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85 归来

郑辕穿着件古铜色湖绸直缀,腰间系着双马奔腾的玉带,身姿笔挺,剑眉飞扬,端坐在薛霭对面,见薛镇扬进来他忙站起来,态度非常恭谦的抱了抱了拳:“薛侍郎!”

“郑六爷。”薛镇扬回了礼,做了请的手势,“请坐!”他自己则走过主位落座,小厮上了茶,薛镇扬笑看着郑辕,问道,“听说皇后娘娘凤体抱恙?如今可康复了?”

郑辕回道:“不过风寒,已经痊愈了。”

“那就好,皇后娘娘统掌六宫,又要照顾两位皇子起居,实在是行辛苦,前日听闻夏阁老提及,他老人家也是甚是担忧,还曾召问过御医,得知娘娘身体无碍,我等臣子也就放心了。”薛镇扬说完端了茶吃了一口,郑辕道,“近日祭台进度日夜加赶,薛侍郎也不轻松,我听闻工部拟了新的章程,往后半月中午休息,将时间挪至夜间,如此,到九月时间可够?”

说起祭台,薛镇扬就忍不住皱了皱,可心里的话他不可能对郑辕说,便笑着道:“辛苦也是应该的,至于时间,是几位上峰拟定的,时间和进度都经过计算,应该是足够的。”又道,“郑六爷对此事可有赐教?”

“赐教不敢担。”郑辕摆手,笑道,“工期赶制不及,虽与天气有关,可与施工人手不足也脱不了干系,郑某此番来,也是受大皇子之托,他手中随军八十,如今常驻在十王府,太平盛世也无事可做,若薛侍郎不嫌他们扰乱工期,这八十人大皇子愿意调遣给您一用。”

多八十个年轻力壮的劳动力,绝对会加快工期。

可薛镇扬还是愣了愣,历来大周皇子身边都会有随军相随,自太子往下随着封位不同人数也不相同,因国朝还未加封储君,所以几位皇子身边皆是百八十随军不等,这八十人皆是宗人府精挑细选详细记录在案的,进出随行保护皇子安危,自然,这八十人的调度也归大皇子,他确实有这个权利把这八十人借给工部一用。

只是,随军不是泥瓦匠,他们想用就用的,更何况,还是大皇子身边的随军,他们就是自己动手搬砖,也不会有人敢打皇子随军的注意,若是皇子出行出了意外,这个责任谁担的起!

可如今大皇子竟然主动说要将随军借给工部用……不,是借给他用,若是借给工部,郑辕大可明日在工部衙门和钱大人说,这人情若钱大人收了,对于大皇子来可比卖给他要强的多。

“不可,不可!”薛镇扬没想透,本能的摆着手,道,“随军乃为护皇子安危,下官怎敢挪用,不可,不可!”他说着,心里却忍不住犯嘀咕。

这边薛霭也是心头一震,大皇子仁厚,论心计手段,他觉得不如另外几位皇子,要不然他也不会占着长子之份却到现在都没有被封为太子,这件事不会是大皇子想出来的,只有可能是皇后娘娘授意或是郑家的意思……

那么,皇后娘娘和郑家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是想通过此事,让大皇子在圣上面前表明态度,以此得到圣上重视,抑或由此拉拢夏阁老和浙江文官?可他们要想在圣上面前立功,大可直接去找工部尚书,此事一样可以办成,毕竟父亲的官位无论做何决定总是绕不开钱大人。若是想拉拢夏阁老,也可以直接去找夏阁老,总之,郑辕突然来找父亲说这件事,似乎有些本末倒置了。

这件事在父子俩心里飞快的转了转,皆望着郑辕。

“此事经得大皇子点头,在下也不过从中传达此意,薛侍郎不必多虑。”郑辕又道,“此事原可以去与钱大人说,只是在下与钱大人并无打过交道,相比而言,倒不如和薛侍郎相熟些,更何况,祭台之事乃您负责监工,此事和您说更加妥当。”

郑辕的意思很清楚,他是可以找钱大人的,只是不愿意找他,打算把这个人情给他,薛镇扬惊诧不已,他和郑辕相交不过这几次,因为蔡彰的缘故甚至算不上愉快,郑辕为什么突然造访,还送了这么大一个人情给他。

摸不准圣上的态度,没弄清大皇子和郑家的目的,这个人情他不敢收,薛镇扬没有时间深想,便笑着道:“郑六爷一番美意,本官心领,只是此事并非小事,下官只怕还要问过上峰的意思再能给您答复,还请郑六爷替下官转告殿下,他能为朝堂为圣上如此,实乃社稷之福,百姓之福!”

