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一十四章 谢礼的处置办法

云隐这是第一看到自己的外甥对自己在这么热情,那当然是有求必应,听到轩辕云墨的话,还有看到地上的那下银票,想都没想也掏出银票放在那里。可是放下银票后才反应过来,不对呀,他是有事才过来的。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东西,花瓶、砚台、玉器……玄这是做什么,是他们孝敬你的,能不能送我一个?”云隐似乎才看到眼前的其他箱子,于是蹲在箱子前,摸摸这个,看看那个,最后放下手里的东西站起身问轩辕玄霄。

“舅舅,你过来站在这里不要动,这些现在都是军饷,动了要杀头的。”轩辕云墨听见他的话,一把把他扯到自己身边站好。轩辕云墨现在都在想这是不是自己娘亲的弟弟,真是自己的亲舅舅吗?怎么感觉有点傻傻的呀,他们都正在那里整理军饷呢,他竟然出来捣乱。

“军饷,玄你不会傻了吧,拿这些当军饷,你是让那些士兵用这些花瓶盛水喝吧?”云隐听后突然大声笑着说,指指地上的那只箱子好,然后又指指轩辕玄霄,自己笑的东倒西歪的。

“舅舅,你不要笑了,父王也在烦心这些怎么换成银子呢。”轩辕云墨跳起来捂着云隐的嘴巴轻声说,他就怕舅舅的话刺激到了自己父王。

“呜呜呜。”云隐想开口才发现自己被外甥捂着嘴,他只能用后比划着什么。

“舅舅,你是说,你有办法把他们变成银子?”轩辕云墨看着自己舅舅的动作,他依旧没有松开自己的手,只是低声问,就怕这舅舅在做什么出格的事。

“恩、恩。”云隐狠狠的点着头,然后狠狠的瞪着轩辕云墨,这小子自己是白疼他了,下手这么重,自己脸上一定留有他的手指印子。

“舅舅,你快说呀。”轩辕云墨放开捂着云隐嘴的手,没看见他的表情,于是催促他。

“我不久前救治了华夏宗的一个堂主,听他说他们要办什么拍卖行,具体我也不清楚。好像就是可以帮你卖那些你急于脱手的物品,说是越值钱越好,毕竟有些人喜好收藏和猎奇。不过是要是放在他们那里拍卖,拍卖的东西,他们会收取一定的费用,好像是满百抽五,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刚刚我收到那堂主的帖子,请我十天后去见识一下。玄你不如试一下,万一卖的出去,你不是就有军饷了。”云隐站直身子清清嗓子说,这才是自己出现在这里的目的。

“有这地方,本王怎么不知道?王妃,你说我要不要听取云隐的建议?”轩辕玄霄一听说是华夏宗,就知道这又是妍儿的注意,就是不知道她意欲何为。

“我觉得王爷,倒是可以试一下,再说王爷现在不是也没有其它好的办法,这倒是不失为一个途径,至于怎么做这还要看王爷您的决断,妾身当然听王爷的。”上官雪妍浅笑着说,一点也看不她处事时的凌厉气势,她现在就是一个十足以夫为天的小女人。

“既然王妃都怎么说,本王也觉得不错,不过这些关乎边疆将士的生计,本王也要考虑清楚。这样吧,云隐你请那位朋友过来一趟,毕竟这也算是大买卖。”轩辕玄霄不知道上官雪妍要做什么,不过还是配合她的演戏。

“好吧,我过会儿去找他过来。”云隐听会回答,心里却在想我去哪里找这个人去。

“现在有解决的办法了,本王也不担心了,本王稍后休书上禀陛下,让陛下也能知道诸位的这份为国为民之心。”轩辕玄霄看着他们微笑着说,今天之事本就是无意之举,哪想到会平白得了这些所谓的军饷。

“圣王爷严重了,这是我等身为西越百姓应该做的。”柯觉天又一次代表他们抱拳说。

“西越的臣民要是都有诸位的深明大义,我西越何愁不强大。”西越玄霄突然感概的说,他不是说有什么野心只是希望西越可以强大到不受欺负,他有责任守护西越不受来自其他王朝的欺负。

“王爷大义,草民等佩服。草民今晚在望江苑设下宴席,还请圣王爷携圣王妃、世子和大少爷赏光。”一个比较富态的男子站在柯觉天的身边说。

上官雪妍看了那人一眼,柳时贤,西越第二大钱庄的所有者,他们家的钱庄是一家百年老店口碑很好,所有一直经营的很好。本来他们一直是西越第一钱庄,不过就在几年前就被突然杀出来的另一家钱庄给挡在前面了,他们家只能屈居第二。就是屈居第二柳时贤好像也不曾抱怨过,只是安心打理祖上留下的钱庄。

