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三四零:现在的分别只是为了以后更好的重聚

“我还是爱他,只是少了非要在一起的理由!筱雪,明ri你的大婚之后,我可能就要离开一段时间!”

筱雪闻言呼吸一窒,双眸略带水光的睇着苏苓,她仿佛在她笑靥如花的眼底,看到了一抹深藏的痛楚。

半饷无言,但筱雪仍旧隔着桌子,悄然的拉住了苏苓有些冰凉的指尖,轻轻的摩挲着,而后低柔浅语,“苓子,你要去哪儿?不如……你呆在南夏国吧,咱俩一起相依为命!”

曾几何时,相依为命的这个词,从筱雪的口中说出来,着实让苏苓为之一颤!

这天下间,有多少深交好友可以为了利益而争的头破血流。可打从她和筱雪认识的第一天起,她就知道这个女人一定会是她人生中最难得的知己。

如今,她的处境其实并不比自己好过,可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患难真情,才会让苏苓觉得格外的珍贵!

片刻,苏苓回握着筱雪的素手,暗暗垂眸浅笑,“你可拉倒吧,我跟你相依为命,你让楼湛喝西北风啊?筱雪,我虽然不知道你和楼湛到底有什么牵扯,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保护好自己!不要因为伤心难过就做出什么违背自己心意的事!

我只是暂时离开,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嘛,现在的分别只是为了以后更好的重聚!”

苏苓这般淡然的态度,在筱雪看来,只是她逃避的一种方式!

可,诚如苏苓所想那样,她自己现在也过的很辛苦,如果说真的让苏苓留在南夏国的话,她眼下真的没有足够的能耐能够保证她的安全!

更何况,凤家宝藏的事,对每一个国家来说,都是极具吸引力的,而苏苓却又和宝藏有着紧密的关系!

她不能轻狂的不顾全大局,如今似乎也只能这样!

“行了,你不必为我的事担忧!明天就是大婚了,不管怎样,也是每个女人最重要的一天!打起精神来,做个最美的新娘子!”苏苓转念之间,便已经将自己心头的苦闷全部隐藏在平波不惊的表情之下。

她未来的做的事情,已然不需要别人插手!

世间烦扰,也的确令她疲惫至极,或许是时候彻底躲开这一切!

“好,我会的!”

筱雪惨淡的笑了笑,随即两人坐在桌前,谁都没有说话!

人生行至到她们今天这种地步,也算是大起大落皆有!

而在筱雪看来,她的人生走到现在,其实也没什么遗憾了。而既然答应了楼湛,那么她未来的日子,就和楼湛做一对恩爱的形婚夫妻也不错!

*

是夜,南夏国的夜幕之中挂满了璀璨的星子。

而再次回到南夏国的这个深夜,苏苓却毫无睡意!

虽然身在筱雪的太女宫,但敏锐的苏苓也发现了如今筱雪的行动处处受限。索性她依旧身着一身下人的服饰,在太女宫内静坐望天。

包大在早些时候就已经回去了建章宫,而她之所以会选择来南夏国,仅仅只是想和筱雪做一个不算正式的道别!

她要离开,而且短时间内是不会再回来了!

如今,她刻意屏蔽了所有关于齐楚国的消息,她也不想知道凰老三在看到那封休书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表情。

或许,如今他可以安然的抱着谷兰入睡,也或许他会愤怒凌天的想要找她泄愤。

毕竟身为冷骨高傲的尘王,他可能无法容忍别人这般的算计!

可,这些和她都没有关系了,不是嘛!

在那个雨夜,她淋雨望着他和谷兰一起回府的场面,从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或许不再值得她继续深爱!

早在当初的时候,她不止一次的强调过,她的男人只能有她一个!

如果凰老三做不到,那她也不会强求!

难过,是必然的!可难过之后,她还可以选择另一种生活方式!

她是来自新世纪的女人,不是古代那些以夫为天的女子!

“你,怎么还没睡?”

当孤寂的深夜,楼湛低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时,站在月下的苏苓淡然回眸,“你不是也没睡!”

如今,在楼湛和筱雪即将大婚的事实中,他也早在南夏国女皇的默认下,便宿在了太女宫!

彼时,楼湛依旧是那样苍白着脸颊辅以披风,若非了解他的为人,苏苓可能真的会认为他病入膏肓了!

