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一十六章 淡定雪妍,毒舌玄霄

那些还在讨论圣王妃来没来的夫人全都停了下来,她们一致的看着那个坐在特殊位置的人。那是谁,是来参见宴会的夫人吗,可是为什么禹城的夫人之中她们没见过那人。当时那座位不是她应该坐的,这人也太不懂礼貌了,进来也不和她们打个招呼,就这样坐在那个她们一直好奇的空位上。有些人觉得上官雪妍不礼貌,还有一些人是看见她只是带了一个侍女,身上的衣着看着还不错,可是却不是她们平时看到知道的那些布料。她们觉得上官雪妍一定是禹城那个不起眼的小门户夫人混进来了。因为上官雪妍进来之后径直坐在那里低着头没和她们说一句话,她们也没有看见上官雪妍的面容。

“这是哪家夫人怎么不懂礼数,见了知府夫人也不行礼。哟,罗夫人这是没看见你吧!看来在禹城你这罗夫人也不是谁都认识的,就是不知道淳于老将军知道了难不难过?”其中一个比较富态的夫人笑着对她对面的那个夫人说,不过她的笑很是奇怪。

“在禹城有人不认识本夫人这也不奇怪,本夫人可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可是要是不认识你章夫人不就奇怪了,禹城谁不知道你章夫人家教甚严。章将军的后院可是血腥味十足的,就是不知道章夫人你夜里会不会觉得阴风阵阵呢?”那被成为罗夫人的女子也不甘落后的说,嘴上也丝毫不让步。

“整天的吃斋念佛的,弄得好像你多信佛一样,不也是满身的罪孽。本夫人是心狠,可是不会做出夺人夫君,逼死人妻之事。就是不知道佛祖会不会保佑你?”章夫人听到罗夫人的话,都从座位上站起来了,不过又坐了下去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李瓶儿,不要以为本夫人怕了你,本夫人怎么说也是出身将军府,不会和你这泼妇计较。”罗夫人指着她说,明显的底气不足。

“淳于将军府真是好教养,真让我这个泼妇佩服,你也不怕说出去给淳于老将军丢脸。”看见罗夫人的样子,那章夫人依旧不依不饶。

“你这个泼妇说什么,不要忘记了这禹城我家老爷才是职位最大的官员,小心本夫人让罗将军回家种田去。”那罗夫人也许是被她戳到痛处了,看那样子很生气了,站起来指着章夫人威胁。

“好大的口气,不要忘记了圣王爷可是在禹城,凡是轮不到你家罗大人。你真的以为你家罗大人就可以一手遮天呀,做梦。”章夫人回嘴到。

“圣王爷在又怎么样,他又不在这里,你们谁去告状?再说他还能管我这妇人之言。”罗夫人口气好像越发的张狂了,话里的意思都开始威胁在场的夫人了。

上官雪妍一直低着头,听到这话也只是皱皱眉头,这罗夫人真是出自将军府,这怎么和淳于老夫人差这么多,一点也不像她教导出来的。

“王妃,这罗夫人是淳于老将军的庶女,没出嫁的时候就在上京很出名。”雯娥低头在上官雪妍耳边说,她就知道自家王妃不会知道这事。

“你怎么知道,她好像很早就嫁人了吧。”上官雪妍奇怪的问雯娥,那罗夫人自己看怎么也有三十多了,比自己要大几岁。至少十几二十年就该嫁人了,雯娥今年也才二十岁,她是怎么知道的。

“奴婢在府中的时候听府中看门的大娘说的,您也知道奴婢就喜欢听这些传闻。这罗夫人也算上京曾经的‘名人’她曾经仗着淳于将军对她姨娘的疼爱,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敢和上京那些世家嫡小姐叫板,也害了不少人。就连当时的淳于将军都看不下去,可是又舍不得她姨娘伤心。最后是她自己看上了那年身为状元的罗知府,非君不嫁闹得沸沸扬扬的。说是那罗状元原本家里有妻子和一个刚满月的儿子,可是最后死在一场大火里了,她也就嫁给了罗状元。”雯娥感觉自己王妃敢兴趣就趴在她耳边说了自己知道事情。

“竟然还有这事,这人可真蠢,想来那罗书语也不是什么好人。”上官雪妍低声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更何况这事对罗书语弊大于利。他也乐见其成,说不定还从中起了什么没人知道的作用。

“你们都省省吧,不要见面就掐架,那些都是过去很多年的事了,要说也不要在这里说,要是圣王妃突然进来,那还不惊吓着了。”另一个端庄的夫人开口对她们说。

“就是,就是。我们要给圣王妃一个好印象才行。”另个夫人也附和的说。

“可是这圣王妃怎么还没来,不会不来的吧。”

“这个说不上,我们都知道那圣王妃是村姑,要不是好命,也不会嫁给圣王爷。说不定圣王也嫌弃她,没带她出门也不一定,那些传言也许都是假的。”另一个夫人接着话说。

上官雪妍看着那些鸭子一样的夫人,自己都坐在这里了竟然还在东猜西猜的,自己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吗。自己是在进来之前收敛了身上的气息,可是那也是一个大活人好吧,更何况自己坐的位置应该是比较显眼的吧,就没人好奇问问自己吗?

