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六十三回 维护 过年

顾准回来后,顾蕴发现祁夫人一下子对自己好了许多。

当然并不是说她以前就对自己不好,却不若现在这样,每顿饭都要打发人来饮绿轩请她,她若过去朝晖堂吃,便一桌子都是她爱吃的菜,她若不过去,朝晖堂小厨房便做了她爱吃的菜送来;隔个一两日的,祁夫人便要叫了如嬷嬷或是锦瑟卷碧中的一个过去,亲自过问她的饮食起居;还时常有衣裳首饰送到饮绿轩,她过去请安时,祁夫人偶尔想起,也会赏她这样那样的东西……比之以前的亲热却不失客气,如今可谓是真正的无微不至。

倒弄得顾蕴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虽然她心里约莫能猜到祁夫人会忽然待自己这么好的原因。

这一日午饭前,祁夫人又打发了人过来请顾蕴过去吃饭,顾蕴想着自己昨儿午饭晚饭便婉拒了大伯母,今儿不好再婉拒,于是收拾一通,带着卷碧去了朝晖堂。

祁夫人正以手扶腰,站在当地看金嬷嬷领着杏林桃林几个挑选布匹:“对,就是那个松江三梭布,用来给小孩子做衣裳最好不过了,把这几匹捡出来罢,另外再捡一匹刻丝,到时候给孩子做两件斗篷……”

瞧得顾蕴进来,祁夫人笑道:“今儿不与我客气了?”

顾蕴屈膝行了个礼,笑道:“没与大伯母客气,只是想着大伯母如今身子不方便,怕打扰了大伯母罢了。”

祁夫人摆手道:“哪里叨扰了,我巴不得你时时来叨扰我才好呢,况纵你不过来吃饭,你姐姐们也要在我屋里吃的,多你一个人,也就多一副碗筷的事,何来叨扰之说?以后可不能再与大伯母这般客气了啊,不然大伯母就要生气了!”

顾蕴少不得应了,祁夫人忽然一拍额头,叫了声“金嬷嬷”,道:“我记得我库里有一匹冰绡碧罗?待会儿你记得找出来,送去饮绿轩,给蕴丫头裁衣裳穿,放在我库里也是白放着,还不如拿出来物尽其用呢。”

这话一出,屋里其他服侍的人也还罢了,金嬷嬷却忍不住小小的倒吸了一口气。

祁夫人口中的冰绡碧罗,乃是极北之地的一种冰蚕吐丝织成,阳光下白中透绿,若是制成衣衫穿在身上,随着人走动却会呈现出深深浅浅的碧色来,就如一汪流动的清泉,美不胜收。

更稀奇的是,夏日里穿了用这冰绡碧罗做成的衣裳会通体清凉无汗,暑气自消,真正的万金难求,连宫里也只皇后并寥寥几位高位份且有宠的妃嫔能得个一匹半匹的,还不是每年都有,完全得碰运气。

祁夫人这一匹却是她出嫁时的嫁妆,当年祁老夫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弄来的,想着女儿是嫁进显阳侯府做世子夫人并顾氏一族未来宗妇的,嫁妆自是越丰厚稀奇越好。

如今祁夫人嫁进顾家已快二十年了,却一直没舍得动用这匹冰绡碧罗,原是打算将来让顾菁带半匹去夏家,再给顾苒半匹日后做嫁妆的,横竖半匹也好做两身衣裳了,倒不想今日竟忽然给了顾蕴,也不怪金嬷嬷惊讶。

顾蕴如今年纪虽小,前世却也是听过这冰绡碧罗的,自然知道其有多名贵,忙推辞不迭:“这么名贵的东西,我实在是受之有愧,大伯母还是留着给大姐姐二姐姐罢,您若实在安心赏我,赏我旁的东西也是一样的。”

祁夫人话都说出口了,断没有收回的道理,何况她也没打算收回,因笑道:“东西再名贵也只是死物,我给你你就只管收下便是,至于你大姐姐二姐姐,我另有别的好东西给她们呢,你就别管了。”

正说着,顾菁与顾苒顾芷进来了,听得这话,顾苒先就说道:“娘,您又给四妹妹什么好东西了?您再什么好东西都给四妹妹,我就要以为四妹妹才是您亲生的,我和大姐姐都是捡来的了啊,您不带这么偏心的!”

