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252居然想染指他的人

每次白若素只要一喝醉,这两个宝贝儿就会主动承包家里的家务,分工很明确,乐乐按摩,欢欢做饭。

“乐乐,你按摩的技术真是越来越好了,以后哪个男人娶到你真是上辈子拯救了整个银河系。”

可是一想到女儿要出嫁,出嫁后就不能这样天天和她待在一起,白若素就觉得有些感伤。

“乐乐,要不你以后找个穷一点的,入赘怎么样?”

白若素觉得自己很天才,这都能想到。反正她的两个宝贝很会挣钱,她现在也不差,佣金加上当特助的工资也有不少,完全不需要女儿去嫁个有钱人来改善生活。

“妈咪,什么叫入赘呀?”乐乐好奇的问着,手上的按摩动作依然没有停。

“入赘的意思就是说,不是你嫁给男人,而是娶一个男人回来,以后你还是和妈咪一起住。永远都不会和妈咪还有欢欢分开,你觉得好吗?”

白若素也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思给女儿解释道。

顾乐晨一听,不会和妈咪欢欢分开,这当然好啊,她也不想和她最爱的妈咪哥哥分开。

“好啊,那以后我就娶一个男人回来,不管他钱多钱少,就算是个总统,乐乐也把他给娶回来,哈哈。”

白若素完全没想到,女儿的一个戏言谁都没真的当真,结果最后她还真给她“娶”了一个总统回来。

“妈咪,现在舒服一点了吗?要不你今天别去上班了吧,乐乐帮你打电话请假。”说着顾乐晨就拿起桌上妈咪的手机,准备打。

结果却被白若素伸手阻止,“算啦,乐乐给妈咪按摩之后已经好很多了,我这才刚上班几天,已经请了一次假,再请就不太好意思了。”

本来她的工作就是为了保护顾BOSS,可是这两天好像都没怎么体现出她的作用来,要是现在上班时间待在他身边这点都做不到的话,她这佣金就会拿得有点底气不足。

顾乐晨偏着小脑袋看了妈咪一眼,“妈咪,你真的可以吗?”

“当然!”白若素回复相当干脆给力。“那妈咪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白若素闻了闻自己的衣服也觉得味道十分的刺鼻,她真的不要再喝酒了,实在是太痛苦。她做了一个十分痛苦的决定,戒酒!

等她洗完澡换好衣服出来时,小暖男欢欢已经把早餐端到了桌上。

白若素快速入座,早餐很营养,一个荷包蛋加一杯牛奶,简单又有营养,重点是欢欢煎荷包蛋的水平比她高。

“妈咪,以后我和欢欢就自己上学放学,你不要来接我们了,别的同学父母都没有来接。每天都让你接送的话,我们会被同学笑话,会被孤立。”

顾乐晨在早餐期间,非常严肃的给妈咪提了意见。

当然,其实还没到会被孤立的地步,而且他俩其实也并没有在意会不会被孤立这件事。

“这样啊,可是你们俩自己可以吗?”

“当然可以,妈咪,你可别忘了我和欢欢曾经单独在丛林中过了一个月。只不过是单独上下学,而且离我们家又这么近,相信我们吧。”

顾乐晨向来都是她和欢欢的发言人,只要她决定的事,欢欢向来都会附和她。

所以白若素也不用去单独问儿子。

其实接送欢欢乐乐上学放学,是她的乐趣所在,可是如果会给他们带来烦恼的话,那她相当愿意尊重他们的意见。

“好吧,那今天你们就自己去上学,过马路时一定要走斑马线,要等到绿灯的时候才可以过,知道吗?”

真的当了父母的人才会明白,即使儿女有多聪明,在父母的心里,他们永远都是孩子,都是需要照顾的。

“放心啦,倒是妈咪,你开车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别开那么快,这里可不是在寒鹰岛。”对于一向把车当飞机开的妈咪,顾乐晨也觉得头很大。

“我哪有开很快呀!我……”白若素好像突然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我昨晚不是喝醉了吗?我是怎么回来的,车又是谁帮我开回来的呀?”

