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四四:尘哥,你这般伤我毁我,不会心疼吗?

“尘哥,我做这些,其实也都是为了我们!”

在谷兰幽幽脱口而出的话音落地后,她甚至还忍不住伸出指尖,作势想要抚上凰老三的胸口!

而电光火石之间,她噙满痴迷的眸子还带着一抹刻意的娇羞望着凰老三时,她的指尖却被狠狠的挥落,力道之大让她的身子都微微晃动一瞬。

手上传来的疼痛让谷兰心头猝然一紧,幽怨的望着凰老三,不由得问道:“尘哥,难道有了苏苓之后,你真的忘了我们曾经的一切了吗?”

彼时,凰老三心尖上仿佛被人用利刃刻下一刀又一刀,鲜血淋漓的疼痛让他险些不能呼吸!

他的苏苓,就是被眼前这个女人给逼走的!

甚至这个女人,曾经被他视为最单纯的女子!

终究他被蒙蔽了双眼,自以为是的认为谷兰不会变成他所想象的那样!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凰老三冷眸内的噙满蚀骨般的痛楚,一步步走向谷兰,昂藏的身躯带着凌天的威压,逼的谷兰不能自已般的步步后退!

“谷兰!”凰老三几乎从牙缝内逼出了两个字,生生的挖着他的理智,如果可以他现在恨不能将谷兰碎尸万段!

特别是在凰老三低声低呼后,他的指尖便狠狠的拧住了谷兰的下颚,双眸内杀气深重的望着谷兰惊慌的神色,继续说道:“那一晚,你在这个房间,和楼宸做了什么?你以为本王不知道吗?本王以为,你只是被人利用,却没想到你死而复生之后,竟会回来给本王这样一个惊喜!

你说,本王该怎么感谢你?”

此时,谷兰清楚的看到了凰老三眼底浓重的杀气,这一瞬间,她也无法再自欺欺人下去,特别是下颚上传来的骨裂声,让她心下慌乱,“尘哥……你不能,我这么做,真的是为了我们!难道你忘了曾经我和你一起泛舟湖上,你忘了我们曾经……”

“闭嘴!”凰老三再一次狠狠拧痛了谷兰的下颚,在他阴鸷的双眸中,倒映着一片火光的杀意,而后冷笑蔑视的说道:“谷兰,你认为的曾经,在本王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你应该庆幸,苏苓只是失踪了!但,若是她出了任何事,本王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谷兰亲耳听到凰老三这般不留情面的话,心里最后一点的期翼也彻底被击碎!

不敢置信的看着凰老三布满阴霾的俊彦,低沉哀痛的问道:“尘哥,难道在你心里,从来没有爱过我吗?你可知道,这三年我为了回来,做了多少努力!

是!我的确是算计了苏苓,可她若是真的爱你,又怎么会那么不相信你!尘哥,你也一样,如果你全心全意的对她,却换不来应有的回报,你认为值得吗?

在你眼里,我谷兰难道就卑贱到这种地步,让你这般伤我毁我,你难道就不会心疼?”谷兰如泣如诉的语气伴随着她瞬间泪流满面的模样,仿佛被深爱之人伤的体无完肤般。

殊不知,此时苏苓的失踪,早已经让凰老三失去了理智!

而若非因为谷兰还有用处的话,他可能真的会一掌将她毙命!

“心疼?你也配?”凰老三眼眸内的杀气越来越浓郁,特别是当谷兰的脸上因为疼痛而拧紧柳眉时,这竟让凰老三心里产生了一股子难以言说的痛快!

不由分说的,他更加加大了力度,狠狠的拧着她,语气蕴满讽刺,“你,若不卑贱,又怎会在死了之后又回来找本王?谷兰,若是三年前你死了,说不定在本王心里,你还会留有一个好名声!

可如今……呵!”

话落,凰老三毫不留情的甩手便将谷兰丢在了地上。眸子内噙满鄙夷的看着她瘫软在地面上的身影,鼻翼不停翁动,而后冷语爆出,“玉树,关进柴房!看着她!”

“是,属下遵命!”

骤然当空出现的玉树,眼神里也布满了对谷兰的不屑,随即看了一眼凰老三,但愤怒难平的玉树还是忍不住蹲下身,提着谷兰的胳膊就把她从地上拽了起来,嘴里还说着,“走吧!还等什么呢,你舔个脸也好意思拿自己跟王妃相比!