“胡说八道什么呢!”祁夫人笑骂道:“你四妹妹虽不是我亲生的,在我心里,却与亲生的没有任何差别,我给她好东西怎么了,难道素日我给你的好东西还少了不成?这都要醋你四妹妹,真的是小酸坛子!”

顾菁笑道:“其实二妹妹也不是真醋四妹妹,只是与我一样,都有些好奇娘到底又赏什么好东西给四妹妹了,我们纵没份儿,能过过眼瘾也是好的。”

祁夫人便笑道:“也没什么,不过就是忽然想起我库里还有匹冰绡碧罗,所以让金嬷嬷找出来给你们四妹妹裁衣裳穿罢了。”

顾菁就怔了一下,冰绡碧罗有多名贵有多难得,她自然也知道,也就难怪四妹妹会推辞了……不过她如今也是打心眼儿里感激顾蕴,自然不会因此醋妒她,遂只笑道:“冰绡碧罗颜色嫩,四妹妹又生得白,倒是正配四妹妹。”

而顾苒虽嘴上说着祁夫人偏心,心里却从没这样想过,赶着顾蕴闹了一回:“早知道我就不问了,事实果然再次证明,四妹妹才是娘亲生的,我是捡来的!”,惹得大家笑了一回,也就罢了。

惟有顾芷满心的苦涩,暗忖若是嫡母待自己能有待顾蕴十中之一都好啊,偏嫡母以前便待自己淡淡的,如今就更淡了,也不知道将来自己的前程在哪里?

更糟心的是,嫡母待自己淡归淡,大面上却从来挑不出半点不是,不然她还能在父亲身上下下功夫,就譬如眼下,那冰绡碧罗就算是嫡母的嫁妆,嫡母也不能只分给自己的两个亲生女儿,而不给也在场的她。

可她偏连自己的两个亲生女儿都没给,惟独给了顾蕴一个隔房的侄女儿,叫她如何能说嫡母不公?

一时用过午膳回到饮绿轩,顾蕴前脚才进门,金嬷嬷后脚便送了那匹冰绡碧罗来,顾蕴少不得命如嬷嬷赏了金嬷嬷一个荷包,好生送走了她。

随即方细细看起那匹冰绡碧罗来,见其果然如一汪流动的清泉,关键触手清凉,实在是好东西,不由暗道,大伯母如今待自己倒真是如她说的那样,与顾菁顾苒一般看待了,看来以心换心这句话,并非没有缘由的。

她想了想,决定用这匹冰绡碧罗给自己、顾菁和顾苒各做一套衣裳,再给祁夫人做一套中衣,如此也算是借花献佛,皆大欢喜了。

大伯母既真心待她,她也该试着敞开心胸,学着真心待他们母子几人和大伯父了!

傍晚,顾韬忽然来了饮绿轩。

他却是为前番成婆子那件事而来,请顾蕴屏退了屋里服侍的人后,他便说道:“爹爹回来的次日,我便将当日之事回了爹爹,爹爹说让我别管了,他自有主张,今日爹爹总算告诉我他的打算了。爹爹的意思,我到底没出什么事,且二叔前阵子因他的事,在木兰围场和来回盛京的路上都忙进忙出的,也算是辛苦了,显阳侯府本又人丁单薄,若再将二叔一房分出去,就更单薄了,瞧在外人眼里,不是兴旺之相,所以爹爹不打算追究此事,只打算让人去赏成婆子一家一碗哑药,再将人远远的发卖了,让事情到此为止即可。”

顾准这么做的另一层原因顾韬没说,那就是看在顾蕴的面子上,他愿意再给彭太夫人和顾冲一次机会,若他们能就此彻底打消某些念头,那当然就最好了,若是不能,再过两三年,顾蕴就该说亲了,待顾蕴的亲事定下来后,他再将二房分出去也就是了,不过区区几年,谅他们也翻不出大的风浪来!