郑辕似乎早就料到了他的反应,丝毫不意外的点头道:“薛侍郎为官谨慎乃郑某钦佩之处,此事您与工部诸位大人商量过后得出结果,可令人去府中寻在下。”

“一定,一定!”薛镇扬抱拳,客气的很,“竟是忘了问郑六爷可用过晚膳了,若是不嫌弃,不如留在寒舍用膳?”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郑辕从善如流的答应,“在下来前确实不曾用过晚膳,薛侍郎这么一说,还真觉的饥肠辘辘。”

薛镇扬哈哈一笑吩咐焦安:“去和太太说一声,让她备桌席面,我和郑六爷小酌几杯。”

焦安应是而去。

幼清正沐浴出来,采芩用帕子绞着头发,幼清喝了口凉茶,拿了扇子摇着,问道:“李升回来怎么说的?”

“他说二少爷大笑着下了山,他原是跟在后头的,可二少爷一路往山里头走,他走了半路实在是怕迷路就停了下来,后来二太太也着了身边的丫头去找,后面的事他就不知道了,但是直到他回来,二少爷都没有从山里出来。”

薛明这是魔怔了?幼清忍不住摇了摇头,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把自己逼到这副田地,也真是……她叹了口气,又道:“洮河和澄泥可有消息回来?大少爷呢,回来了吗。”

“回来了。好像外院来了客人,大少爷和大老爷在陪客。”采芩拿梳子小心翼翼的梳着头发,低声道,“小姐,您说姑太太和周表小姐在山里怎么样了?”

幼清挑了挑眉,摇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以薛梅的本事,大约是死不了的吧。”又道,“还是二婶果断,听了消息当即就拿了银子出来找了三个蟊贼堵在路上……”刘氏身边的银子都被薛镇世搜走了,她这会儿拿出来的,只怕是最后的体己银子了,往后要是薛明也不管她,她的日子只怕是再自在不了了。

“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老太太?”采芩在幼清身边坐了下来,“要是二太太知道是您让人透的消息,说不定会倒打一耙,我们不如先下手为强。”

幼清笑了起来,捏了捏采芩的脸:“越发长进了。”解释道,“老太太这回是真的气着了,我们不能火上浇油,若将她急出个好歹来,到时候姑父和大表哥可都要丁忧……夏阁老能不能熬到三年还是未知数,我们不能冒险,这个时候老太太非但不能出意外,还要好好的活着。”又道,“至于二婶那边,除非她能和老太太冰释前嫌,否则,她说什么老太太都不会相信的。”

采芩想想也对,点头道:“那就不管了,周表小姐是死是活就看她自己的机缘了。”

“陪我去院子里走走吧。”幼清站起来,“等头发干了再睡好了,这几天一直躺着,也想动动。”

采芩应是扶着幼清出门,院子里绿珠和小瑜正点着艾叶坐在墙角吃菱角,玉雪将大家洗干净的衣服取回来正提在手里,大家幼清出来忙上前来行礼,绿珠递了个剥好的菱角给幼清:“小姐吃不吃,又脆又甜!”

