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大护法,记仇的雪妍

他们几个站在上官雪妍的身后,看不清她的表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感觉院中的气氛有点微微的不一样,可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一样。

“怎么你们几个都到了?”上官雪妍奇怪的问他们,没想到他们会一起来,看来华夏宗最近挺悠闲的,现在刚好,自己可以给他们找一件事做。他们几人分别负责不同的方面,青龙是负责华夏宗的财产,最主要的就是中华楼的管理;白虎人就比较话少、冷面是负责宗里的刑罚;紫风是负责情报的收集和打探消息;玄武负责杀阁的杀手和接任务;朱雀是负责医阁,她原是名医之后,多少懂一点医术,再加上后来自己教导一段时间,她的医术现在还不错。这些年自己也只是在后面出出主意,如非必要从不露面,可是华夏宗却是个凝聚性很强的组织,尤其是这些负责人,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没有什么背叛,至少现在没发现过。外界都知道华夏宗四大护法,其实不然,不是四位是五位,而那紫风就是第五位,由于他的身份需要保密,就一直没有对外说。

“属下听到召唤的时候刚好就在一起,于是就都过来了,看看宗主是不是有什么吩咐。”青龙代表他们几个人说。

“你们来的正是时候,我刚好有事要和你们商量,都坐下吧。”上官雪妍正正自己脸上的表情,自己可不是什么独裁的领导,不过他们也都是以自己的意见为先。

等他们都坐下之后,上官雪妍把自己关于拍卖行的事,又给他们几个人说了一边。

“这个事,我看可行。在我走家过府的时候就遇到过极其喜好收藏的人,有些人为了收藏到自己喜爱的东西,甚至愿意散尽家财。”紫风第一个站出来说,因为他对那些值钱的东西知道算是最了解的,也是他最喜爱的。

“这个也许可以赚到钱。”青龙说的言简意赅。

“宗主你就说要我们怎么做吧。”朱雀更简单直接。

其他的两人也看着上官雪妍,意思是让她直接下命令吧。

“好,青龙这事你全面负责;紫风散播消息出去,至少要让整个西越的人知道,还有你看看能不能找几个鉴定师,这是必须要的。在哪之前紫风你先充当一下鉴定师,我相信你的能力;玄武安全护卫交给你负责了;白虎和朱雀你们两个在他们忙碌的时候要注意宗门里的事,不能让人钻了空子。我们十天后开始第一场拍卖,青龙那些东西现在都在柳家的钱庄里,你和紫风还有圣王爷的侍卫过去估估价值。”上官雪妍就知道他们会同意的,所以早就想好了应该怎么做,只要第一次打响名气,他们也就完成了一半。

“是,属下定不负宗主托付。”他们几个站起来抱拳说。

“你们这么正式做什么,早就和你们说了,私下的你们不要拘谨,你们怎么就记不住。”上官雪妍看着他们几个人说,自己和他们说了多少次了,私下里可以随意一点。

“习惯了。好了。宗主我们先去做事了,十天时间有点紧张,不过可以完成。”青龙想想说,好在他们宗门里人多,场地有现成的,只是布置好就行了。

“恩,去吧。”

这几人真是来去匆匆的。

他们走后上官雪妍他们又在院子里聊了一会天,上官雪妍就让云隐去给萧夫人开药方煮药,她自己只是在一边指导。

一晃就到黄昏了,柳时贤派人来接轩辕玄霄他们去望江苑。当轩辕玄霄他们一家人收拾好的时候,看见的却是熟人。因为柳时贤派来的人不是其他人,而是他的儿子柳然,这人和轩辕云墨他们也算是熟人了,毕竟也算是共患过难。

“学生见过圣王爷、圣王妃、圣世子、大少爷。”柳然看见出来的那几人,立刻上前行礼。

“起来吧!学生?秀才吗?柳少爷年轻有为呀。”轩辕玄霄站在马车旁看了他一眼说,这柳家世代经商,难道现在想培养个官员不成。

“谢圣王爷谬赞,学生不敢当。”柳然站起身弯着腰回答轩辕玄霄。

“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在朝堂上看到你。”轩辕玄霄意味不明的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扶着上官雪妍上马车。随后轩辕云墨兄弟带着自己的小厮也爬上后面的那辆马车。