只这事儿便没有告诉彭太夫人的必要了,就让她如惊弓之鸟般时时活在惶恐不安里,不知道什么时候顾准便会与她老账新账一块儿算罢!

然顾韬虽没将顾准息事宁人的另一层原因说出来,顾蕴却不难猜到,不由暗叹,她原本还以为大伯父会趁此机会,将二房给分出去呢,竟敢意图谋害侯府未来的继承人,祖母与父亲就算是闹破了大天去,没脸的也只会是他们。

如此没有了大伯父的威压,二房便会越发乱得不成样子,她也能有更精彩的好戏瞧了。

却不想大伯父却因顾念着她,顾念着她对大伯母和韬弟的回护,愿意不追究此事,她这该算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呢,还是该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不过算了,这样的结果于她来说已经比前世好得太多,且以二房众人的性子,就算是在侯府里不敢闹得太过分,该闹腾的一样会闹腾,且由着他们再在侯府白住几年罢,再过几年衣食无忧的好日子罢!

十一月初,御驾班师回朝,自然少不了例行的论功行赏,旁人不过只得了一些财帛,一些较出色的勋贵豪门子弟也不过就得了一个出身罢了,顾准却因救了六皇子之命,独领风骚,被皇上下旨擢升为了金吾卫的前卫指挥使,连升两级,成为了正三品的大员。

另外还赐了黄金千两,锦缎二十匹,在得知祁夫人有了身孕后,皇上还发了话,若祁夫人腹中这胎生下来是男孩儿,落地即封世袭的百户,也算是赏顾准的次子一个出身,——顾准与显阳侯府端的是出尽了风头。

也是六皇子的母妃淑妃一向在皇上面前得脸,如今顾准救了她的命根子,她还不得可劲儿在皇上面前吹枕头风替顾准说好话啊,何况本来皇上就有厚赏顾准之心,如今也不过是再加厚一些而已,就当是博美人儿一笑了。

那几日,纵然顾准告假在家,显阳侯府的门槛也几乎不曾被上赶着来道贺奉承的人踏平。

后还是皇上亲自发了话,显阳侯有伤在身,显阳侯夫人则有孕在身,都需要静养,任何人不得前去打扰,显阳侯府方重获了清净。

这样的热闹,纵然彭太夫人先是真病,后就是装病了,总之就是一直“卧病在床”,连房门都不曾踏出过一步,依然听说了。

一时是又妒又恨,凭什么一样是老侯爷的儿子,顾准就能这般风光,不但自己加官进爵,连还不知道能不能生下来又能不能养活的次子都得了个世袭百户,自己的儿子却连个轻车都尉这样的虚职都得他们看尽顾准的脸色才能得来?

浑然忘记了顾准的加官进爵和厚赏荫子是以几乎赔上性命换来的,即便如今顾准侥幸捡回一条性命,身上的伤也得将养好几个月才能痊愈,还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典型的只看得见别人吃香喝辣,看不见别人流汗流血。

可纵是心里妒恨得几欲发狂了,彭太夫人也不敢表露出丝毫来,除了偶尔低声与齐嬷嬷诅咒顾蕴和祁夫人几句以外,连在自己屋里也不敢再像以前那般想说什么便说什么了。

她实在担心顾准不知道会借此机会如何对付他们母子,怕就怕随随便便三五千银子将他们打发叫花子一般分出去还是轻的,万一他不将他们分出去,回头却采取一些见不得人的招数,将他们母子不明不白的弄死了,如今他有皇上撑腰,谁能为他们伸冤,谁又敢为他们伸冤?