“都有菱角了。”幼清接过菱角在手里,笑着道,“明儿多买些回来做菱粉糕吃,再晒干存一些起来。”

绿珠和小瑜点着头,小瑜更是道:“那奴婢明天就上街买去,多买点回来。”话落,她眼睛一亮指着院门口道,“太大和二小姐来了。”

幼清闻言转头过去,就看到薛思琪扶着方氏由婆子丫鬟们簇拥着进了门,她笑着迎过去:“姑母,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又朝薛思琪点点头,“二姐好。”

“还以为你歇着了,原想明天再来和你说,只又怕不得空,所以就晚上过来了。”方氏笑着摸了摸幼清的头发,眉头微皱,“头发也没干透怎么就出来了,快进屋里去,免得吹了风以后头疼。”

幼清笑着应是,和薛思琪一人一边扶着方氏进了房里,采芩带着绿珠一起上了茶,就将菱角端过来给薛思琪:“下午买回来的,我们小姐还说明儿去多买些回来做菱粉糕吃,二小姐也尝尝,脆脆甜甜的。”

薛思琪哦了一声捡了个菱角在手里转来转去也不吃。

“你身体觉得的怎么样,恢复好不好,能不能出去走动?”方氏打量着幼清,幼清笑着点头,“以往常这样,吃了药歇两天就好了,您别担心。”

方氏点点头,道:“那就好。”她又看了眼薛思琪,和幼清道,“我这几日恐怕要在烟云阁伺疾,家里的事难免就没有经历管,我想着你和你二姐也都跟我后头学了几日,又有陆妈妈在一边帮衬着,往后几日家里的事就交给你们了。”

幼清是没什么问题,她笑着去看薛思琪。

薛思琪见幼清看她,眉头一皱丢了菱角,道:“看我做什么,我什么都不会,最多跟着打发时间罢了,你不是能耐的很嘛,你管着就成,不用问我。”说完垂着头也不说话。

“还在为文茵的事生气。”方氏贴着幼清的耳边说了一句,便放开声道,“既然你们都没有意见,那这事就这么定了,你们姐妹俩遇事要多商量,不懂的就问陆妈妈。”又和薛思琪道,“你是姐姐,该让着妹妹一些,别有事没事就摆着个脸子。”

薛思琪哼了一声,可终归没有和以前一样反驳回去。

“我知道了。”幼清笑着道,“有什么事我一定和二姐多商量,至于家里的事,小事我们能拿主意便拿了,大事的话肯定还是要等您空了再问您的。”又道,“老太太那边您一个可能忙的过来,要不然我陪您在老太太那边服侍吧。”

方氏摆着手,她一个人受苦受委屈就算了,不想让子女也跟在那边做低伏小的受拘束:“那边还有婆子丫头,没有多少的事,再说,老太太也不是多重的病,仔细养着,别让她生气费神就成了。”

幼清就没有再强求,点了点头又望着薛思琪道:“那天从大姐家回来的时候,我让绿珠去玉屏斋买桂花油,便顺便给你带了瓶玫瑰露。”吩咐采芩,“把二小姐的玫瑰露拿来。”

薛思琪闻言一怔,不相信似的道:“给我买的?”

幼清点点头,薛思琪又道:“你怎么知道我的玫瑰露没有了?”幼清笑着道,“无意沁兰提了一句,那天正好顺路就多买了一瓶。”

“哦。”薛思琪接过玫瑰露在手里翻过来翻过去的看着,不再说话,人坐在那边也显得很尴尬的样子。

方氏失笑,示意幼清不要和薛思琪计较,笑着道:“改明儿空了我们一起去三井坊看看,你们两个宅子收拾好了还没去看过,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大姐的院子就收拾的很好。”幼清笑着道,“那两处定然也很好。”

方氏轻轻笑着,看了看时间,站了起来:“时间不早了,外院的客人大约也走了,我回去了。”又回头望着薛思琪,“你要留着和你妹妹说说话,还是和我一起回去。”

薛思琪脸色一僵,撇了幼清一眼,站起来嘟哝道:“我和她有什么好说的。”便挽着方氏的胳膊,“回去吧,我困了。”

方氏无奈的摇摇头嘱咐幼清:“你也歇着,明天早点去我那边,我还有事交代你们。”

幼清应是,送方氏和薛思琪出门。

第二日一早卯时不到幼清就到了智袖院,薛镇扬已经去了衙门,方氏正梳洗好正匆忙的吃着早饭,见幼清过来她擦了嘴问道:“你用过早饭没有?”