柳然不知道圣王爷那句话是怎么意思,不过也只是一瞬的愣神,反应过来之后,自己翻身上马,在前面带路。

望江苑,顾名思义可以看到江水,所以望江苑就建立在依山临江的地方。是一座很大的宅院,可是里面唯一能看见江水的只有苑中的一座阁楼,那阁楼高出大宅院墙很多,还建在比较偏僻的地方。有人说这望江苑本就是一位大富之人在二十多年前建立的,传言说是建立给他以后的妻子住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一直没住进去,这里就莫名其妙的成了禹城达官贵人举行宴会的地方。一直到现在都没人知道那位建立着是谁,他现在又去了哪里,是不是还在?只是剩下一座供人玩乐的宅院,可是这里却没有一点破败的迹象,好像经常有人打扫一样。

上官雪妍他们在门口下车,就被那些人迎接了进去,可是在往里走的时候,上官雪妍以自己不喜欢热闹和想在宅子内走走为由,就没和他们一起去众人相聚的地方。

对于上官雪妍的离开那些人也没说什么,他们本来的目标就是圣王爷,在他们看来,那圣王妃是可以忽略不算的。他们一群大老爷们在一起,一个女人跟着算什么事。圣王妃应该去和那些夫人坐在一起,聊一些胭脂水粉。可是看圣王爷从下了马车就一直在扶着圣王妃他们也不敢说什么,好在圣王妃知趣,自己离开了。

上官雪妍的离开,轩辕玄霄也没挽留知道现在不适合她出现,于是就让暗二跟着保护上官雪妍,自己带着儿子和那些人走去聚会的大厅。

上官雪妍在下马车的时候就看见了那独立的阁楼,独自耸立,看着有点孤立的感觉,可是它却是禹城最显眼的建筑,听说站在阁楼顶层可以俯瞰整个禹城,禹城的景色尽收眼底。上官雪妍打算上前看看,都说高处不胜寒,可是也只有站在高处才能看的更远更广。自己也曾以为那些电视里演绎的什么反恐,什么绑架都是虚假的,离自己的生活很远,可是等自己身处在那个位置的时候才知道那些都是真实的,血腥的,暴力的。

上官雪妍一步一步的踏上那个阁楼,站在最高的那一层看着整个禹城,禹城的占地面积不少,看着是风平浪静的,可是谁知道这平静的背后掩藏的是什么不为人知的波涛汹涌。此时的上官雪妍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静静的独自站立很久,久到雯娥和暗二都已经担心她了,她才转身什么也没说就走下阁楼。

上官雪妍的脸上没什么神情变化,暗二和雯娥彼此看一下,也跟着她离开。

“也不知道那圣王爷长怎么样子?”这是一个少女充满憧憬的声音。

“我听我哥哥说那圣王爷长得很俊逸不凡。”另个声音低低的说,好像很怕说话一样。

“真的,你哥哥怎么知道的,你莫不是骗人吧?”

“真的,我哥哥他们昨天和四少一起去游湖,上岸的时候刚好遇到圣王爷接圣王妃和圣世子,就看见了。”还是那个低低的声音,竟然还带着颤音。

“柳小姐你堂哥昨天也去游湖了,有看到圣王爷吗?听说皇家人都长得很漂亮,那这样想来圣王爷一定是个美男子。”一个英气十足的声音说。

“罗小姐,你不会想嫁给圣王爷吧?也对,凭你淳于将军的外孙女的身份也许可以嫁给圣王爷的,不过也顶多是个夫人。”另一个身份响起,不过讽刺意味十足。

“柳菲羽不要仗着你有禹城第一美人的称呼,就把谁都不放在眼里,告诉你上京比你漂亮的小姐多了去了。我如果进了圣王府身份是不高,但是也至少会是个夫人,可是要是换成你,你也只能是个姨娘,恐怕还不如我呢,你有什么好得意的?我可是听我淳于表姐说过那圣王妃才是貌若天仙,整个仙人下凡。就你这个假仙也就你自己自鸣得意,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我呸。”那个英气十足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也是个厉害。

“是吗?传言不可信,你也许是被你表姐骗了,即使那圣王妃貌若天仙又怎么样,可是我比她年轻,她现在恐怕都容颜不再了。只要我进了圣王府,一定可以得到王爷的宠爱,到那时候即使圣王妃又怎么样,不是还要看我的脸色行事,到时候谁是圣王妃还不一定呢。”那柳小姐不知道是不是平时自负惯了,现在当众竟然说了这些话。