“对了,我们在这里说了半天,还不知道这位小夫人哪家的,看着眼生?”一个年纪在她们之中看着比较年长的夫人,好像才想起来上官雪妍一样,于是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就是你们刚刚在说的人。”上官雪妍听后笑笑回答,也没用什么敬语。

“你这是怎么说话的,这可是柳老夫人。你到底是谁家的夫人,这么不懂礼貌,来了也不和我们见礼,懂不懂尊卑?”一个夫人听到上官雪妍的话生气的问,也忽略了上官雪妍话里的意思。

“见礼?尊卑?你是在说我吗?就怕我的礼你们还真就受不起,就连当今陛下和皇后娘娘都免了我的礼,你们以为自己是谁?”上官雪妍把玩着自己手里的杯子,轻声说。自己这可是说的是真的,自己穿来几年了,却从没行过礼,就连那太后自己也没正儿八经的行过礼,每次只是象征性的弯弯腰。

“你到底是谁,你这话可是大不敬之罪,要杀头的。”不知道哪位夫人突然说。

“杀头是吗,你怎么不说这是诛九族之罪。本妃也只不过是说了实话,这在上京可是人人都知道的。也对,这里离上京太远了,你们怎么会知道呢,你们能知道也只是自己的猜测和那些传言罢了。例如本妃遭受圣王爷的嫌弃,不会带出来见你们。”上官雪妍依旧平静的说,好像不是在说自己的事。

可是她平静的话语,听在那些人耳中却不平静。她们惊恐的看着上官雪妍,她就是圣王妃?她们在圣王妃的面前说她,还让她行礼。可是这也不怨她们,谁让她进来什么都不说,只是低着有坐在那里,而且身边也只有一个侍女。就连罗夫人每次出来最少也会带两个侍女的,为什么她只带一个,而且她上楼了怎么没人通报。

“民妇参见圣王妃。”那个被她们成为柳老夫人的人,率先跪了下去。

“民妇参加圣王妃。”

“臣妇参见圣王妃。”

随着那柳老夫人的下跪,其夫人也跪了下去。现在知道上官雪妍的身份再不行礼,那犯大不敬之罪的就是她们了。

“娘,我回来了,下面的那侍卫是谁家的,竟然站在下面赶不走。娘,你们在做什么,怎么都跪着。”一个少女跑上来,指着下面说。然后就看见地上跪下的人,于是想走上前去扶自己母亲起来。

“跪下,圣王妃看着呢。”罗夫人一把拽到自己的女儿,让她跪着自己身边。

“圣王妃?”罗依然抬头看着上面那个唯一坐着的人。

“大胆,你们何人,见了圣王妃为何不行礼。”罗依然不是自己一个人进来的,她身后还有其她家的小姐,此时都呆愣在楼梯口。雯娥知道那个想取代王妃的小姐也在里面,于是大声呵斥她们。她想先给她们一个下马威,让她们知道圣王府的女主子也就只有一个。

“圣王妃恕罪,快跪下。”

“画儿。”

“见过圣王妃。”

……

雯娥的一句话,让那些来不及反应的小姐,和那些刚从震惊中清醒的夫人们,再次受到惊吓,都立刻让自己的女儿跪下。她们现在只是希望圣王妃不要怪罪才好,她们这些人刚才应该惹得圣王妃不快,要是女儿在惹得她不开心,她们这些人可就真求救无门了。

那些还在迷茫中的小姐们,被自己的娘亲或者长辈呵斥着跪下。可是她们也心有不甘,为什么?