“吃了几块点心。”幼清在方氏对面坐了下来,自己拿了碗道,“我再吃碗粥。”

方氏拍着她的手:“粥等会儿再喝,我让厨房给你顿了燕窝。”就吩咐春柳,“去把燕窝端来。”

春柳应是而去。

“你二姐还没来。”方氏喝了茶漱口,“前几日为了泰哥儿和文茵定亲的事,老太太让我准备了好些东西,现在她们都走了,一时半会儿也用不上,今天你和你二姐先去清点记册,让人分门别类放到库房里守着吧。”

幼清点头应是,方氏又道:“原是要准备中秋节礼的,现在我也不得空,就再过些日子好了,家里没什么大事,你们看婆子回什么就做什么好了。”她话一落就看见薛思琪打着哈欠进了门,方氏不悦道,“我可是和你说了卯时到我这里来,我又没法子等你,事情都和幼清说了,你不知道的就问她吧。”又道,“先吃了早饭,要不然一会儿饿了就胡乱吃点心,真等到用午膳的时候你又吃不下,这样下去你身子非给你自己折腾坏了不可。”

薛思琪一副没睡醒的靠在椅子,胡乱的点着头:“知道了,知道了。”

方氏叹气,带着几个丫头去了烟云阁。

等幼清吃了早饭,家里的仆妇们便来回事,薛思琪也不过问就捡了本靠在一边翻着,一会儿盘腿坐着一会儿斜靠着换着姿势,等幼清忙完了已近中午,陆妈妈笑着道:“饭是摆在这里还是宴席室?”

“二姐觉得呢。”幼清转头去问薛思琪,薛思琪斜眼看着她,意兴阑珊的道,“我随便。”

幼清就让陆妈妈将饭摆在暖阁里,她和薛思琪安静的吃了午饭,正端了茶沁兰笑嘻嘻的进来了:“方表小姐好,我找我们小姐说句话。”

薛思琪眼睛一亮拉着沁兰出了门,过了一会儿薛思琪就在外头说了句:“我有事先回去了。”就带着几个丫头走了。

陆妈妈心里直叹气,一个上午方表小姐的能力她看的清清楚楚,处理事情有条不紊又有章法,可二小姐歪在一边,只怕连什么事都没有进耳朵里,这往后要是成了亲当家作主,可怎么是好。

幼清却奇怪薛思琪去做什么,大中午的能有什么事,鬼鬼祟祟的……她起身和陆妈妈道:“我也回去歇会儿,若是有事您让人去回我一声。”

陆妈妈应是,送幼清回去。

等出了智袖院的门,幼清便吩咐绿珠:“去看看二小姐做什么去了。”绿珠应是,蹑手蹑脚的去了罩院,等幼清回房梳洗过后躺到床上,绿珠回来了,低声道,“……而小姐回去后就没有出来,不过奴婢看见外院守门的苏婆子拿着打赏走了,也不知道什么事。”

没有薛明做中间人,薛思琴和孙继慎就这么明目张胆的通信来往了吗?

幼清翻了个身,道:“知道了,你也去歇着吧。”

下午起身,幼清做了会儿针线,吃过晚饭在院子里走了两圈,便窝在炕上看书,房里点着艾草幼清让绿珠将临炕的窗户打开透着气,徐徐的风吹进来格外的舒爽,她翻了几页的书便有些累,刚要起身回房,忽然就听到窗户外头有脚步声,她心头衣凛飞快的丢了书爬到窗口去:“是路大勇吗?”能在这窗户后头走动的,除了路大勇没有别人。

“小姐!”窗户下黑漆漆的看不清人,但是声音幼清却听的非常清楚,她激动不已,“你回来了?!快进来说话!”她话落就探头出去,果然就看到窗根底下蹲着个人影,她轻声重复道,“你进来说话,我有许多事要问你。”

路大勇应了一声,接着却半晌没有再发出声音,幼清一怔,问道:“你怎么了,受伤了?”

