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五十九回 再添喜事

余下季东亭看着顾蕴竟就这么扶着自己的丫鬟离开了,就忍不住再次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这世上怎么会有怎么……特别的人,不,用特别已不足以形容这位顾四小姐了,他现在唯一能想到形容她的词,就是“奇葩”!

彼时冬至已驱散完围观看热闹的人群也凑了过来,——以他家爷的身份,自然是见过他的人越少越少,哪怕那些围观的人们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民众们。

谁知道却不见了顾蕴主仆的身影,冬至不由奇道:“才顾四小姐不还正与爷说话儿呢吗,怎么这么快就不见人影了,她上哪儿去了?”一面说,一面还踮起脚尖往前张望。

季东亭觑了站在原地一脸喜怒莫辩的慕衍一眼,才摸着鼻子有些含糊的道:“那个……顾四小姐已经回去了……”

话音未落,冬至已急得直跺脚:“回去了?爷怎么能让她就这么回去了呢,好容易今日大家遇上了,怎么也该多与她说会儿话,套套交情才好,爷您怎么能就这样放了顾四小姐回去呢?须知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谁知道下次还能不能遇上这样的机会,您怎么能……”

“说够了吗?”慕衍终于冷冷开了口:“说够了就给我闭嘴!”

冬至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家爷的心情貌似很不好,浑身上下就跟一大块冰似的正嗖嗖往外冒着瘆人的冷气,可他方才竟然没感觉到这得是有多迟钝?

他就不敢再去触慕衍的霉头了,只得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季东亭,自家爷才当了一回英勇救美的英雄,得了与美人儿难得亲密的机会,照理该心情大好才是,怎么瞧他的样子,却与素日被人惹着了时一般,气得都快要杀人了呢?

季东亭再次摸了摸鼻子,本不想理会冬至的,又怕他不长眼的继续叽歪个没完,让慕衍更生气,只得以唇语向他道:“什么都别说了,回头再告诉你……”

话没说完,忽然觉得如芒刺背,忙小心翼翼的转过身去,果然就对上了慕衍冰冷如刀的锋利目光,他忙赔笑道:“爷,呵呵,我闭嘴,我闭嘴便是。”

慕衍已笑了起来,笑得一脸的云淡风轻,声音也一反方才的冷厉,变得十分的和煦:“你们跟了我这么些年,旁的没学会,倒是一个个的都学会自作主张了,一个呢,就背着我去查顾四小姐的底,一个呢,就当街算计起人家,更算计起我来,你们是算准了我好性儿不会与你们计较是不是?看在你们这些多年都忠心耿耿,也看在义父的份儿上,我不重罚你们,待会儿回去后,你们两个就去练功房拿彼此练练手罢,记得,什么时候我让你们停下了,才能停下!”

想起方才顾蕴对自己的冷淡和嫌弃,还有那副恨不能与自己划清界限,以后再不欲与自己扯上半点干系的架势,慕衍便觉得一股无名之火直冲自己的脑门。

当然,他是绝不会承认自己的火气是因顾蕴的态度而起的,那便只能将账都算到季东亭头上了,若不是他自作主张,逼得他不得不所谓的英雄救美,他又怎么会平白生了这样一场气?

冬至与季东亭眼见慕衍忽然笑了起来,便知道自己要倒大霉了,别人不知道,他们两个跟了自家爷这么些年,却是知道他笑得越没事儿人一样便越危险的,不由齐齐打了个哆嗦。

及至听得慕衍说让他们回去后拿自己练手,练到他什么时候让他们停下才能停下后,二人的脸就越发成了苦瓜,就这还叫‘不重罚他们’,那到底什么才叫重罚?

却不敢有半句二话,只能小声应了“是”,垂头丧气的跟在了慕衍身后。

慕衍眼里这才有了几分笑意,果然顾四小姐有句话说得对,看见别人不开心,他就开心了。

也不知下次见到顾四小姐会是什么时候?

说来连上今日这次,他们之间一共见面三次,每次间隔的时间都并不长,希望第四次也不要间隔太长才是……唔,顾四小姐这么有趣的女子,就是要多打交道才好,谁知道下次遇上她时,又会发生什么惊险刺激的事呢?

再说顾蕴就着卷碧和刘妈妈的手上了马车后,第一句话便是吩咐刘大:“快点儿回府!”

