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一十二章 父子三人的新衣

上官雪妍看着她由于激动略显微颤的身子,就明白她对自己的这个提议很动心了。自己也不是逗她玩,这事对自己来说其实也不难。她本由于寒毒长时间的侵蚀伤害了女子孕育子嗣最重要的地方,自己可以用空间里那些含有灵气的药材给她炼制一颗治愈的药丸,也算是自己对她给墨儿一个好出身的报答。不过另一件事,自己也可以帮她一下,就看她愿不愿意。

“你想不想回上京去侯府去看看,这个你要愿意,我也可以帮你的。我只要做个与你现在长相有几分相似的假面贴在你脸上就行了。你带着它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回到上京,只是有几分相似也不会有人怀疑什么,再说在世人眼里你已经去世了,他们也不会想到是你回去了,也就不会有什么麻烦。”上官雪妍放下手里的杯子轻描淡写的说,就好像在说今天的早饭一样。

“真的,您说的是真的。”萧夫人这次是真的激动了,站起身带起了原本她坐着的椅子。

“凝儿,你怎么了?”上官雪妍房间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萧震霆跑进来搂着自己的夫人问。

“霆哥……。”萧夫人流着泪哭出声音,释放心底多年以来的压力,她终于可以回上京了吗,可以回去见那些让她朝思暮想的家人?

轩辕玄霄他们也在后面跟着进来,站在上官雪妍身后。他不是担心上官雪妍对萧夫人做什么,她是担心沐丝凝说什么,让上官雪妍不开心。

“圣王妃,是不是我夫人的病很重?”萧震霆奇怪的问上官雪妍,他知道此时凝儿也不可能和自己说什么。

“她的病没什么,我保证不出一个月就能好。我只是问她我想不想回上京看看,我可以帮助她,她就突然激动起来。”上官雪妍听到他的问话,淡淡的说。她也只是想帮助她一下,怎么好像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一样。

“谢谢圣王妃,我先带凝儿回去。”萧震霆知道自己的妻子现在的哭泣也许是因为太开心的原因,所以想先带她离开。他一直都知道凝儿的心结在哪里,自从几年前凝儿知道沐侯夫人思念她缠绵病榻的事,她的心结就越重,病也就越重。

“恩,如果她想通了,就让她来找我吧。”上官雪妍知道应该让她缓一下。

“明白了,我会和她说的。”

萧震霆抱自己的妻子离开上官雪妍的房间。

“你真的打算帮她吗?你不是说过那制造假面具的东西很难找?那你又何必去费这个心。”轩辕玄霄知道她说的方法,也许只有那一种才可以让沐丝凝没有丝毫担心的回到上京,只是有点想不通妍儿在想什么,为什么帮丝凝。

“我以前说过这话吗?反正我不记得了,我也是为了报答她给了墨儿一个身份。”上官雪妍先是疑惑的问,自己会这么说嘛,那假面具一点都不难制作,自己只要在空间里取出那些自己已经调配好的胶状物,然后敷在要假面人的脸上自己在修饰一下就好了,等它成形取下来,就是一张薄如蝉翼的假面具,贴在脸上也不会有人发现破绽。自己以前也经常做,怎么会麻烦呢?要说麻烦也就是调配的原料不是常见的,在外面找起来有点麻烦,不过这些自己空间里有,自己每次调配都会调配很多,放在那里,反正也不变质,自己可以随时用。

“娘亲,你们在说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轩辕云墨听到此事竟然和自己有关,于是问。

“墨儿你……。”

“主子,罗知府带领禹城大小官员现在在外面求见圣王爷,柯盟主带儿子还有一些乡绅说是来答谢圣王妃的救命之恩。”就在上官雪妍要和儿子解释萧夫人是谁的时候,门口传来中华楼掌柜恭敬的声音。