彭太夫人因此好长时间都如顾准顾韬预想的那样,如惊弓之鸟般,惶惶不可终日,一度安静得阖府上下都快忘记府里还有一位太夫人了。

如此进了腊月,盛京城渐渐有了过年的喜庆气氛,显阳侯府自然也不例外。

顾蕴与顾菁姐妹几个也因此比平日更忙碌起来,尤其是顾蕴,不但要帮着打理府里的一应琐事,还得接见自己名下产业来奉账的管事掌柜们,得验看账本账目,还得准备送去保定的年礼,忙得是只恨分身乏术,不知不觉便到了小年夜。

小年夜,显阳侯府照例有家宴,只今年的家宴却没有再摆在嘉荫堂,而是摆在了朝晖堂的花厅里,似是在向阖府上下传递着什么讯息。

申时二刻,顾蕴便妆扮一新的到了朝晖堂,就见顾准与祁夫人并膝下的儿女们早已到了,大家都是一身新衣裳,说说笑笑的,瞧着就觉得喜庆。

宋姨娘与胡姨娘服侍在一旁,也是一脸的喜气洋洋。

虽是家宴,沈腾也赫然在座,却是沈老爷一早就来信,让他今年不必回去过年了,省得路上耽误时间,影响了学业,毕竟还有半年多的时间,他就要下场参加秋闱了。

瞧得顾蕴进来,沈腾不由眼前一亮,不过才两个月没见,四表妹便又长高了一些,也更漂亮了似的,而且这种漂亮不是那种让人忍不住想要怜惜的柔弱的漂亮,而是让人忍不住欣赏与敬佩的漂亮,就跟四季常青的翠竹一般,带着一种飒爽的英气,沈腾想,也许是因为他更了解四表妹,知道她娇柔的外表下,有的却是一颗强大的心了,所以他对她的心态才会不知不觉便发生了改变?

但不管怎么改变,他都已清楚的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了!

顾蕴却没有注意到沈腾在看自己,笑着上前屈膝给顾准和祁夫人见了礼,便挨着顾菁顾苒坐了,低声说笑起来。

不多一会儿,随着门外丫鬟的通传:“太夫人与二爷二夫人来了!”

彭太夫人扶着齐嬷嬷,周望桂扶着江嬷嬷,顾冲则牵着顾葭,被彭氏和一众丫头婆子簇拥着鱼贯走进了花厅里。

两个月没有在人前露面,彭太夫人看起来瘦了不少,身上的沉香色十样锦妆花遍地金通袖袄显得空荡荡的,也苍老了不少,若是让不甚熟悉她的人见了,只怕都要认不出她了。

顾蕴看在眼里,不由勾了勾唇角,看罢,做了亏心事就是这样的下场,一到半夜便忍不住害怕会有鬼来敲门,若真等到了那只鬼,也许还能一了百了,偏又一直等不到,只能生活在无限的恐惧与惊慌当中,大伯父这一招息事宁人,也算是无招胜有招了!

再看周望桂,算来她怀孕也快四个月了,小腹已明显的隆起,穿了件石青色绣月季蝴蝶的通袖袄,下面是银红色的撒花裙,一把乌黑的青丝简直的绾了纂儿,斜簪了支赤金衔珠的凤钗,可能是害喜已经结束了,如今能吃能睡的原故,她比前阵子胖了不少,面如满月似的晶莹,气色极好。

倒是与彭太夫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纵不知道这婆媳二人之间水火不容的,也能据此瞧出几分端倪来。

顾准与祁夫人见彭太夫人来了,不管心里怎么想,少不得都要起身给彭太夫人见礼,顾菁姐弟几个与沈腾忙也站了起来,各自行礼。

彭太夫人神色复杂的看了顾准与祁夫人一眼,见顾准虽瘦了一些,却一脸的意气风发,祁夫人则容光焕发,小腹微微隆起,显然已坐稳了胎,心里委实不痛快,凭什么别人想要的就能得到,她想要的却始终得不到,凭什么人人都比她过得好,她就只能日日活在惊惶不安中?