“没事。”路大勇几不可闻的应了一声,幼清就觉得不对劲,“你等我一下。”她提着裙子趿着鞋子就往外头跑,采芩追过来小声道,“小姐您怎么了。”

幼清没空和她解释,披着头发一路出了院子门跑到后面的夹道里头:“路大勇。”她跑过去,就看见路大勇就半坐在地上,一股血腥味弥散开来,她心里砰砰的跳过去扶着路大勇的胳膊,“你怎么了,哪里受伤了,我去请郎中来。”

“不……不用。”路大勇抬起头来,声音显得很虚弱,“只是一点小伤,没事。”

怎么会是小伤,血腥味这么浓,幼清扶着他起来:“你能不能走,先去我房里坐会儿,我这就让人去请郎中来。”她的手碰到路大勇的胳膊,立刻就感觉手上湿漉漉的,她惊的抬起手来,就看见自己的手心已经猩红一片,她倒吸了一口凉气,“你伤到哪里了,怎么流了这么多的血!”

“小姐别担心。”路大勇似乎连说话都没了力气,“只是轻伤……”话还没说完,他腿一软就沿着墙滑了下去,幼清吓的惊呼一声抱着他,回头喊采芩和绿珠,“快来帮忙,陆大哥受伤了。”

采芩和绿珠蹬蹬跑过来,一见路大勇的样子也是吓的魂不附体,三个人合力将路大勇扶起来往院子里去,采芩忧虑的道:“小姐,陆大哥怎么伤的这么重,要不要去请郎中来?”

“我们先扶他进去,绿珠去和姑母说一声,拿了对牌去请郎中来。”幼清眉头皱的紧紧的,脸色极其的难看,路大勇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谁把他伤成这样的。

绿珠应是跑着去了智袖院。

两个人见路大勇扶进院子时,正在院子里候着的全婆子和玉雪几个人惊讶的张着嘴,小姐怎么会扶着个男人回来,还是一身血腥味的……

“把耳房收拾出来。”这个时候幼清管不了其它的事,吩咐全婆子,“再打点热水来。”

全婆子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忙让小瑜去打水,她和玉雪去收拾耳房,幼清将路大勇放倒在床上,借着灯光她才看清楚路大勇身上的情景,一件石青色的粗短葛湿漉漉的贴在身上,手臂上,胸口都是撕裂似的口子,她颤抖着手掀了掀衣领,就看见他的脖子及胸口是触目惊心的鞭痕!

鞭痕!她立刻想到了戴望舒。

“可恶!”幼清气的浑身发抖,冲着全婆子喊道,“水呢,怎么还没有打来,发什么呆!”

全婆子不认识路大勇,更没有见过有人浑身是血的场景,她呆望了半晌被幼清一喝才清醒过来,忙转身跑着出了耳房,采芩捂着嘴哭着道:“怎么会伤的这么重!”

她怎么知道为什么伤的这么重,到底是谁将他伤成这样!幼清又自责又心疼,前一世路大勇赤胆忠心的跟着她,交给他的事他从来没有失手过,不管多苦多累他都竭力办好,也从来没有和她抱怨要求过什么,所以这一世她一醒过来就想到了他,仿佛只要有她在,她就像有了千军万马,能所向披靡!

若是路大勇有个三长两短……幼清咬着唇红着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水来了。”全婆子打了热水进来,站在床边上,“小姐,您在一边看着让奴婢来吧。”

幼清皱着眉点了点头。

全婆子小心翼翼的用剪刀将路大勇的上衣剪开,随着衣服剪开胸口的情景更加惨不忍睹,刀山,鞭伤,不大的地方已经没有一块看的过去的皮肤,全婆子啧啧吸着气:“伤的也太重了。”她摸了摸路大勇的额头,回头对幼清道,“好像还发烧了。”

幼清抿着唇没有说话,心痛如绞,采芩怕她难过便过去扶着她,低声劝着道:“路大哥身体一向很好,不会有事的。”自己的声音却发着颤。

全婆子仔仔细细的将路大勇的上身的脏污和血迹擦了一遍,担心的道:“恐怕要请郎中来才行,这么多伤不上药肯定是不成的。”

“已经去请了。”采芩答着全婆子的话,也着急绿珠怎么还没有把郎中请过来,她开了门朝外头看,就看见方氏带着陆妈妈匆匆来了,她忙迎了过去,“太太。”