刘大已仔细检查了车马一番,倒是没发现车马有什么损伤损坏,可才经历了一场惊马,他连用素日的速度来驾车,都有些不敢,怕不慎再惊着了顾蕴,何况是加快速度?

因忙赔笑着委婉道:“我们并不赶时间,还是稳当些的好,小姐放心,我以后定不会再让方才的事重演了。”

顾蕴点点头:“嗯,以后多加小心便是。不过时辰已不早了,我有些饿了也有些累了,还是快些回府的好。”

那个慕衍,前两次时她还不觉得,今日他一改前两次的落拓与狼狈,她便立时发现,他整个人的气势大不一样了,就算他是腾骥卫,也不该有那种久居上位者无意之间便会流露出来的气势才是,除非他的真实身份不仅仅只是腾骥卫。

可就算他只是腾翼卫,单看她前两次遇见他,他都浑身是伤,便可以确定他必定是一个麻烦人物,而她恰恰是个最怕麻烦的人,所以,自然是有多远避多远,能立刻避开便立刻避开。

顾蕴既说自己饿了也累了,刘大不敢再怠慢,想着小姐只怕还受了惊吓,小姐再沉稳,毕竟只有十岁不到,遇上这样的事,一时半会儿间岂能说平复下来就平复下来?

遂应了一声“是”,将马鞭一扬,小心翼翼的驾着马车往回驶起来。

卷碧这才轻手轻脚的给顾蕴挽起头发来,趁便检查了顾蕴的手脚身体一回,见她的确一丁点儿伤都没受,心里还悬在半空中的大石方落回了原地,满是庆幸的道:“幸好那位公子及时出手相救,不然小姐今儿可就要吃大苦头了。”

顿了顿,想起顾蕴先前称那位救人的公子为“慕公子”,二人之间说话时彼此客气归客气,却也隐隐带着几分熟稔,忍不住纳罕道:“才我听小姐与那位公子说话的口气,倒像是彼此认识一般,既然彼此认识,那位公子又才救了小姐,小姐何以待人家那般冷淡,别说谢礼了,连句稍有诚意些的道谢话都没有,这种事,不是应该问清楚了那位公子家住何处,回头回了大夫人,打发人备一份厚礼送上门,方是情理中应有之事吗?”

最重要的是,那位公子生得可真好看,她长这么大,就没见过那么好看的人,连几位少爷和沈家表少爷都远远及不上,小姐怎么偏就对他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呢?

顾蕴闻言,就知道卷碧并没有认出慕衍来,话说回来,他今日穿的宝蓝色袍子料子虽不甚华贵,架不住人长得好,漆黑的眉,深邃的眼,高挺的鼻梁,长身玉立的站在那里,实在是引人注目得紧,也就不怪卷碧不能将他与前两次那个落拓狼狈,浑身血污的他联系在一起,而是不自觉就为他说起好话来了。

食与色,从来都是人的本性,男女老少,概莫能外。

倒是刘妈妈经过见过的人多些,眼光也要老辣些,听得卷碧的话,立刻道:“卷碧姑娘竟还没认出那位公子来吗?那人就是当初在我们去保定的路上,劫持过小姐的那个人啊,这样的人,要小姐如何对他不冷淡,又要小姐如何回了大夫人,备厚礼打发人送上门?当初小姐脖子上的淤青,可足足养了十多日,才消了呢,为此那么热的天小姐也只能一直穿高领的衣裳,差点儿就捂出痱子来了,卷碧姑娘日日近身服侍小姐,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还能不知道不成?”

“什么?那位公子竟是当初挟持过小姐的那个人?”卷碧柳眉倒竖,又惊又怒,这才明白过来顾蕴何以会对其那么冷淡,偏自己还为其大放厥词,小姐这会儿心里还不定怎生不高兴呢。

忙红了脸嗫嚅道:“小姐,都是我不好,见那人今日换了身好衣裳,一下子人模狗样起来,便、便、便色迷心窍了,还请小姐恕罪,我以后一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色迷心窍?

顾蕴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她家卷碧怎么这么可爱,竟然说自己色迷心窍,色迷心窍的不都是男人吗,哪有女孩子家这么说自己的?

不过她最喜欢卷碧的,也自来是她的心直口快,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不由笑向刘妈妈道:“刘妈妈听见了吗,卷碧竟然说自己色迷心窍,哪有女孩儿家这样说自己的?”