“知道了,我们这就去,你先上点茶水吧。”上官雪妍听到他话,也不奇怪,这些人要是不来才会奇怪,他们会来也是在他们两个的预料之中的。

“是,主子。”那掌柜听到了后,带着疑惑离开了。那些人找的是圣王爷和圣王妃,可是那圣王爷一家也不住在这里。自己来回禀只是想问主子该怎么应对,现在听主子的意思难道主子打算去见他们不成。

“墨儿去换衣服吧,还有通知你大哥换衣服会客。”上官雪妍自从轩辕玄霄认了轩辕少泉为义子,只要墨儿能出现的场所,她就没忘记过轩辕少泉,她不想让他觉得他们在排斥他。

“知道了,娘亲我这就去。”轩辕云墨听后带着站在门口的随墨离开。

“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我要换一身衣服。”上官雪妍身上的衣服是早上起来穿的不适合见客。现在要见那些人,知道即使不用穿什么朝服,可是也要穿得体的衣服。

“你们都有衣服可换,那我换什么?”轩辕玄霄懒着不走,看着上官雪妍问。

“你不要告诉我,你堂堂圣王爷会没衣服穿,那你身上穿的是什么?”上官雪妍讽刺的问他,这人有时候真是个无赖,真以为自己不自己他在打什么主意。

“没有。”轩辕玄霄大言不惭的昂着头说,好像他抱怨没衣服这是多自豪的事。

“给你,现在可以走了吧。”上官雪妍从衣柜里拿出一个布包扔给他,这是自己几天前才给他做好的衣服,他不就是惦记这衣服吗。

“我们在外面等你。”轩辕玄霄抱着那包袱,他知道里面是自己想要的衣服,这是妍儿第一次给他做衣服,他也等了很久了。自己还在等她什么时候给自己呢,可是几天过去了,妍儿竟然提都没提,那自己只好开口要了。

“知道了。”

轩辕玄霄开心的抱着衣服回到自己住的那间卧室,先把包袱里的衣服取出来,轻柔的放在床上。他自己在床边看来很久,脸上带着决绝的神色,才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穿上那件新衣服。

上官雪妍的衣服也没换多久,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场合,她不用隆重的装扮,只有得体适宜就行了。她换上了一件湖蓝色的衣裙,头发也是简单的盘着,也没什么繁复的装饰。上官雪妍打理好自己,就推门出去。

“你们这是商量好的?”打开门的上官雪妍就被自己眼前的三人给震到了,他们三人像商量好的一样,身上穿的衣服都是自己缝制,衣服的样式都差不多,不过自己又以他们不同的性格和年龄在刺绣上做了分别,更能凸显他们自身的气质。

这衣服也不是西越传统的男式衣服,原来的衣袍自己看着觉得不利索,所以给他们做的衣袍会有些改动,可是穿上又让他们不觉得自己和那些穿传统的西越衣袍的人有什么不同。

“娘亲,没有商量。”轩辕云墨笑着说,他出来的时候看见大哥和父王也吃了一惊,没想到他们的想法一样。

“母亲缝制的衣袍,就该在重要场合穿。”轩辕少泉摸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说。这是第一有人给他做衣服穿,他以前的衣服都是府中分发的,要不然就是在店铺里买来的。那些衣服也算是好料子,可是他现在觉得身上的衣服穿上更舒适,也轻薄了很多,但是穿上却不觉得寒冷,他知道这些衣料比自己以前那些的要好的多。起初拿到衣服的时候,他很吃惊,没想到母亲会亲手给他缝制衣服,他也曾羡慕过二弟可以穿母亲做的缝制的衣袍。可是他知道自己始终和二弟不一样,即使他和二弟都不是母亲的亲生儿子,可是二弟是父亲的亲子,还是有母亲带大的,所以自己也不奢求能有和二弟一样的待遇。