“不用了,这不是太麻烦各位了,这宴会本王就不去了,本王在此地也不会留太久,本王也算是带着皇命出来的。”轩辕玄霄听后想想说,他不想和这些人走的太近了,毕竟自己是个王爷,就是自己没别的野心,可是也经不起有心人的散播,西越不需要内乱。

“王爷,他们想必也准备好了,您要是不去,那才是真麻烦他们了,还浪费那些已经准备好的东西。王爷要是去了也算是与民同乐,也不会让人觉得我们皇家人整天一副不识民间疾苦的样子。您不是说陛下此次让您出来就是要体察西越百姓的生活吗?这也是体验的一种。诸位,你们觉得本妃说的对吗?”轩辕玄霄的话敢说完,上官雪妍的声音就在他的身后想起。

“对对,王爷这是与民同乐。”

“圣王妃说的有理。”

“还是王妃想的周全,是本王着像了。好,今晚的宴会,本王携妻儿一定到。”轩辕玄霄低着头似乎沉思了一会才抬头对他们说。

“那草民等就恭候圣王爷大架,想必圣王爷还有其他事要忙,那草民先行告退。”柳时贤恭敬的说。

“齐浩替本王送客。”轩辕玄霄听到他们要离开,也没挽留,他还有事要问妍儿。

“是,王爷。各位请。”齐浩领命送走那些人。

“等一下,王爷妾身听说禹城的柳家就是那西越第二大钱庄,您看这些是不是先存在钱庄里。妾身看着这些珍宝和银两有点心颤颤的,担心招贼,云隐不是说那盗侠神出鬼没的吗,有它们在妾身怕晚上睡不着。”上官雪妍上前一步拉着轩辕玄霄的胳膊指着地上的那些东西说。在外人看来他是真的害怕,可是云隐他们知道她是装的。

“王妃说的对,这是不能放在这里,这里毕竟是酒楼客栈,往来人员复杂,防卫松懈,跟着我们来的侍卫,也分不开身。齐浩你去请柳家钱庄的掌柜的,过来验看,要是没问题,然后你带人送过去,记得要小心一点。”轩辕轩辕玄霄拍着上官雪妍的手对齐浩说。

“是。”

“王爷,不用去了,草民是就是柳家钱庄的,现在就可以带着这些离开。”那柳时贤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站出来说。

“原来是柳老爷,恕本王眼拙。这些现在交给你,本王也放心了。”

“些圣王爷信任,请这位侍卫大人和草民去办程序。”

“齐浩你们去吧,一定要安全送到,这可是柯盟主他们的对边疆将士的心意。”轩辕玄霄厉声对齐浩他们说。

“属下,明白。”

“去吧。”

看着离开的人,上官雪妍也起身打算离开,不过在离开之前告诉中华楼的掌柜的,正常开门做生意。看着那掌柜吃惊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就是自己的身份吗?这有什么好吃惊的。

回到后院的上官雪妍他们没回到各自的卧室,他们坐在院子里,几人都看着上官雪妍让她给予他们交代。

上官雪妍坐在石凳上喝着自己的茶水,并没有理会他们,自己也知道他们要问什么,可是自己就故意不说,看他们谁先开口问。

“大姐,为什么让我去说那些,我什么时候救过什么坛主?”云隐实在受不了那奇怪的气氛,放下杯子看着上官雪妍问,云隐就是不明白。他本来正在后院看姐姐给自己的医案,突然听见自己脑中有声音传来,还吓了自己一跳,等弄明白之后,才知道是姐姐找自己,用的是传音入密的高深武功。还没等自己在问更多的时候,姐姐就让自己去前院,按她的意思说。自己虽说不知道姐姐是为何,不过也放下医案走去前院,所以才有刚才的事,还让自己损失几千两银子。

“自有我的用意,等会儿告诉你。”上官雪妍看着眼前的弟弟,这人的定力真差,还不如墨儿和少泉呢。

“那妍儿是不是可以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去参加什么宴会吧,不会真是你说的,想让我去与民同乐吧?”轩辕玄霄知道上官雪妍每次做出不符合平时处事的事情,总会有她的理由,这次又不知道是为什么。

