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六十四回 酸涩

临近开席前,一身石青色宝瓶纹妆花通袖袄,戴全套翡翠头面的彭太夫人带着身着玫瑰红比甲、豆绿色素面湘裙,戴珍珠发箍的顾葭出现在了花厅里。

本来祁夫人妯娌母女都以为彭太夫人要缺席今日的宴席了,一早便想好了说辞,上了年纪的人嘛,又孀居了这么些年,喜静一些也是理所应当之事,不过既然她出现了,她们也就不必多费口舌了。

她们倒不怕彭太夫人会趁机生事,她若真作死到了这个地步,她们也少不得只能成全她了。

果然彭太夫人接下来的表现都可圈可点,待人接物皆十分得体,倒有几分昔日做显阳侯夫人时的从容大方了,只是她走到哪里都把顾葭带在身边,旁人问起时,也极力夸赞顾葭:“这是我那小孙女儿,打小儿便养在我跟前儿的,虽不若她姐姐们那般能干,难得的是性子静,肯日日都陪着我老婆子,倒与我解了许多寂寞。”

顾葭也十分的乖巧,不待彭太夫人吩咐,已屈膝福了下去,说起话来也一套一套的,很快便赢来了一片夸赞之声,见面礼也收了好些。

顾蕴看在眼里,就嘲讽的勾起了唇角,祖母又是说顾葭性子静,又是变着法儿的说她孝顺的,这是把希望都寄托到顾葭身上,打算通过让顾葭吊一个金龟婿,来重新树立自己在府里的威信了?

前世顾葭顶着显阳侯嫡次女的名头,嫁得单从表面看,倒也的确不差,嫁的乃是安亲王府的三公子,一跃成为了宗室的人。

只可惜安亲王府的世子妃与二少夫人出身都更显赫,前者乃两江总督之嫡长女,后者乃谨身殿大学士、内阁六位阁老之一黄阁老的嫡孙女,两家都是真正有权有势的人家,岂是因没有了大伯父这样简在帝心的当家人,彼时已在短短几年间便从一流勋贵沦为了没有实权,只剩一个空架子的二三流勋贵人家的显阳侯府所能比拟的?

偏顾葭又打小儿被彭太夫人和彭氏宠坏了,受不得半点气,妯娌之间则与婆媳之间差不多,都是天敌,她除了受婆婆的气,还得受两个嫂嫂的挤兑,安亲王府的三公子也不是长情的,顾葭过门还不到半年呢,已抬举了好几个房里人,弄得顾葭是腹背受敌,日子过得很不如意。

等到祖母与父亲相继亡故,显阳侯府也被她弄得倾覆之时,安亲王府更是变本加厉,别说帮着亲家打点了,连犹豫都没犹豫一下,便将顾葭给休了,将她两手空空的扫地出门,顾葭因此贫困潦倒,最后死在了自己赁居的小破房子里。

前一世,顾葭结的所谓“好亲事”尚且没有让祖母扬眉吐气,反而跟着生了不少气,何况这辈子顾葭只是个庶女,还是个奸生子?

别看这会儿在场的夫人太太奶奶们都将顾葭夸成了一朵花儿,等回头真想给自家的儿孙们结亲时,又岂有不细细打听顾葭底细的?当年的事纵然被大伯父和大伯母下了封口令,有心人要打听,还是不难打听出来的,她倒要瞧瞧,知道顾葭的底细后,还有哪个好人家愿意聘她为媳。

何况顾葭如今才只六岁稚龄,谁会这么早便定下亲事?祖母想要解燃眉之急,这水也未免离得太远了些!

而且祖母这吃相也未免忒急了些忒难看了些,当大家都是傻子,瞧不出她的用意来不成?她相信不止是她,大伯母母女和周望桂乃至在场好些宾客,都心知肚明,她也不怕丢人!