你自己看看,你有哪点比得上王妃?你还真当自己是天姿绝色了?嗤……”

玉树心里对谷兰的愤怒,一点不比凰老三少!

为啥,因为苏苓的离开,直接导致了碧娆也不见踪影!

他好不容易找到真爱,结果全被谷兰这厮给打乱了节奏!

能不招人恨嘛!

玉树骂完似乎还觉得不解气,余光悄悄瞥了一眼凰老三,见他没有任何要插手的意思,不由得更加胆大的狠狠捏着谷兰的胳膊,拖着晃神的她边往外走边说道:“三爷当初对你好,那是因为可怜你!

你这厮哪来的自信认为三爷喜欢你?亏我之前还觉得你值得同情,现在看来,你无父无母就对了,不然你爹娘早晚得让你气死!”

玉树这会对谷兰的抱怨早已经上升到人身攻击的范畴!

但,哪怕这样,他还觉得不解气呢!

天知道,在昨天一整天的时间里,他们得知王府出现歼细并且发生了那么多让王妃误会的事时,他们几个都恨不得将谷兰给刮了!

这就是人与人的差别!

王妃虽然平时总是作弄他们,但人家那是天性活泼!

这个谷兰打一出现,就带着让人怀疑的目的!活该有今天的下场!

依旧站在幽谷阁内一动不动的凰老三,眼看着谷兰被玉树半拖半拽的拉了出去,深埋的痛苦再次席上心头!

苏苓,你到底在哪!

“幽谷阁,烧!”

当凰老三满目苍凉的看了一眼幽谷阁,随后凭空丢出一句话!

旋即,他萧索的身影便缓步离开,而还未被拖远的谷兰,在恍惚间廷加凰老三的命令,顿时如大梦初醒般,用力的挣脱着玉树的钳制,同时哭喊道:“尘哥,尘哥……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啊!我真的是因为太爱你,所以才会做这么多的!

尘哥,你不要烧,不要烧了这里!这是我的院子,是我的……尘哥……”

凰老三的身影方踏出幽谷阁的大门,结果在院落中就看到正和玉树撕扯的谷兰嚎啕大哭的场面。

如此,他心头愈发烦躁不堪,甚至满眼鄙夷的看着此时没有人样的谷兰,下一刻在她那句‘尘哥’的呼唤响彻在王府上空时,凰老三忍无可忍的隔空甩了谷兰一掌。

双眸阴鸷骇人,鼻翼也不停的抽跳,“谷兰,若是再被本王听见你喊‘尘哥’二字!本王就拔了你的舌头!”

此时,尘王的狂狷冷漠和令人毛骨悚然的凛冽终于在谷兰身上全面爆发!

而被凰老三隔空甩了一掌的谷兰,撕裂的唇角正潺潺流着鲜血,而她空洞的双眸看着不远处的凰老三,忽然感觉他们的距离如此近却又那么远!

她才应该是被他捧在手心疼爱的女子,苏苓又何德何能!

“尘哥……我是谷兰,我是谷兰啊!我什么都没做,苏苓离开和我也没有关系!你不能不听我解释,便定了我得罪,这样对我不公平!”

在最后一刻,谷兰似乎还想垂死挣扎,她以为她什么都没说,凰老三便什么都不知道!

她以为是自己之前暴露了什么,所以才会让他这样生气!

以至于,当谷兰这样隔空喊话的尖锐声音,几乎打破了王府安宁时,一侧始终不放手的玉树,终于忍无可忍的狠狠将她丢在地上,但似乎还不够解气,而后又揪着她的衣襟,将她拖拽到身前,脸颊上一片鸷狠,身为王府首席暗卫的霸气,也渐渐从玉树身上显露而出!

“你还要不要脸!你都已经是楼越国二皇子的女人了,现在还不要脸的否认一切?难道你需要我们将所有的证据放在你面前,你才肯承认吗?!”

凰老三对玉树的做法视而不见,在他缓步走出幽谷阁的院子时,身后的阁楼几乎是瞬间就被火海淹没。

炙热的温度伴随着滚滚浓烟飘向天际,而谷兰双眸噙满惊悚的望着玉树,而余光也清晰的察觉到,她念念不忘的尘哥,越走越远的身影……

**************

这是二更,明天是谷兰最惨的时候!然后就快进五年后!当然,也会着重描写老三有多痛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