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083 回绝

“小姐。”绿珠夺了幼清手里的针线,“您歇会儿吧,这一刻功夫,您看您手上都扎了好几个血眼子了。”

幼清抬了手,指尖上还在渗着血珠子,她叹了口气将针线交给绿珠,道:“洮河和尘泥还没有回来吗。”

“小瑜守着的呢,要是回来了她肯定会回来告诉您的。”绿珠将针线篓子收拾好,又给幼清到了杯凉茶,在一边给她打着扇子,“这会儿外头没太阳了,要不然奴婢陪您出去走走吧。”

幼清摇摇头,叹道:“我没心情出去,你让我一个人静会儿。”

绿珠欲言又止终究没有再说话。

采芩在门口露了露脸,见幼清在想心事,就轻手轻脚的走过来,低声道:“二老爷和二少爷来了,在烟云阁见老太太呢,估摸着大约是要商量二少爷和周表小姐定亲的事情。”

“哦。”幼清提不起精神的应了一句,道,“若定了日子,你就在房里挑几匹布送去给周表小姐,就当贺喜了。”

采芩应是正要说话,外面春柳隔着帘子道:“方表小姐在吗?”采芩一愣转身出了门,笑着道,“姐姐怎么来了,可是太太那边有什么吩咐?”

“不是太太那边有事。”春柳笑着道,“是大姑奶奶带信回来,说家里有点事,问问方表小姐有没有空今天过去一趟,她在家里等她。”

薛思琴出嫁一个月不到,她们还不曾上门走动过,不过她家里没有长辈,这些规矩到是不用讲究,采芩就转头过去看幼清:“大奶奶说请您去三井坊。”

幼清微微一愣,薛思琴怎么突然让她过去?难道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她不好解决,又不能让姑母出面,所以让给他过去?

薛思琴不是那种无事麻烦人的,她若只是想和自己说说话,大约会亲自回来,如今让她过去,肯定是有原因的,幼清想了想,点头应道:“我知道了,你去告诉来传话的人,我换了衣裳就过去。”

春柳笑嘻嘻的应是走了。

幼清就换了件芙蓉色暗绣兰花纹的褙子,想了想把双平髻拆了梳了垂柳髻,她在镜子前头转了转又别了一支银烧蓝的蟹爪纹簪子,绿珠笑着道:“这样看上去小姐少了许多孩子气,真是好看。”

不知道祝家来的人走了没有,若是薛思琴和他们生了矛盾,她打扮的稳重些,说起话来也有力度。

“我们去和太太说一声。”幼清收拾好便带着四个丫头去了智袖院,方氏知道她要去三井坊,就笑着道,“让周长贵家的跟着你去,我这里正好有些东西要给你大姐,你一起带过去。”

幼清应了事,带着周长贵家的去垂花门坐车去了三井坊。

三井坊和薛家所在的井儿胡同相距并不算远,一个在南面一个则是东南角,马车行了小半个时辰就都了,薛思琴住的院子是个两进的院落,虽不大,但方氏让人在前后加盖了耳房和倒座,所以非常的实用。

幼清从侧门进去,有婆子在门口迎着她,幼清扶着采芩下了车,院子里收拾的很整洁,还用太湖石叠了个小小的假山,山周边则种了美人蕉和山茶,这会儿红艳艳的一片,很有生气。

院子的墙角边还搭了个葡萄架,架子底上是石桌椅,桌子上摆着瓜果,有两个未留头的小丫头正在一边踢毽子,看到幼清过来,两个小丫头不认识她,纷纷收了东西行了礼,幼清跟着引着她的婆子一直绕到了后院,后院里叠排的的房子,很安静,只有两个婆子垂首站着很恭敬的守着门。

“你们太太呢。”幼清疑惑的看着引着她来的婆子,这个婆子她也不认识,想必是府里新买来的人,那婆子指了指掀了帘子的宴席室,道,“太太在里面等您,方小姐请进。”

幼清不疑有他,提着裙子去了宴席室,那婆子笑着和周长贵家的道:“太太有话和方小姐说,还请妈妈和几位姑娘在门口小坐喝杯茶!”