乐乐和欢欢对视一眼,然后同时摇了摇头,他俩昨晚睡得很早,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按照顾安之之前给乐乐的保证,送妈咪回来的应该是爸比,至于车嘛,应该是叫的代驾吧。乐乐在心里这么想着,当然没有说出口。

白若素到了办公室之后,明显觉得胡嘉小陈和小欧三人对她的眼神不太对劲,好像有很多问题想问她,可是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模样。

正当她打算主动问问她们到底有什么事,就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几秒之后便看到顾安之走了进来。

几人同时站起来,向顾安之行了个礼,“顾总早。”

“早~”顾安之的心情看上去还不错,居然破天荒的也回了一个早字。

连周琳琳都惊讶的抬起头,一脸疑惑的看向顾安之。这可是她们跟在顾安之身边几年以来,第一次他向她们问好。

顾安之已经走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前,手也已经握住了门把,突然又转身走向白若素,在她桌上放了一瓶解酒灵。

什么都没说,转身走进办公室。

白若素将瓶子拿起来看了一眼,眉头皱起,自言自语道:“BOSS怎么我昨晚喝醉了?!”

“小晨~~小晨……”听到声音的白若素抬头看向小欧,见她一直在对她使眼色,然后让她看电脑。

白若素马上反应过来,这是在让她看群消息,昨晚胡嘉给她说了一个群号,群里的人全是ARS国际各个老总的秘书们。

她放下那瓶解酒灵之后,点开可爱的小企鹅。

看到下面有个讨论组在闪烁不停,于是打开。

讨论组里只有她们四人,并没有其他科室的秘书,于是有些好奇的望了她们一眼,见她们几人手指都在键盘上快速的打字,就又低头看着电脑。

小陈:小晨,老实交待,你和顾总到底是什么关系?

小欧:你们是不是在交往?

胡嘉:你们交往多久了?

白若素看这秘书三人组还真是,一个比一个脑洞大开,她总共才认识顾安之不到五天。

刚想这样把实话打上去,可是转念一想,她不是要和顾BOSS假装很亲密吗?可是把输入的字删掉,又重新打了一句话。

厉慕晨:你们为什么会这样问?

反问,总是没错的,既不承受也不否认。

小欧:废话,顾总对你的关心已经这么明显,要是我们还不知道岂不是傻子

白若素又看了一眼面前的解酒灵,完全认同欧艳的话。

的确,看来顾BOSS为了要制造他们的绯闻,也真的很用心啊!

现在连他最接近的秘书们,都通通相信了她和他有一腿,看来他的这一招很有效。

不过,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万一他的那个对手知道了她是他的qing人,不向他下手,反而朝她下手,然后用她来威胁顾BOSS,这个又该怎么算呢?

好像她就不应该只收保镖的钱了吧,是不是应该给顾BOSS提议一下涨佣金呀!

见白若素又开始发愣,欧艳忍不住发了个抖屏。

厉慕晨:咦……我想问下昨晚我们到底是喝到几点,我怎么回去的呀?

她也不想给她们过多的说关于她和顾安之的事,毕竟她们并不是她要骗的对象,而且她和顾安之也不是真的情侣,万一以后知道了真相,就不好相处了。

白若素此刻并没有发现,自己居然在思考着以后和同事的相处问题。

这说明在她的潜意识里并不排斥,以后继续在ARS国际上班。

胡嘉抬头看了白若素一眼,见她很专心的看着电脑屏幕,不像在说谎。

胡嘉:你喝醉酒之后,会不记得醉酒后的事?

厉慕晨:你怎么知道?

小欧:原本你喝醉酒后有这个后遗症哦,怪不得你会问你昨晚是怎么回去的。小晨,对于昨晚的事,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吗?

小陈:你是被顾总从酒吧抱走的!你真的不记得了?!

厉慕晨:WHAT!