刘妈妈也忍俊不禁:“是啊,卷碧姑娘,你这话当着小姐和我们屋里的人说说也就罢了,当着别人的面儿,可千万一个字也说不得。”

顿了顿,又道:“也不怪卷碧姑娘要色迷心窍,我也没想到那位慕公子竟生得那般好,我也是先听出了他的声音,后来又听小姐叫他‘慕公子’,才认出了他的。不过这事儿也给小姐提了个醒儿,那就是卷碧姑娘年纪已不小了,只怕小姐要趁早为她做个打算才是,哈哈哈……”话没说完,已难得大笑起来。

卷碧闻言,脸就更红了,不过不再是因为羞愧,而是因为羞涩,跺脚道:“刘妈妈多早晚也学坏了,小姐,您也不管管刘妈妈!”

顾蕴也笑:“刘妈妈又没说错,我的确该趁早为你做个打算了,还有锦瑟几个也是一样,你们放心,我总不会亏待了你们就是。”

说得卷碧越发的羞涩难当,不敢闹顾蕴,便扑到刘妈妈身上扭股儿糖似的厮缠起来,一时主仆几个笑作了一团,倒是很快便回到了显阳侯府。

不想在二门外下了车,途经通往饮绿轩的必经之路上,却遇上了顾葭带着自己的奶娘和两个丫鬟在园子里赏菊。

顾蕴一如既往的不理顾葭,看见了她也只当没看见,她主仆三人的目标却不小,顾葭便是想装看不见也不可能,只得强笑着上前屈膝给顾蕴见礼:“姐姐才从外面回来吗?”

顾蕴为嫡更为长,对她视而不见旁人不会挑顾蕴的不是,且以顾蕴的性子,纵挑了也没用,她却位卑人小,若胆敢也这么做,等待她的只怕就是顾蕴的谩骂甚至是责打了。

思及此,顾葭不由攥紧了拳头,低垂下了眼眸。

耳边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顾葭应声缓缓抬起头来,果然只看见被刘妈妈和卷碧簇拥着走在中间的顾蕴优雅笔挺的背影。

“呸!”顾葭对着顾蕴的背影就啐了一口,“仗着有个好外家,仗着手里有几个银子,还有几个对她言听计从的狗腿子,轻狂得都快要上天了,成日里想什么时候出去便什么时候出去,想什么时候回来便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显阳侯府当菜园子了不成?还一副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样子,也不知是去哪里鬼混了回来,我们显阳侯府的脸都快要被她丢光了!我一定要回了祖母,请祖母她老人家狠狠申饬责罚她一顿,让她知道,这是顾家不是平家,她休想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一席话,说得她的奶娘周妈妈和两个丫鬟脸都白了,周妈妈娘因忙小声道:“小姐,您小声一点,小心隔墙有耳,万一传到了四小姐耳朵里,可了不得……”

“有什么了不得!”话没说完,顾葭已怒声道:“我就说她怎么了,我哪里说错了?她难道还敢杀了我不成!我就要说,我偏要说!”

话虽如此,声音却不自觉的低了下来,显然心里也知道自己惹不起顾蕴。

周妈妈早见惯了顾葭在背后说顾蕴时的色厉内荏,闻言知道她已将自己的话听了进去,只不好下台,遂又捡了好话细细劝了她一回,什么‘您有太夫人和二爷疼您,四小姐却什么都没有,您何必与她一般见识?’,什么‘四小姐这个脾气,将来势必要吃大亏的,而您有太夫人做主,想也知道将来前途会是何等的光明,将来且有您笑着看她哭的时候呢!’。

到底劝得顾葭面色稍缓,主仆一行回了嘉荫堂。

琼珠琼芳两个正领着小丫头子摆饭,瞧得顾葭进来,众人忙屈膝行礼,琼珠还向里面通报道:“太夫人,五小姐逛完园子回来了。”

片刻,便见彭太夫人扶着齐嬷嬷的手出来了,顾葭忙上前牵了她另一只手,祖孙两个行至桌前,对坐着用了午膳。

彭太夫人便让顾葭先回屋歇着,她则屏退琼珠琼芳等人,继续与齐嬷嬷说起体己话儿来:“……记得千万挑几个好生养的,相貌都是次要的,横竖将来孩子生下来后,也是多半要留子去母的,生得次一些好啊,省得冲儿届时舍不得。等人买回来后,也别送去宁安堂,只悄悄儿送来嘉荫堂养着即可,届时等她们有了身孕,周氏那泼妇就算气死也于事无补了。”