方氏匆忙点着头:“人呢。”采芩指了指里头,方氏已经进了门,就望见幼清沉着脸一声不吭的站在床前,她又朝床上看过去,就望着见个约莫三十四岁脸色苍白的中年男人躺在床上,方氏便猜到这就是路大勇了,和幼清道:“听说他受伤了。”

“姑母!”幼清走过来挽着方氏,“伤的很重。”

方氏知道她自责,拍着她的手道:“已经去请大夫了,等大夫来了再说。”话落,吩咐全婆子,“找个滑竿来把人先抬到外院去。”又和幼清道,“人在你这里不成,先把他抬到外院的客房去,你姑父那边若是问起来,就说路大勇奉我的命去通州看庄子,在路上遇到山匪就成了。”

幼清沉默的点点头。

全婆子找了滑竿来,几个婆子合力将路大勇抬到外院的客房去,请的郎中也到了,开了药又抹了外伤的药,幼清坐在椅子上望着昏迷不醒的路大勇发呆,采芩低声道:“大夫说都是皮外伤,吃了药养个几天就好了,您别担心了。”

幼清点点头没有说话。

“人回来了?”薛霭从门外脚步匆匆的进来,一进门就看见幼清脸色很难看的坐在桌边,他视线在床上一扫,问幼清道,“可醒了,问过话没有。”

幼清摇摇头:“大约是熬着到家的,和我说了一句话就晕过去了。”她叹了口气,望着薛霭,“洮河那边怎么样,没有遇到危险吧。”

“没有。”薛霭拧着眉,“你别胡思乱想,等他醒了你再仔细问他便是。”又看了看钟,“时间不早了,你早些回去歇着,我让常安守在这里,若是他醒了就着人去告诉你。”

幼清点点头站了起来,朝薛霭福了福:“有劳大表哥了。”

薛霭沉着脸没有说话,幼清就带着采芩回了青岚苑,浑浑噩噩一夜未睡,第二日一早她就往外院赶,正好再路上碰到常安,她急着问道:“人醒了?”

“醒了。”常安引着幼清往前走,“昨晚上大少爷在那边歇的,早上才出门去馆里,路大哥刚刚醒,还吃了半碗粥。”

能吃东西,就证明恢复的不错,幼清长长的松了口气:“大少爷怎么会在那边守着,他一夜都未歇?”

常安点点头,咕哝道:“他说要是路大哥出事,您肯定很伤心自责,所以就守在那边了。”

幼清行走的步子一顿,唇角动了动,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快步往前走。

路大勇已经醒了,正竖着耳朵听着外头的动静,等听到院子里传来脚步声,忙撑着坐起来靠在床头,幼清快步进去,就看见路大勇正望着门口,她激动的道:“路大哥……”

“小姐。”路大勇愧疚的看着幼清,“小人实在没用,让您担心了。”

幼清摇着头,红着眼睛道:“什么都比不上你的命重要,你千万不要说这种话,是我太莽撞不知天高地厚了,让你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

“不是,不是。”路大勇摆着手,“您别自责,其实那天晚上非常的顺利,您没有让小人涉险,是小人自己没办好事。”

幼清知道他为了不让自己内疚所以才说宽慰的话,她失落的道:“没事,我知道我错了,此番也长了教训,以后不会再这般冒失了。”

“真的不是。”路大勇急着解释,幼清回头去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采芩和常安几个人已经退了出去,她索性在路大勇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路大勇开口道,“那天晚上小人带着胡泉去了通州的红巢楼……”他将那晚的事情告诉了幼清。

幼清越听越惊讶,原来那晚路大勇和胡泉真的很顺利,他们半夜从后院摸了进去,找到卢恩充歇脚的客房里,路大勇就将从朋友那里拿来的江湖上常用的迷香点了从门缝里塞进去,过了一会儿他觉得时机成熟了后,就和胡泉一起进去,两个人将卢恩充绑了从窗户上用绳子荡下去,等做好这些两人又顺着原来出了红巢楼,在窗户底下找到睡的沉沉的卢恩充。

