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一十一章 医病先医心,萧夫人的往事

上官雪妍敲开了萧震霆一家暂住的房门,开门的是眼睛红红的萧震霆。上官雪妍猛然看到他的样子还是有点吃惊,不过很快也就释然了,想必是那孩子醒过来了。

“是圣王妃呀,请进。”萧震霆略带着不自然的看着门口的人,自己现在的样子不适合见人。

“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看来孩子已经醒了。”上官雪妍看着霄震霆有点无措的样子说,抬脚走了进去。她想着既然叫开门了,就进去看看,自己要是现在离开,他会更加的窘迫。

“醒了,刚醒的。”萧震霆走在上官身后点着头说。

“民妇见过圣王妃。”萧夫人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绕过屏风出现在上官雪妍面前,就要跪下行礼。

“不必了,这里不是在王府里,我是来看看孩子,算着时间他也该醒了。”上官雪妍伸手拦着她,说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自己不能让她行礼,她怎么说现在也算是墨儿的‘母亲’。她是曾经对不起轩辕玄霄,可是她也算是墨儿的恩人,就是因为有她的存在,才让墨儿活的正大光明的,没人会拿他的出身说什么。这一点自己会记住的,自己现在是对轩辕玄霄有感觉,可是自己不会把她当‘情敌’看待。

“谢谢圣王妃体谅,冷儿在里间,圣王妃请。”萧夫人感觉自己身上传来的力量,那股力量让自己跪拜不下去,心中略感吃惊,不过还是站起身来。她现在不是以前的深闺少女了,自己的夫君为了自己的身体也曾让自己习过内力,自己关于武功现在也多少知道一点。

上官雪妍在他们夫妻的带领下走进卧室,就看见那个孩子躺在床上,眼睛在骨碌碌的转,一看就是一个伶俐的孩子,更何况他现在正处在男孩子顽皮的年纪,就如有时候的墨儿一样,鬼主意很多,祸也没上闯,不过背黑锅的都是流冰他们。

“有没有哪里舒服,你可以告诉我。”上官雪妍走到床边弯下腰,一边给他把脉,一边柔声的问。

“我现在没有哪里不舒服,姨姨你是大夫吗?”躺在床上的孩子任凭上官雪妍给他把脉,睁着大眼睛好奇的问上官雪妍。

“我不像大夫吗?”上官雪妍笑着反问他。

“不像,我见过很多大夫,都是一些年纪很大的白胡子老爷爷,第一次见像姨姨这么好看的大夫。那姨姨你能给我娘看看吗,我娘病的很重,我们这次出来就是找神医给我娘看病的,可是爹说神医很难找的。那姨姨要是治好了我娘,我就把自己所有的银两都给姨姨好不好。”他原本明亮的眼睛说道自己娘亲的病情突然暗了下来,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娘的身子很不好,经常卧床不起,还要吃很多的药。他看着都难受,可是他们看过很多大夫,娘一直都不见好,如果姨姨可以医治好娘,他舍得自己的所有银子,那些老爷爷不是看诊都要银子吗?

“冷儿,住口不得无礼。”萧夫人突然开口打断自己的儿子,他觉得儿子越说越离谱了,她有点担心上官雪妍生气。在教训儿子的时候,还在不断的偷瞄上官雪妍。

“娘,我……。”那孩子也许是没想到自己的娘会突然发火,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一时无措,眼睛都红了。

“萧夫人,没事的,我不介意,这孩子很懂事,你有如此知道心疼你的儿子,你就是为了他,也该放宽心胸才是。那你告诉姨姨你叫什么名字,姨姨接你们回来就是要医治你娘亲的,告诉你一个秘密,姨姨可比那些白胡子老爷爷厉害多了,一定可以医治好你娘亲的,不过姨姨治病的诊费很贵的,你有多少银子可以给姨姨?”上官雪妍先是劝阻萧夫人,然后低头和那孩子说话,多懂事的孩子,就像自己的墨儿一样,懂事的让人心疼。

“我有二百两,不知道够不够?”那孩子听见上官雪妍说可以治好自己的娘,开心的差点从床上起来,不过被眼疾手快的上官雪妍按着了,他说道自己银子的时候,有点担心的看着上官雪妍,就怕她说不够。