顾蕴讽笑着,目光在不经意扫过在场的某一个点时,忽然顿住了,整个人也变得僵硬起来。

只因她看到了董夫人沈氏,亦即现任的建安侯夫人,她前世的婆婆!

董夫人穿了件宝蓝色牡丹穿花遍地金的通袖袄,梳了牡丹髻,戴了赤金嵌红宝石的凤头钗,正笑容满面的与旁边的人说笑着。

许是因这会儿老建安侯还健在,他们母子不至于孤儿寡母的受尽族人的气,她也不必为了维持建安侯府的体面殚精竭虑,锱铢必较,她的面相一点也不若前世顾蕴进门后看到的那般横眉怒目,透着一股子尖酸刻薄,让人望而生畏。

只是前世在两家议亲以前,顾蕴从不知道建安侯府与显阳侯府有往来,今生在今日以前,也是一样,想来是见显阳侯府炙手可热,董夫人也与别人一样,腆着脸上赶着献殷勤来了。

由此也可见前世彭氏对她有多“好”,巴巴儿的找出了建安侯府这样一门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的亲事与她,真可谓是煞费苦心了!

顾蕴至今想起前世董夫人对自己做的那些事,都还没办法淡然处之,她能前世之事前世了,今生不主动去找建安侯府和董夫人母子的麻烦,只当世上不存在这两个人,已经是她仁至义尽了。

这般一想,顾蕴也懒得再看董夫人那张让她看了就恶心的脸,立刻收回了视线。

然她的好心情也因此被破坏殆尽了,等到开席后,她草草吃了几筷子菜,便借口要回去更衣,先离开朝晖堂,回了饮绿轩去。

换过家常衣裳,小憩了半个时辰,打听得前面的宴席已经撤了,众宾客也已或是留在花厅里抹牌或是去园子里看戏后,顾蕴纵再不情愿,也知道必须去前面了,只得又换了衣妆,系了披风,领着卷碧去了朝晖堂。

一路上,顾蕴借口顺便赏赏风景,有意走得极慢,卷碧只当她是累了,也不催她,主仆两个优哉游哉的,用了往常都够从饮绿轩到朝晖堂来回一趟的时间了,还没走到路程的一半。

奈何大冬天的,园子里残雪犹存还四面通风,真不是什么赏景的好时机。

听得顾蕴再次打了个喷嚏后,卷碧忍不住了:“小姐,您要赏景,等明儿天气暖和些了,多少赏不得,届时你纵日日混在园子里,我也绝无二话,可如今真不是赏景的好时候,万一冻着您了,可如何是好?何况大小姐与二小姐必定正等着您呢,我们还是快走罢。”

顾蕴的确觉得有些冷了,遂紧了紧身上的披风,点头道:“嗯,我们走快点罢。”

主仆两个说着话,踏上了通往朝晖堂的一座青石小桥。

刚走到桥上,不意就见沈腾牵着顾韬的手,也拾级上了桥,也不知是要往哪里去。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沈表哥,真是好巧。”顾蕴少不得要停下与沈腾见礼,又笑问顾韬:“昨儿你不是说今儿你的几个好朋友要来吗,你不用款待他们的?”

顾韬正要说话,沈腾已先笑道:“是我才多吃了几杯酒,觉得有些头晕,想出来透透气,外面又到处都是人,所以才叫了韬弟陪我进来逛一逛的。四表妹这是往哪里去?”