路大勇扛着卢恩充出了巷子,上马车,他们按照计划到路大勇朋友家躲一晚上,也让他的朋友来通知幼清,却不料那人刚到幼清住的院子巷口,就看到了周姨娘和戴姨娘,路大勇的朋友怕暴露了行踪也没有来得及通知原路返回去,路大勇知道幼清得不到他的消息就会担心,可那边被人监视着他实在不好过去,就索性在朋友家的中躲到第二天的半夜,实在是没有机会去通知幼清,他们就只能架着车出城,谁知道刚出去就被人跟踪上了,路大勇不再敢去怀柔,掉了头一边甩着跟踪的人一边把车往大兴赶,这样没日没夜的走了一天,终于把跟踪的人甩开,他带着胡泉也到了大兴,在大兴找了个偏僻的客栈租了个院子,他让胡泉守着卢恩充自己则悄悄往京城走。

却不料对方好像在等着他似的,他刚出大兴上了官道,就碰到了周姨娘和戴姨娘,他早就知道那两个女人武艺不凡,交手后更加知道他一个人不是两个人的对手,他且打且退重新往通州走,戴姨娘和周姨娘两个人就一路追着他,直到昨天晚上他们交上了手……

“戴姨娘?!”幼清皱眉,“你确定是戴姨娘?”

路大勇很肯定的道:“小人确定是她没有错。”又道,“她的鞭子三尺三寸长,是牛皮制的,舞起来鞭梢呼哨响着,周姨娘使的是袖刀,小巧的不像是中原人的武器!”

果然,宋弈根本就是骗她的,打着救她的名号,顺理成章的把戴望舒带走,说什么将她送去衙门,转身就把人放了,还让戴望舒来追杀路大勇!

真是卑鄙小人。

幼清气的不得了。

路大勇见她这个样子,问道:“小姐,您怎么了?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幼清就把路大勇不在之后的事情告诉了他:“……宋弈恐怕就是关押卢恩充的人。”路大勇听完显得很惊讶,道,“路上卢恩充醒来,小人审问过他,他说关押他的人是一个年纪很大的人,他虽没有见过对方的长相,但是听声音能听的出苍老。”

“这有什么难的。”幼清怒道,“他身边也会有年长的随从,宋弈根本不用露面。”又道,“若不是他,我怎么会在通州碰到他,戴望舒又怎么会去追杀你。”

路大勇觉得幼清说的也有道理,就道:“那现在怎么办,小姐要不要去大兴看看,卢恩充还在那边。”

“暂时去不得。”幼清凝眉道,“两个姨娘既然知道你,就肯定能查出来你的来路,此时说不定我们已经被宋弈盯上了,只要我出门就一定会在有心人的眼中!”她说完,望着路大勇,道,“先找个妥当的地方把卢恩充养着,我先搜集当年的证据,等时机成熟了我再去见他。”

路大勇不疑有他点头道:“那成,小人今天就回大兴去,找个庄子把他养在里头,再找几个人看着,不会有人发现的。”

“你身体还没好,这件事我去找大表哥帮忙,让他想办法派人过去接胡泉,然后把人藏起来。”幼清站起来,在房里踱着步子,“你回来的时候有没有人跟着,那两个姨娘呢。”

“没有人跟着。她们很奇怪,见着我进了城就没有再跟了,好像很怕进来似的。”路大勇说着心中露出疑惑之态,“有些事,小人想不通。”

幼清重新坐下来,认真的道:“什么事,你说。”

“您刚刚说卢恩充是宋大人关押着的,他为什么要关着卢恩充?我听卢恩充的意思,对方将他养在通州后就没有再露过面,只有前些日子,两个姨娘才通知他,说要搬家出远门,他并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但看准备的衣物不是往西北去,就是出关!”路大勇顿了顿,又道,“如果这些事都是宋大人背后谋划的,当时在破庙他为什么要阻止戴姨娘呢?那个女人的武艺很高,你们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他为什么不让戴姨娘一不做二不休的将你们制服,然后逼问一番?按照您说的,他若是真是幕后之人,又知道您抢了卢恩充,怎么还会给您送当年的卷宗呢。”

幼清皱眉,解释道:“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但是可以肯定他和当年的舞弊案一定有脱不开的关系。卢恩充猜测要往西北或者出关是没有错的,宋弈请的外放就是巩昌,那边离关外和延绥都不远。”幼清顿了顿,心里头飞快的转了转,“至于给我送卷宗,他分明就是没有将我放在眼中,想让知难而退罢了!”