然她也知道,如今形势比人强,少不得只能强挤出一抹笑意,道:“都起来罢,一家子骨肉至今,拘这些俗礼没的白生分了,尤其是侯爷,身上的伤还未痊愈呢,祁氏也是,你如今可是有孕在身的人。”

只是话虽如此,彭太夫人心里究竟不痛快,待与大家必要性的寒暄了几句后,便满脸僵硬的坐在了那里,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好在场面也没有因此冷下来,她不说话,自有别人说话,这不顾冲就满脸是笑的与顾准说起话儿来:“大哥,您不知道,这些日子我在外面听得最多的,便是人人都夸赞您神勇过人的话,坊间还出了折子戏,把您勇斗猛虎的光辉事迹写了出来,如今已是各大酒楼客栈最叫座的戏文了。”

顾冲回来后,少不得要去见彭太夫人,自然就知道了他不在家期间,都发生了些什么事,心下免不了有几分不豫于顾蕴的吃里扒外以致彭太夫人功亏一篑。

但他一是多少对顾蕴有几分愧疚,二是比彭太夫人更早得知顾准转危为安之事,很快便庆幸起彭太夫人的功亏一篑来,顾韬真莫名溺毙在家里,祁夫人也因此一尸两命了,顾准回府后又岂能有不追究的?他年纪也还不大,没了老婆与嫡子,再娶个名门千金进来现生就是了,于他来说,也就是心痛一阵子也就罢了。

可于他们母子来说,就真是灭顶之灾了,如今大哥又圣眷隆重,这世上又尽是些拜高踩低之人,他们纵死了,也只能白死!

所以这些日子,顾冲就当不知道顾准与祁夫人对彭太夫人的冷淡和不待见似的,仍如先前一样,一口一个“大哥”的叫顾准叫得极亲热,兄弟间瞧着倒比以前更亲近要好了一般。

顾准与顾冲说笑了一阵,眼见时辰已不早了,便吩咐金嬷嬷:“开席罢。”

金嬷嬷屈膝应了,拍了拍手,丫鬟们便鱼贯上起菜来。

照例是男一桌女一桌,大家各自落了座,也就正式开席了。

彭太夫人因见顾蕴只顾与顾菁顾苒低声说笑,祁夫人则与周望桂交流起怀孕的心得来,两拨人都说得热火朝天,惟独她和顾葭没人理,偏另一个也没人理的顾芷也不怎么与顾葭说话,心里就越发不痛快了。

可桌上的人祁夫人她如今是不敢惹,周望桂是知道惹不起,顾葭是舍不得说,顾芷则是想说暂时也没有由头,便只能将气撒到顾蕴身上了,横竖她早恨死顾蕴这个吃里扒外的扫把星了。

因猛地一拍筷子,冷声说道:“蕴姐儿,你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食不言,寝不语’吗,看来我真的要派一个教引嬷嬷去饮绿轩,好生教教你的规矩了!”

顾蕴压根儿不想理彭太夫人,连看一眼都懒得,谁知道彭太夫人偏要作耗犯到她头上,话说回来,她老人家也真是有够百折不挠的,每次寻衅都被她把脸打得啪啪的,依然屡败屡战,她都不知道该说她勇气可嘉,还是愚不可及死不悔改了!

拿帕子不紧不慢的拭了拭嘴角,顾蕴才淡淡开了口:“祖母此言差矣……”

话才开了个头,不想已被祁夫人笑着打断:“瞧母亲这话说得,我倒是觉得蕴姐儿规矩极好,这不是没有外人在吗,何况今儿还是小年夜,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说笑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母亲才不也说,都是一家子亲戚骨肉,没的从神儿似的做什么。况说话的可不只蕴姐儿一个人,我们大家都在说,母亲说蕴姐儿规矩不好,岂不是在说我们所有人规矩都不好,我倒还罢了,我们祁家本就是小门小户,二弟妹娘家却是名门大族,母亲可不能白冤枉了二弟妹,你说是罢,二弟妹?”