昨晚顾安之来过酒吧吗?是他送她回去的?怪不得他一大早就会给她买解酒的东西。

天啦,她昨晚该不会做了什么奇怪的事吧!

胡嘉等人也醉了,昨晚她们仨回家都没有睡好,都被顾安之抱白若素的画面给震惊到,结果当事人可好,什么都不记得。

小陈:那你记得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吗?那个时候裴四少去把你大冒险的对象打了一顿,然后把你拉出酒吧。

白若素以为昨晚的事也就这样了,没想到小陈又冒出一句让她更惊悚的话。

厉慕晨:我只记得我端着酒去找那个男的,之后的事就完全没有印象。哪个裴四少?

打完这句话白若素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表示她真的很无辜。她根本就不认识什么裴四少,昨晚到底是发生了多少让她无语的事呀。

小陈:不是吧,你是不是地球人呀!你该不会是连五大家族也不知道吧?

厉慕晨:???

白若素觉得这三个问号最能表达她此刻的心理,她哪知道什么五大家族呀。

当时乐乐只把顾安之的资料找给她看了,并没有他身边其他人的资料,所以她才会什么都不知道。

小欧:顾、白、裴、穆、陆,就是S市势力最大的五大家族,现在的ARS国际也属于五大家族的共同产业。当然顾总是大股东,裴四少负责ARS国际的百货商场和服装公司,穆三少则负责ARS酒店的业务,你连这些都不知道,真不懂你是怎么当上顾总的特助的……

欧艳给白若素科普通ARS国际的管理层。

小陈:小晨哪用懂这些呀,她只要懂顾总就够了。

这话说得酸掉牙,明显已经有了嫉妒心理。

不过白若素却完全没注意到,她此刻正在思考酒会误事的问题,突然桌上的内线电话响起,把她吓了一跳。

“进来一下。”

顾BOSS的声音。

白若素回头看了眼透明的玻璃窗,除了看到秘书室的景象外,完全看不到总裁办公室。

推门进去,在顾安之的办公桌前站好,“BOSS,请问有什么吩咐?”

顾安之抬了一下头,看了一眼说了句“坐吧”便又低头看他的文件。

“哦。”白若素腮帮鼓起,眼珠子在眼框打着转玩。

等了大概有三十秒,顾安之都没有说话,她正想问他到底叫她进来有什么事时,他终于开口了。

“现在觉得怎么样?头还痛吗?”

“啊!”愣了一下才想到他是在问她醉酒后的身体状况,“哦,已经不痛了,谢谢关心。”

她其实很想说,现在就他们两个人在,BOSS可以不用演戏。

“对了,BOSS,昨晚谢谢你。”虽然她完全没有印象,不过既然胡嘉她们仨都这么说的话,那就应该是他送她回家的吧,“没有给你添麻烦吧?”

顾安之放下文件,起身走到白若素的坐椅旁边,弯下腰,在她耳旁轻声说道:“如果……我说有呢?”

“啊?”白若素明明只是这么随意的一问,没想到他还真说有啊。不过他这语气让她摸不够,他到底是说真的,还是只在开玩笑而已。

“我今天搬家,你下午不用上班,去帮我搬家。”

白若素被顾安之跳跃性的思维打败,“啊?”

这时,顾安之做了一个白若素认为很亲密的动作,他用食指点了点她的鼻头,然后道:“你不是觉得昨晚给我添了麻烦吗?那今天就给你一个补偿的机会。”

“哦,好。”

顾安之都这么说了,她当然只能答应。

其实她心里还是有点不太乐意的,她好歹也是个女人好吧,搬家这种苦力活不是应该找男人吗?他不是有几个很好的兄弟吗,干嘛不找他们非要叫她。

顾安之该不会在报复她吧,难道昨晚她喝醉酒之后,对他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比如……吐了他一身?

或者是吐到他的爱车上?