周长贵家的一愣就朝幼清看去,幼清这才忍不住皱了皱眉,就觉得薛思琴今天的行为非常古怪,可她当着下人的面不可能去质疑薛思琴的决定,便道:“你们也累了,就在这里喝杯茶。”

周长贵家的应是,笑着道:“好。”幼清则转身进了宴席室。

宴席室里放着屏风,墙角的多宝格上摆置了许多奇趣的东西,有很多她看的很眼熟,都曾是薛思琴房里摆置的,她站在门口喊了声:“大姐!”就进了门,绕过屏风,她便愣在当场,惊愕不已的望着正姿态悠闲的坐着罗汉床上喝着茶的人……

“宋大人?”幼清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回头望了望又戒备的看着宋弈,“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大姐呢。”

宋弈打量着幼清,小姑娘今儿没有梳双平髻,而是换了个柔美的垂柳髻,罕见的戴着首饰,不同于以往的稚嫩,眉眼间透着丝少女的柔美娇媚,他微微一笑语气淡然的回道:“祝太太在前院呢,你来的时候没有见着她吗?”

这话什么意思,说的就好像她故意冲着他来的一样,幼清似笑非笑道:“宋大人还没有解释,你为什么在我大姐家中?”

“来找祝休德。”他指了指前面的椅子,“和方小姐土地庙一别也不过几日,方小姐的态度似乎不同了。”说完,他就从袖中的拿了卷东西,在手里摆了摆,挑着眉头道,“你要的卷宗。”

幼清总算是明白了,恐怕根本不是薛思琴请她来的,而是眼前这个人用薛思琴的名义诓她过来,她气呼呼的走过去接了卷宗在手里,望着宋弈道:“你找我来,就是送这个?”

宋弈不置可否,道:“那天回来,路上可还顺利?”

幼清不高兴,有种被骗了的感觉,尤其是她回来以后,越想越觉得宋弈很有可疑,如今路大勇又没有找到,她越发怀疑他:“很顺利,宋大人不是去良乡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事情办完了自然就回来了。”说完指了指幼清手里的卷宗,“不看看?”

幼清就打量着他,宋弈今天穿着一件豆灰色细布长衫,俊朗疏懒,眉眼里都写着有所预谋,这是幼清感觉到的,她狐疑的拆开卷宗,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随即拧了眉头在宋弈的对面坐下来,认真的从头细细看了起来。

宋弈就端着茶盅从善如流的喝着,时不时抬眸看她一眼,随即又半阖着眼眸,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幼清越看越震惊,她从来没有看到过大理寺的对舞弊案审问的卷宗,只知道结语是判定了宋首辅的罪,连带着当年一干相关连的人都受到或轻或重的罪责,可是她如今看过卷宗才知道,当年除了卢状元作为证人外,还有一位礼部一位姓关的主事作证,此人在写完供词的当晚在大理寺的牢房中砸碎了砚台吞进了肚子中,当晚便死在牢房中。

正因为他的死,圣上勃然大怒,亲自将宋首辅叫去了西苑,说的什么别人不知道,但从西苑回去后宋首辅便一病未起,这件事再次扩大,从参与当年科考的监考官到负责贡院安全的五城兵马司都牵连进去……但案子审到最后,处置却令人嗔目结舌。

除了宋首辅的罪名外,就只有和宋首辅比较亲近的几位近臣受了责罚,这其中也包括方明晖在内,其余相关联的人以及五城兵马司都安然无恙一点处罚都没有,甚至于卢恩充这个考场作弊最该受罚的人,除了革除功名外,没有其它任何多加的罪责。

这分明就是有针对性的重重拿起,轻轻放下。分明就是有人想要把水搅浑,把案情闹大,这样明目张胆的对着宋墉以及他的近臣,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一句反对的话。

好像所有人都在这卷宗里沉默了下来。

她心里震动不已,宋弈没有说错,这件事似乎比她想的还要复杂,牵涉的人还要更多!

幼清抬起头来望着宋弈,他为什么要给她看这些东西,是想让她知难而退吗?

“多谢宋大人。”幼清竭力让自己看上去很平静,“这些内情若不是看卷宗,恐怕我此生也是不知道的。”

宋弈放了茶盅微微颔首,出声道:“有何感受。”

“感受?”幼清戒备,却露出无奈的样子,“只是为大周可惜罢了。”宋弈眉梢一扬,露出一丝兴味来,问道,“为何是替大周可惜。”

幼清将卷宗收了起来托在手里:“宋首辅有大才,世人皆知,若他能在朝堂多为大周谋效几年,如今的大周定然会更加的民富力强,所以……可惜。”她将卷宗递给宋弈,“看完了,多谢。”

宋弈没接,不在意的摆摆手:“既是给你的,你便收着。”又道,“方小姐这番感悟倒也奇特,旁人只说宋首辅年老昏聩,竟在最后关头做出这种事情,不但毁了一世英明,更是伤了百姓的心。你却不同,却为大周可惜!”