“你,真不要脸。”那英气小姐没想到她会怎么说。

她们身边其她的小姐也好像是第一次见她一样,她们知道这柳菲羽平时就以自己的美貌为傲,可是没想到她今天会说出想取代圣王妃的话,这是多大的野心,她是依仗什么说这话。

柳菲羽看着那些小姐,在心里不屑,走着瞧,我一定让你们跪在我面前,尤其是你罗依然,谁让你仗着自己家世敢和我不对付。什么圣王妃自己才不介意呢,不就是一个村姑,自己还不看在眼里。

她们都没想到她们的话一字不漏的全部传进了上官雪妍主仆的耳中。雯娥听到以后就想出去教训那嚣张的小姐,可是被上官雪妍拦着了,并且带着她和暗二从另一边走。

“王妃,您做什么拦着奴婢去教训她,这人也太不要脸了。”等她们走远之后雯娥生气的说。

“要教训也不能当着她们的面教训,要不然我的脸还要不要了。”上官雪妍承认听到那些人觊觎轩辕玄霄她生气了,可是她还是有理智在的。自己要是现在出去教训了她们,那自己和那些深宅怨妇有什么区别,自己不想成为那样的人。可是敢得罪自己,自己怎么会放过她,自己收拾人的办法很多,随便一种就可以让她生不如死。

“王妃您就是性子太好了,依女婢看这事我们就告诉王爷或者世子爷,一定让那不要脸的人后悔说那些话。”雯娥还是很在意的说,她觉得王爷要是真的很疼爱王妃,这一路上王爷对王妃都是小心翼翼的,就怕王妃不高兴,要是让王爷知道现在有人惹王妃不开心,王爷一定发怒。还有世子,王妃可是他的底线,谁也碰不得。要是世子知道了,就凭世子那不断的整人法子,一定可以收拾那不要脸的人。

“不用告诉他们,要教训她们我自己来,记得这可是命令。”上官雪妍收了脸上的笑意和雯娥说,她就怕她跑去告状,那自己的计划不就泡汤了。

“是,奴婢知道了。”雯娥极其不情愿的说。

上官雪妍走在园子里,她知道举行宴会的地方是在明月楼,但是她是第一次来这里又没有人带路,她是可以搜索一下在哪里,可是又觉得小题大做了。

“雯娥找个人带路,时间差不多了。”上官雪妍想想还是觉得找个人带路算了。

“是。”雯娥领命,她们刚刚就是因为找路才会无意中听到那些人的话。

雯娥快走几步拦着一个刚巧经过的像是丫鬟的人。告诉她,她们是来参见宴会的,不过迷路了,想让她送她们去明月楼,雯娥塞给她一大锭银子。那丫鬟也许是看着手里银子的作用很快就同意了,上官雪妍他们主仆也就跟着她走。

“前面就是明月楼了,你们自己去吧,我还有事要走了。”那丫鬟带着她们三个人拐了几个弯,指着前面的两座楼说。

“知道了,你离开吧。”雯娥打发她走,然后跟着自己家王妃向那两座楼走去。

“怎么两座楼一样,我们要去那边。”雯娥看着那两座楼有点发愁。

上官雪妍站在下面看着那两座楼,还真是一样,原来这明月楼,不是一座楼而是两座楼,分别是思明楼和知月楼。不过却是隔空相望的,中间是个很大的高台,想必是用来表演用的。

“我们去这边。”上官雪妍抬脚向知月楼而去,上官雪妍只是扫一下就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因为她看见他们父子都在思明楼,哪里没有一个女眷,想必那不是自己应该去的地方。

“怎么还没见圣王妃到,那圣王爷和世子可是来很久了,不会是圣王爷没带王妃来吧?”上官雪妍没找错地方,那些夫人都在知月楼,他们在这里也都一段时间了,本来是去外面迎接圣妃的,可是在她们快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有人传来消息是不用迎接了,她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他们只能回到这里等上官雪妍,可是上官雪妍一直没到,于是有人就奇怪的问。

“不会吧,我今天听我家老爷说,圣王爷对圣王妃很好,说身王妃和他一样的身份,见王妃如见王爷。这可不是我胡说,是我家老爷亲口说的。”那夫人言之凿凿的说。

“这怎么肯能,就是我家老爷都不会说这话,更何况是尊贵的圣王爷,你觉得可能吗?”

“可是我家老爷说这就是真的,今天很多家老爷都在场,你们要是不信都可以回家问问。”那夫人甩甩手中的帕子说。

上楼的上官雪妍又是刚巧听到这些,可是她现在应经平静了,于是她走上最后一台阶,出现在那些夫人眼前。上官雪妍没理会她们眼中的不解,径直走向那个空着的位置坐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