“我想想看,诊金、药材钱,你的二百两勉勉强强的够了。对了,我怎么忘记了,还有你的诊金和药材钱,那这样算好像不够怎么办?”上官雪妍站起身一本正经的算着自己的帐,不过一直在观察那孩子的表情。听见自己说够的时候他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可是听见不够时,他急的都快哭了。

“那怎么办,要不然姨姨,我不治,我现在就走,那我的银子是不是就够给我娘看病了。”他说完就要挣扎着下床。

“冷儿……。”萧夫人扑上去搂着自己的儿子,泪水如雨下。

“圣王妃?”萧震霆奇怪的看着上官雪妍,他不明白他们都知道冷儿是不懂事,再说凝儿的诊费要付也是自己付,她为什么和冷儿这么说。

“那倒不用,姨姨有个主意,你娘的诊金你来付,那你的诊金姨姨问你爹讨要不就行了,这不就解决了。谁让你是他的儿子呢,这叫,母债子偿,子债父偿,你们可是一家人,少了谁都不行。”上官雪妍也没想到这孩子反应那么强烈,看来他很在乎自己娘的身子,这也有利自己的打算,于是赶紧又说。

“爹……?”萧冷杰看着自己的爹喊道。

“爹替你付。”萧震霆看着自己的儿子许诺。

“娘,我的银子够给娘亲治病的,那娘亲的病很快就能好了。娘亲身子要是好了,就又可以给冷儿做桂花糕吃了。其她人做的都没有娘做的好吃。”萧冷杰偎依在自己娘的怀里开心的说。就好像此时的萧夫人身子已经好了一样。

“冷儿……娘一定会尽快好起来,到时候再给你做桂花糕,你以后只要想吃,就告诉娘。”萧夫人听见儿子的话哭的更加厉害了,自己也不记得有多少年没给他做过桂花糕,自从身子不好之后,自己再也没进过厨房了,他竟然还记得自己做的桂花糕的味道。自己这些年真是一个不合格的母亲,把他忽略到什么地步,好在现在还来的及弥补。

“我在厨房给孩子熬了一些粥,还有你们的早膳,是我让人送过来还是你们过一会自己去取。”上官雪妍觉得现在没自己什么事了,她的目的达到了,也可以功成身退了。剩下的时间那是属于人家一家三口的,她就没必要参合了。

“谢谢圣王妃,今日之事萧震霆铭记在心。至于早饭我一会自己去取,就不劳烦那随墨小哥了。”萧震霆抱着拳,弯着腰对上官雪妍行礼说,他现在也明白圣王妃刚刚的举止的目的了。

“行,我就先行离开了。”上官雪妍转过屏风就向门口走去。

“你们怎么在这里?”上官雪妍看着门口站立的几人,于是好奇的问,现在他们不是应该在厨房吗?怎么会都挤在这里。

“娘亲,我们是来找你用早膳的。”轩辕云墨快速的说,他怕自己娘亲会认为他们在偷听。

“妍儿治病的方法让为夫耳目一新,丝凝这次的病应该会好了。”其实他们真的是来叫她用早膳的,不过刚到门口就听到妍儿和那孩子的对话,一时好奇他就站在门口没走进去,想知道妍儿和那孩子说什么?真没想到她竟然通过那孩子去刺激丝凝,让她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好重新找回自己活着的意义,没有母亲不疼爱自己的孩子,现在想必经过今天的事,丝凝就是为了那个孩子也会想开很多。她只要打开心结,妍儿在辅佐以汤药,她很快就能好了。