“人生在世谁能无过,更何况像宋阁老这样为大周为百姓操劳半生的人,这样穷追猛打的让他老人家郁郁而终,损失的自然还是大周。”她说完,就看着宋弈,反问道,“宋大人呢,不觉得大周可惜吗?”

宋弈就看着幼清,修长的手指自然的支在炕几上,整个人显得漫不经心的,他柔声道:“大周人才辈出,说不上可惜不可惜,宋某没有方小姐这般良善的心。”

什么意思,是在告诉她,他不同情宋首辅,更不会为他可惜吗?

果然,宋弈控制住卢状元,根本就是防止他被人找到,防止旧案被翻出来,他到底是什么人,为的是谁,图的又是什么?

幼清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望着宋弈,问道:“大人外放的奏请批复了吗?”当初路大勇说卢恩充是准备棉衣棉服收拾行李,江南气候适宜他即便去也不可能带着厚实的衣服,更何况宋家就在临安,除非给卢恩充几个胆子,否则只要他是正常的,就一定不敢去江南!

那么他就只有可能往西北走。

巧的是,她曾听薛潋说,宋弈求外放的地方就是巩昌,就在西北,会不会……卢恩充根本就是准备和宋弈一起走呢。

她越发觉得这个想法很有可能。

宋弈的嘴角动了动,露出个兴味的笑容来,这个问题,前两日在通州的土地庙她就问过,这个小姑娘真敏感,他颇为无奈的摇摇头:“如今只怕是不能成行了。”

不能成行了?也就是说他不能外放了?幼清不解的道:“宋大人要留在京城吗。”

“约莫是这样。”宋弈扬眉,看着幼清,仿佛在说,我走不走你很关心?

幼清咳嗽了一声,只当没看懂他眼里的疑问,接着道:“那真是恭喜宋大人了,外面虽好可总归不如天子脚下,不都说用封疆大吏也不换京官六品吗。预祝宋大人平步青云,蒸蒸日上。”

宋弈回道,“既是不走,自然要认真做眼前的事,能不能平步青云,就托方小姐的吉言了。”他抚了抚衣袖,“方小姐呢,还要去通州吗?”

幼清发现,他好像很喜欢抚袖,这样的动作她在土地庙中就看到他做了好几次,不过他的动作很好看,行云流水似的非常的养眼,可惜她这会儿没心思欣赏,心头起伏不定的盯着的宋弈,问道:“你什么意思?”是在暗示她什么吗,他找到了路大勇,还是知道了卢恩充的下落?

“嗯?”宋弈轻轻一笑,笑声疏朗,“方小姐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他这个样子,幼清更加相信自己的直觉,她有些坐立难安,眉头紧紧锁了起来,沉声道:“我和宋大人并无交集,又怎么会有误会。只是曾听姑父说过一二,宋大人虽在行人司任职但在西苑行走的时间更多一些,想必宋大人也是事务繁忙的很,很意外您还会问我会不会去通州这等小事。”

宋弈哈哈笑了起来,姿态悠然:“此事倒非宋某关心,而是替子寒兄一问。自药方事后子寒对你很是看重,他回京城时还说,若方小姐再去通州,他定要陪你同往。”又道,“子寒已年逾古稀,性子却孤傲狂狷,难得他如此看重一人,方小姐且把他当挚友相交,也会有所获。”

“宋大人点拨,感谢不尽。”幼清微微颔首,回道,“至于会不会去通州,倒是不能确定!”话落,她起身,“宋大人既是来找姐夫,那我就不打扰了,告辞!”

宋弈点头,很热心的道:“方小姐慢走,往后若再有疑问,随时可以来找我。”

找你干什么,让你来恐吓我还是威胁我,幼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转身就往外走,忽然身后宋弈出声道:“待改日方小姐出阁,宋某再去讨杯水酒吃。”

幼清脚步停了下来,意味不明的望着宋弈,愠怒的道:“你什么意思?”