他今日穿了件宝蓝色纻丝直裰,外面则是墨绿色的刻丝鹤氅,想是如他所说多吃了几杯酒,脸微微有些发红,越发显得面若冠玉,俊朗挺拔。

顾蕴笑道:“我也是出来透气。既是如此,我便不耽搁沈表哥了,且先过去了。”屈膝又是一礼,便要离开。

“四表妹,请稍等片刻。”沈腾却忽然出声叫住了她,越发红了脸却不失从容大方的道:“年前四表妹过生辰时,我因事先不知道,没有为四表妹准备生辰礼物,心里真是好生过意不去,遂于事后去选了一样礼物,打算补送给四表妹,只可惜一直没寻下机会给四表妹,好在今儿总算有机会了,还请四表妹千万见谅。”

说完,自袖里掏出一个巴掌见方的小匣子,送到了顾蕴面前。

沈表哥怎么知道今日一定会遇上自己,可见他随时都将礼物带在身上……顾蕴不由有几分感动,笑道:“沈表哥实在太客气了,我十来岁的小人儿,过什么生辰嘛,没的白折了我的福,不过是大伯母疼我,姐妹们也肯抬举我罢了,倒累得沈表哥破费,我心里委实过意不去。”示意卷碧上前接过了匣子。

沈腾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笑道:“不破费不破费,不过只是我的一点子心意罢了,四表妹言重了。对了,四表妹帮着姨母主持中馈,别说今儿这样的日子了,便是素日,也忙得很,我就不耽误四表妹了,四表妹请!”

顾蕴的确没时间再耽搁了,点头笑道:“我今儿的确不得空,就不与沈表哥多说了,且先告辞。”屈膝福了福,与沈腾擦身自去了。

直至顾蕴主仆的背影看不见了,沈腾才不舍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就对上顾韬一脸贼兮兮的表情:“表哥,你喜欢我四姐姐罢……唔……”

话没说完,已被沈腾捂住了嘴巴,小声说道:“你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叫喜欢什么叫不喜欢了,记得,方才的事,连姨母都不能说啊,不然元宵节我便不带你出去看花灯玩儿了!”

顾韬忙拉开沈腾的手,道:“我谁都不说便是,不过表哥得答应我,以后要经常带我出去玩儿才成,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什么时候便说漏了嘴,尤其是在四姐姐面前说漏嘴,就譬如今日之事,万一我一个不慎,便让四姐姐知道表哥是特地拉了我来堵她的呢?哎呀,我小孩子家家的,童言无忌口无遮拦也是在所难免的。”

沈腾才恢复常色的俊脸刷的一下又红了,看着顾韬乌溜溜直转的双眼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他的确是特地拉了顾韬来堵顾蕴的,他虽在显阳侯府住了大半年了,且还会继续住下去,也算不得是客人了,到底不方便在这样的日子随意进出内宅,万一冲撞了哪家的女眷,可如何是好?

可过了初十,国子监便要开学了,他虽不住在国子监,也是日日早出晚归的,谁知道下次遇上顾蕴得什么时候去了?大年三十至今日以前,他倒也见过顾蕴好几次,只都有其他人在场,他也不好把礼物拿出来,不然被人瞧出端倪传出什么闲话来,他倒是不怕,就怕影响顾蕴的清誉,他私心里的想头,总得待他此番高中了,才好对父母开口,父母也才好向顾冲和周望桂提亲。

于是才会借口吃多了酒,想透透气,再以元宵节带顾韬出去看花灯玩儿为诱饵,引得顾韬同他一块儿进了内院,想着哪怕让顾韬去叫顾蕴来花园里呢,今儿也一定要将礼物送出去,倒不想就这么巧,不用去请便整好与顾蕴碰上了,这不是缘分是什么?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顾韬这个小得寸进尺的了,不过想到自己要抱得美人归,指不定以后多的是地方需要顾韬帮忙,沈腾倒也干脆:“行,我以后经常带你出去便是,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时,你得帮我,且得继续替我保守秘密才成。”

沈腾年纪虽不大,却是有功名在身的人,在旁人眼里,年龄便是次要的了,人们往往会不知不觉便拿他当大人看,祁夫人也不例外,所以一旦沈腾开口说要带顾韬出门,祁夫人是一定会答应的,顾韬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会与沈腾讨价还价。

顾韬就欢呼起来,不过仍没忘记压低声音:“表哥真好!你放心,我以后一定都听你的,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一定尽快将你从表哥变为四姐夫!”