那天二弟拿着衣服给他的时候,他躺在床上一夜没睡着。他从小在王府和凌府长大,经历过太多的人情冷暖。当他知道自己不是圣王爷儿子的时候,也曾担心过要是被知道了,自己该去哪里。他想过很多可能,唯一没想到的就是,圣王爷会收自己为义子,让自己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继续顶着圣王府大少爷的名头生活。自己应该感恩的,不是吗?从上京出来几个月了,他们对自己很好,一点也没有和二弟的不同,就连随墨他们也对自己很尊敬,让自己明白自己和他们是一家人。

“少泉衣服穿着还合适吗,母亲只是凭自己目测缝制的,要是你穿着不舒适,你告诉母亲,母亲给你改一下。”上官雪妍走出房间,走下台阶,走到他身边问。

“母亲的手艺很好,这衣袍很合身,穿上很舒适。儿子现在就连睡觉的时候都想穿着,可是又怕弄换了。”轩辕少泉笑着说。

“我看你现在和墨儿学坏了,也会说话哄母亲开心了。”上官雪妍点着他的头说。

“娘亲,我说的都是心里话。”轩辕云墨凑上前说。

“你是娘亲从小带大的,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娘亲会不知道,怎么哪里都有你的事。走吧,我们再不出去外面的人要等的着急了。”上官雪妍说完就和儿子站在一起不动,看着轩辕玄霄。

“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轩辕玄霄被上官雪妍看着有点迷糊,他刚刚一直在看着他们母子三人在那说笑。真好,那是自己的妻儿,要是再有个像妍儿一样的女儿就更好了,看来自己还要努力才行。然后轩辕玄霄就感觉上官雪妍在看着他,他不会一时高兴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吧。

“圣王爷,你可是一家之主,不是应该走在前面吗,我们这不是在等您先行吗?”上官雪妍奇怪的看着他,他刚刚的在想什么,笑的有点不怀好意。

“哦,妍儿你和我的地位一样,我们两人应该携手并肩。”轩辕玄霄听见上官雪妍的话,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走上前牵着上官雪妍就朝中华楼的前面走去,还在边走边说。

上官雪妍听到他的话没说什么,只是任他的手牵着自己,和他并肩前行。上官雪妍面上没说什么,心里还是有点微动。这是个男尊女卑的朝代,女子的地位不如男子,女子也是依附于男子生存。哪怕贵为皇后,不是也全是看陛下的脸色行事。他现在可以和自己说这一句话,是自己没想到的。他是个男人,是个位高权重的男人,大男子主义想必比其他人更甚,可是他现在竟然说自己和他是平等的地位,这是自己没想到的,看他神色他也不像是说着玩的。

“圣王爷到,圣王妃到。”原本把守在通往在中华楼后院门口的齐浩对着中华楼的大厅高宣。

那些原本坐在椅子上的禹城官员和那些来道谢的人,立刻起身,恭敬的站里在大厅里。

轩辕玄霄带着妻儿在那些人刚起身的时候就出现自他们眼前。

“下官等见过圣王爷千岁。”那边罗知府打头跪下,那些禹城大小官员随后跪下。

“草民等见过圣王爷千岁。”这边以柯觉天为首的禹城个势力也跪下行礼。

“都请起吧,本王也是游玩至此,没想到会惊动大家。这是本王的圣王妃,日后见圣王妃如见本王。”轩辕玄霄看见那些人没有给上官雪妍行礼,所以在他们刚站起身子的时候又对着他们说道,自己拉着上官雪妍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

“下官(草民)见过圣王妃千岁。”那些刚起身的人,又只能再次跪下去。不过这次他们都在心里有了统一的想法,那就是圣王爷很宠爱圣王妃。

“请起。”上官雪妍坐在轩辕玄霄的身边,对于那些人的跪拜,她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淡淡的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轩辕云墨和轩辕少泉也坐在上官雪妍身边,他们母子三人坐在一起,那位置排列看着挺奇怪的,在外人看来,那母子三人把圣王爷排除在外。轩辕玄霄看见了只是笑笑也没说什么,他知道在墨儿心里自己的地位远不如妍儿重要,而少泉和墨儿走的比较近,所以自己就成了孤家寡人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