又问他什么意思,他说的不清楚吗?宋弈很有耐心的和她解释:“外间传闻,方小姐就要出阁,结的是锦乡侯的徐三爷,日子都快定了,不是这样?”

幼清眉头紧紧蹙了起来,徐家果然还是这样,不管做什么事情都露出一副高高在上必然成事的样子,姑父不知道,姑母没有点头,就连她也只是在考虑,外面竟然就闹出这样的传闻了,她气的不得了,对宋弈就没心思再接着装:“宋大人饱读圣贤书,怎么也论起蜚短流长了,这些和你没关系!”说完就出去了。

宋弈被喷了一脸的灰,望着幼清愤愤然摔的噼啪响的湘妃竹帘子轻轻笑了起来。

房间里无声无息的出现个男子,身材壮实,人高马大,他垂着头离宋弈远远的,一副恨不得将自己变成房里的摆设,过了一刻宋弈放了茶盅回头看他,凝眉道:“你在躲谁?”

男子猛然抬起头来,脸上止不住露出一丝诧异来,随即垂了头回道:“小人刚才就站的这个位置。”实际上他在幼清进来前,站在宋弈的右手边,不过一臂的距离,这会儿隔了三五人都不止。

宋弈没接着说他,站了起来抚了抚衣摆,道:“事情办完了,回去吧。”说完负手往外走,那人就跟着上来,低声和宋弈道,“郑六爷今儿进宫了,还陪着皇后娘娘和大皇子一起用的午膳。”

宋弈不以为然,淡淡的道:“他是清闲久了!”

幼清气呼呼的出了门,一眼就看见引着她来的那个婆子,冷着脸道:“你是谁身边的人?”

“回方小姐的话,奴婢夫家姓常,是老爷身边的管事妈妈,跟着老爷从陈留一起过来的。”说完她飞快的看了眼幼清,知道她惹恼了这位表小姐,心里却不觉得有什么,一个寄人篱下的小姐,和太太又不是亲生的姐妹,更何况宋大人是老爷的挚友,这几年对老爷帮助颇多,这孰轻孰重她心里有一杆秤,“太太在前院等您,奴婢引您过去。”

幼清被气笑了,她要夸宋弈好本事还是夸祝士林胳膊肘往外拐……只是这里是祝家,薛思琴和祝士林也是新婚夫妻,她只得忍了这口恶气,把账算在宋弈头上,道,“那就有劳妈妈引我们过去。”

常妈妈垂首应是。

周长贵家的惊讶不已,走过来低声和幼清道:“小姐刚才在里头没有见到姑奶奶?”

“没事。”幼清不想让周长贵家的知道她在里头见到的是谁,至于怀疑就让她怀疑,倒并非她顾着名声,而不想让薛家人对祝士林生出芥蒂,她道,“姐姐不在,我就在里头干坐了一会儿,心里不高兴。”

周长贵家的狐疑的朝那边房里看了看,门帘子还在晃动,可见方小姐方才出来是夹着气的,若是没有人她怎么会生这么大的气,可方小姐没说她便不好问,更何况这里还是祝家。

一行人各揣着心思去了前院,刚到门口就看见薛思琴从里头迎了出来,她梳着牡丹髻,发顶着别着一只鎏金菊纹的华胜,穿着件妃色的撒花褙子,下面是条天蓝色的综裙,满是歉意的握了幼清的手,朝着她飞快的眨了眨眼睛,道:“跟我来。”便拉着幼清进了房里,一进去薛思琴关了门就迫不及待的问道,“见着宋大人了吗?”

原来薛思琴知道。这么说他错怪宋弈了?不对,也不算错怪他,要不是他预谋的,薛思琴怎么会想知道他们是认识的,还安排他们见面。

“见到了,大姐你怎么会……”她被薛思琴拉着在身边坐下,薛思琴解释道,“是你姐夫求我的,说是宋大人和你在通州的时候巧遇过,还在土地庙中一起避雨,也算是认识一场。便让我将你请过来。”

“您该告诉我一声的,我当您和祝家来的亲戚有了争执,又没有从中调和,所以找我来。”幼清哭笑不得,又道,“姐夫怎么会知道我和宋大人在通州遇到过,是宋大人告诉他的?”