“圣王妃?你说是就是呀,我们都没见过她,谁知道是不是冒充的。”其中一个小姐突然站起身说。

“羽儿……。”

“大胆,你……。”雯娥听见这人的话生气了,上前自责她。

“雯娥。”上官雪妍叫住雯娥,这丫头怎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不如雯绣她们稳重,看来也是被保护的太好了。上官雪妍也想看看那位小姐玩什么把戏,那小姐就是刚刚她们听到说要想取代自己的小姐。

“王妃她们这是……。”

“这位小姐说得有理,我们都不曾见过,你怀疑本妃是假的,这也是难免的。不知道,你要怎么才会相信本妃是真的?”上官雪妍依旧低着头低声说,看不到表情的脸上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生气了,声音也听不出起伏。

“简单,只要请圣王爷过来,就知道你是不是假冒的了。”那柳小姐站直身子直愣愣的看着低着头的上官雪妍。她看不见上官雪妍的表情,就越发的觉得上官雪妍是冒充的。

“那多麻烦,还要劳烦王爷过来。”上官雪妍现在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了,就是想见轩辕玄霄,这是把自己当傻子使了。

“你是不敢吧,说什么麻烦。”那柳小姐听到上官雪妍的话大声说,好像抓到上官雪妍心虚的把柄了。

“算了,你都这么说了,本妃也不能让你看轻了。二?”上官雪妍说完对着门口叫了一声。

“王妃,何事吩咐。”暗二从下面上来,站在楼梯口纱帘外面问。

“本妃觉得这依山傍水的望江苑有点冷,身上的披风好像薄了点,你去对面问王爷可否借是他身上的披风给本妃御寒。”上官雪妍握着手里的杯子缓缓的说,自己又不是傻子,真会让她如愿。

“是,属下这就去。”暗二说完就消失在楼梯口。

上官雪妍依旧坐在那里,独自喝着雯娥到的茶水,好像忘了其她人一样。

时间也没过多久,就听见有噔噔的声响,好像有人在楼梯上奔跑。

上官雪妍听见声音突然抬起头带着温柔的笑意,看着那楼梯口的方向,她知道来的是何人。

“娘……儿子见过母妃。”轩辕云墨蹬蹬的跑上楼梯,隔着纱帘行礼。

“墨儿,进来吧!你怎么过来?”上官雪妍听见那奔跑的声响就知道是他,在这里明知道自己在里面,也就他才敢肆无忌惮了。

“母妃您不是要父王的披风御寒吗,父王让我来给您送他的披风。雯娥姐姐你给母妃披上吧,父王说让母妃小心不要受寒了。”轩辕云墨展开自己手里一件绣着盘龙的披风,递给雯娥,他自己的身高不够,要不然就他来了。父王就知道这边有人找娘亲的麻烦,不知道是谁,这人一定是嫌自己命长了。

“那也不用你亲自来,我不是让二去拿的吗?你是不是又想凑热闹,回去吧,这里娘亲应付的来。告诉你父王,母妃没事。”上官雪妍怎么会不知道他们父子,不就是担心自己被人欺负吗?可是自己真的会让人欺负吗?

“我知道了母妃,那墨儿先回那边去,二叔叔,父王让你保护母妃,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轩辕云墨站直身子对站在纱帘之外的暗二说。

“回世子,属下知道,犯王妃者死。”外面传来暗二冷冰冰的声音。

扑通,有什么跌落的声音。

“你知道就好,就这么做吧。对了。本世子来了也有一会儿,你们怎么没人给本世子行礼?本世子是圣王府的世子,站在你们面前的人那是本世子最爱的母妃,也是本世子唯一母妃,你们可明白。”轩辕云墨听完暗二的话很满意,于是告别上官雪妍往外走,在走到纱帘跟前站下看着地上跪着的众人说。那小小的身板却有着不属于他的沉稳和霸气。

“臣妇见过圣世子,民妇明白。”

“民妇见过圣世子,臣妇明白。”

……那些人又挪动这自己的双膝,跪向轩辕云墨的方向。

“记得就好,母妃儿子告退了。”轩辕云墨看了她们一眼,只是说了几个字,然后离开。

“柳小姐,现在可以证明本妃的身份吗?你还有什么疑问?”上官雪妍走到她面前撩一下自己身上的披风,蹲下对着她已经变色的脸问。刚刚那个跌倒的声音就是她发出的,自己还以为她多大胆呢,暗二也只是说了一句话,她就吓得倒地不起了。和自己无意中听到的那个,想取代自己的极其嚣张声音的主人真是判若两人,没意思。上官雪妍失去兴趣,起身走回自己的座位。

“都起来吧,本妃为了向柳小姐证明自己的身份,倒是忽略了诸位夫人,抱歉了。”上官雪妍坐回原位,好像才想起底下的那些人,于是让她们起来。

“这不是圣王妃您的错。”

“就是,就是。”