周望桂见祁夫人明显是想把自己也拉下水,虽有几分不痛快,但事涉顾蕴,她又才欠了顾蕴天大的人情,自然要为顾蕴出这个头,何况只要能让彭太夫人不高兴的事,她都愿意去做。

遂笑盈盈的接道:“可不是,我们周家不是我自夸,的确是规矩极好的名门大族,母亲这样说儿媳,儿媳可是不依的。彭姨娘,你还傻站着做什么,给我盛碗汤,对了,也给母亲盛碗汤,母亲忙于喝汤,就顾不得挑我们大家的不是了,呵呵……”

言下之意,吃菜堵不住彭太夫人的嘴,喝汤总能堵住了罢?

妯娌两个一唱一和的,把彭太夫人气了个倒仰,她教训自己的亲孙女儿,关祁氏一个外人什么事,她算哪棵葱哪颗蒜?

更可恨的是周氏那个泼妇,竟还有脸说他们周家的确是规矩极好的名门大族,啊呸,规矩好能教出她这样不贤不孝,悍妒恶毒成性的泼妇来?她当初真是瞎了眼!

可眼见两个儿媳都不买自己的账,竟联合起来维护起顾蕴来,也不知顾蕴给她们灌了什么*药,自己却连个可以帮衬的人都没有,偏顾冲还在另一桌说道:“娘,难得今儿个过节,您就别拘着大家伙儿了,让大家都自来的乐一乐不好吗?您若是累了,就让齐嬷嬷先扶您回去歇着罢。”

彭太夫人再生气再恼怒也只能忍着,冷哼了一句:“我也就是随口这么一说而已,在家里自然不必从神儿似的立规矩,去到外面可万万不能如此,否则丢是就是整个显阳侯府的脸了!”

就坡下驴的接过彭氏递上的汤喝起来,待汤一喝完,便借口身体不适,扶着齐嬷嬷,带着顾葭先回了嘉荫堂。

余下众人没了她在一旁摆出一张万年晚娘脸碍眼,都越发放得开了,一顿饭直吃了一个多时辰方散。

稍时回到饮绿轩后,顾蕴想起先前在花厅里的情形都还忍不住想笑,祖母做人能做到如此猫憎狗也嫌的份儿上,也算是本事了。

不过让她意外的却是大伯母的态度,以前大伯母在祖母向她寻衅时,一般都不会正面为她出头的,今日却一反常态的一开始便出言维护她,让她想到了以往祖母挑顾菁顾苒毛病时,大伯母对她们的回护,那种出自一个母亲对自己儿女本能的维护,真好!

还有周望桂,如今待她也是爱护有加,于一个做继母的来说,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虽然这爱护是有条件的,至少周望桂还知道知恩图报,不像她的那些所谓亲人,只恨不能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小年次日,是顾蕴的生辰,从顾准祁夫人到顾冲周望桂,再到顾菁姐弟几个,都有礼物相送,中午祁夫人更是在自己屋里摆了一桌酒,为顾蕴庆生。

彭太夫人却什么表示都没有,她如今都恨不能生吃顾蕴了,怎么可能送她生辰礼物?

不但她自己,连顾葭不敢公然与顾蕴不对付,欲打发自己的丫鬟送一个自己亲手做的荷包送去饮绿轩,她都喝止住了顾葭:“她眼里有过你这个妹妹吗,你还偏要将自己的脸送上门去给她打,信不信她立时就能让人将你的东西给扔出去?你傻了才上赶着去自取其辱呢!”

顾葭想想往年自己送去给顾蕴的生辰礼物,指不定顾蕴从没看过一眼,顾蕴生辰过两日便是自己的生辰,也从没见顾蕴有过什么表示,连基本的礼尚往来都吝于维持,也就决定听彭太夫人的,不打发人去给顾蕴送荷包了。

却没想到,过了两日顾葭生辰时,除了顾冲,其他人竟都没有任何表示,顾准没有表示,祁夫人没有表示,周望桂没有表示,竟连顾菁姐弟几个也没有!