“我只不过对症下药吧了。”上官雪妍满不在乎的说。有时候医心,比医病痛更重要。

“妍儿不只驱除病痛的医术厉害,就是这医治人心的医术也是无人能匹敌的,可比那所谓的神医强多了。”轩辕玄霄看着沉思的云隐说。

“大姐,我……。”云隐不知道说什么,他怎么没想到,只要想法打开那萧夫人的心结,就可以治好她的病,也许她可以不药而愈。

“我昨天让你去看过了,你也知道她的症结在哪里,同时也知道她的病只要打开心结就可以治疗。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去想着配置什么汤药,而是解决病根,病痛只有除根才能彻底治愈。不是说心病还许心药医吗?那萧夫人我们不知道她具体的心病在哪里,只是猜想她是为了以前的事,一直郁结在心,那我们就要把以后放在她的心中,让她知道还有更重要的未来在等着她,对于一个母亲,孩子就是她的未来。其实这次也不全怪你,毕竟我们都不是很了解那萧夫人,你下次注意点就行了。我这次之所以能成功也是我们是同一个角色,我知道她的软肋在哪里。”上官看着轩辕云墨和云隐认真的说,不过也不能打击他们太过了,于是说自己也是碰巧了。

“我明白了大姐,我下次会注意的。”云隐低着头想了一会说。

“娘亲,墨儿不明白?”轩辕云墨抬着头眼带迷茫的看着自己娘亲。

“那是因为墨儿还小,以后会明白的。”上官雪妍知道这个儿子早熟,可是他毕竟经历的很少,也许对于今天自己说的人心一事有点不解。

“坐吧,我们用早膳,也许一会该有人了。”轩辕玄霄坐在餐桌上给他们母子摆碗筷,对着正在洗手的上官雪妍说。

“恩。”上官雪妍也知道他说的是对的,知道圣王爷在这里,那些地方官理应过来参拜,招待。

一顿早饭吃完,上官雪妍先回到自己的房间,等着那萧夫人过来,自己好给她看诊,自己早饭前的那一出只是想让她愿意看病,并且在以后的治疗中配合治疗。要是病人不配合治疗,自己就是医术在高明也看不好她。

果然上官雪妍没在房间等太久,那萧夫人敲门,上官雪妍让雯娥开门,自己在桌子边倒着茶水待客。

“民妇,见过圣王妃。”萧夫人进入房间就看见上官雪妍稳坐在桌边提壶倒茶,屋内瞬间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茶香,她忽然感觉身子也舒爽了很多。

“萧夫人多礼了,坐,尝尝这茶的味道如何?”上官雪妍使个眼神让雯娥阻止她行礼,然后指着自己对面的位置说。

“多谢圣王妃。”萧夫人坐下道谢,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茶水:“好茶,民妇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茶。”萧夫人由衷的赞扬。

“多喝点,伸手给我,我给你把把脉。”上官雪妍看她一眼说,她在民间这么久,都没丢掉以前学习的礼仪和学识,可见以前学的有多用心。

“谢圣王妃。”萧夫人伸出自己的一只胳膊放在桌子上。

上官雪妍三指并用按在她伸出的那只手腕上,诊脉的时候看不出她的面部表情,过了一会儿,上官雪妍手指离开她的手腕,接过雯娥的递过来的锦帕,擦拭一下自己的手。

“你不只是多年的心事郁结于心,你还曾经流过孩子,受过寒气的侵蚀。当时你没有及时治愈,久而久之它也就伤了你的身子,我要是判断的不错,你从三天前就开始吐血了,不过也只是一天一次,这些你都瞒着他们父子。”上官雪妍端了一杯茶说那在手里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着自己的诊断结果。

“我和霆哥不是经过双方父母同意的婚约,虽然我是带着儿子进入萧家的,还隐瞒自己的以前的事,所以萧家人并不接受我,起初只是想让我以侍妾的身份进入萧府。我虽说是从上京逃出来的,可是毕竟是侯府小姐,怎么可能为妾,这不是给父母丢脸吗。我说什么也不愿意,甚至带着儿子离开,好在霆哥是真心对我好,为了我的正妻之位,用自己逼迫自己的父母,最后萧家不得不妥协。因为不是他们选择的儿媳,所以在我进门之后只要霆哥一不在府中,就受到婆婆的各种刁难,这寒气就是因为我曾大冬天在婆婆屋外跪了一夜留下的,腹中不到一个月的孩子也在那天流掉了。后来我的身子就越来越差,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婆婆从哪也很少刁难我了,可是从哪以后我就很少下床了。”萧夫人喝着茶平静的说着自己的往事。

