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469.34别跑,报应到了(第二更)

凡是能进殿试的贡士们,皆不落榜,只不过是被皇上和内阁大学士们重新排定位次。因此不仅秦直碧大喜了,林展培和陈桐倚也各自得了名次。

林展培也颇了得,中了二甲第四名,赐进士出身。

陈桐倚略低,三甲二十九名,赐同进士出身。

陈桐倚倒还罢了,林展培这次的名次叫兰芽颇为开心该。

只因为大明朝廷一向也有惯例,凡是朝堂上的官儿都是极在乎出身。这个出身说的不是自家背景,而是重视于那一年中的进士,是几甲几名;名次好、中得早的永远被人尊敬,即便可能是官职暂时低一点,却也会被官职更高、但出身轿晚的官员们尊敬。

而历代的内阁大学士,也必定都是从历年科举中一甲以及二甲前十几名中遴选出来的,所以一甲三人,加上二甲前十几人,这些人便都被称为“储相”,是朝野上下任何人都绝不敢怠慢的新人。

有了林展培能在未来的朝廷风云之中陪伴着秦直碧,叫兰芽无疑放心许多。

这件事暂时可以放下心来,她便跟息风央求,说一点都不累,暂时不想回灵济宫歇着,她想进宫再去见几个故人蹂。

息风一副面瘫模样,丝毫不为兰芽的撒娇所动,只半幅仰头望天:“大人有令,看完榜就回宫躺着。”

兰芽瞧他不肯通融,便灵机一转:“我进宫,去看大人……还不行?”

息风依旧面无表情:“公子若想念大人,末将去请大人回宫就是。不必公子劳顿。”

兰芽心下暗道:呆子,怪不得现在还哄不回煮雪还俗。

兰芽眼珠转了转,便乖乖点头:“好,就依将军的话。请将军进宫看看大人,就说我乖乖回宫躺着去了。若大人忙完了,就回来吧。”

这话本是息风自己说的,开弓没有回头箭,息风只得叉手接令:“是!”

兰芽便坐上银龙小轿往灵济宫的方向走。

一路走她一路悄然掀开窗帘回头瞅着,待得息风的身影终于瞧不见了,她便伸脚踹了踹轿门,严肃地沉声道:“落轿!”

四个轿夫忙落下了轿子,叉手来问:“不知公子有何吩咐?”

兰芽小心地躬身出了轿子,一摇折扇:“你们回去吧,我自己走走。”

几个轿夫毕竟比不得息风,谁敢跟兰公子顶撞啊?可是他们四个分明觉得——这是公子在坑他们四个呢。这要是回了宫,就算大人不见怪,就息风将军也得跟他们没完没了啊。

于是四个轿夫对视一眼,顿生默契,悔成一排挡在兰芽前面,都使劲躬身:“公子,使不得。请随小的们回宫吧。”

这四个死心眼儿的……

兰芽只能叹了口气,故意傲慢地抬了抬下巴,伸手将纸扇朝轿子上磕了磕:“你们四个,可知罪?!”

这话吓人,四个轿夫吓得登时腿就一软,噗通全跪下了。嘴上却也有坚持:“不知小的们何处不周,还请公子示下。”

兰芽暗自哼了一声,心说就连大人的轿夫也这么有种。

她便清了清喉咙:“本公子之前吐了,你们没忘了吧?你们倒是给本公子说说,我为什么会吐了?”

几个轿夫又悄然对视一眼。

兰芽便叹了口气:“还不是被你们抬的轿子给摇晃得?就算是人多的缘故,可是轿子还是摇晃了不是?”

几个轿夫自知理亏,无言以对。

兰芽满意一笑:“所以这轿子我真不能坐了,一坐就摇晃,一摇晃就还想吐。当然,如果你们压根儿就不在乎叫本公子一路不听地吐回去……那你们就强行将我塞回轿子里便罢。”

这话说得……谁敢啊?

兰芽便歉意一笑:“四位,打个商量。四位别拦着我,我也不再为难四位。回宫去如果风将军跟你们过不去,我一定护着你们。我是真有正经事,回去躺着也躺不住。”

四位轿夫还能怎么说?只能跪倒求道:“公子万万照顾好自己,否则小的们无颜见大人。”

“行!”兰芽便笑眯眯抬步就走:“走啦,回见!”.