“这种事虽不能对外说,但自家人知道也就知道了,更何况宋大人和你都是守礼的,你放心,你姐夫什么都没说。”薛思琴解释着,又道,“宋大人和你姐夫私交甚好,也常来家中走动,我见他一表人才又非常的守礼知礼便同意了,更何况,你去通州的事我也听说了一些,想着是不是那天你有什么东西落在那边了,这事可大可小的,不解决了我也不放心,索性在家里,我又在前院,不会有人知道的,你放心。”

幼清叹了口气,连生气都不知道气谁了,只好回道:“他给我个当年舞弊案的卷宗,是当时在土地庙他答应给我誊的,今儿就为了这事。”说完将卷宗拿出来给薛思琴看。

薛思琴匆忙浏览了一遍,见上头写的果真是卷宗,也暗暗松了一口气,虽说她对宋弈的为人和祝士林的为人都放心,可毕竟幼清是女子,传出去不好听,如今没出什么事她也就放心了,丢开这件事不提,她问道:“娘说你去通州是避暑,那边怎么样,都挺好的吧。”

“还行,不过也热的很。”幼清不想将这些事告诉薛思琴,就打岔问她婚后的生活,“姐夫对你好不好?”她打量了一眼宴席室,“布置的很精致也很温馨。”

薛思琴顿时红了脸,拍了幼清的手道:“有什么好不好的,不就是过日子嘛。”

看来婚后还是很甜蜜的,要不然薛思琴不会有这样羞涩的表情来,她微笑着问道:“那祝家的亲戚都走了吗?”

“前天就走了。”薛思琴笑道,“嫂嫂家里还有孩子,几个侄儿也要回去读书,久留不得,便匆匆回去了。”说完见时间不早了,就留幼清吃饭,“你姐夫刚刚走时说他不回来用饭,就我们两个人,你想吃什么?嫂嫂给我留了个汴京的厨子,做的鲤鱼焙面和桶子鸡非常好吃,你想不想尝尝?”

来都来了,幼清也很就没有和薛思琴聊天,便点头道:“好啊,我还听说你现在开始喝开封的杏仁茶,我也尝尝。”

幼清不生她的气,又能敬重祝士林,薛思琴当然高兴,忙喊常妈妈:“方表小姐要吃汴京菜,你和厨房说一声,今儿紧着洪妈妈拿手的做出来,若是做的好我重重有赏。”

常妈妈应是,心里却暗自诧异,没有想到太太很看重方家表小姐,她垂首出了门。

幼清和薛思琴中午一起用了午膳,薛思琴留她在这里歇午觉,幼清就让跟着的婆子回去和方氏说了一声,她自己则一直在三井坊待在到申时才告辞回去,薛思琴送她出门,指着隔壁的院子道:“那边两间就是你和二妹的,里头也收拾好了,等你下次过来我陪你去看看,和二妹各人挑一间。”

幼清笑着应是,道好,带着丫头婆子上了马车。

一上了马车,采芩见周长贵家的没有上来,便贴着幼清的耳边低声道:“刚才在房里的是宋大人?”

“嗯。”幼清点点头,指了指手里的卷宗,“他送这个来。”话落,就想到了宋弈说的话,她吩咐绿珠,“我的桂花油没有了,你去玉屏斋买瓶回来吧,再给二小姐带一瓶玫瑰露,昨天不是听沁兰说她们房里的用完了吗。”

绿珠应是,笑着道:“那奴婢到前面的槐树胡同下车。”幼清颔首,又低声在她耳边吩咐了几句,“宋大人说外头传遍了,说薛府要和锦乡侯府做姻亲,你去打听一下。”

绿珠再笑不出来,哭丧着脸道:“这……这要是真的传遍了,往后小姐还怎么说亲事啊。”

幼清点了点她的额头没有说话。

到槐树胡同口绿珠下了车,马车拐进胡同里又过了两条巷子便是薛府的侧门,守门的婆子见幼清回来忙卸了门槛引她进去,车一路行到垂花门幼清下了车,她扶着采芩的手笑着和周长贵家的道谢:“一出门就得劳动您跟着受累,实在是过意不去。”

“您客气了,这都是奴婢应该做的。”她笑着行了礼,“那奴婢就回去当差了。”

幼清笑着目送她离开,便带着采芩玉雪和小瑜进了垂花门,小瑜笑嘻嘻的道:“小姐,大小姐家隔壁就是您将来陪嫁的宅子是不是,好近啊,以后可以和大小姐做邻居了。”