齐嬷嬷一一应了,欲言又止道:“这些都好说,就怕五小姐那里……您不是答应了她,在彭姨娘为她生一个亲弟弟之前,不赏人给二爷的吗?我怕回头五小姐知道了,要与您闹别扭……”

彭太夫人不在意道:“我不过是哄小孩子随口那么一说罢了,葭儿信你也信?梅珍那蹄子若能生,这么多年早替我生了个孙子了,可她却几年没有动静,只怕这辈子都不能生了,我若真等着抱她给我生的孙子,只怕等到我死还未必能等到呢!横竖将来新人生下了儿子,也是要抱到我跟前儿养着的,葭儿与他从小一处起卧,也与一母同胞的亲姐弟不差什么了,她自来懂事,必会明白我的苦心的。”

不妨顾葭在回屋的路上,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想告顾蕴一状,因命周妈妈几个先回屋,自己则又折回了彭太夫人的正房。

可巧儿就听见了彭太夫人与齐嬷嬷这番对话,当下便气得攥紧了手里的帕子,祖母嘴上说疼她,却连这样一件小事都不肯满足她,说什么留子去母,父亲的性子谁不知道,最是怜香惜玉的,若将来新人真替他生了孩子,他怎么可能舍得将其打发走?

自然祖母所谓的‘与一母同胞的亲姐弟也不差什么了’便只能是一句空话,谁会白放着自己的亲娘不去亲近,反去亲近旁人的,尤其她的姨娘与新人之间还存在着竞争关系。

然顾葭长到这么大,最擅长的便是察言观色审时度势,自然知道眼下不是与彭太夫人哭闹的时候,祖母可是她在这府里最大的靠山,一旦惹了祖母的厌,她以后还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倒不如装作不知道这回事儿,回头再设法将消息传到嫡母耳朵里去,以嫡母那个善妒跋扈的性子,到时候自会与祖母打擂台,祖母的如意算盘便只会落空,若是嫡母于一气之下,能将腹中的孩子也给气掉了,那就最好不过了。

顾葭心里有了主意,遂如来时一般,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回了自己的屋子。

才由周妈妈服侍着换了衣裳,就有小丫鬟进来屈膝禀道:“小姐,姨娘来了。”

顾葭立时满心的不耐烦。

对彭氏,她如今的感情很复杂,既有出于骨肉天性的天然亲近,不然先前她也不会打发人去给彭氏通风报信了,却又忍不住满心的厌烦与嫌恶,当初若不是彭氏自甘下贱未婚先孕最后只能委身父亲做妾,她又岂会一生下来便低顾蕴一等,不但行动就要看顾蕴的脸色,府里其他人看她时的目光也多暗含鄙薄与不屑,就好像她是什么脏东西一般?

可人既已来了,她也不能拒之门外,只得沉声命那小丫鬟:“请姨娘进来罢。”

拜这些日子周望桂一心养胎所致,彭氏的日子倒比以往好过了许多,周望桂的人也不可能时时都拘着她,所以她终于有了偶尔走出宁安堂的机会,譬如现下。

“葭姐儿,我做了你爱吃的玉带糕和金丝卷儿,你趁热尝尝可还喜欢,若是喜欢,以后我日日都亲手做了打发人给你送来。”彭氏看向女儿的目光里满是慈爱。

顾葭却满脸的冷漠:“姨娘有空还是多想想怎么讨父亲喜欢的好,我这里以后便别来了,祖母难道还会少了我点心吃不成?”

彭氏的笑就僵在了脸上,好半晌方强笑着继续道:“我自然知道太夫人不会少了你点心吃,可这是我亲手做的,意义又不一样,我……”

一语未了,顾葭已冷声道:“怎么不一样了,难道姨娘日日在厨房为夫人做这做那的,还上瘾了不成?我还是那句话,姨娘有那个时间,还是多想想怎么讨父亲喜欢的好!”

不顾彭氏越发惨白的脸,又道:“我正说要打发人去与姨娘传话,祖母前几日答应我不会赏人给父亲,原来是哄我玩儿的,她已打发齐嬷嬷在采买人了,打算人买回来后,就悄悄儿养在嘉荫堂,等有了身孕后,夫人也只能无计可施。姨娘记得把这话悄悄儿透到夫人耳朵里,如此祖母的盘算便只能落空了,至于你自己,则趁此机会,早些为我生个弟弟是正经,这岂不比你给我做再多点心强一千倍一万倍?”