她七拐八绕,找了个背人的路线,抄近路进了宫去。

这位小公公近来又称了宫里的一个传说。宫里太监之位的一共也没多少个,更没这么年轻的。这位小公公简直步了司大人的后尘,叫人都不敢拦着。

兰芽顺利地进了后宫,就在最僻静的宫墙夹道处绕。终于叫她给逮住了小包子。

大包子在乾清宫得了势,小包子一不小心也成了宫里的红人儿。虽说还没怎么得着机会晋升,可是总有人来明里暗里跟他拉关系。

他烦。

虽然年纪小,他也是个通透的人,便一眼就能瞧明白那些人的目的。他们瞧中的不是他这个人,是他是兄长弟弟的这个身份。于是他没趁机抖起来,反倒自己循着最僻静的宫墙夹道去扫街,只求一个耳根子清静。

却还是没能避开兰芽。

两人一见面,就心照不宣地相视而笑。兰芽道:“要是这儿再逮不着你,我就得去挖耗子洞了。不过话说这宫墙下头有没有耗子洞啊?”

小包子连连作揖:“公子可别笑话小的了,小的真是要挖个地缝钻进去,自己变成耗子算啦。”

兰芽招了招手,从荷包里掏出两样小点心,递给小包子:“前儿皇上赏的。那时候儿我瞧你哥哥正好也在,他那眼珠子特地往这两样上多瞄了两眼。我猜一定是他最在乎的人喜欢吃的……我就一口都没吃,都留下来了,今儿给你带过来。”

小包子登时两泡眼泪,便要跪倒了而谢。

兰芽忙给拽住:“你谢我做什么?那是你兄长的心意。等你见着你兄长,你们兄弟两个自己说去。”

小包子不由得心下感喟。

这世上延揽人心的法子不外乎那么几种,可是有人用起来就是那么生涩,甚至叫人讨厌;而兰公子……却总叫人心下那么舒服,那么自在。

两人絮絮地说了会儿话,兰芽大致说了说草原的经历,小包子也跟着唏嘘不已。

末了兰芽才说:“你给我讲讲这几个月里你瞧见、听见的宫里事儿吧。不拘什么,只要你见过听过,也愿意给我讲的,我就都想听。”

两人便并肩坐下来,靠着红墙根儿,小包子将宫里的事儿都说了一遍。

虽则曾经答应过海澜,但是兰公子终究不同于旁人,于是小包子便也将湖漪的事儿说了。说那个大清早,宫门还没开呢,就见湖漪一身狼狈哭着从御花园的方向跑回万安宫去。

以及,寿安宫里古怪的反应:僖嫔非但没为她这个曾经最在乎的宫女做主,反倒还叫海澜出来掩人口实。

兰芽便垂下头去:“彼时御花园里,夜晚可有人住?”

小包子便答:“正是那个皇上跟前儿最得宠的国师,叫继晓的。”

兰芽便笑了:“真是好巧。”.

三日后,继晓下了锦衣卫北镇抚司大狱。

卫隐亲审。

诏狱里常规的刑具还没用过几样,继晓便打熬不住,全都招了。

司夜染捧着继晓的供状,进乾清宫面圣复旨,皇帝面上却有些阴晴不定。

“小六,你说内书库防火杀人的凶手,是继晓?可有人证?”

司夜染淡淡一笑:“圣上可宣召万安宫宫女湖漪。”

皇帝微微眯眼:“此人,何在?”

司夜染转眸迎上皇帝的眼睛:“内安乐堂。据闻,她疯了。”.

湖漪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有机会出了内安乐堂那间阴冷的拘室。

重新站在阳光下的那一刻,本来春光煦暖,她反倒冷得抱了抱肩膀。

她被乾清宫的内侍段厚引着,一路悄悄向乾清宫去,脑海里则是三日前,那个秀美灵动的兰公子来看她的情景。

兰公子坐在她面前,对她说:“外头人都说你得了疯症,必得锁起来不能见人。就连万安宫里,你从前的主人和姐妹都告诫我说,你见人就咬,是万万见不得的。”

她们竟然这么说她!湖漪恨得死死攥住身上破衣。

兰公子徐徐说:“可是我倒是觉得那些真正疯了,真正见人就咬的,怕是她们才对。湖漪,你没病,你只是伤透了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