顾葭又羞又气,哭了整整一个多时辰才因累极睡着了。

彭太夫人心疼不已,却无可奈何,牛不喝水没法强摁头,她难道还能去质问众人,为何不给顾葭送生辰礼物吗?何况就算她质问了,众人也未必会买账啊。

彭太夫人这才知道,如今得罪顾蕴已不仅仅只是得罪她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会引起公愤的问题了,少不得又把顾蕴骂了千儿八百遍,之后却是再不敢惹顾蕴,索性连话都不与她说了,省得白惹一肚子的气,这却是后话了。

很快便到了大年三十,显阳侯府张灯结彩,焕然一新,上上下下都过了一个热热闹闹的年。

初一崽,初二郎,初三初四拜年忙。

过了初五,各家各府开始摆起年酒来,显阳侯府今年却因两位夫人都有孕在身,不便去别家赴宴,于是能推的年酒都推了,只礼到人不到,实在推不过的,少不得只能由顾冲去赴宴了,日日都不少人奉承,倒弄得顾冲有些飘飘然起来。

然别家的年酒可以不去,自家却不能一场年酒都不摆,至少一些姻亲通家之好族人近支必须宴请一回,否则势必要被人诟病托大,彼此间的关系也要因此疏远了。

所以显阳侯府摆年酒的日子便定在了初八初九两日,比往年少了两日。

说话间便到了大年初八,显阳侯府摆年酒的日子。

天还没有亮,整个显阳侯府便忙碌开来,丫头婆子小厮并内外管家,全都起了个大早,点灯笼,挂彩带,洒扫掸尘,安设桌椅,搭建戏台……忙了个不可开交。

顾菁也一早便妆扮整齐了,带着几个妹妹坐在二门厅上执事,来往回事的仆佣是络绎不绝。

一直到交巳时,诸事方算是停妥了,客人也开始登门了。

顾菁忙又带着几个妹妹,赶去了朝晖堂帮着祁夫人待客。

朝晖堂的花厅里,祁夫人与周望桂妯娌两个早早便已在那里了,此番摆年酒的一应琐事虽不必她们操心,好些身份尊贵或是辈分高的人却必须由她们亲自出面接待,由顾菁姐妹几个出面接待多少有些不够分量,且年龄辈分差摆在那里,只怕彼此也找不到话说。

好在妯娌两个如今都已坐稳胎了,便月份浅些的祁夫人都只早上起来时会害喜了,只是招呼两日客人,倒也应付得来。

祁夫人是一身大红遍地金的通袖袄,周望桂则是一身大红百蝶穿花的刻丝褙子,都打扮得十分华丽。

瞧得妆扮一新的姐妹四个进来,一瞬间整个花厅都明亮了不少似的,周望桂先就笑道:“大嫂,不是我自夸,我们家的姑娘真是万中无一的好,模样儿性情好也就罢了,偏还个顶个儿的能干,看得我都想生个女儿了。”

当然这话只是说说而已,她如今最迫切的便是生儿子,一个还不够,总得生个三四个后,才好生女儿,好在母亲已寻妇科名医偷偷给她瞧过,说她腹中这胎必是男胎了,可见老天爷终究还是眷顾她的。

祁夫人自不信周望桂这话,别说她至今没有嫡子,连自己已有韬儿了,还想腹中这胎最好是男孩儿呢,便是民间那些饭都快要吃不上的人家,尚且不嫌儿子多,何况他们这样的人家?

遂只笑道:“有一便有二,有二便有三,二弟妹还怕以后没有生女儿的时候不成?”

然后问起顾菁姐妹话来:“该分派的事可都已分派下去了?中午的菜色可已瞧过了?戏台那边可已诸事停妥了?各处服侍的人,是否都各司其职在当差了?”