“胡说什么。”采芩点着小瑜的额头,“也不知道害臊,再叫我听到你说这话我就把你嘴缝起来。”

小瑜捂着嘴躲到玉雪后面,玉雪也笑嘻嘻的推着她。

几个人走着,刚到正院前头的小花园,忽然就看见有人从对面走了过来,是个男子的身影,高高瘦瘦的皮肤很白,摇着扇子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采芩没有认出来就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紧张的扯了扯幼清的袖子:“小姐,前头来人了。”

幼清一愣抬头朝前面去看,几乎是一眼,她就认出来是徐鄂。

无论身形还是相貌,抑或是他走路时的姿态,她都再熟悉不过。

她当即沉了脸,带着采芩转头就往另外一边走,徐鄂也看到了她,立刻收了扇子加快步子三两步追了过来:“方小姐,方小姐,你别走啊。”一副流氓的样子。

幼清大怒,停了步子瞪着徐鄂。

徐鄂没料到幼清会这么凶,可视线依旧从她脸上移不开,他笑眯眯的自我介绍:“在下姓徐,在锦乡侯府排行老三,外人都称我徐三爷。”

白活了两世,就没有个正经的时候,幼清恨不得夺了他的扇子抽他两巴掌,她怒道:“你怎么在这里,这是薛家的内宅,你快走!”话落转身就走。

还是个性子火辣的美人,徐鄂心里就跟煮了壶开水似的咕嘟咕嘟的冒着泡,他看着幼清的一举一动,就觉得自己踩在棉花上,晕头转向的:“走,我这就走。”他不由自主的听着话,可腿像被钉住了,一步都挪不开。

幼清气的不得了,她一转身眯着眼睛看着徐鄂,就连采芩都不曾见过她这样的表情,像生气,又像失望,训斥孩子似的道:“你在这里做什么,还要脸不要?你给我走,立刻从这里滚出去,听到没有!”一顿又道,“我警告你,你若再有下次做出这种事,我一定不会轻饶你。”这番话她几乎是想也不想就说了出来,话落头也不回的快步走了。

徐鄂目瞪口呆的看着幼清的背影,直到她没了影子,他才啧啧砸着嘴,喃喃自语的道:“怎么……怎么有人连生气都这么好看。”说完他甩开扇子呼啦呼啦的扇着风,好像周身着了火的,怎么都扇不熄。

幼清因为路大勇的事着急,又被徐鄂的突然而至气的不行,走了几步便再也走不了,觉得胸口像被什么东西紧紧攥着,尖锐的痛窒闷的令她直不起腰来,这种感觉她太熟悉了,她紧紧扣住采芩的手想说什么,可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采芩骇的不得了,忙抱住幼清:“小姐……小姐,您是不是旧疾犯了。”又含着玉雪,“愣着干什么,快回去拿药。”

不等玉雪回去,幼清已经撑不住,眼前一黑倒在了采芩的肩上。

黑暗中,幼清回到了锦乡侯府,站在海棠院中,她看到了她和徐鄂成亲的那天,满院子的红灯笼热闹非凡,徐鄂喝的摇摇晃晃的被人扶着回来……她还梦到了成亲三个月后他第一次彻夜不归,她在房里等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他被人送了回来,满身的胭脂香味……她梦到了抬第一个妾室进门时,后院里她让人挂满了红灯笼,徐鄂喜颠颠的跑过来和她道谢,又迫不及待的去后院看他的美人……她又梦见了他为了自己和婆母吵架,还拍着桌子说要分家……还梦到了他因为她在大房门口滑到擦破了手肘,他跳着脚跑去大房大吵大闹,说她那么美要是留了疤,他一定和大嫂没完……

五年的时间很短,也很长,短到她来不及体验人生,长到她像是熬过了一辈子……

幼清迷迷糊糊,有人给她号脉,有人在她耳边喊她的名字……还有使劲捏着她的鼻子往她的嘴里灌药……

她忍不住咳嗽一声被呛醒了,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封子寒焦急的瞪着一双眼睛,半蹲在她的床前,一见她醒来他顿时嘿嘿笑道:“我就说我的办法有用吧,捏着鼻子灌药,百试百灵。”

幼清实在没有力气和他吵,他那力气哪是灌药,打桩都够了。

“幼清!”方氏哭着过来,一把将幼清抱住,“你没事就好,吓死姑母了。”说完又怕自己抱的太重,压着她擦着眼泪起身,道,“怎么样,你还好吧,胸口还闷不闷?”