沈腾就伸手揽住了顾韬的肩膀:“这就对了,来,再叫一声四姐夫来听听!”

表兄弟两个于是勾肩搭背,哥儿俩的走远了。

早在旁边冬青树丛中窝了良久的冬至这才冲着二人离去的方向啐了一口:“那小子才多大年纪,就知道想女人了,呸,还‘四姐夫’呢,他想得倒是美,也不照照镜子,瞧瞧自己配是不配……”

说话间,余光瞥见自家爷的脸色虽平静如水,却莫名透着一股子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威压,不由打了个寒噤,赔笑道:“爷,您别生气,我方才看得分明,那小子不过就是一厢情愿罢了,四小姐对他可半点别样的心思都没有,那个,虽说有‘*好做饭,表哥表妹好做亲’的说法儿,可那小子长那副怂样儿,连您的一根手指头都及不上,四小姐怎么可能瞧上他嘛……”

声音越来越小,直至彻底没了声息。

只敢在心里继续哀嚎,瞧他这张破嘴,说的什么嘛,明知道爷心情不好,还胡咧咧什么‘*好做饭,表哥表妹好做亲’,这不是摆明了往爷的伤口上撒盐吗,早知道他就该什么都不说的。

不,早知道他就不该死命的撺掇他家爷偷溜进显阳侯府的内院,只为看顾四小姐一眼的,如今可好,美人儿倒是见着了,却比没见着还要糟糕。

都怪那个该死的沈表哥,早不冲顾四小姐献殷勤,晚不冲顾四小姐献殷勤,偏选在了今日,更可恨的是,他长得还满不错,又有顾四小姐的弟弟做帮手,——再这样下去,他家爷岂非就要彻底没戏了?!

慕衍清华昳丽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心情却是糟透了,比冬至更要后悔偷溜进显阳侯府内院之举。

且他还不能怪冬至,牛不喝水没法儿强摁头,何况他是主冬至是仆,他若禁受得住冬至的撺掇,冬至难道还敢强拉了他进人家的内院不成?

说到底全怪他自己,若非他存了某些小心思,冬至就算在他耳边说哑了喉咙又如何,一如他今日破天荒随荣亲王府的大公子来显阳侯府赴宴之事,还不是因为他那点儿不能宣诸于口的小心思?

慕衍今日却是以荣亲王府大公子宇文策随从的身份来的显阳侯府,以他自己的身份,不论是明面上的还是私底下的,都是不方便去别家赴宴的,他也自来对这些不感兴趣。

不想昨儿宇文策偷溜进他住的地方陪他喝酒时,无意说起了自己今日要去显阳侯府吃年酒,他心里蓦地一动,还未及开口呢,冬至与季东亭已在一旁与宇文策说开了,说来说去就一个意思,希望宇文策能劝了他明日同他一块儿去显阳侯府散散心,也省得日日闷在家里,连个说话儿的人都没有,也太没意思了。

宇文策比慕衍大两岁,是当今荣亲王的长子,却不是世子,世子乃荣亲王的嫡子宇文竼。

荣亲王府早年的情形与宫里的情形有几分相似,也是王妃进门好几年都没能生下一儿半女,遂抬举了自己一个陪嫁丫头,然后有了宇文策,自此荣亲王妃便将宇文策当做了自己终生的依靠,在征得荣亲王的同意后,上折子给宗人府,在玉牒上将宇文策记在了自己名下。

谁知道有了宇文策后,王妃次年便怀了身孕,为荣亲王生下了嫡子,这下宇文策的身份尴尬了,嫡不嫡庶不庶的,一度还曾被荣亲王妃捧杀,成为了盛京城内出名的纨绔。

好在荣亲王对长子多少还有几分疼爱,见儿子这样下去一辈子就要毁了,遂请了丰台大营一位因伤赋闲在家的教头过府教授宇文策武艺,希望将来他能靠自己的本事,为自己挣一个前程。