可是她明明记得自己喝醉之后不会吐的啊。

“BOSS,如果没其他事,我先出去了。”

“去吧。”

待白若素离开将门关上后,他这才缓慢走到玻璃墙边,看着她坐在电脑前认真打字的背影,距离他只有一墙之隔。

忽然觉得身体里有股暖流流过,曾以为已经永远离开的人,现在就在他眼前,这是多幸运又多幸福的一件事——

午餐时间一到,顾安之就出来叫上白若素,一起到员工餐厅用餐。

自从白若素来了之后,顾安之天天都去员工餐厅“秀恩爱”。

不过前几次他都只待了几分钟,让人看着有点不太懂他是去干嘛的。经过白若素的提议后,他今天没有再那么快离开,而是和她一起,非常享受的吃完午餐。

在员工们的眼里,这可能才算是一次真正意义的秀恩爱。

白若素一直在低头吃东西,完全没有注意顾安之全程都用一种炙热的眼神望着她。

好像看她吃得这么香,只是看着,他自己也会饱一样。

午餐之后,两人一起翘班搬班。

坐上顾安之的车后,白若素在心里OS,真是浪费了这么好的车,居然开得这么慢。

如果这话让顾大少听到的话,一定会让她瞧瞧什么叫速度。

“BOSS,一会儿我需要做些什么?”该不会真的是让她和他一起抬那些笨重的家具吧,要不要这么虐!

“我已经叫了搬家公司,这是清单,只需要确认一下数量没错就行。还有,一会儿会有新的家具和一些大小家电送过来,你就告诉一下他们放哪就行了。”

顾安之拿出一个记事本交给白若素。

白若素随意的翻了一下,搬家公司搬的只有两三箱东西,包括了他的衣服和一些书。

确认清单上的东西这点没问题,可是……

“BOSS,我怎么知道你的家具家电应该放在哪儿呀?”

这不是身为主人的他的事吗?

“你就按自己的喜好安排就行,我一会儿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搬家的事就交给你了。”

白若素非常不情愿的回答了个“哦”字。

不想和他讲话,于是把脸转向窗外。

她发现车外的街道好熟悉,这……这个……不是去她家的方向吗?

果然,几分钟之后,顾安之的车就停在了她所在的公寓楼下。

白若素摇下车窗,伸出小脑袋朝上望了一眼。缩回脖子,回头看着顾安之道:“BOSS,你说搬家就是搬到这个小区?”

“对,有什么问题?”顾安之弯腰在座位前面的杂物箱里找东西,听到她这么问,抬起头反问道。

白若素指了指眼前的这幢公寓,眼神中全是不可思议,“你不会是这么巧也是C幢吧?”

“对啊,你怎么知道?C幢十九楼。”顾安之回答得非常理所当然。

“BOSS,你……你该不会是为了我才搬到这里的吧?”不能说她自作多情,她完全是以一种合理的逻辑推理得出的结论。

昨晚是顾安之送她回家,也就是说他很明显是知道她的住处,隔天就搬了进来,而且就在她家楼上,这未免做得太明显了吧。

“你住这儿吗?那还真是巧。”

顾安之完全的睁眼说瞎话,现在他当然不会承认。有些话得在适当的时机说出来才有效果。

“BOSS,昨晚不是你送我回家的吗?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住哪儿?”

“谁告诉你,我昨晚送你回家了?我只是把你从酒吧接走,然后送你上了一辆出租车。厉慕晨小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我的保镖,请下次不要再喝醉,这样会影响你的工作,我的安全。”

顾安之的表情非常严肃。他也的确是为昨天的事在生气,不,说生气还不如说是吃醋来得更恰当。

昨晚回去之后,老四给他打了电话汇报了若若在酒吧的一举一行。气得他后悔昨晚没揍那个男人几拳,居然想染指他的女人!

“如果酒量不好的话,最好是别喝。”当然要喝可以,有他在场的时候,他不介意照顾醉酒的她——

宝贝儿们,若若就要和墨兰妈咪见面了,你们猜猜会是在什么情况下见面呢?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