看着女儿只一副与自己公事公办,拒自己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彭氏心里霎时又苦又涩,连安慰自己女儿终究还是想着她的,不然不会为她出谋划策都不能减少她心里的苦涩分毫。

到了傍晚,顾蕴也知道彭太夫人的打算了。

彭太夫人与齐嬷嬷商量为顾冲添新人时虽将众服侍之人都屏退了,但既然顾葭能无意听见她们的对话,别人自然也多少能听见几句,顾蕴出手大方不差钱儿又是在显阳侯府出了名的,反观彭太夫人,因为前些年赔了五万两银子,真正是元气大伤,至今都缓不过来,是以嘉荫堂上下的吃穿用度和赏赐都是大不如前,自然有的是人愿意去顾蕴跟前儿讨好卖乖。

顾蕴立刻叫了当值的锦瑟和明霞替自己更衣,这事儿得趁早让周望桂知道才好,不然回头真让彭太夫人如了愿,周望桂还不知得气成什么样儿,若是以往还罢,如今她腹中却怀着孩子,可不能让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

一时到得宁安堂的正房,周望桂正由江嬷嬷服侍着吃燕窝粥,瞧得顾蕴进来,立刻笑道:“你怎么来了,吃过饭了吗,我正要摆饭呢,要不你与我一块儿吃点?”

那日周夫人回去后,打发人寻了好久,都没寻到称意的谢礼送给顾蕴,遂将自己当年陪嫁的一个三百亩的庄子送给了顾蕴,又承诺将来定会为顾蕴寻一门好亲事,倒弄得顾蕴有些汗颜,她帮周望桂,从来都不是为了周望桂和周家……是以投桃报李回了周望桂不少好东西,也时常过来宁安堂陪周望桂说话儿,继母女之间的关系,于以前的客气之外,总算多了几分发自内心的亲近。

见周望桂面色红润,一脸的喜悦与满足,顾蕴笑道:“我已经吃过了,就不叨扰母亲了。”并没直说自己的来意。

但周望桂岂会连这点察言观色的本事都没有,加快速度用完了燕窝粥,就着小丫头子的手漱了口,便笑着问道:“说罢,你这会儿过来,是有什么话要与我说?”

顾蕴想了想,索性一鼓作气把事情的起因连同自己帮周望桂想的应对法子都说了:“……母亲可能不知道,当年彭姨娘之所以能够进门,除了祖母赔了我五万两银子以外,彭姨娘还写了卖身契与我的。您不妨让人递话给祖母,说您已知道这件事儿了,正打算高价从我手里将彭姨娘的卖身契买到手,届时彭姨娘是走是留,就只能由您说了算了,问祖母可还要赏人给父亲?横竖祖母已为父亲抬举了新人,您卖了彭姨娘,谅谁也不敢说您半句‘善妒’的话!”

如此祖母便不敢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彭氏再不好,也是她的亲侄女儿,真被周望桂卖了,不但彭五太太不会善罢甘休,彭家的脸和她自己的脸也要丢尽了。

而且还有一个顾葭在,且不说祖母和父亲对顾葭的感情,就算他们对顾葭一点儿感情都没有,顾葭总是显阳侯府的五小姐,怎么能有一个被卖入贱籍的生母?一旦传扬开来,顾葭也不用做人了;纵能一直不叫外人知晓,谁能能保证顾葭心里不会记恨祖母和父亲的?

周望桂却是个爆碳脾气,虽然事情还没发生,顾蕴也已替她想出了解决的法子,还有江嬷嬷与周嬷嬷在一旁软言劝她,她依然气得柳眉倒竖,冷笑道:“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婆婆,不盼着儿子与儿媳和和美美,不盼着长子嫡孙,反而日日变着法儿的往儿子屋里塞人,变着法儿的想要儿子多几个庶子庶女的,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嫁进了顾家,做了她的儿媳妇!”

又骂顾冲:“什么本事都没有,还日日想着娇妻美妾,呸,也不照镜子瞧瞧自己是个什么德行!老虔婆还以为自己是在爱儿子了,岂不知若不是因为她,她儿子指不定不会变成今日这般眼高手低一事无成!”

急得江嬷嬷与周嬷嬷直恨不能去捂她的嘴,二爷再不好,也是四小姐的亲生父亲,夫人怎么能当着四小姐的面儿这样说二爷呢,这不是摆明了当着和尚骂秃子吗?