宇文策却不是真纨绔,只是知道荣亲王妃想看见他成为纨绔,不得已为之罢了,然骨子里却是极瞧不起那些真正的纨绔子弟,也不想自己有朝一日变成那个样子的。

荣亲王既为他铺了另一条路,他便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跟着师傅苦学起来,几年下来,便习得了一身好武艺,并在前年的秋闱上脱颖而出,蒙皇上钦点进了金吾卫做总旗,如今已是金吾卫的千户了,算是顾准的下属,所以今日他才会来显阳侯府吃年酒。

慕衍与宇文策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两人一次偶然遇上,因一言不合打了起来,打过之后倒惺惺相惜起来,后来又相处了一段时间,慕衍觉得宇文策值得深交,且他也的确需要培养自己的嫡系人马,遂把自己的身份对宇文策和盘托出了,宇文策这才知道,慕衍竟是他那位从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尊贵与倒霉并存的堂弟,自是大吃一惊。

但吃惊归吃惊,不过片刻功夫,宇文策已决定追随慕衍了,话说回来,他心里若没有自己的理想与抱负,也就不会苦练武艺,索性遂了荣亲王妃的心愿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纨绔了,反正他身为亲王的儿子,哪怕不是世子呢,一辈子也饿不死。

如今一个风险大但机遇与回报也大的机会摆在眼前了,他自然不会放弃!

之后宇文策便时常出入于慕衍的住处了,只不过除了彼此的几个心腹以外,再没任何人知道二人交好之事而已。

却说宇文策听得冬至与季东亭的话后,想起每年一到过年,慕衍便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实在没有意思,遂劝说起慕衍明日随自己去散心来,反正他除了是金吾卫的千户以外,还是荣亲王府的大公子,出门多带几个随从也是应该的。

慕衍如何不知道冬至与季东亭的意思,虽觉得二人挤眉弄眼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委实碍眼,可想起顾蕴那张狠起来大有六亲不认架势的脸,想起她那副拒自己于千里之外的架势,再想起那日冬至和季东亭说的话‘那可是您一辈子的大事儿,与其到时候被塞一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歪瓜裂枣过来,您还不如先下手为强,自己选一个’……他到底还是默许了此事。

然后便一直没有原则的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也真是有够活该!

慕衍忽然站了起来,大步往花丛外走去,急得冬至忙猫着腰撵了上前,小声道:“爷,您干嘛去啊?”不会是打算去做了那个讨厌的‘沈表哥’罢?

主仆十几年下来,慕衍岂会看不出冬至现在正想什么,越发冷了脸:“你家爷我是那么没品的人,是那等公平竞争不起的人吗?”

虽然他的确很想去做了沈腾,只要一想到顾蕴和他站在一起,男俊女俏的恰是一对璧人,最重要的是,顾蕴还对他笑,与他说话的语气也温柔得不得了,他就一肚子的火,彼此见面三次,顾蕴可从来没对着他那样笑过,她纵在笑,也是冷笑或是假笑,真是岂有此理!

可他心里也知道,他凭什么去做了人家沈腾,至少沈腾始终以真面目面对顾蕴,至少他待她的心连他这个旁观者都能瞧出是真的,至少他将来能给她一份安稳的幸福,不像自己,连以真实身份面对顾蕴都做不到,更别提顾蕴根本不想与他扯上任何干系……慕衍忽然泄了气,意兴阑珊的对冬至道:“走罢!”