幼清摇摇头,道:“没事,我就是觉得的累睡了一会儿,让您担心了。”

方氏长长的松了口气。

封子寒推开方氏,凑在幼清面前,笑着道:“你那个药方不行,我刚刚和九歌研究了一下,九歌说在里头再添一味药,我回去就给你制了药丸送过来,以后你不准再吃那个药方,要用我的,知道没有。”

哪有人自己诋毁自己的,幼清忍不住笑了起来,乖乖的点头道:“那就有劳封神医了。”

“不累,不累。”封子寒一屁股在床沿坐下来,看的方氏眼角直抽,他浑然不觉,笑着道,“刚才就给你吃的新药方,味道不苦吧,九歌在里头加了罗汉果!”

幼清愣了愣,继而瞪大了眼睛,道:“就加了一味罗汉果,您就说是新药方?”

“怎么了?”封子寒不高兴,“加了药就是新药方!”

幼清实在没话说就闭上了眼睛不理他,封子寒笑眯眯的推推她,道:“听说你是被人气病的,要不然我帮你教训他一顿,我的手段可比你高明多了,保证一剂药能让他在牡丹阁待一个月出不来。”

方氏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忙拉着封子寒:“您也累了,快坐下喝杯茶。”不由分说的拉着封子寒远离了床边,封子寒被方氏扯的一个转身,也不生气眼珠子直转的道,“那我就不多待了,回去找九歌商量商量去。”说完兴冲冲的跑了。

幼清也没力气管他,拉着方氏的手,待她坐下来,幼清轻声道:“姑母,我想好了,锦乡侯的婚事您回了吧。”她要借助别人的势力,可也不是只有锦乡侯府可以,就算最后谁也不能帮她,她宁可去敲登闻鼓,也不能再和前世一样将自己的时光蹉跎耗费在锦乡侯府。

还有徐鄂,她没有力气再应付他,刚才那一瞬间,她就知道自己高估了自己的能力,面对这样的男人,她若不再次早亡,就很可能不是五年而是一辈子的日日相对,她根本就无法忍受。

“好,好!”方氏高兴的不得了,点着头道,“姑母这就回了徐家,这就去!”

幼清拉住方氏,摇摇头,轻声道:“您别急。”顿了顿她道,“您想办法把我有隐疾的事告诉锦乡侯府,就说我今天命悬一线,说的越严重越好……”前一世成亲后徐夫人知道她有隐疾,就能对着她的脸丢茶盅,恨不得休了她,这一世八字还没一撇,她是绝对不可能同意徐鄂的。

“姑母知道了,你好好休息。”方氏松了幼清的手,道,“你饿不饿,想不想吃点东西。”

幼清没什么胃口,可又怕方氏担心,点头道:“我想吃点清粥。”方氏高兴不已,“我这就让厨房去做。”说完喊着采芩,“去告诉厨房给你们小姐炖粥……你亲自看着,炖的软乎些。”

采芩应是快步而去。

“徐鄂怎么会来咱们家?”等房里没了人,幼清问方氏,方氏摇摇头道,“我也是事后才知道他来的,可若是他从前头进来我不可能一无所知,稍后我就让人去查查,他是怎么进来的。”

“不用查了。”幼清道,“定然是二哥带他从角门进来的。”薛明后来进府都是从角门进来的,那边守门的婆子大约早就被他买通了。

方氏也气的不得了,回头喊着陆妈妈:“去把角门给我封上,还有守门的婆子给我拿了打,打到她招认为止。”

“是。”陆妈妈应了,就气势汹汹的出了门。

薛明可真够可以,惦记着报仇,幼清问方氏:“今天二叔不是也来了吗,二哥和周姐姐的日子定了吗。”

“没有。”方氏如实的摇头道,“姑太太说要问过周大人,可周大人那边回信来发了一通的怒,说要让姑太太将文茵带回广东去,老太太不答应,这事便僵持下来了。”

哪是周礼不答应,恐怕就是薛梅不答应吧。

想就这么走了?幼清冷笑了笑。

------题外话------

五月已经过了一大半了,时间晃着可真够快的…话说,月票神马的,丢出来吧,别担心砸到我,我皮糙肉厚不怕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