江嬷嬷只得赔笑向顾蕴道:“我们夫人也是一时气糊涂了,还请四小姐别放在心上。”

顾蕴笑道:“我不会放在心上的,倒是嬷嬷记得多解劝解劝母亲,为了那起子糊涂人气坏自己的身子,未免忒不值当。时辰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母亲了,且先回去了。”

起身屈膝行礼,退了出去。

余下周望桂又咒骂了彭太夫人与顾冲母子一回,才在江嬷嬷与周嬷嬷的轮番解劝下,渐渐平息下来。

过了两日,顾蕴便听说了彭太夫人打消去外面为顾冲采买好生养的女子的念头。

她不由勾了勾唇角,让周望桂替父亲生孩子,都是她看在周望桂也不容易的份儿上,开的天恩了,祖母竟还想得陇望蜀,想再有其他孙子,真是做梦!

同样暗自称愿的,还有彭氏与顾葭,离周望桂生产且还有八个月呢,也就是说,这八个月顾冲除了歇在书房,便只能歇在彭氏屋里,就不信整整八个月的时间,还不能让她们心想事成。

只是彭太夫人因彭氏的缘故又在周望桂那里栽了跟头,还是个大跟头,恼怒憋屈之余,再想起自己这些年来的种种不顺,而这些不顺都是因彭氏而起,又岂能不后悔,岂能不迁怒于彭氏?

连带在顾葭面前都是好几日没有好脸色,弄得彭氏不必周望桂的人看着她,她已自觉的待在屋里日日做起针线来,当然,这是后话了。

这日散了学,顾苒不由分说便拉了顾蕴的手道:“今儿你就别回自己屋里吃饭了,且去我娘那里与我们一块儿吃,吃完我有好事与你说呢。”

“什么好事,在这里说不得?”顾蕴笑道,倒是没甩开她的手,任由她拉了自己往朝晖堂方向走,反正她隔三差五就要去祁夫人那里蹭饭的。

顾苒是个藏不住话的,见顾蕴感兴趣,哪里还忍得住,立刻道:“我娘昨儿个收到益阳长公主府的帖子,邀请我们这个月二十二去赴宴,你不知道,益阳长公主府的花园可大了,还有个大湖,我们到时候可以去划船了。”

益阳长公主是今上的胞妹,自来极得帝后眷顾,府邸堪称是所有王爷公主里的头一份儿,只是益阳长公主生性喜静,一年里也难得办一次宴会,故顾苒才会这般兴奋。

只是顾蕴对这些实在提不起兴趣,便只是道:“我有些晕船二姐姐难道不知道?到时候我就不去了,几位姐姐玩得开心一点罢。”

顾苒忙道:“你怎么能够不去呢,你不去还有什么意义?不行不行,你一定得去,就当是陪我了。我已与我娘说好,明儿便不上学了,而是请了天工坊和宝华楼的人上门来,给咱们赶制新衣裳新首饰,今儿已经十七了,得让他们日夜赶工才行,不然就来不及了。”

她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通,顾蕴的注意力却全部放在了那句‘今儿已经十七了’上,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今日竟然已是九月十七了,她成日里琐事缠身的,倒是没意识到。

问题的关键在于,前世那位倒霉的太子殿下的死期是九月十五,也就是前日,可这两日,她并没有听到任何有关太子薨逝了的传言,纵然太子再不得宠,到底是储君,他若薨逝,岂能不昭告天下的?

唯一的解释,便是太子至今还活着,可这怎么可能,前世太子的死期的的确确是九月十五,难道这一世太子的大限之期竟发生了变化不成?

那这个月下旬的秋狄就更是势在必行了,前世连太子的薨逝都未能让皇上改变行程,这一世太子好歹还活着,——只盼太子好歹能拖到皇上出发去木兰围场之前再薨逝,那样她便能有更多的时间来想出让大伯父改变主意,不再如前世一般侍驾去木兰围场了。

稍后见到祁夫人,祁夫人果然也与顾蕴提了二十二日去益阳长公主府赴宴之事:“……前几年你一是要守孝,二是年纪还小,我便没有带你出门去赴宴,如今你已是大姑娘了,也该有自己的交际圈子了,明儿可得好生做两身衣裳选几样首饰才是。”

又笑向顾菁姐妹几个道:“你们几个也是,断不能丢了我们显阳侯府的脸。”

姐妹几个忙应了,顾菁因微皱眉头问祁夫人道:“娘,五妹妹那里,可要带了她一块儿去?”