“我就是看禹城这些人太有钱了,我眼热了,当然要想办法把他们的钱据为己有。不是,我是想和他们缩小贫富差距。对,就是这样。至于参见宴会,我们可以乘机了解禹城的人。”上官雪妍先是说出自己的目的,然后好像怕被他们知道一样,立刻反驳自己。

“缩小贫富差距,这词说的不错。可是大姐照你的这个想法,你好像说反了吧,你才是那个最有钱的吧。这样大姐你先送我一点,我们先缩小那什么贫富差距。”云隐笑趴下说,她一直都以为姐姐是精明、睿智,在自己眼中很厉害的人,怎么也没想到会看到她如此有趣的一面。

“你这是做梦,我的钱那是要留给墨儿、少泉娶妻用的,你要他们的这钱也不怕拿着烫手。不过,你要是现在给我找个弟媳,也许我会给你准备一份的大礼金。”上官雪妍在他头上敲了一下笑着说。

“大姐偏心。”云隐揉着自己的脑袋嘟着嘴抱怨说。

轩辕玄霄看着那打闹的姐弟,现在她也才知道妍儿还有如此孩子气的一面。她现在的样子和那年谷中的她像极了,笑的很纯净,自己有多久没见到了。不过看她和云隐玩闹自己看着不舒服,他要玩闹也该是和自己才对。

“好了,妍儿说说你的想法,要不要为夫做什么,说说你的那个什么拍卖行吧?”轩辕玄霄想看见她那久违的笑容,可是那也只限于笑给自己看的。看她和云隐玩闹,只能打断了。

“我是真的感觉他们这些人身上真有钱,你看就是那些谢礼现银都不少,还有那些器物,拿个不是价值连城的。他们是来感谢救命之恩的,谁能说他们没有其他意思。这些东西我们也不能留着,要是不要,又显然说不过去。现在我说是他们准备的军饷,他们也不能说怎么。他们的钱我们没收,美名也落在他们身上。我们还可以平白得到很多饷,。要是以后有人说起来,我们也能说得过去,就少了很多麻烦不是吗?至于那拍卖行,我也是临时想到的,你也说这些东西一般的当铺吃不下,那我们就分开卖。这所谓的拍卖当然是价高者,天下有钱的人很多,也有很多人喜欢这些的,也不怕卖不出去。明天我就让他们散布消息出去,你就等着吧,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我们在禹城拍卖,那禹城的人就是为了面子也得买下几件,这样下来,不是又赚了他们的钱,我们可是没出本钱的。这要是第一次有了好口碑,这拍卖行可以一直做下去,也算是又给华夏宗多了一分收,杀手是危险的职业,那些受过伤的,我不得安置,这都是需要钱的。现在又有圣王爷你的噱头,在加上对外说这些都是古董珍品,一定会有人来的。怎么样,可不可行?”上官雪妍一口气说完自己的打算,然后看着他们。她知道此事只要运作的好,那是一定可行的,不过她想自己还是问问他们吧,毕竟自己不了解西越。

“妍儿,想的真长远,真是为夫的贤内助。”轩辕玄霄听完她的话,握着她的手,她真细心,筹划的很深。这些人的心思,自己是不会知道的,谁知道有没有一些怀着不良心思的人。自己虽说和耀儿兄弟情深,可是还是要万事小心为好。要是哪一天这些人说自己贪污,受贿,自己就是长的都是嘴也说不清,到时候这些人其中站出来一个,就能定自己的罪,自己一定被人唾弃。现在好了,这些钱自己都没经手,自己也许就能省去一些麻烦,至少贪污这一条自己就不会摊上了。

“说就说,你拉着我做什么,放开,他们都在看着呢!”上官雪妍感觉到自己手上传来的热度,于是挣扎这说。自己是第一次在人前被他如此握着手,并且是当着自己儿子和弟弟的面前,总是觉得怪怪的。

“这有什么,他们也都不是外人。”轩辕玄霄厚着脸皮不在乎的说。

“你放开,有人来了。”上官雪妍用力挣开他的手,她感觉到青龙他们的气息了。要是让他们看到自己这个样子,那自己就威严扫地了。

上官雪妍刚从轩辕玄霄的手中挣脱,青龙他们五人就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因为要养伤和避嫌,昨天在郊外和自己一起救了墨儿他们之后,他们就悄悄的离开了,也没人看到他们。知道他们身份的也都死在水里了,这样自己和墨儿的身份也不会暴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