“其实你挺幸运的,毕竟你的夫君对你很好。”上官雪妍听后无力吐槽,怎么都是一些老掉牙的桥段故事。

“我也是这么以为的。我出身上京的静安侯府,是府中的大小姐,刚出生就被赐为皇子妃,注定了一生荣华富贵。为了做个合格的皇子妃,我从小就被娘找各种师傅用心教导,就连教养嬷嬷都是都是宫里的一等嬷嬷。小到言行,大到出面应酬。直到后来王爷得了重病,我要学的更多,娘告诉我,我一定要撑起玄王府,做一个合格的妻子,合格的王妃,我也是一直这么要求自己的。嫁入玄王府之后,我恪守一个妻子的职责,一心一意打理玄王府。可是一切都在那一年发生了改变,我们去利于他养病的行宫,谁知道刚到行宫三天王爷就失踪了,我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我秘密的告诉了陛下,然后竭尽全力的去封锁消息。在我快撑不下去的时候,打算离开这个人世的时候,遇到了身受重伤的霆哥。我们相处了几个月,彼此都爱慕着对方,可是都没有说出口。我也挣扎过,不过一场醉酒,事情就彻底变了样子。那时候距离王爷失踪已经有一年了,都认为王爷不会回来了,我也这么认为的,就想和霆哥离开行宫。就在我们准备好打算离开的时候,王爷抱着一个孩子悄悄的回到行宫,我当时震惊害怕,还有释然。当王爷知道后,我以为王爷会杀了我们,我们也做好了赴死的打算,没想到王爷竟然让我把孩子生下来,并且许诺只要我生下孩子,他就放我们离开。我猜测过王爷的目,后来王爷也明说了,他想给带回来的那孩子一个身份。只有有我生出的孩子才会是玄王府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我的孩子生下后王爷依约放我们一家三口离开,私下给了我很多银两傍身,叮嘱我万事小心。我和王爷自幼相识,他中了毒以后,对谁又是冷冰冰的,即便对我也是礼遇有加的,我们在一起一直相敬如宾,我的院子他也只是进去坐坐,其实我知道王爷对我没有男女之情,我也一直把他当兄长看待。我之所以执意嫁入玄王府一是大家都知道我是皇子妃,虽没明说,众人也都默认我是他的未婚妻。二是也算是我的执念,我不想自己从小的苦都白受了。我也以为我是多收了解他的,他不会对谁有融化那颗心。可是昨天的意外相见,我知道他对你很不同,我想你们相识也没多久,他以前应该都不在王府吧。可是他对你呵护备至,就连称呼都亲昵了很多,我曾见过他思念那孩子的母亲,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躲在书房里对着一根银针哭泣,我就想是什么样的女子可以让他如此伤怀。我不是挑拨离间,只是好奇罢了,现在看见你我也就明白了,那人想必也同圣王妃您一样优秀吧。”萧夫人,现在也可以称呼她沐丝凝了,曾经的玄王妃,那个应经死去十年之久的玄王妃。她简简单单的就说完了他和两个男人的纠葛。

“其实我就是墨儿的亲生母亲,墨儿就是当年的那个孩子。我现在失去了原来的记忆,后来也是阴差阳错的嫁入王府的。”上官雪妍看着那个平静的女人,她的前半生可以说过得不是很好,可是她说的时候字里行间却没有一点的不满和抱怨。

“原来是这样,恭喜你们一家人团圆。”沐丝凝了然的说。

“多谢,你的病不是什么大事,我可以治好的,可是也要你想治疗才行,你怎么说?”上官雪妍听完她的话,道谢,然后说道她的病情。

“我知道您的意思,我会配合的,就算为了冷儿,我也想尽快好起来。”

“那现在事情就简单多了,这瓶药丸,你拿回去一天一粒,吃完也该好了。至于寒气,我给你开个方子,喝一些汤药,最多一个月就好了,你说不定还可以给冷儿添了弟、妹。”上官雪妍拉过桌子上的笔墨,低头写起了药方子。

“多谢圣王妃。”沐丝凝起身带着激动的心情道谢,她没想到会有如此的意外之喜。孩子她何尝不想要,那个流失的孩子是她心里永远的痛,现在自己真的能再次做母亲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