祁夫人带女儿侄女们出去赴宴,还有另一个目的,便是好让别家知道自家有几位小姐,为将来相看说亲时做准备,顾葭虽还不到六岁,也勉强可以亮相于人前了,且姐妹们都去,就她一个不去,也实在有些打彭太夫人的脸。

“五丫头年纪还小呢,且等几年再说罢。”祁夫人脸上的笑一下子淡了许多,让她带顾葭出去赴宴,没的白恶心坏了她!

娘们儿几个说得一回闲话,金嬷嬷便领着杏林几个安设桌椅,摆碗安箸,然后传了午膳。

因事先知道顾蕴要来吃午饭,祁夫人一早便命厨房加了菜,满满的摆了一桌,很是丰盛。

大家各自坐下净了手,然后安安静静的吃了起来。

吃到一半时,祁夫人忽然捂住了嘴巴,把一旁服侍的金嬷嬷唬了一跳,忙问道:“夫人,您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顾菁姐妹几个闻言,忙也抬起了头来,就见祁夫人的脸色很是苍白,额头还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一看就知道是不舒服了,顾菁也急了,忙上前几步道:“娘,您哪里不舒服?杏林姐姐,快让人拿了娘的对牌去请太医,快!”

祁夫人摆了摆手,正要说自己没事儿,不防就“哇”的一声吐了满身。

顾苒与顾芷都吓得脸色发白,惟有顾菁还勉强保持着几分冷静自持,一叠声的命人:“再去人催请太医!另外立刻打发人去给爹爹报信,再将大爷自学堂接回来!”又与金嬷嬷一道,亲自扶了祁夫人去内室。

顾蕴本想站出来暂时主持一下大局的,见顾菁什么都考虑到了,遂什么都没说,只暗暗攥紧了拳头,看大伯母的样子,倒像是妇人害喜时的症状,希望老天爷这次也千万要站在她这一边啊!

顾韬与顾准父子两个一前一后的回来后,不一时,太医也到了,祁夫人正白着脸与顾准说话儿:“妾身不过只是有一点不舒服罢了,谁知道菁儿小题大做,竟急急忙忙的打发人把侯爷请了回来,没有耽误侯爷的公务罢?”

顾准笑道:“是公务重要,还是人重要?夫人且别多想,先让太医请脉是正经。”命人请了太医进去。

那太医先给顾准见了礼,然后便隔着丝帕将祁夫人两手的脉搏都探了一回,才抱拳笑向顾准道:“恭喜顾侯爷,贺喜顾侯爷,夫人是喜脉!”

喜脉?

顾准与祁夫人闻言都怔住了,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久久都回不过神来。

还是金嬷嬷在一旁顾不得尊卑急急追问了太医一句:“太医,您可诊确切了,我们夫人的确是喜脉?”

太医则捋须笑着回了一句:“夫人千真万确是喜脉,下官医术虽不算太医院的翘楚,却自信绝不会连喜脉都诊错!”

才让顾准与祁夫人相继回过神来,顾准立时满脸的狂喜,语无伦次的与那太医道:“多谢钟太医,多谢钟太医,本侯真是太高兴了!来呀,好生送了钟太医出去,记得,诊金按十倍付!哈呀,我终于又要当爹了,真是太高兴了,真是太高兴了!”

祁夫人则于满脸的惊喜之外,又还有几分害羞,她都是三十有余,女儿很快就要出嫁,很快就要做外祖母的人了,谁能想来,竟然还能在这个年纪怀上身孕,来个老蚌生珠呢?

这一切都要感谢蕴姐儿和平老太太,若不是平老太太给了她那张方子,她岂能有今日?

金嬷嬷在一旁也是要喜疯了,赶着太医一个劲儿的问道:“太医,我们夫人这个年纪了,可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您看以后您是隔几日来给我们夫人请一次脉的好?我们夫人要不要卧床静养?对了,还有……”

说得顾准如梦初醒,忙也赶着太医一叠声的问起来,毫不夸张的说,比之他第一次当爹时,其重视程度也不遑多让了,毕竟他也是快四十的人了,膝下却只得顾韬一个儿子,若妻子这胎能再生下一个儿子,他便再不用担心后继无人了!

------题外话------

继续丧心病狂的万更中,请大家叫我蜜蜂瑜,O(∩_∩)O~

上一章
下一章