冬至见他的情绪忽然低落下来,知道他心情不好,不敢再多说。

主仆两个于是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的跃过隔断显阳侯府内外院的围墙,回了显阳侯府外院摆年酒的地方去。

顾蕴自然不知道她避之不及的人方才竟然与她近在咫尺,她带着卷碧回到朝晖堂后,就见众宾客抹牌的抹牌,看戏的看戏,都自得其乐,祁夫人与周望桂却不在,想是各自回屋歇着或是与娘家人说体己话儿去了,顾菁顾苒与顾芷也不在,只有彭太夫人领着顾葭并几位族中的伯母婶娘在陪客。

因一应事宜都是提早安排妥了的,顾蕴见四下里都井井有条,便没有上前,而是经花厅后的穿堂去了祁夫人屋里。

可巧儿祁夫人才小憩了起来,正与顾菁说着话儿:“晚宴的菜色都安排妥了吗?跟来的下人们的饭菜呢?还有打赏的银锞子,打赏的时候切切不可错了,各位夫人奶奶小姐近身服侍的人就赏那梅花海棠花式样的,跟车的婆子和赶车的还有轿夫们就赏元宝式样的。”

顾菁道:“娘放心,都安排下去了,断不会出错儿的。”

话落,瞧见顾蕴走了进来,因笑道:“好个会躲懒的,这会儿总算舍得过来了?”

顾蕴上前屈膝给祁夫人见了礼,才笑道:“这不是想着几位姐姐都是能干的,有我没我都没差,这才回屋偷了会儿懒吗?既然大姐姐发了话,那我明儿不偷懒了也就是了。”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顾苒忙接道:“那明儿就换你安排客人们抹牌看戏,我和大姐姐三妹妹回屋歇会儿了。”

祁夫人笑嗔道:“你就知道盯着你四妹妹不放,你怎么不说她比你们几个都小呢?”

顾蕴笑道:“阿弥陀佛,青天在这里,果然还是大伯母疼我。”

娘儿们几个说笑了一回,顾蕴想起沈腾才送的礼物,虽说当时顾韬也在,到底年纪还小,当不得见证,还得将事情在大伯母跟前儿过了明路才好,省得将来被有心人知道了,说她和沈腾私相授受,她自己倒是不在乎,却不想累沈腾也名声受损。

遂三言两语把事情大略说了一遍,末了自卷碧手里接过那个小匣子,笑道:“这匣子这般精美,也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若礼物太贵重,我都不知道明儿沈表哥生辰时,该怎么给他还礼才好了。”

祁夫人一听这话,便明白顾蕴的意思了,她也挺好奇沈腾给顾蕴送了什么,便笑道:“听你这么一说,我也好奇起来,不如你打开来给我们都瞧瞧,若只是寻常也还罢了,若真很贵重你也别担心,明儿大伯母替你准备回礼便是。”

顾蕴应了,轻轻将那匣子打开了。

就见紫红色的姑绒毡垫上,静静躺了个鸡蛋大小的琉璃瓶子,鎏金的瓶盖,琥珀色的瓶身,华丽而奢侈。

竟是这一两年间才在盛京城流行起来的来自西洋的香露,这么一小瓶,少说也值上百两银子。

顾蕴不由有些错愕,没想到沈腾会送她这么贵重的礼物。

她似怕被烫伤般,立刻将匣子合上了,才笑向祁夫人道:“看来明儿沈表哥过生辰时,我真得厚着脸皮请大伯母帮我准备回礼了。”

祁夫人也没想到沈腾会送顾蕴那么贵重的礼物,沈家虽家底不薄,家教却甚严,一般像沈腾这么大的哥儿,一月就只得二两银子的月钱,得等中了秀才后,才会涨到十两,中了举人后,则是二十两,以此类推。

也就是说,这么一小瓶子香露,却是沈腾用一年的月钱才买来的……看来有些事情,她这个做姨母的得好生问问腾哥儿了!

心念电转之际,祁夫人嘴上却没闲着,笑道:“看你那副一毛不拔的样子,不过百十两的东西而已,也要我替你准备回礼,果然是吃定了我疼你是不是?”