顾菁姐妹忙一一答了,祁夫人见一切都井井有条,方放下心来,又忍不住暗暗为女儿们骄傲,不是她自夸,她的女儿们纵放在全京城的千金闺秀里,也是最出挑的那几个,周望桂方才的话倒是说到了她的心坎儿上。

当然,这个“她的女儿们”自然是将顾蕴包括在里面了的,至于顾芷,则显然不在此列。

娘儿们几个说了一会儿话,就有丫鬟来回:“周亲家夫人携几位舅奶奶到了。”

周望桂立刻喜形于色,母亲与嫂子们越看重她,她在夫家的腰杆便挺得越直……她忙笑着与祁夫人说了一句:“大嫂,我且迎迎我母亲和嫂子们去。”扶着江嬷嬷的手,出了花厅。

很快周夫人便领着儿媳们随周望桂进了花厅,女儿坐稳了胎,还十有*是男胎,最高兴的人非周夫人莫属了,所以周夫人的气色有多想,可想而知。

周家的四位奶奶也满脸是笑,小姑子日子不好过,她们的日子多少也要受到牵连,纵不受到牵连,也免不得要跟着没脸,如今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了。

祁夫人忙领着女儿们给周夫人和周家的四位舅奶奶见礼,后者们忙也还了礼,周夫人便一把拉了顾蕴的手,笑道:“好孩子,我前儿还与你舅母们说,多早晚要请你去我们家好生散淡一日呢,偏今年你母亲不方便出门,累你也没能去我们家逛,外祖母答应你,明年一定好生款待你,好不好?”

顾蕴实在不惯于与周夫人这样半身不熟的人这般亲近,却也不好甩开周夫人的手,只得任她拉着,笑道:“外祖母折杀我了,我一个晚辈,说什么款待不款待的话,待母亲平安生下弟弟后,我多的是机会随母亲去外祖母家做客,就怕外祖母届时嫌我呱噪呢!”

周夫人就越发喜欢顾蕴了,会来事儿也就罢了,还这般会说话,若是能亲上加亲,岂非美事一桩?

不过她也知道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忙打住思绪,笑道:“我巴不得日日都见到你呢,怎么会嫌你呱噪?”说着,自袖里掏出个荷包不由分说塞给了顾蕴:“这是外祖母给你的压岁钱,你留着买花儿戴买零嘴儿吃罢。”

顾蕴入手掂了掂,见那荷包沉甸甸的,想起周望桂素日的大手笔和周夫人前儿一出手便送自己一个庄子,还不许自己不要,不由有些不好意思:“外祖母,我都是这么大的人了,如何还能接您的压岁钱……”

话没说完,周夫人已笑嗔道:“你纵长到一百岁,在我眼里,也还是孩子,何况你如今才多大?外祖母给你,你就收着,不然外祖母就要生气了啊。”

顾蕴见顾菁几个已循声看了过来,不好再推辞,只得屈膝向周夫人道了谢,将荷包塞进了袖子里。

周夫人这才笑眯眯的转头与祁夫人说起话儿来。

说话间又有别的客人到了,信国公府的大奶奶二奶奶、京山伯府的大夫人并两位少奶奶、永昌侯府的两位夫人、益阳长公主府的大少夫人、寿宁公府的两位夫人、顾菁的夫家夏家在京城的几位太太奶奶……不但下了帖子的人家通通来了人,好些没下帖子的人家也不请自来,毕竟如今顾准虽算不上炙手可热,却也是皇上跟前儿的红人,锦上添花的事,谁又不愿意做呢?

以致事先料到可能会出现这种结果,已在原定基础上加了四成分量的酒菜依然不够用,顾菁顾蕴几个只得临时让人去外面的大酒楼包席,又将各房服侍的丫头婆子们抽调了一批出来,方将眼前的困局堪堪应付了过去。

------题外话------

太子殿下下章才会出场哈,(^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