……

“本妃没来的时候,你们不是聊的挺开心的吗?现在继续聊吧,就当本妃不在。本妃可不愿自己的到来,打扰了诸位的雅兴。你们也知道本妃的出身,其实本妃也喜欢听这些传言呀,小道消息之类的,可是身处在上京,又不出门,知道的就是只有那些府里丫鬟说的,就只能过过干瘾。丫鬟们也不长出门,想来知道的一定不如诸位夫人的多,尤其这禹城事的奇人异事。”上官雪妍带着让人挑不出缺点的微笑对她们说,看样子纯良无害,听她的说话像极了她的出身,无知,好奇。

哪有人会把自己的出身说的一点也不避讳的,尤其是出身低微的人,为了不让别人看不起,肯定瞒着,她自己说的是丝毫不躲闪。那些夫人不知道上官雪妍的话是什么意思,都低下头不敢说什么。她们现在算是知道了,这圣王妃也不是表面上这么和善,更何况她又有圣王爷的庇佑,那绣着盘龙的属于圣王爷的披风现在可是在她身上呢,她们还是小心一点吧。

轩辕云墨回到思明楼,稳稳的坐在轩辕玄霄的身边。

“你娘亲怎么了?”轩辕玄霄看见自己儿子回来,于是底下头问。

“好像是有人质疑娘亲的身份,让娘亲证明自己不是冒充的圣王妃。父王,娘亲要我告诉你,不要担心她,她可以应付的。其实父王你真的没必要担心,娘亲什么场面没见过,这种小意思。”轩辕云墨满不在乎的说,然后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刚咬下就吐了出来,他怎么觉得这里的水果这么难吃。

“二弟,怎么了?”轩辕少泉也是坐在轩辕玄霄身边的,看见轩辕云墨把吃到嘴里的苹果吐了出来问。

“这个,真难吃,我还没吃过这么难吃的水果。”轩辕云墨放下那咬了一口的苹果说。

“还不错,就是没有母妃平时给我们的好吃,我以前在府中吃的都是这样子的,你难道不是吗?”轩辕少泉疑惑的问,这个吃着还可以,自己以前吃的都是这样的。也就只有这几个月吃的味道有些不一样。

他们兄弟那里知道,轩辕云墨那是被上官雪妍自小养叼了嘴,自小吃的都是带有灵力净化孕养的水果,味道当然不是外面的这些普通苹果可以比较,而且还利于身体。

“圣王爷,可以开席了。请王爷和世子,大少爷,移步入席。”柳时贤走到他们父子面前恭敬的做出请的姿势。

“恩。”轩辕玄霄起身,往前走几步,坐在靠窗的位置,那里不但可以看到对面,还能看见高台上的表演。

“舞乐起。”柳时贤看着坐下的轩辕玄霄,然后吩咐侍从让他们去楼下让那些舞乐起来。

上官雪妍这边也和那边一样,上官雪妍移到餐桌上坐下,她现在可以看见对面的轩辕玄霄父子。

这明、月两座楼,本来就没多远,在加上上官雪妍的视力,又是靠窗看见他们也很容易。上官雪妍看见了轩辕玄霄的同时,轩辕玄霄也看见了她。他看见上官雪妍的身上披着的是他的披风嘴角带着笑意看着她。

上官雪妍只是瞪他一眼,事不还是他惹得,让自己成为了她人攻击的对象,自己这找谁说理去。自己早就知道,身边有那种长的好看又有地位的男人,那是给自己找麻烦,好在他那些年不在,要不然自己也不会安安稳稳的在玄王府装了那么多年的透明人了。

轩辕玄霄不知道上官雪妍为什么瞪自己,只是觉得自己很无辜,他做什么事惹妍儿生气了。没有吧,他什么也没做呀。

上官雪妍不理轩辕玄霄那无辜的表情,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拿在手里,看着高台上那只要聚会都会有的千篇一律的歌舞,她是实在没什么心情吃下去。

表演和宴会还在继续,现在台上表演的不是那些舞女歌姬,换成了禹城的那些所谓的‘名门小姐’。她们的表演和那些舞女歌姬也没区别只不过都是些舞蹈、乐器。唯一的区别就是她们的出身好听一些。她们现在和那些人有什么不一样,不也在是使出浑身解数讨轩辕玄霄和禹城权势的青睐。

“圣王爷,这接下里要上场的是,有禹城第一美人之称的柳菲羽,柳小姐。”和轩辕玄霄同桌的柯觉天突然说。

“柳小姐,那是柳老爷家的千金了?”轩辕玄霄听后好像很好奇的问。

“这是在下的侄女,我堂哥的老来女。”柳时贤站起身说,他那个堂哥可比他年龄大的多,整天的躲在自己的院子里不出来,也就只有这一个老来女。

“这样呀。”轩辕玄霄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上官雪妍看着那台上的柳小姐,她在弹奏古筝,古筝也是自己最喜爱的乐器,可惜了自己也有一段时间没接触了。不过自己不担心技艺会生疏,那都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自己不会忘记的。