顾苒已嚷嚷道:“表哥好偏心,前番我过生辰时,不过送了我一套瓷娃娃罢了,如今却送四妹妹这么贵重的西洋香露,我明儿见了表哥,可得让他给我也补上才是。”

不待祁夫人开口,顾菁已笑骂道:“瞧你那点子出息,哪有上赶着问别人讨要礼物的?再说素日表弟送你的东西少了吗,他这不是想着第一次送四妹妹东西,总不能太减薄了,才送了这香露的,下次他自然也就不这样了,不信你下次等着瞧。”

说得顾苒嘟了嘴:“好嘛,我不问表哥就是了,不过四妹妹这香露可得偶尔也借给我用用才成。”

见顾蕴点了头,才转嗔为喜起来,真正是情绪来得快去得更快。

娘儿们几个说得热闹,都没有注意到顾芷在得知沈腾送了顾蕴那么贵重的礼物后,眼里闪过的阴霾。

彼时周夫人也正与周望桂母女两个说体己话儿,周夫人既存了亲上做亲的意思,少不得要先问过女儿的意思:“……论年纪的话,小五和小七小八年纪都与蕴姐儿相当,只是你大嫂也是个强势的,一山不容二虎,若将蕴姐儿定给了小七,将来这婆媳之间还不定如何打擂台呢,家宅不宁不说,小七夹在中间也为难。倒是你三嫂性子绵软,我素日便嫌弃她立不起来,若是能将蕴姐儿定给小五,将来我和你爹百年后,我也不必担心你三哥一房没个顶事儿的,越发不如你其他几个哥哥家了,你怎么说?”

周望桂不防母亲竟存了这样的心思,怔了一下,才皱眉道:“这事儿怕是不成,顾家早与平家有言在先,蕴姐儿的亲事得她和平家都点头后,才能定下,我又是做继母的,万一别人以为我有什么不良居心,事情成了也还罢了,若不成,我岂非狐狸没打着,白惹一身骚?不行不行,这事儿娘以后还是别再提了。”

周夫人道:“别人会认为我们居心叵测,不过就是因为蕴姐儿嫁妆丰厚罢了,可咱们家也不是那只有空架子的人家,就算蕴姐儿没有那些嫁妆又如何,我看中的是她这个人,当然,有丰厚的嫁妆锦上添花就更好了。至于平家人和蕴姐儿自己,不是我自夸,我的孙子个个儿都是拿得出手的,也不算辱没了蕴姐儿,你总得试过之后,才知道平家人和蕴姐儿到底答不答应罢?若是他们答应,那自然是皆大欢喜,等她过门后,我们家上下都善待于她,别人自然也就无话可说了;便他们不答应,也不影响什么,我一样拿她当我的亲外孙女儿看,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母亲说得也有道理……周望桂不自觉缓缓点起头来:“咱们家的孩子,自然都是好的,只是这事儿我跟二爷提了也不管用,便跟侯爷提了也不管用,我总不能直接与蕴姐儿说罢?”

“自然不能跟孩子说。”周夫人道,“我已经想好了,等你分娩以后,我就亲自去一趟保定府,一为当面向平老太太道谢,二便是与平老太太提及这事儿了,只要我们家拿出足够的诚意,想来平老太太也不会丝毫不做考虑,至少她也会打发了人偷偷去打听一番。我们家家风摆在那里,从你父亲到你几个哥哥都不是那等纳妾蓄小之人,我也不是那等非要儿媳日日立规矩的恶婆婆,压根儿不怕打听,就怕他们不打听,如此事情便至少便有三分了,既已有三分了,离事成还会远吗?”