自然,既他是筱雪的选择,苏苓也会同样会尊重!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楼湛踱步至苏苓身侧,顺着她收回的视线一齐看向天幕,眸子有些复杂的闪着暗芒,低沉的询问了一句。

闻此,苏苓忍不住回眸凝着楼湛。从前,并未仔细的打量过他,但在今晚这般静谧的气氛中,她却发现楼湛曾经善于隐藏的情绪,似乎有些外泄。

而且,他眉宇间那一抹无奈般的轻愁,和他如今的外表倒是颇有些相得益彰的感觉!

暗暗在心里给楼湛的评价高了一个层次,随后苏苓轻轻眨动着一汪水儿般的眼眸,说道:“走一步算一步!人生,从来不是按照计划行走的!你说呢!”

“呵!没想到看似顽劣的尘王妃,也有这等透彻的心情!”楼湛这番话,语气中没有半点轻蔑或者嘲讽。

反而给人一种怅然般的感叹!

而后,在听见他如此称呼自己,苏苓不禁撇嘴,但下一刻便话锋一转,说道:“明天你和筱雪大婚,我身为局外人,本来没什么立场说这些话!

但,七皇子你应该知道,筱雪于我来说,是个很重要的朋友!所以,我希望在你们接下来携手相伴的路上,如果你不能给她疼爱和关怀,但至少也请你不要伤害她!我不祈求你能够真心实意的保护她,但最起码你身为她的丈夫,为她撑起一片天的本领应该还是有的吧!

我知道你们楼越国和南夏国这次的联姻,肯定会牵扯到很多利益问题,但筱雪性格直率,而你心思缜密,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身为她夫君的你,能够帮她规避一些利益性的伤害!哪怕,看在她牺牲自己而娶了你的份上,也请对她好一点!”

苏苓细声低语的呢喃着,虽然她也知道自己的话并没有多少份量。但该说的,她还是必须要开口!

毕竟,楼湛的心思太深沉,从一开始她就一直无法看透这个男人!

如今,他在周旋了这么多皇女之后,终于能够达成所愿的嫁给筱雪,单凭这一点,她就必须让楼湛知道,筱雪娶他的确是牺牲!

当然,苏苓这番话,在楼湛听来的确是有些难堪的!

可她说的也不无道理,是以楼湛仅仅是无奈的浅笑,目光凝注在苏苓的侧脸,点头,“太女有你这样的朋友,她,很幸运!”

闻声,苏苓微微惊诧,似乎是没想到楼湛会面对她的刁难如此淡定。而后怅然的望着天际低声叹息,道:“很晚了,你去休息吧!我出去走走!”

话落,苏苓便缓步走向了太女宫的门楼,而楼湛则站的她的身后,望着她一袭下人装扮依旧不损气质的背影,眼底一抹迷惘划过!

离开太女宫之后,苏苓按照记忆里的方向,镇定的走向了南夏国皇宫后院最具规模的殿宇。

她想,有些事情也的确该做个了解了!

毕竟,愿赌服输,她从不畏落败!

未央宫内,夏绯绵依旧是高傲的气势坐在正殿之中的龙案前批阅着奏疏。

而她身畔也同样是悦嬷嬷静候着。

待如此深夜之中,未央宫的大殿前缓缓传来脚步声时,夏绯绵的脸色微凛,神色带着明显的不悦看了看身侧的悦嬷嬷。

刹那间,悦嬷嬷连忙低垂着眉宇,快速的走向殿门。

她也很奇怪,这么晚了,竟然还会有宫人如此不懂事的在未央宫附近行走!

站在殿门处,悦嬷嬷正要举目四望,结果一抬眸就看到了一个下人从正前方的台阶下缓缓而上,而随着她身影渐渐显露,以及被殿内的光晕照射在脸颊上时,悦嬷嬷不禁怔愣。

“悦嬷嬷,好久不见!”

苏苓含笑打了一声招呼,而她这般清脆悦耳的嗓音,也很快就传入了夏绯绵的耳中!

几乎是同一时间,未央宫的大殿中,夏绯绵的声音瞬时传来,“来人,可是尘王妃?”

******

这是一更,二更稍候!今天有加更!PS:不要问我为什么加更,因为此文作者近段时间处于癫狂状态!T.T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