点以后!白天再无更新!追文的亲,每晚8点后来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