那柳小姐一曲弹完,并没有和其她人一样走下台去,而是对着轩辕玄霄所在的方向,翩翩行了一礼。

“小女子能为圣王爷奏一曲,是小女子的荣幸,要是圣王爷喜欢,小女子愿意日日为圣王爷演奏。”柳菲羽底下头羞涩的说,她终于看到圣王爷了,已经而立之年的他,岁月好像不曾在他脸上留下痕迹。他是自己见过的最俊美的男子,也是和自己心目中夫婿人选最契合的。要是可以嫁给他,多好。他不但俊美无双,最重要的是他还有其他男子没有的高位。如果嫁给他,自己就是西越除了皇后最尊贵的女人,谁见了自己不得下跪行礼,谁敢给自己脸色看。

她的话等于在平静的水面投下一颗石子,知月楼这边的女眷都在看着上官雪妍,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可是让她们失望了,上官雪妍依旧带着得体优雅的笑容。

“王妃,她……?”雯娥指着下面生气的说。

“着什么急,王爷不还什么都没说吗?”上官雪妍看了雯娥一眼,然后自己淡淡的说。

“父王,就是她质疑娘亲的身份。”轩辕云墨突然说。

“要给本王天天弹奏嘛,可是本王的府中从不收歌姬。再说本王的欣赏水平和你不在一个层面上,你的这些俗不可耐的曲子,在本王听来实在聒噪。本王可不想以后自己的王府中天天鬼哭狼嚎的,万一吓着上京的小孩子了,这可怎么是好。本王虽然贵为圣王爷,可是也不能随心所欲的,你们说是吧?”轩辕玄霄做了一个掏耳朵的样子,然后不紧不慢的说,最后那句话还在征求一起和他参见宴会的人。

谁也没想到轩辕玄霄会这么说,就连上官雪妍也没想到他会如此的毒舌,这下那柳小姐脸丢大发了,恐怕比丢脸更严重的是心里的伤害吧。

上官雪妍带着更深的笑意看着对面的那个男子,他以前也是这样吗,那如此的一个人怎么会爱上原来傻傻呼呼的自己。

轩辕玄霄感觉得上官雪妍的目光,摆正脸,露出一本正经的笑意。

“变色龙。”上官雪妍看见他的样子,低声说。

“王妃,您在说什么?”雯娥听见上官雪妍的低呢问。

“没事的。”

“王妃,王爷说的太好了。就她那弹的还能称为曲子呀,真是笑死人了。她弹奏的还不如我们小世子爷呢,更不要说和王妃您相提并论了。”雯娥看着下面那个站都站不稳的柳小姐笑着说。

台子上的柳菲羽大概也是没想到轩辕玄霄会这么说,身子不断摇晃,泪水滴落,哭的楚楚动人,让在场的男子看了心生怜爱。

可是她依旧没下台,只是站在那里不断流泪。

“既然圣王爷如此说,那是小女子福薄。小女子不怪王爷,只能怪小女子命不好。其实小女子挺羡慕圣王妃的,虽说出身农家,可是有个好的八字,圣王妃现在的身份可是羡煞世间多少女子。不知道看在小女子丑态百出的分上,圣王妃可佛赐教一曲,也好让西越的臣民知道圣王妃其实是名至实归的,也可以堵住悠悠之口。”她擦拭一下泪水在身边人的搀扶下,先是对着思明楼轩辕玄霄哪里施礼说,然后又对着知月楼这边和上官雪妍说,说的深明大义的,不过要忽视她言语里的讽刺。

上官雪妍看着下面的那柳小姐,自己听她前面的话,觉得她还算是个聪明的人,知道利用自己的劣势,没想到转身就又把矛头对准了自己。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这是准备拿自己当垫脚石吧。可是自己这块垫脚石也不是这么好用的,既然她都再三挑衅了,自己也不能让她失望了。

“既然这样,本妃也就勉为其难了,告诉你什么才叫曲子,真正的曲子是能沁入人心的,不只是干巴巴的手指和琴弦接触这么简单。”上官雪妍笑意浅浅的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高台上的她说。

“好,小女子洗耳恭听。不知道圣王妃要什么乐器,只管吩咐就是了。”柳菲羽咬牙切齿的说,脸上带着不明的笑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