周望桂把周夫人的话细细想了一遍,沉吟道:“听母亲这么一说,事情倒是大有可为了,不过离我分娩还早着呢,此事还得从长计议,娘可千万别当着蕴姐儿的面表现出来了,不然彼此脸上都不好看。”

周夫人笑嗔道:“这还用你教我,你娘是那等不知轻重的人吗?倒是你,虽说如今胎已坐稳了,也不能掉以轻心,还得万事小心,更不能仗着胎坐稳了,就让女婿歇到你房里,我跟你说……”越发压低了声音。

与此同时,在宁安堂的西跨院,另一对母女也在谋划亲上做亲的好事,不用说正是彭氏与彭五太太母女两个了。

拜今日来的宾客远超预期太多所赐,彭家虽是显阳侯府的正经外家,彭家的几位太太奶奶却不得不与其他一些与显阳侯府素日并不亲近,或是并不得脸的人家一道,在与主人家打过招呼问过安后,被安排到旁边的偏厅里吃茶坐席,聊天说笑取乐。

这让彭家的几位太太奶奶如何忍得,彭家就算如今再落魄,那也是彭太夫人的娘家,顾冲的舅家,显阳侯府怎么能这样对待她们?

可彭太夫人忙着与宾客们介绍顾葭,根本顾不上理会她们,祁夫人与周望桂就更不会理会她们了,她们纵再生气也是白搭,只得悻悻的去了偏厅里坐席。

不过对于彭五太太来说,这样的安排反倒于她更有利,这不就让她偷偷溜到了彭氏的小院里来,母女两个说体己话儿?

彭五太太先关心了一番彭氏的肚子:“……正院那个贱人如今胎都坐稳了,按理你表哥如今十日里有八日都歇在你屋里,你该也怀上了才是,怎么至今仍没有动静?别是前几年把身子伤得狠了罢,不行,你得回了你姑母,让她请你给了太医来,好生瞧瞧,好生补补才是。”

彭氏微红了脸道:“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应当不会有什么毛病,只是就是怀不上,我有什么法子?不过也有可能是时日太短的原因,且再等两个月再说罢,若到时候仍没怀上,再回了姑母替我请个太医来瞧也不迟。”

彭五太太点点头:“你记得与你表哥……那个时,把腰垫高一些……我可还等着你早日生下儿子,不但自己终身有靠,也拉扯一下你弟弟们呢。你是不知道,如今家里的日子越发过不下去了,公中每月的那点银子,还不够喝稀饭的,你爹又大手大脚惯了,我也没有旁的进项了,再不想旁的法子,我们一家人都要喝西北风了!”

早年彭五太太的娘家因是高攀彭家,为了给彭五太太做脸,她娘家每年都要倒贴她一笔银子做私房,也是为了让她打点彭家上下,以便自家的生意更好做。

及至后来彭家成了平民百姓,彭氏又没能做成顾冲的夫人,反而只做了个妾,还是个没有儿子的妾,彭五太太的娘家眼见彭家指望不上了,自然不肯再倒贴彭五太太银子。

偏彭五老爷与彭氏的弟弟们早被舅家养得大手大脚惯了,才不管家里一日不如一日,该花的仍照花该败的仍照败,也就难怪彭五太太要对着女儿诉苦了。

彭氏虽知道母亲这么说有夸张的成分,却也没法不忧心,不由叹道:“我能有什么法子呢,我但凡有法子,又岂能不拉扯弟弟们的?”

彭太夫人的眼珠就一连转了几转,才道:“其实办法倒也不是没有……”

越发压低了声音,“我前儿与你大弟妹闲话家常时,无意说起了顾蕴那个小贱人,她不是有的是银子吗,只要彭顾两家亲上做亲,让她嫁给了你大侄儿,我们家以后还怕没有银子使不成?你也可以一出这么多年来自她那里白受的那些恶气了!”

------题外话------

太子殿下打翻醋坛子了,接下来,他是发奋追妻呢,还是发奋追妻呢,O(∩_∩)O~

PS:生日还要万更神马的,真是太虐心了,更虐心的是,从今天起成为奔四的人了,前天还在跟老公得瑟,我俩一个20多一个30多就不是一代人,尼玛马上就是一代人了,真是哭瞎了有木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