路大勇若有所思,幼清却是反问道:“你说你当时离开通州时有人跟踪你,那人是什么人?你可看清他的长相?”

“没有。”路大勇摇摇头,“那人骑着马,不紧不慢的跟着,无论我走什么路他都是不远不近的紧随其后,但是却不动手,似乎只是想跟着而已。”路大勇也一直没有想通,要是那人和两个姨娘是一伙的,怎么着也会上来抢人才是,他为什么不动手呢。

“不好!”幼清腾的一下站起来,路大勇一惊,问道,“怎么了。”

幼清凝眉想了想,道:“若无想的没有错,那人说不定根本没有被你甩掉,只等你一走……”

“这!”路大勇惊的坐起来,扯了身上的伤他额头顿时疼的出了汗,他心里一转迫不及待的掀了被子下地,“小人现在就去大兴。”

幼清按着他:“你现在去也来不及了。”她摇摇头,“他们人多且个个身手不凡,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现在只希望他们手下留情,不要伤了胡泉的性命!”

路大勇顿时泄气的坐在床上,懊恼的垂着床板!

“没事。”幼清沉声道,“既然我们确定背后的人是谁,我们只要盯着他就好了,是人就总有弱点,我们只要抓住他的把柄在手中,就不相信找不回卢恩充!”她说完一顿,道,“我先去找大表哥,让他派人去大兴,不管怎么样先把胡泉接回来,他为我们办事,我们不能不管他。”

路大勇应是,幼清叮嘱他:“现在姑母和大表哥都知道你,你不用多虑,就安心在这里养着,我会和常安说一声,你有什么事和他说,他会去告诉我的。”

“小人知道了。”路大勇点了点头,幼清要走,路大勇忽然想起什么来,奇怪的道,“小人前天在回来的路上,好像看到府里的周表小姐了……”幼清的步子一顿回头看着他,问道,“周表小姐?在哪里看到的。”

“在山里,和一位妇人从山里出来,碰头垢面的互相搀扶着走着路,小人因为被人追所以就没有上去,不过看样子她们是打算往通州走。”他说着顿了顿又面露疑惑,“看她们的样子,应该是被人打劫了,而且从衣裳和样子来看,只怕还被……”他不好和幼清说那些话,便略过去,“小姐,她们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在山里头?”

幼清没想到周文茵和薛梅还能活着出来,也算她们运气好,她就慢慢的将事情和路大勇说了一遍,路大勇便懊悔的道:“小人当时不知道这些,要不然就上去将他们……”一刀宰了。

“算了,薛梅爱面子,她便是死在外面也不可能再带着周文茵回京城来的,再见面不知猴年马月,更何况,她们身上没有银子,想回广东可不容易,就让她们自生自灭好了。”幼清话落,叮嘱路大勇,“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晚上再来看你。”就退了出来,采芩候在门口,见她出来低声道,“路大哥没事吧?”

“虽没性命之忧,但一时半会儿不易行动。”幼清心事重重的往回走,采芩就挨着她的耳边道,“刚才常安告诉我,说徐三爷在牡丹阁已经待到第六天了。”话落,忍不住笑了起来。

幼清一愣,惊讶的瞪着眼睛:“常安说的?”

采芩点点头,幼清就想到了封子寒临走前说的话,她忍不住抚额,无奈的道:“我当他只是玩笑,没想到真的去做了。”

“也算是给徐三爷一点教训。”采芩笑着道,“谁让他那么没有规矩。”

幼清不再说,她歪头想了想,低声和采芩道:“你明天早上去一趟三井坊,和大姐说我想去她那边坐坐。”又压着声音补充道,“问她能不能找到宋大人,就说我有事要见宋大人。”

她要看看宋弈在重新抢回卢恩充后是什么态度,还有,他到底想干什么!

------题外话------

四妞!你竟然又偷偷摸摸的催更了,表让我逮到你,要不然我一定……此处省略五千字。

记得票票哈,有就投没有就记账,哈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